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功秘籍不好惹》【江湖恩怨 】──文塔碑

时间:2021-04-30 15:27:43  作者:文塔碑
 
  ☆、第 1 章
 
  春末蓝天白云,绿草鲜花,洛阳官道两旁树木林立、枝繁叶茂,马蹄声渐响,踏起一阵扬沙。
  叶迎秋快马加鞭,前往嵩山少林寺。
  不久前江湖各大门派收到了武林盟主马梦成的一封信,信中说他找到了为祸江湖十八年的内功心法——云尧心书,诚心邀请各江湖豪杰在嵩山少林寺相聚,商讨如何处置云尧心书。
  云尧心书是江湖中人梦寐以求的内功心法,只要练了它,就能打遍天下无敌手、称霸武林。
  曾经称霸武林的魔教——灭血神教,就是因为有云尧心书,才能主宰江湖几十年。但盛极必衰,灭血神教一夜之间突然销声匿迹,江湖再无此教,云尧心书也遍寻不得。
  但云尧心书造就的灭血神教的神话却吸引着江湖中人。为了找到云尧心书,江湖人士互相猜忌,自相残杀,滥杀无辜。
  十八年过去了,江湖风雨飘荡,门派凋零。
  如今的各门派虽然名字犹在,但有实力的也只有长安叶、乐、彭、马四大家族,还有历史源远流长的嵩山少林寺,其余都分布在中原各地,行踪不明。
  由是一接到马梦成的信,各大门派便马不停蹄,赶往嵩山,希望得到云尧心书,重振门派。
  不过叶迎秋不是为了云尧心书,而是为了见一个许久未见的朋友赶往少林。
  阳光下竹林幽绿,微风吹过沙沙作响,叶迎秋身轻如燕,掠过竹林顶尖的叶片,叶片轻晃,只留下一阵清风。
  他空翻落地,未惊起一粒烟尘,拾起一颗石子,轻轻一跃,跳上一棵粗壮的老树,手扶在树干上,环视四周。
  四周皆是树叶葱绿的大树,有粗有细,红墙黑瓦隐在树林之中,肃穆静雅/威严肃穆。叶迎秋发现有一处地方绿叶面积大于别处,足尖轻点,落在屋檐上,一个一个跳过去,进入绿林之中。
  高手如云的少林,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有人闯入寺中。
  叶迎秋转身落在树枝上,若是他没有记错,虚尘就住在这里。果然,叶迎秋看见了一间茅草屋,窗边露出一角白色僧袍。颠起手中的石子,叶迎秋轻笑,瞄准窗户,石子落在白色僧袍边上。
  白色僧袍纹丝未动。
  这和尚倒还是那么不一惊一乍啊,叶迎秋想。扯下一片树叶,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下一刻树叶便立在了僧袍之上。
  虚尘停下诵经,看着立在衣袍上的树叶,树叶刺破衣服,扎在坚硬的地面。拔起树叶,握在手中,虚尘起身站到窗边:“阿弥陀佛,是哪位施主拜访,小僧不胜惶恐。”
  许久未见,虚尘的声音倒是变了很多,叶迎秋想,以前是轻轻脆脆、高高亮亮,现在像是高僧手中敲打的木鱼,沉稳却清亮。
  叶迎秋靠在树干上,解下腰间的酒壶:“好啊,你个小和尚,不记得我了?”
  虚尘寻声望去,来人身穿浅紫色蝉翼轻纱广袖长袍,衣领松松垮垮,曲腿靠在树干上,腰间系着白色佩剑,仰头喝酒,酒洒落在颈间,头发松塌,簪一白玉发簪。
  这股子随意的味道,虚尘只认识一个人:“叶施主,好久不见。”
  叶迎秋跳下来,收好酒壶挂在腰间,站在窗前,和虚尘对视,抬手比了比两人的身高:“许久未见,你长高了嘛,比我还高了。”
  虚尘比叶迎秋高了半个头,这个时候看他要略垂下视线:“春末寺中寒冷,请施主穿好衣服。”
  “你帮我穿。”
  虚尘抬手合拢叶迎秋的衣领,抚平褶皱:“衣服湿了。”
  “无事,一会儿就干。”
  叶迎秋低头看虚尘的手,手指修长,关节粗大,左手无名指靠近手掌第一节处,长有厚厚的茧子。
  这是常年诵经,拨动佛珠手串所致。
  叶迎秋突发奇想,抓住虚尘的衣领,逮出窗外,两□□叉互换,稳稳后退。
  虚尘借力翻身而出,两脚跟着叶迎秋的节奏交叉向前。
  叶迎秋右手拽住衣服,左手成掌打向虚尘胸前,虚尘侧身一躲,下腰脑袋钻在叶迎秋右手臂之下,脸正对上方,右脚上踢叶迎秋面门。
  叶迎秋左手挡住虚尘的右腿,松开右手,借力后退。虚尘这一脚用的十成十的力道,叶迎秋只有利用树干,右脚抵在上面,才阻止后倒的趋势。
  “看来不仅个子高了,武功进步也挺大。”叶迎秋揉着左手,“力道挺重。”
  虚尘双手合十:“叶施主武功进步也不容小觑。”
  “是吗?我也觉得我进步非凡。”叶迎秋拔剑,对准虚尘心脏,一剑刺去,“比划比划,看看这么多年过去了,谁技高一筹!”
  虚尘展开双臂后退侧身,右手食指和无名指轻轻一弹,剑身弯曲向前,叶迎秋右脚点地,身体向左两个空中滚翻,躲开虚尘一拳。
  叶迎秋双脚踩上树干,身体与树干成直角,从虚尘脑袋上后空翻落地,虚尘转身侧头,剑从他的眼前掠过,少林拳法打向叶迎秋胸口。
  叶迎秋侧身,左手挡住虚尘的一拳,同时向右后退,虚尘右脚上段侧踢,与叶迎秋轻柔飘扬的发丝擦过。
  叶迎秋足尖点地,转身踩着树叶飞往竹林方向,他扭头看虚尘:“招式比过了,看看轻功你能不能追上我!”
  虚尘追着叶迎秋,白色的僧袍猎猎作响。
  到了竹林,叶迎秋转身将剑归鞘,右脚勾住一根绿竹,身体随着绿竹晃荡,虚尘踩着叶尖,稳稳当当落地,仰头与他对望。
  风过无痕,叶落无声。
  叶迎秋轻盈落地:“若是你再快些,定能追上我,可惜少林重身法,轻功不是你的强项,是我胜之不武了。”
  虚尘:“是叶施主轻功了得,贫僧自愧不如。”
  “虚尘,”叶迎秋围着虚尘转圈,“你怎么没小时候好玩了?”
  “贫僧一向如此。”
  叶迎秋站在虚尘身前:“哦?那是谁小时候眼巴巴地看着我,想和我出去玩的?”
  虚尘不得不承认,是他…
  “那时年纪小不懂事,施主莫怪。”
  “没怪你没怪你,别叫我施主,叫我迎秋。”叶迎秋转身带路,取下腰间的葫芦酒壶晃了晃,还剩一点,“为了见你,我扔下爹娘,马不停蹄地赶来少林,路上遇到一家从黄河边上跑来避难的灾民,看他们累得不行,就把马送给了他们,一到少林还和你打了一架,不请我喝口好酒,那可说不过去。”
  虚尘跟着叶迎秋:“佛门重地,不得饮酒。”
  叶迎秋喝完最后一口,一看四周都是竹子,漫不经心地问:“虚尘,是要往哪边走来着?”                        
作者有话要说:  ^^
 
  ☆、第 2 章
 
  斋堂无人时颇为空旷,左右两面墙各有三个窗,光从窗纸透入,堂内窗柩的倒影一片明亮。双面沉朽木门在左面墙,斋堂地面左右对称处有五根大红柱,以前后对称的那根柱子为对称点,靠近斋堂前方的两根红柱距离较近,与对称点的柱子距离较远,靠近斋堂后方的两根红柱亦然。
  红柱年久未修,显出本身木头的颜色。
  除最中间的红柱左右两侧只有一张长桌之外,最靠前的红柱左右两侧各有两张长桌,顺序往下的第二根长柱右侧有一张长桌,靠近斋堂后方的两根长柱的长桌亦是如此。
  一列有十张长桌,一共三列,共有三十张长桌,斋堂可容纳三百人。
  叶迎秋和虚尘坐在靠右面墙,后方最角落处的长椅上,窗外绿树随风晃动,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叶,阴影落在长桌上。
  叶迎秋面前放着一碗素面,热气腾腾,虚尘刚刚煮的。
  “吃吧。”
  叶迎秋吃了两口,感慨道:“没有酒,食之无味啊。”
  虚尘:“令堂何时到?”
  叶迎秋打开葫芦酒壶,喝了两口,不是酒,是来的路上装的凉水:“今日申时。十年前我走的时候,答应要在你十八岁时送你一匹马,让你骑马奔腾,纵横四海,今日申时你便可收到了。”
  虚尘:“阿弥陀佛,迎秋不必破费,只是儿时的玩笑话罢了。”
  叶迎秋盖上葫芦酒壶,放到一旁,继续扒拉面条:“我来那么早就是为了给你说这件事情,顺便问你,无渡师父还是不许你出寺吗?”
  “最近几年好些,允我出门化缘。”
  “最远去过哪里?”
  “少室山山麓的少室村。”
  叶迎秋喝完面汤:“相当于没出去。”嵩山含太室、少室二山,少林寺坐落在少室山的丛林之中,若说出去,最起码要到太室山南麓。
  叶迎秋问,“你说无渡师父为什么不让你出寺?”
  虚尘沉默半晌:“…不知。”
  “走吧,”叶迎秋咔嗒一声放下面碗,抓起酒壶,“去接我爹,估计快到了。”
  虚尘坐在长椅上没动,叶迎秋抓起他,从窗外飞跃而出:“走吧,就在少室山北麓,没出少林。”
  轻功踏前而去,叶迎秋在前,虚尘在后。踩在叶尖,随风而动,叶迎秋仰头大笑,洒脱超旷:“虚尘,李太白说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你在这庙里待了十八年,有没有想过和我一起闯荡江湖,快意人间!”
  虚尘少林步伐,穿梭在林间,目光跟随叶迎秋:“想过!”
  “既然如此!”叶迎秋空中旋转,轻松落地,抓起虚尘,足尖点在打着旋飘落的绿叶上,踏上树冠,看尽嵩山景色,“议事过后我们就走!”
  到少室山北麓,叶家车队映入眼帘。叶正然身穿深紫色长袍,系黑色腰带,腰间别着一把黑色长剑,骑马领头,一匹空马跟在叶正然身旁。只有一辆马车,竹子编制而成的门帘,上画有金色水岸,马夫身穿紫色短打,手中一根赶马鞭,马车后面两个身穿紫色短打的武夫骑马断后。
  叶迎秋空中旋转:“爹!”然后落在马车上,与车夫一起赶车。
  宋巧儿撩开珠帘:“儿子,来了。”
  宋巧儿虽然三十有六,但是打扮少女,皮肤依然有光泽,眼睛圆中带俏,身穿紫色广袖长袍。叶迎秋的穿衣风格一看就是受宋巧儿的影响。
  叶迎秋:“半天未见,娘你更美了。”
  宋巧儿挖一眼叶正然:“还是儿子会说话,叶正然,学着点,少说什么老来俏。”
  叶正然骑马退到车旁,无奈地回应夫人:“是,夫人的美每天都比昨天多一点,明天少一天,一天比一天更年轻。”
  宋巧儿一脸满足:“这还差不多,你们爷俩聊,我进去了,免得沙子弄脏了我的衣服。”
  宋巧儿放下帘子,叶正然正着脸问叶迎秋:“见到人了?”
  “嗯,见到了,在五乳峰下等你们。”
  叶正然看着前面的绿山叹了口气:“这孩子,怎么不跟着过来?”
  叶迎秋靠在马车上:“怕无渡师父责怪他随意出少林寺。”
  叶正然的目光仿佛透过山峦看到了寺中打坐的无渡:“无渡还是没有变。”
  “爹,你说无渡师父为什么不让虚尘出山门,若是虚尘出山,武林中又会多一位少年英豪。”
  叶正然猜测道:“朝廷风雨飘摇,战争不断,黄河边上尸堆成山,民不聊生,出山,就要面临失去性命的危险,也许无渡是不想让爱徒面临凶险吧。”
  看着蓝白色的天空,马车车顶左边角处的紫色流苏晃晃荡荡,叶迎秋道:“可惜,身为江湖儿女却不能快意江湖。”
  叶迎秋颇为惋惜:“实在可惜。”
  “你若是想要一个玩伴,此次我便和无渡提提,让虚尘随你一道闯荡江湖。”叶正然看着儿子一脸寂寥,提道。
  叶迎秋摇头:“我并非想要一个玩伴,只是可惜虚尘一身好本领无人领教,这样的人物,应该让江湖知晓。”
  他想让世人见一见虚尘。
  叶正然了解自己的儿子,他志不在威名远扬,志不在一统江湖,志不在武功天下第一,只是想仗剑走天涯,快意人间,但在这样的乱世,潇洒不能潇洒,快意不能快意。
  为了儿子的安全着想,身边还是有个高手跟着比较好。
  这个虚尘能被儿子如此称赞,功夫定然了得,是一个好人选。
  只是…
  “儿子,你为何对虚尘如此关注?马家的马朗雷、彭家的彭铜生、乐家的乐淑娇都是新一代江湖翘楚,若是想结伴江湖,他们也未尝不可。”
  甚至是最优选择,不仅武功高,家世更好,走到哪儿江湖中人都要卖他们背后的势力薄面。
  虚尘虽然是少林寺的和尚,师从无渡大师,但少林一向中立,何况虚尘不是什么重要人物,没人会忌惮。
  “不一样。”叶迎秋闭上眼睛,带着点曲高和寡的意味。
  叶正然看着与自己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儿子,无奈摇头,这孩子还是太小,不知道江湖也有很多无奈。
  到了五乳峰,虚尘一身白衣站在竹林前,双手合十,闭眼默经,风飒飒响,林斜斜晃,自有一股幽静寡欲之味。
  行至虚尘跟前,叶正然下马,双手合十:“小师父,许久未见,寺中近日可好?”
  虚尘睁眼回礼:“有劳施主挂心,寺内一切安好,各位请随我来。”
  “等等。”叶迎秋跳下马车,牵过给虚尘的马,“这便是我送你的十八岁生辰礼物,你可喜欢?”
  此马膘肥体壮,鬃毛漆黑发亮,马蹄踏来踏去,不安于此,是匹好马。
  虚尘抚摸着马脖子上的鬃毛,刚才还踏来踏去的马瞬间安静,甚至还用脸去够虚尘。
  叶正然颇为惊奇,叶迎秋花了三天时间才将此马驯服,没想到它对虚尘如此亲切,“看来此马与虚尘小师父有缘,也不枉我儿花了三年,跑遍大江南北寻此良驹。”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