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情困【灵异神怪】──桃花大仙人

时间:2021-05-01 14:22:25  作者:桃花大仙人

 

  ☆、第一节
 
  “魔道上传闻,若是能得到一块名为“玹珺”的玉石,便拥有蛊惑人心之术,能操控他人心智。这玹珺,本为冥帝随身之物,几经波折后落入阎王手里。它不过是一块普通的白玉,却沾了冥帝的魔性。阎王觉得这是冥冥注定,也不为难它,随它自行修行。在岁月洗礼下,它渐渐能随意幻化为人形。直到有一天……”
  魔界四处幽暗潮湿,一名皮肤惨白得有些发紫,长发胡乱披散在背后的男子张牙舞爪的吓唬着往来听故事的小孩。
  “后来呢?”小孩子们听得入迷,一分半刻都不想等。
  “冥帝有日拜访阎王,无意间看到他,亦没想到当年那块可有可无的腰坠,竟然会如此有灵性,心情甚好,赐了他名字。”男子却拖足胃口,意犹未尽的徐徐道:“玹珺自身法力高强无比,引得无数妖魔鬼怪垂涎。当年天帝见他如此危险,派出十万天兵天将捉拿他,后凊虚天君将他封入悬塔,与今已有六百年。”
  说完,男子撩开遮住右半边脸的长发,露出触目惊心的伤疤,吓得小孩子们顿时消失不见,落得他一个人捧腹大笑。
  男子左半边脸完好无损,不看那右半边脸,定是个桃花玉面的翩翩公子。可偏偏这另外一半,皮肤仿佛被大火烧毁,血肉模糊,疤痕又是纵横交错,实在十分骇人。怕看多几眼,都要晚上做噩梦。
  他笑完,放下头发,任由头发遮住自己受伤的脸。静静的看着远处的元宝塔,若有所思。
  阴森森的白骨砌成的宫殿,还有铁链桥上游荡的孤魂野鬼,他不过也是不甘心入轮回,又不愿待在地府才跑来这里自我堕落的孤魂之一。
  “茕淮,你又吓唬人了。”
  骨妖皮肉不笑的从深渊下爬上来,它只有骨头,说话时都发出碰撞的声音。
  “不不,我吓唬的可不是人。”被唤成茕淮的男子眯起眼,笑得比狐狸还狡猾。
  “你再这样乱吓唬人,小心冥帝又找你聊天了。”
  “我可不归冥帝所管。”茕淮吐了吐舌头,对骨妖做了个鬼脸:“你赶紧去采集日月精华吧,错过别怪我耽误你时间。”
  说完茕淮就幽幽的飘走。
  灰黑色破旧的长衣,就像燃烧后的灰烬,宽大而不贴身,他本身就瘦削,穿着这一身,看上去单薄很。
  茕淮已经在魔界游荡了六百年,能活六百年的鬼,自然是怨气深重,亦或是执念太深,不肯入轮回道。连孟婆都懒得来催他上路,睁只眼闭只眼的让他到处呆。
  “是时候了……玹珺。”
  茕淮漫无目的似的一路穿过荆棘林,走过铁索桥,再到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来到悬塔下,照常的与守门人打个招呼。
  六百年来,他时不时都会来到悬塔,与守门人有的没的聊几句,两人也是熟悉很。
  “今天又来了?”
  “是啊。”茕淮笑眯眯的点点头。
  说完,他衣袖一挥,守门人毫无防备的倒下。
  他轻轻“啧”了一声,居高临下般的把守门人踢开。他花了六百年时间,就为了让这个警惕的人放下戒备。再说他不过是一小小的孤魂,哪有什么法术能伤害到力大无穷的守门人呢。
  悬塔门打开。
  远方的冥帝似乎察觉到什么,抬眼是隐隐的怒意。
  悬塔里是一层接一层的石墙与符咒,金光罩层,像他这种鬼,一碰估计怎么死都不清楚了。茕淮并不畏惧,冒着魂飞烟灭的风险,一路直闯最高。一路上鬼哭狼嚎,心慌慌的气氛下是暗藏杀机。
  悬塔是用来封印与锁住罪孽深重的人,或者鬼,或者神。守门人只不过是个幌子,真正让人不敢来的,是这个顶层上被封锁的玹珺。
  越是接近顶层,难度越高。
  几只小鬼很久没有嗅到精气,纷纷爬出来拦住茕淮去路。
  “区区小鬼,也好意思拦路?”
  手指变得细长尖锐,恍如鬼魅,神情阴狠毒辣又如厉鬼索命。衣袖一挥,无数厉针从手里甩出飞快的朝小鬼们刺去。
  顶层是一个阵法,中间是被寒冰封印陷入沉睡的玹珺。
  面如凝脂,沉静如水,宛如美玉无瑕。长长的黑发披散在肩头,泛着淡淡的幽光。
  六百年修行毁于一旦,就为了救这个人。
  茕淮你还真是……
  “好大胆子,竟敢闯入悬塔。”
  不灭的烛火立刻变成人形,吐出火焰包围着茕淮。只听他不屑一笑,张狂的甩了一下衣袖,冒出一阵风,把火焰给吹走。
  趁烛火还没反应过来,他立刻对自己身体用力一打,点了几个穴位,逼自己魔化。
  魔化后的茕淮,左边俊朗如玉的脸,布满黑色的墨迹,像中了某种蛊术。他咬破指尖的血,在地上画了一个图案,食指与中指一点,瞬间变成无数藤蔓缠绕烛火。
  “你不惜毁掉精魄也要救这人?”烛火怒吼,抬起手切断那些藤蔓。
  “呵……”
  茕淮没有理会他,一只手按在图案上,另一只手把写在玹珺上的咒语,用血覆盖。
  寒冰中的人动了一下,冰块倏然破裂,巨大的魔力被释放出来。四界有灵力者立刻感受到这股强大的力量,纷纷蠢蠢欲动起来。
  茕淮见状,捉起玹珺的手不要命的逃走。
  灵力消耗过多的他,无法维持人形只得变成一抹游魂,在玹珺身边飘来飘去。
  “玹珺,快走,那些人要杀你。”他着急的对玹珺说,想要伸手拉他,发现自己的手穿过了玹珺的身体。
  “你是谁……”刚刚醒来的玹珺,迷茫的站在原地。
  茕淮却冷静下来,直勾勾的看着他,然后问他:“你忘了我吗?”
  玹珺摇摇头。
  “没时间解释了,我们赶紧走。”
  玹珺茫茫然的无动于衷,他记不起一切,也不懂得使用法术,什么都遗忘了。
  但是听到茕淮的声音,语气莫名的熟悉感,让他安心。
  就是想不起,是在哪里听过罢了。
  “快走!玹珺!”
  眼看冥帝即将大驾光临,茕淮着急得冒出了冷汗。
  玹珺狐疑的盯着他,似乎信了他的话,把茕淮收入袖口里,念了一句咒语,瞬间消失在原地。
  玹珺看着自己双手,他明明不会……为什么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不由自主的做了出来。
  两人迅速的穿过魔界,转眼间来到人界。
  竹林一片婆娑,流水瀑布下游是一个湖,种满了蓝花楹树。花瓣沉淀在湖里,阳光照耀下,紫色美得很耀眼。
  被玹珺放出来的茕淮有些头昏目眩。
  玹珺目光如潭水,深邃的看着茕淮。
  长发遮住了他全脸,唯独露出半张脸,人面桃花。
  “我们……为什么要逃。”
  “他们要杀你。”
  “他们是谁。”
  茕淮没有立刻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四处打量一番,确定没有危险。捂住胸口,气喘吁吁的找了一棵树盘腿坐了下来。
  人间的太阳,啧,真是一点都爱不起来。
  “我叫茕淮,如你所看,死人一个。”茕淮眼睛眨了一下,“你原本是冥帝随身的宝玉,后赠与阎王,日积月累下耳目渲染了不少灵气,竟拥有了蛊惑人心之术。天帝见你太过危险,吩咐凊虚天君把你封印在悬塔,永远沉睡。”
  “你的法力很强大,会引来无数妖魔鬼怪,甚至人与神仙都想夺取,只要他们心存贪念,就会拼命得到你。”
  “那你又为何救我出来?”
  “我为何?”茕淮笑得欢乐,“自然是为了杀你呀。”
 
  ☆、第二节
 
  “杀我?”
  “吃了你的玉心,不但修为增加千年,还可以突破自身道行直接成仙,有何不好?”茕淮法力耗尽,只得虚弱的赖在玹珺身上,一点也不慌张的逗他:“你生得如此俊俏,我还真有些不舍的吃你呢。”
  “你……”玹珺脸颊微红,后退几步与茕淮拉开距离。
  茕淮狡猾的笑了笑:“不过嘛,瘦了点,还是养胖点再吃好。”
  “……!”
  茕淮叼着一根野草,大大咧咧的拉住玹珺,“你别乱走,小心暴露行踪。你现在去到哪,都能惹起一阵腥风血雨。”
  “……”
  “放心,我会帮你。”
  “你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
  茕淮顿了顿,手不由自主摸了一下右脸,温和的神情突然变得凶狠,“我想要个答案,然而这个答案,只有你能帮我找到。”
  玹珺有些不放心,目不转睛的盯着茕淮,试图看到一点儿能让自己信服的感觉。
  “看什么?难道你喜欢我?”
  “……哪有说几句话就喜欢上。”玹珺努了努嘴。
  “你怎么就这么不解风情呢……”还没说完,茕淮体力不支的往前倒。玹珺见状,下意识的伸出手接住他。
  茕淮脸色发白,额头还有冷汗直冒。
  “糟糕,灵力消耗过多了……”
  “啊,那……那该怎么办?”
  似乎得逞,很满意听到玹珺这样说,茕淮单手放在胸口上,困难的说:“你亲我一下就好了。”
  “亲?”
  “是呀,还是说你不会?”看到玹珺窘态,茕淮吃力的支撑起身子在他耳边低语:“或者,我可以教你哦。”
  说完也不等玹珺反应过来,茕淮轻轻的,吻住了眼前人。
  冰凉的唇,贪婪的感受更多属于他的柔情。
  玹珺回过神第一时间推开了茕淮,眼睛慌乱,神色紧张,就像只被人调戏非礼的小动物一样可爱。
  “你……休得胡来!”
  茕淮舔了舔下唇,仿佛尝过珍品一样:“真是美味……”
  他细细的看着因气愤而羞红脸的玹珺,这个人,总是没办法控制自己的力量,无时无刻的把魔力给释放出来。
  这玹珺,会蛊惑人心之术啊。
  “好了不逗你玩了,我要带你去找一个人。”
  “找谁?”
  “杨别思,你的旧情人。”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玹珺眯起眼打量茕淮。
  一只孤魂野鬼,就算修炼了六百年,法力平平,能帮他什么?
  看出玹珺所想,茕淮不解释,只是笑了笑:“你看我都把你从悬塔救出来了,还不惜得罪冥帝。再说了,如今当下的人,不是为了杀你就是为了争夺你,玹珺,你别无它法了。”
  玹珺揉揉额角,颇为无奈。茕淮只当他默认,心情大好的缠着玹珺帮自己疗伤。
  “为什么,我感觉你好像认识我很久了。”
  他们从见面到现在,不过几个时辰,他竟然对这个人有种莫名的信任。好像,他说的每一句话,都会无条件的去相信。
  他不会害自己。
  茕淮身形一怔,然后缓缓的微笑着:“那肯定……当年我有幸与你相遇,相约过来年共赏旧时月,若有机会,定当月下把酒言欢。”
  “你和我,是朋友。”
  “为什么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别着急,或许你还不想想起来呢。”
  茕淮脱下衣服,露出伤痕累累的背部,盘腿静养。
  “你这些伤,怎么来的?”玹珺轻柔的抚摸深浅不一的疤痕。
  倒是茕淮云淡风轻般戏笑:“这叫别有情趣。”
  半刻过去。
  似乎听到有动静,茕淮套上衣服对玹珺说:“我们走。”
  两人互相搀扶,兜兜转转间,走入了一片蓝花楹树林。
  大片大片的蓝花楹,凋落在草地上,铺满了一地迷醉。茕淮飘忽不定,面色苍白的靠在玹珺身上,四顾看了一下,确认没事才轻轻说:“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会儿。”
  太阳明媚得让人讨厌。
  茕淮想要施法把四周变成灰色,玹珺仿佛能看透他的想法般,熟悉的念了一句咒语,一碧如洗的天空瞬间灰暗。蓝花楹蒙上一层朦胧的黯淡,忧郁绝望的伫立着。
  玹珺低下头,困惑的看着双手默不作声。
  他身上藏着太多秘密了,却无法立刻想起来所有。
  “我想知道更多……我的过去。”
  茕淮头靠在玹珺肩膀上,抬眼看着随风飘落的花瓣,紫色的花朵落在他长发上,抬手轻轻挥走。
  “说起来,真是一个漫长的故事,不过时间还很长,你会慢慢知道的。”
  突然,宁静的树林,隐隐约约将要面临一场纷争。茕淮紧皱眉头,不悦的抱怨道:“哎,如此有情调的时刻总有人喜欢打扰。”
  “有人来了。”玹珺也察觉到,小心翼翼的扶起茕淮。
  没走几步,茕淮气息变得急促。
  玹珺只得揽住他的腰,眼睛有一点金光闪过,语气变得淡薄极:“先找个地方静养……”
  “原来魔道传闻都是真的,玹珺果然存在!”
  一把剑,带着杀气,凌冽的刺来。
  覆手为雨,花瓣化成杀伤力极大的碎片,玹珺面色一沉,阴狠的看着来人,手掌一推,无数碎片如雨点朝敌人方向飞去。
  原本沉静的黑眸渐渐变浅,褪成明亮的淡金色,明灿如星,带着几分无情。
  他眯起眼,看着来人,还有几十个跟随的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