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难舍风月【灵异神怪】──桃花大仙人

时间:2021-05-01 14:20:59  作者:桃花大仙人

 

  ☆、1
 
  颜栩是月老新收的帮手。
  他原是九天玄女宫里的一株灵芝,不小心沾了玄女的泪,竟然助长了一千年修行,拥有了化成人的能力。
  玄女怜他孤苦无依,于是把他送去司命星君身边学习。
  颜栩确实聪慧过人,不用多久,星君直接把他纳入门下,正式收为徒弟。
  后来……
  他犯了大错。
  本应该打回原形的他,在九天玄女和星君的求情下,他得以保住了自己微薄的仙术。
  于是他成为了月老的帮手。
  天帝要他在这里赎罪,赎够三百年才能归位。
  颜栩拨弄着手里缠缠绕绕的红线。
  他手指很漂亮,修长白净。
  红线落得太乱了,无关风月的情爱也很多。
  他需要把每一条整理好,可惜一直找不到尽头。
  就像……就像他和楚满誉一样。
  颜栩会落得这个下场,多半和那人有关。
  只不过那人比他好了一些,跑到人间历劫去了,他还听说……是和另外一个人的三生三世劫。
  和他无关,毕竟他又不是楚满誉心尖上的人。
  但偏偏和他无关的事却让他心口痛得他几乎喘不过气。
  月老有一棵十分宝贝的树,上面系满了红线捆着的红纸。
  “小栩儿快过来。”
  一名男子朝他招了招手。
  男子有着一头及腰的白发,可他看上去很年轻。红色的绸带蒙住他的双眼,露出的下半边脸的弧度却极其完美。若是没有这条绸带,应该是一张眉目如画的脸。
  谁能想到这人会是月老。
  和人间描述的哪个都不沾边,除了性别。
  “月官怎么了?”
  “你过来帮我看一下。”
  月老不能卸下他双眼的绸带。
  颜栩问过他,他说他犯了和他同样的错误,比他要严重,所以天帝罚他戴上这个,永世不能摘下。
  所以,颜栩除了帮月老整理红线之外,还成了他的眼睛。
  “这个牌子,写的是什么字?”
  月老递给他一块姻缘牌,上面有个名字。颜栩沉默了半晌,道:“楚满誉。”
  “昭光仙君下凡了呀。”月老从衣袖里掏出一小捆红线,穿过牌子的小孔,绑了个死结,“他这一世运气好,抽到个上上签,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会和所属之人白头偕老。”
  “嗯。”
  颜栩无动于衷的帮月老把那个写着“楚满誉”的牌子挂到树上。
  牌子在晃动。
  三个字不停的刺着他的双眼。
  颜栩抬手摸了一下脸,他摸到满手湿润。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是咸的。
  “月君。”颜栩轻轻唤了一声,“这个牌子,可以交给我照料吗?”
  “可以呀。”
  月老是个很温柔的人。
  颜栩实在想不出谁会这么残忍,舍得伤害这么好的人。
  “不过,小栩儿,千万不要感情用事。”月老顿了顿,接着道:“错,犯一次就够了。”
  “好。”
  颜栩呆呆的盯着牌子上的名字,不禁苦笑起来。
  他双唇动了动,念出一句咒语。垂下的右手显出一根很短很短的红线正系着他的尾指,另外一端什么都没有。
  月老算过他的姻缘。
  说他命里没有红鸾星,注定是要孤独一生。
  那既然是这样,上天为什么要安排他认识楚满誉,又为什么要让他爱上了楚满誉?
  “或许是万分之一的差错被你撞上了。”月老是这样解释的,“按道理来说,你的仙缘如此浅薄,能修成人形说明你慧根不错。但是你这条红线太短了,谁都跟你系不上……当然,世上无绝对。当年天帝还不是天帝的时候,星君算出未来的帝位是冥界那位冥帝去继承呢。这种事,算出个结果是让自己心安理得,会不会是一定,这要看有没有意外了。”
  所以。
  颜栩会爱上楚满誉是一个意外?
  那楚满誉呢?
  楚满誉的红线系着谁?
  颜栩顺着牌子上的红线摸去,试图摸到另外一端。
  可惜太长了,还缠得很乱,他解了半天都没解开。
  看来楚满誉这个人的情路,也是相当丰富。
  颜栩拿起自己另外一头空荡荡的红线,像是受了什么鼓舞,鬼迷心窍的和楚满誉的红线打了个死结。
  然后他眼前一黑,整个人好像被牌子吸进去。
  等他再次睁眼,他看到第一世的楚满誉。
  一个粉嘟嘟的小娃娃。
  “哥……哥哥,好看。”
  小娃娃举起手对着他含糊不清的喊着。
  颜栩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做了什么事。
  完了。
  他又闯祸了。
  他不应该出现在楚满誉面前,不然一切都会错乱,连同楚满誉历的劫难也会有所改变。
  “忘了吧。”
  他施了个法术,抹去楚满誉的记忆。
  “楚小公子,原来你在这里,找的我好苦,吓死我了。”
  一个奶娘看到小娃娃急忙惊呼的朝他跑过来,然后惊魂未定的抱着他哄。
  颜栩躲到树后,默默地看着那个小孩儿渐渐离开。
  后来的日子,他经常通过牌子到人间,去看楚满誉。
  隔几天去,那人又长高了不少。
  眉目之间依稀有着当年的风采。
  令人神魂颠倒,难以挪目。
  颜栩望着他逐渐散发光芒,望着他才气名誉四方,望着他和另外一位画师结缘……再到色授魂与,互诉衷情。
  好似有把刀剜着他的心头肉。
  那人说过的每一句信誓旦旦的承诺和绵绵情话。
  曾几何时……他也这样对他说过。
  深知那人天性风流,他还不怕死的爱得轰轰烈烈。
  自然接下来也是被抛弃得狼狈惨烈。
  红线太过长不好,多情却不深情,必定是要在风月里周转。
  他们本无交集,怎么偏偏出了个意外。
  因为颜栩自私的把自己的红线系在楚满誉的红线上。
  他这次到人间,看到那两个前几天还如胶似漆的人正吵得不可开支。
  楚满誉和画师开始有了意见分歧。
  他们不应该吵架,他们应该是相敬如宾,携手到老还恩恩爱爱的眷侣。
  颜栩着急的拨弄红线,把画师的红线和他系得更紧一些。
  但他的心倒是泛起了几分欣喜。
  “你看,再相爱的人,没有了红线的辅助,还是会吵架的。”颜栩的唇角勾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2
 
  天帝罚他来帮月老管姻缘,多半是故意的吧。
  明知道楚满誉会有这个劫难。
  还让他过来这里。
  存心要他看着他在人间和别人亲亲我我?
  颜栩站在远处望着那两人闹着别扭,最后是楚满誉低声认错,对方才有点笑容。
  呵。
  楚满誉面对他时从来没有用这副模样。
  反过来,楚满誉的情人们找上门,他还逆来顺受的给他们挨个道歉,忍受他们的耳光和辱骂。
  没追到手之前,他是宝贝,是心肝儿。
  追到手之后,他是一块抹布,因为用过了,楚满誉嫌脏嫌丑了。
  颜栩抿紧双唇,他直勾勾的盯着楚满誉,恨不得把他这么多年来受过的委屈发泄出来。
  他也想在那人怀里痛斥不满。
  说他喜欢他。
  说他很想他。
  颜栩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回到天界。
  只见月老站在树前,许多红线垂下,像是盛开的凤凰花,漫天飞舞。
  “小栩儿,我跟你说过,不要感情用事。”月老拿着那块刻着“楚满誉”的牌子,“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不试一下怎么知道行不行。”颜栩无所谓的笑了起来,“月君不是说万事皆有可能吗?既然上天可以安排我会爱上他,为什么不能安排我成为他最后的人。”
  “痴儿,我想你往后会舒服一些。不要像我,终究苦了自己。”
  颜栩望着自己手指上的红线的另外一端是楚满誉。
  他每天在人间天界来回跑,差点忘了自己犯了什么错才会贬到这里。
  他伤了一名仙娥。
  只因为那名仙娥不知好歹,到处炫耀她爬上了楚满誉的床,而且楚满誉还给了她一件贴身信物。
  所以他的情绪脱离了轨道,失控的伤了她。
  温热的鲜血溅到脸上,颜栩舔了舔唇角,腥甜在舌尖散开。
  他笑得很开心。
  癫狂的颜色在眼底野蛮生长,他不以为然的去找楚满誉,成功看到对方的惶恐不安的表情。
  楚满誉当时说什么来着?好像是说他是个疯子,他当初后悔招惹他了。
  “他要是认认真真爱我一次,哪怕我们最后走不到一起,我也不至于被嫉妒和羡慕占据了理智。”
  颜栩有些懊悔。
  他冷静过后,悄悄削下一块本体给仙娥送去。
  他不想的。
  偏偏有关楚满誉的一切都能让他发疯。
  “既然本性难改,为何许我一辈承诺。”颜栩将尽数痛苦咽下去,“让我尝试到情爱的美好,却又迅速抽身离开,留我一个人在原地拼命挣扎……这叫我如何放下。”
  月老伸出手,在空气中胡乱摸索。他碰到颜栩,把他拉入怀抱,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像是在安抚一个委屈的小孩儿。
  “休息一下吧。”
  一道光钻进太阳穴,颜栩慢慢的合上眼。
  他梦到了以前。
  他还是一株灵芝,凭缘分修行。
  九天玄女在人间经历完情劫回来,她被抽取了人间的记忆,却总是莫名其妙的落泪。
  然后很幸运的落在他身上。
  后来,他成了司命星君的徒弟。
  司命星君对他很好,人很幽默风趣。
  那时候的楚满誉,已经是天界名声响当当的昭光仙君。他出名不是他功德无量,而是他风流成性,处处留情。
  所以他才出名。
  颜栩对他是未见其人,便先闻其名。
  再看到他这个人,确实是长着一张适合风流的皮囊。
  天界从不缺俊男美女。
  但唯独这个人有点问题,他就喜欢见到谁都情不自禁撩拨一番。
  无论男女,只要他有那个胆子起了兴趣,那就不得了了。
  可谁叫他生得一对情意绵绵的眉眼。
  颜栩会和他在一起,是意外中的意外。
  毕竟,怎么看,颜栩都不像是楚满誉会喜欢的类型。
  他是好看,但比他好看的人太多了。
  他既不幽默,人又寡言,每次宴会里头,他最格格不入。
  当然,他们在一起没有多久。和上一段关系结束一样,楚满誉管不住自己的花心,很快投入新的恋情。
  “不知道为什么,你身上的味道,令我很难忘记。”
  楚满誉对他的香味爱不释手。
  颜栩身上有一种药香,很淡,淡到只有和他肌肤之亲才能嗅到。
  所以楚满誉哪怕和再多人展开新的爱情,他的床来来去去,唯有颜栩没有被换掉。
  “你说他怎么可以这么过分呢。”只要楚满誉不回来,颜栩就每晚对着窗外发呆,“怎么可以抱着我,心里还装着这么多人。”
  再后来。
  楚满誉凝视着浑身是血的他,沉默片刻,说他后悔了。
  颜栩听到了“咔嚓”一声。
  是心碎的声音。
  “好啊……”他抹去脸上的血迹,努力挤出一个微笑,“我不后悔。”
  就像现在。
  他站在远远的地方,远到楚满誉发现不了的地方。
  默默注视他。
  颜栩醒来后,他匆忙的跑到树下,在许多红线里寻找那块牌子。
  天上一天,地下一年。
  等他到了人间时,朝代变了又变。
  楚满誉和画师还在一起。
  他们归隐山林,做起一对神仙眷侣。虽然偶尔会有小小的吵架,但他们仍然很恩爱。
  颜栩没说话,他动了动手指,给他们施了个小小的法术,用来保平安的。至少,他们不用担心会遇到深山猛兽袭击。
  他陪伴了他第一世的整个过程。
  对于神仙来说,不过是短短的时间。
  可颜栩觉得好漫长。
  他仅仅是一个过客,一个不能出现在楚满誉人生的过客。他明明是最长久的人,却无法走进他的世界。
  
 
  ☆、3
 
  第二世的楚满誉是个热爱听戏的将军。
  他年少成名,加上家世显赫,所以为人轻狂得不行。
  这世给他配的爱人是一位贵族小姐。
  他们是欢喜冤家,亦是青梅竹马,好不登对。
  成亲时,满城烟花点亮了黑夜,十里红妆浩浩荡荡。
  颜栩淹没在人海之中,他目不转睛的注视着那对新人。
  众人洋溢喜庆之色仿佛与他无关。
  新婚之喜没几天,楚满誉要出战了。
  本来他的结局应该是战死沙场赶快转世到下一轮的,颜栩不忍心见他受伤,丢了个障眼法,把人给换出来。
  也算是和妻子圆满一辈子。
  “你这样乱写姻缘,若是被发现了,怕是要去天牢的。”月老无奈的摇摇头,“何苦呢。”
  “我不舍得他过得不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