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我在横滨磕的cp都成真了【综漫】──七又几

时间:2021-05-01 15:52:27  作者:七又几
 
第1章 横滨歌姬的场合
  轮船停靠在横滨港客运码头时,灰白的岸边站了一排黑衣人。
  远远的看不清楚,只能看到打头的人黑色帽子下亮眼的橘色发丝。
  “怎么回事?”不明原因的村田茫然地问身边的友人。
  “别多管闲事。”友人显然是横滨本地人,一眼就认出那排人是港黑的成员,以及那位凶名在外的干部。他脚下动作不停,手上推了推朋友。
  “快走快走,别牵扯进来。”
  他们拎着行李箱往客船下面走,这是艘刚刚抵达横滨的客船,船上大部分是横滨本地人,他们相当自觉地缄默着,一声不吭如同行军的士兵,提着自己的行李,只想尽快离开这里。
  其余人虽然不明所以,但日本人读空气的能力简直炉火纯青,他们低着头抬眼看,跟着大部队向前走。
  村田被紧张的氛围侵扰,一时间没注意看路,直挺挺撞在前面人的背上。
  “啊,实在抱歉!”村田赶紧扶正帽子,忙不迭地鞠躬。
  他就这么杵在原地好久,也没听到对方的回复。
  横滨悠悠的海风吹过,村田直起腰,这才看到自己撞到的人。
  那人仍是背对着他,高挑的身段,笔直的长腿,穿着雾霾灰大衣,内里的白衬衫扣到顶端,一丝不苟,腿边靠着价值不菲的牛皮行李箱。
  他似乎丝毫没有察觉村田的举动,只是低首,脖颈如天鹅吻水般低垂,束起的发贴服在雪白的颈侧,发尾落在锁骨,整个人安静地像一幅浓墨山水画。
  村田望着男人,除了语塞一时间竟有些心跳加快,他没继续道歉,而是静默的走上前,绕到男人的正前方,探头去看。
  尽管在看到背影的时候已经有了“对方是个美人”的准备,但当那双绯红如瑰丽的红宝石般的眸子从银框眼镜后抬起时,村田还是怔住了,以至于他一时之间没能观察到男人手中握着的纸笔,保持着雕塑般的姿态,被焦急的友人拽走。
  “你在发什么呆!不要命了!”友人握拳锤村田的肩,“等会他们黑手党的火拼起来,你以为还能顾忌我们的死活吗?”
  “你......刚才有没有看见那个人。”村田喃喃,不死心地回头望,“他、他可真好看。”
  头上猛挨一记巴掌,村田吃痛摸着头,扭头看到友人严肃的脸,“知道你是个颜控,可也注意场合好吗!这都什么时候了......”
  话没说完,被身后的声音打断。
  刚才还低头写写画画的男人褪去手上的鹿皮手套,如卢浮宫陈列的石膏雕像般完美无瑕的手露出,握着手机,“太宰,我到横滨了,来接我。”
  “听到了吗听到了吗!”村田像个见到偶像的迷妹,拽着友人的衣袖就是一连串兴奋的低声尖叫,“连声音都这么好听!不行!我一定得要到他的手机号!我......”
  友人按住张牙舞爪的村田,没承认自己刚才一瞬间的呆愣,他冲着听到声响抬头的男人露出歉意的笑,连拖带拽地把村田拉走了。
  “哈喽哈喽?”听筒另一头的人“喂喂”地叫着,“四宫?你还真来了啊。”
  四宫涉也听着电话,另一只手拖着行李箱,离开飘摇的船,踏上横滨的土地。
  “当然。不是说好了吗,太宰。”四宫涉也眸色暗了暗,“让我在横滨躲上一年就行。”
  “行叭,网友。”太宰治没挂电话,听筒那边又是一阵鸡飞狗跳,在好几声“敦”的呼唤后,无奈的少年音应话。
  “太宰先生,又有什么事吗?”
  “帮我去接个人啦。”太宰治毫不觉得把千里迢迢赶来横滨的友人交给小同事有什么不对,“就在港口的客运码头啦,快去快去!”
  “唉。”中岛敦叹气,任劳任怨,磨磨蹭蹭地起身,“太宰先生,这种事情最好亲自去啊,不然你的朋友该多伤心。”
  太宰治笑了两声,“不会啦不会啦,你说是吧?”
  “什?”中岛敦愣了一下,紧接着看向太宰治的手机,屏幕上正在通话的绿色标志夺目刺眼。
  太宰治伸手,点开免提,扬声器传来清冷如泉水坠落的声线,“敦......吗?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中岛敦慌张摆头,也不知摇给谁看,他没想到太宰居然还通着电话,让对方听的一清二楚,他羞赧道:“四宫先生我马上就到,请别着急。”
  听筒那头的人轻轻笑了两声,中岛敦抓了抓酥麻的耳廓,听到回复:
  “没事,你慢慢来,正好......我看到一些有趣的——素材。”
  港口的风一向很大。
  吹散清晨残留的雾气,带走月光的冰冷银辉。
  中原中也站在成箱的货物旁,双手抱胸。
  他的黑色大衣在风中烈烈如黒焰,明明只是随意披在肩头,却没有丝毫掉落的迹象——如同他头顶纹丝不动的帽子。
  港口黑手党最强之人,操控重力异能的中原中也干部,在本该坐在餐桌前吃着热腾腾面包牛奶的清晨,因为首领的一个命令,不得不带着一众手下来到码头一点一点检查货物。
  这批走私的货物里混入了其他势力的物品,虽然暂时不知道是何物品,但调查起来也十分简单:排除所有属于港黑的货物,剩下的无疑就是他们所找寻之物。
  “动作都快些!”中原中也催促,他是半夜在床上睡觉时收到的森鸥外首领直接下达的命令,匆忙赶到码头后时间已经不多,再有一个小时,这批货物就要运上货船,容不得一点耽误。
  可此刻那未知的物品仍没有迹象。
  “中原干部。”黑衣手下俯首走上前,“西南方有一批人赶来。”
  一批人——指的就是混入货物的其他势力,实力低微到连港黑的底层人员都记不住他们组织的名称。
  “嗤——”中原中也勾起笑,“来的正好,让他们自己来认认放错地方的东西!”
  猩红的异能力开始蔓延,重力,如同某种实质化的物体,自中原中也的周身扩散而开。
  指尖下意识扶住帽檐,中原中也保持着站立姿态腾空而起,视力卓绝的他很快看到了不远处赶来的一伙人——同时,还有穿着港黑标志性黑西装的下属左顾右盼的身影。
  叛徒?这种猜测令他皱起眉头。
  他向来不愿用恶意揣测自己的下属,港黑五大干部里,中原中也明明是武力值最高,脾气也不怎么样的人,偏偏却是最信任下属,也最得下属信赖的那一个人。
  逃跑的人怀里揣着东西,鼓囊囊的戳出一个长条形状,仗着众人的视线不在自己身上,正悄咪咪地偷摸到人群边缘,往码头出港的西南方向跑。
  几乎是一瞬间的判断,中原中也极为敏捷的行动力让他毫不犹豫出手,整个人如同腾空的子弹,眨眼间便到了叛徒身边,他握拳,炮弹一般的拳头直直击中那人的脸颊。
  嗖地一声。
  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来得及反应,就见一个黑色人影倒飞出去,直直落到几百米开外——
  一个路人的脚下。
  “路人”腿边靠着行李箱,抬起的笔未能在手账本上落下,正仰起头,指尖扶着眼镜。
  是躲在安全地带刚写下一笔的四宫涉也。
  “喂,让开,港口黑手党办事。”
  腾空而来的小矮子如同拍摄电影般飞来,四宫抬头,没看到对方身上系着威亚的线,他又四面张望,没看到摄像机。
  这是什么?超能力黑手党?
  四宫赶忙趁机在本子上记下素材——超能力黑帮老大与他的......四宫垂眸,匍匐在鞋尖前吐血的男人挣扎着前行,那股拼了命也要逃离橘发黑漆漆家伙的决心简直令人动容!四宫涉也毫不犹豫,提笔写下——
  超能力黑帮老大与他的逃跑小娇妻。
  用常人难以企及的速度写完,中原中也甚至还没走到逃跑者身边,四宫低头,恰好看到一个暗金色的、古朴的金属箭从“小娇妻”的怀里滑落,直直落到他的鞋面上。
  像是又某种难以言喻的吸引力,这枚箭没有顺着倾斜的地面滚落远离,而是更加贴近四宫涉也,得寸进尺地爬到了鞋帮上。
  四宫涉也挑眉,他没有抢夺的意思,可内心无言的躁动驱使他弯腰,伸手,握住了那支箭。
  并不锋利的箭头在这一刻好似世间吹毛立断的刀锋,顷刻间划破四宫的掌心,一瞬间鲜血喷涌而出。
  挣扎逃脱的黑衣人和赶到的中原中也都愣住了。
  “你......”中原中也皱起眉,从四宫涉也手中接过箭。
  箭头没有沾染丝毫血迹,仿佛油跟水不相容一般,血滴毫无保留地从箭尖滑落,染湿地面。
  “抱歉。”四宫涉也先开口,他也没搞明白自己刚才突然的举动,“我只是想帮忙把它捡起来。”
  中原中也没回答,他看着面前的男人——个子比他高一头,手腕却和他一般细,然而却没有肌肉,完全不像有什么武力值的人,神情冷冷淡淡,就算手掌划开一道口子,也似乎并无影响。
  应该只是个路人。
  中原中也看着对方的行李箱,以及刚揣进口袋的纸笔猜测。
  然而不等他再有过多推理,另一旁杂乱的脚步声逐渐靠近,那几十号人拿着枪,恰好从西南方跑来——
  那正是四宫涉也的身后。
 
 
第2章 横滨歌姬的场合
  四宫涉也没想到横滨这个人杰地灵的宝地,一见面就给他个这么大的见面礼。
  身后“哇呀呀呀”叫喊着的家伙根本没分辨前方战力,也不知道他们哪里来的自信——估计是因为四宫涉也的身形恰好把中原中也遮的严严实实,他们没能察觉这个人形核武正一动不动地杵在这里。
  “放下武器!我们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以后你们走你们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通天道!”留着胡子的小头目吵吵嚷嚷。
  港黑的人面面相觑,他们从业这么多年,已经很少见到这样的憨憨了,一时之间竟有些手足无措。
  众人站定在原地,默不作声地看向黑了脸的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身上的黑气简直化成实质,他气笑了,不想分出一丝一毫的注意力给那边哗众取宠的家伙们。
  “没问题吗?”四宫涉也手上的伤口止住了血,此时想掏出手账本来把这场景记录下来,却心有余而力不足。他忍着痛,一副风情云淡的模样。
  早知道就不来横滨了!还没见到太宰就发生这么多事......原本待的杜王町是多好的一个地方!风景宜人,民风淳朴,要不是仗助那家伙突然......
  四宫涉也忍不住咬牙。
  “怎么可能会有问题?”
  中原中也一手持箭,另一只手按住帽檐,翘起的眉毛利剑般勾起,斜眼看面无表情的四宫涉也殷红的眼尾,“平民还是站到一边去,别牵扯到这种事情里来。”
  对于这种刺激的事件,四宫涉也更愿意做个旁观者而不是参与者,他从善如流地退了两步,让开中原中也面前的道路。
  “哈哈,都吓傻了吗?”小头目还在狂笑,“来横滨之前就听说港黑有多厉害多牛逼,现在一看,不过也就是一群乌、乌......乌什么来着?”
  小弟连忙接话:“乌合之众。”
  “啊对,就是乌合之......”他恍然大悟的表情还没从脸上舒展开,就被杀气腾腾的中原中也打断。
  “乌合之众是吧。”中原中也按响拳头,“这个词用来形容你们真是——再——好——不——过!”
  他的尾音伴随着重力异能一同爆发,摧枯拉朽般撞进人堆之中,“哎哎呀呀”的痛呼此起彼伏,四宫涉也抬起眼眶,捕捉不到中原中也的身影,只看见对面的人像下饺子一样扑通通飞起落地。
  手中无纸,心中有。四宫涉也把方才设想的《超能力黑帮老大与他的逃跑小娇妻》划掉,脑海中默默写上:
  《这个男人明明娇小却过分牛逼》
  内容就是拥有超能力的黑道大哥,本人却是个美人小矮子,世界最强的他决心收服全日本的黑帮,坐拥无数追求者,却只心系一个曾经背叛过他的男人,那个毫不起眼的叛徒......
  对了!
  说到毫不起眼的叛徒,四宫涉也立马意识到不对劲,他扭头看向刚才的地点,那个吐着血在地上做蛙泳的叛徒分明一副快要归西的模样,此刻却不见了踪影!
  原地只剩下两摊血迹,大的那摊是叛徒吐的,小的那摊是四宫涉也手上流的。
  人呢?
  四宫左右张望,没能看见熟悉的身影。
  “你是来横滨旅游的?”中原中也放下手里半死不活的小头目,连血迹都没沾染分毫的手套指了指四宫涉也的皮箱。
  “恩,对。”四宫回神,口中已经下意识回答了中原中也的话。
  他虽然没有继承四宫家财团的想法,但家族继承人的教育却一直没落下过,生意场上的客套寒暄、礼貌问答早已烂熟于心,成了某种刻在骨子里的本能反应。
  “算是过来散散心。”他没把那个难以启齿的理由说出口。
  该回收的物品已经找到,来捣乱的老鼠也都清除干净,中原干部今天圆满完成了首领吩咐的任务,中间虽然出了点小插曲,但问题不大。他对面前从容淡然的男人印象很好,把对方牵扯进来确实也有他们的责任。
  “抱歉。”中原中也绅士极了,仿佛和刚才把敌人当弹力球玩的男人完全不是一个人,“今天的事请你当做没发生、没看见。”
  “好的。”四宫涉也颔首。
  他手掌的伤用手帕做了临时包扎,雪白的布子染上点点红梅般的血渍,红的红,白的白,倒显得刺眼极了。
  一只手多少有些不方便,他拎起行李箱,欠身道别,打算离开。
  “如果方便的话!”中原中也突然出声叫住他,“如果方便的话......我可以开车送你一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