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每天都在羞耻中【武侠】──小佩奇

时间:2021-04-30 05:49:45  作者:小佩奇

   

  
  连名字都是药名的名医商陆穿越到了武侠世界,绑定了一个收集震惊值的系统。
  一天,商陆拿起了捣药的石杵,轻轻一甩,剑神倒了。
  商陆:……
  有哪里不对?!
  又一天,商陆闲着无聊,拿出切药的铡刀晒晒太阳,双手一滑,铡刀碰到了剑仙的剑,结果剑断了。
  商陆:……
  我怀疑我又被碰瓷了,而且没证据!
  然后,系统发布了一个任务。
  系统:亲爱的宿主,请在一天内握着剑仙的手,并说真香。
  默默举起铡刀的商陆:靠墙,让我摸!
  Cp剑仙
  世界融合:小凤凰传奇、郁金香传奇、杀的只剩剧名传奇、独臂大侠扬某传奇、鼠猫
 
 
 
第1章 
  秋,枫叶已红,晨雾愈浓。
  商陆站在清晨的海边,他穿着一身比雪还要白的衣衫,提着一把比墨还要黑的剑。
  然而这般一眼望去便忘不了的漂亮男人,却没有丝毫表情。
  因为这人正在思考一件事情,一件比天还要大的事情。
  商陆本是一个现代医生,一个有着古怪爱好的医生。
  他喜欢在清晨坐在公园的木椅上,歪着脑袋看着路过的可爱人们,推断他们的身体状况,若遇上感兴趣的便上前说上几句。
  彼时,商陆正在和一个被失眠困扰着的哥们儿说着话。
  然而转眼间,他就换了一身衣裳,面前的人就换了一张脸。
  商陆迷茫的眨了眼睛,他抬手,疑惑的拍了拍自己的脸,又平静的摸了摸对面的这张脸。
  这是一张又英俊又冷淡的脸,这张脸上有一双比冰还要冷的眼睛。
  “我不认识你。”商陆的声音很平静。
  他安静的注视着这双眼睛,细细的打量面前这个男人。
  分明不久前他正面对的是一个眼底青黑的小哥儿,如今不过一眨眼,就变成了一个英俊的白衣男人。
  最终商陆还是问了每个人都要问的话:“你是谁?”
  随着这话落下的是清晨愈发浓重的雾气。
  深秋清晨的雾比剑还要锋利,比冰还要冷冽。
  然而,面对面站着的两人却好似没有察觉到一丝寒冷。
  事实上,商陆是冷的,不仅仅是因为深秋,还因为对面这个男人越来越冰冷的视线。
  商陆淡定的收回放在男人脸上的手,他转头,漆黑的眼睛平静的注视着面前的大海。
  这是一片海,他从未在现代见过的漂亮大海。
  忽然,他又听到了一个声音,一个他从未听过的声音。
  “叮咚,系统1995为您服务,亲爱的宿主,欢迎来到武侠世界。新手装备已加载,请宿主努力收集震惊值,积极完成任务,早日回家。”
  作为一个并不年长,甚至颇为年轻的现代医生,商陆听了这么一段话,自然有了一个不成熟的猜想。
  这大抵不是穿越就是穿越。
  知道系统话里的意思,也大致知道了当下的情况,他甚至连眉毛都没动一下,平静的听着脑子里的话。
  “请宿主在一个月内抢走西门吹雪的剑,并说你是个人渣。”
  商陆依旧没有回应脑子里的声音。
  他看着愈发闹腾的大海,有了一个打算。
  作为一个喜欢倒腾药材的大夫,商陆并不打算抢什么剑,他更想要找一个地方安安静静的研究药材。
  他果断对身后一看便不简单的人道:“我是一个大夫,需要一个地方。”
  当一个大夫说出这句话时,若不是他想救一个人,便是想要别人救他。
  商陆忽而回头,那双又亮又黑的眼睛静静地注视着面前的人。
  这是一双不容拒绝的眼睛,这也是一个看了一眼便深深记住的人。
  只可惜,商陆遇到的是一个又冷漠又残酷的白衣男人。
  男人又果断又冰冷的转身,白色的衣角像是头顶的白云般捉摸不透。
  盯着白色衣裳的商陆后知后觉的想着。
  白衣!不愧是古今中外的装逼神器!
  白衣男人大步走了,许久才传来了他又平淡又冰冷的声音:“跟上。”
  “好嘞!”
  商陆麻溜的跟上。
  深秋的风有些冷又有些刺骨,只穿一身白色衣裳的商陆忍不住揉了揉起来鸡皮疙瘩的手臂,他对白衣男人搭话,道:“我是商陆。”
  白衣男人停顿了一会儿,道:“叶孤城。”
  “哇哦。”商陆佯装惊讶的模样。
  看来是他一开始就说错了,他没有不认识他,反而他对这个人很熟悉。
  叶孤城是小凤凰传奇里的人物,是白云城的城主,也是一个顶厉害的剑客,一个剑仙。
  这时,商陆才开始认认真真的打量这个人。
  叶孤城是一个冷峻的男人,他戴着一个白玉冠,头发高高束起,纤长而骨节分明的手紧紧地握着乌鞘长剑。
  他像是一把剑,又像是一个仙,却不像是一个人。
  然而不管是仙还是剑,都影响不了商陆的好心情。
  商陆好看的眉眼开心的弯了起来,他的步子轻了些,便是比雪还要白的肌肤都透着丝丝红润。
  若是他不想管这个系统,也不想管这个任务。这般看来,如今跟着一城之主是最好的选择。
  毕竟这个有着古怪爱好的大夫,也是一个怕冷怕饿的大夫。
  而叶孤城是最不会受冻受饿的城主,跟着他自然是能美滋滋地吃上一顿。
  大海离白云城并不远,半个时辰之后,两人便到了城主府。
  商陆很平静的顶着侍从‘我家城主竟然带人回来’的视线,面不改色的等来了一个老人。
  这是一个面容和蔼的老人家,也是一个很厉害的老人,因为在这个老人出来之后,没有一个侍从敢用原来的眼神盯着商陆看,他们都垂着脑袋,恭恭敬敬地伺候在一旁。
  老人家的礼数很周到,他对着自家城主行礼,又和商陆打了招呼,才开始说话:“不知这位公子姓名。”
  商陆很乐意回答一个面目慈祥的老人的话,他平静道:“我是商陆,一个大夫。”
  这是很温润的声音,听着就像是一个救死扶伤的大夫的声音。
  然而,无论是老人家还是叶孤城,都没有关注这个‘大夫’,而是一同把视线转到了商陆拿着的黑色长剑上。
  这把剑实在是太过奇怪,它通体黑色,外头的剑鞘似金非金,似玉非玉,想来是有大来头。
  老人家也是老管家突然有些明白了自家城主为什么会带一个男人回来,想必也是对这剑有了兴趣。
  这两人的视线比深秋的冷风还不能忽视。
  一直被盯着的商陆叹息一声,大大方方的举起剑。
  他就说,叶孤城又怎么这么简单的带一个来路不明的人回来,原来是对这把剑感兴趣。
  只不过,这把剑应该是系统给的新手装备,他在脑子里问系统:‘这剑什么来头,让叶孤城这么感兴趣。’
  商陆在思考把这剑卖掉开一个药房的可能性。
  古时候还没有现代这般发达的医学技术,难不成他要成为那个被写在古书里的天下第一神医。
  商陆的眼睛忽而变得很亮,他擦了擦并不存在的口水,激动的等着系统的回话。
  然而也不知系统是怎么了,许久才回了话。
  ‘这是一把塑料剑……”
  “……”
  商陆突然觉得手里的剑不香了!
  通体黑色,材质不明……
  是塑料也没毛病!
  商陆的脸快裂开了,幸好他靠着面对病人的强大控制力又把脸粘上了。
  他平静地和叶孤城对视。
  剑仙的眼睛虽然瞧着波澜不惊,商陆却敏锐的发现,这双眼睛睁大了几分。
  对着眼巴巴的叶孤城,商陆竟然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难道他要对眼巴巴的剑神说?!
  ‘你知道吗?这是一把塑料剑。’
  一把软趴趴的塑料剑!
  一把现代小孩人手一把的塑料剑!
  商陆后知后觉地想:不愧是系统的新手装备!
 
 
第2章 
  “这是一把神奇的剑。”
  商陆的声音很平静,脸上的神情更平静,好似不是在说一把神奇的塑料剑,更像是在说路边一块不起眼的石头。
  然而也只有他自己和系统知道,这个表面平静内心暴躁的大夫已经在脑子里说了许多话。
  ‘造孽呀!造孽呀!’
  ‘现代人手一把神奇的塑料剑!’
  幸而商陆有一张淡定的脸,便是想了许多东西,外头瞧去依然是波澜不惊的模样。
  纯白的衣摆微微飘起,一双眼睛比冰雪还要冷漠,白皙的手握着如墨的剑。
  一时间竟分不清是剑如墨,还是肤如雪。
  便是连叶孤城这般的人物,在刚看到商陆时也是怔愣了好一会儿。
  叶孤城微微侧过身子,说了一句剑仙面对一个剑客该说的话,他淡淡道:“可敢一战?”
  这本不是什么客气的话,可这话却又是被一个极好看的男人用一种平淡认真的语气说出来的。
  如此便添了几分温和,倒是让老管家惊奇的看了好几眼。
  这时,老管家才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眼商陆的脸。
  商陆有一张很邪性的脸,没有一个人能对着这张脸说一句假话,因为当你看到这种又特别又好看的脸的时候,你已经忘记了手该放在哪儿,嘴里该说些什么话。
  然而便是这般又清冷又邪性的脸上有着一双又干净又明亮的眼睛。
  这是一双想让人藏起来的眼睛。
  这天底下,又有几个人不想这双眼睛只看到自己,只能看到自己。
  便是连自称老骨头的老管家也忍不住冲动一把,想让面前的人只能叫着自己的名字,只能看着自己。
  直到耳边传来了商陆好听的声音,老管家才回了神。
  商陆莞尔,他漫不经心的理了理袖子,一双眼睛比冬夜的寒风还要冷冽。
  “但求一战。”
  这声音不轻却很重,像是一把刀架在了众人的脖子上,所有人的呼吸声都轻了下来,唯恐打扰了什么。
  直到商陆坐了下来,众人才惊觉不知何时,额头上竟有了斗大的汗珠。
  商陆冷冷一笑,他的脊背比铁还要直,他的话比纲还要硬。
  他在脑子里对系统吼道:“点子扎手,风紧!扯呼!”
  系统:……
  这大概是用最狠的姿势说最怂的话!
  本是一直做着看客的系统,现在在很郑重的后悔一件事,他不应该在清晨的花园里,因为那惊鸿一蹩就绑定了商陆。
  系统很懊悔,可如今他又不能后悔,因为十年之后,系统和宿主才能解绑。
  当下让系统懊悔的人又开始说让系统痛心疾首的话了。
  商陆戳了戳系统,道:“快点,塑料剑扛不住叶孤城啊!”
  便是如此时刻,商陆瞧上去依旧很冷静。
  他就这般平静的坐着,这般平静的看着叶孤城。
  直到沉默的系统说了话,商陆才动了。
  系统:“闭眼,睁眼,哭,转头。”
  这一些话来的猝不及防,商陆也很快的做了。
  白衣的商陆,他的手正轻轻的搭在剑上。
  忽而,他闭上了眼睛。如玉的面容竟染上了丝丝哀愁,比娇软的小娘子还要惹人怜惜。
  忽而,他又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如墨的眼睛染上了一丝红,眼角的淡淡红痕好似长到了心里,像是轻柔的羽扇挠在了脸上。
  这一眼便成了一幅画卷。
  然而,当你想细究时,这人已经转过头去,恢复了清冷模样,成了不可及的美景。
  好似这不过是一场幻境。
  不,这不是一场幻境。
  叶孤城忽而叹息了一声。
  冷心冷情的剑客明白,当一个清冷的剑客露出这般哀伤的神情,这个剑客便成了一个有故事的人。
  叶孤城淡淡道:“你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海边初见,叶孤城便知道商陆是一个用剑的好手。
  毕竟没有一个普通的人能突然出现在叶孤城面前,让他察觉不到丝毫动静。
  商陆站在那儿便成了一个高手,更何况他还带着一把剑。
  一把通透黑色的神奇长剑。
  商陆是一个冰冷沉静的剑客,然而便是这般的人,在看到这把剑的时候,总能露出一个悲伤的神情。
  或许,这把剑有不为人知的故事,或许这把剑这个人本是不舍得用的。
  秋日的太阳已高高挂起。
  温暖的阳光打在叶子上,在商陆如玉的脸上落下斑驳的影子。
  商陆的声音很轻,却清晰的落在了叶孤城的耳朵里。
  “我没有故事。”
  就像是一个哑巴不想承认自己是一个哑巴,就像一个财主不想失去自己的钱财。
  叶孤城知道,一个有故事的人也不想说出自己的故事。
  他面前的人是一个顶好的剑客,也是一个顶好的人,或许如商陆自己说的那般,他是一个顶好的大夫。
  然而不管这人是谁,叶孤城都不是一个会让对手伤心的人。
  所以他不会拆穿一个藏着故事的剑客,那一个微不足道的遮掩。
  叶孤城淡淡道:“我明白。”
  这声音很好听,不似珠落玉盘的声音,却带着一个剑客的郑重与承诺。
  商陆轻轻的应了一声:“好。”
  商陆忽而觉得叶孤城是一个很好的人。
  虽然他不知道叶孤城怎么忽然间觉得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但是叶孤城却在他否认的瞬间,便很快的改过了自己的想法。
  这是一个知错能改的剑客,也是一个很讨人喜欢的剑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