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我妻家传统艺能【 综漫】 ──摸鱼的咸鱼

时间:2021-04-30 05:42:00  作者:摸鱼的咸鱼

   

 
  自古银毛皆帅哥,自古粉毛多病娇,日漫不变的真理。
  作为病娇粉毛,我妻夏野继承了粉毛该有的全部家·族·传·捅,无论是跟踪尾随夜袭stk,还是黑化斧头柴刀切大号,万能的他全都会。
  顺便一提,他还延续了我妻家的祖传艺能,非常自觉地给自己找了个艺能输出对象——咒术高专的银毛咒言师,狗卷同学。
  ————
  我妻夏野:如果是为了棘君的话,我什么都可以做哦?
  狗卷(后退):明、明太子……
  *注:狗卷语中,“明太子”表示危险、注意、大危机。
  男主粉毛小公举,典型我妻家病娇,狗卷吹。
  姓我妻,就是粉毛由乃的那个我妻,名夏野,发音与女名“夏乃”相同,姓名来源皆属于我的恶趣味。
  没有副cp!没有副cp!没有副cp!重要的事情重复三遍!
  日更,如有特殊情况会放请假条,更新时间每天24点前(均有可能)。
  
 
 
第1章 他的嘴色极了
  从横滨转学到东京的第二周,我妻夏野被一只咒灵袭击了。
  咒灵躯体扭曲肥大,滑腻腻的皮肤上点缀着古怪恶心的斑点,凸出的眼珠咕噜咕噜打转,咧开口还能吐出裹着黏腻恶心液体的长舌头,攀在位置稍显偏僻的巷子内墙上,乍一看上去,有点像骨头位置不太正的大型变异青蛙。
  按照这边咒术师的划分标准,这应该属于“二级咒灵”的范畴,在东京的话,其实也勉勉强强算得上应该被着重处理的一害了吧?我妻夏野不甚在意地想道。
  他肩上背着现在东京高中生很少使用的双肩书包,两手像小学生一样乖乖地攥着书包带,粉红色的呆毛翘在头上,状况外地慢悠悠打了个旋,然后萎靡地软趴趴贴在了发顶。
  “这只丑青蛙竟然还没有派人来解决吗……”我妻夏野低下头,小声嘀咕着:“可是已经两周了,东京的咒术界反应好慢啊。”
  从就读的学校回到租房,我妻夏野要经过这条长长的小巷,而他已经转到这所高中整整两周了——也就是说,他已经和这只青蛙见面过十四次了。
  东京咒术界的反应速度堪比横滨的警方,这也不算什么过于偏僻的位置吧?诞生了二级咒灵不应该快点解决吗,不然接下来就会出现袭击过路人的情况了——而且他恰巧就是这个‘过路人’……真是好讨厌啊。
  粉色短发的少年不满的鼓起了脸颊,同色的圆溜溜眼睛也一眨一眨,他的刘海上还卡着一只白色的十字夹,小巧的耳垂扣着温柔的粉钻,脸蛋也精致可爱,整个人看上去极其无害,是能激起相当一部分女性泛滥母爱的偶像弟弟类型。
  “偶像弟弟”歪了下头,粉色的额发挡住了一只眸子,另一只眼睛的目光落在了蠢蠢欲动的咒灵身上,粉红色的瞳孔里蒙上了一层暗色,让察觉到危险的咒灵下意识瑟缩了一下——奇怪,为什么食物给它的感觉有点不对劲?
  刚诞生的咒灵并没有多少思考的能力,而它也很快就不需要学会“思考”了,我妻夏野把右手插进了口袋,天真软糯的少年声线也紧接着响起:
  “目标是我的话,那么也没办法,只好叫你——”
  【只好叫你去死了。】
  ——这是我妻夏野未出口的后半句话,他还没来得及把这几个字吐出来,就猛的眸光一沉,截断了自己的尾音,随后果断松开口袋里攥住了什么东西握柄的右手,一脸天真好奇地回过头去。
  巷子口正巧逆着光迈进一个人,身量不算高,年纪很轻,银发,刘海有点长,几乎遮住了眉毛,高高的竖领也挡住了下半张脸,只有鼻梁中段的一小片皮肤裸露在外。我妻夏野盯着这个人的制服看了两眼,认出这似乎是东京这边咒术高专的校服。
  银发的咒术师扯下高高的衣领,露出被牢牢挡住的下半张脸,厚重的银色刘海被气流吹得翻飞,遮不住额头与灰紫色的眼瞳。
  我妻夏野的目光落在了年轻咒术师的脸上,随后没再移动,粉红色的瞳孔微微放大,好像是愣住了——下一刻,他听到了尾音绵长、并且带着微弱鼻音的沉静少年声音。
  “——死吧。”
  银发咒术师这么说。
  他的嘴边蔓着延至两颊的纹路,舌尖红艳艳的,开口时能看见印在舌上的咒文,在淡唇色与红舌头的对比下,显得格外吸睛,在个别人的眼中,这幅场景简直……
  ——色极了。
  ——
  我妻夏野长吸了一口气,忍不住把双腿微微蜷曲起来,鞋底踩住了学生椅的边缘,整个人都蜷缩在了椅子上,头颈伏下,嫩粉的发丝被蹭得乱糟糟。他额头抵着膝盖,看上去几乎是像要把自己塞进桌洞里。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心跳声很重,很快,像曾经中华街听见的打鼓,但是不太规律。脸很热,很烫,可能有点发烧。呼吸不受控制地加重起来,嗓子里有干渴的感觉,想要吞咽些什么东西。
  心跳好快,脸好热,脑子里仍旧是那张蔓延着咒文的嘴,我妻夏野当时就只有一个想法。
  好想、好想亲上去——
  ……
  “……夏野君?”
  关切的声音钻进耳朵,打断了我妻夏野的思考,他把红扑扑的脸从膝盖上抬起来,茫然地眨了眨粉红色的双瞳,仰着头乖巧看过去。
  被老师拜托了“多照顾一下转学生”的班长正站在我妻夏野的桌旁,微微俯身,发丝从耳边垂下,她正一脸担忧地问道:
  “我妻君,是身体不舒服吗?”
  好可爱!缩起来的夏野君好可爱!就像团起来的粉毛猫猫!谁会不喜欢猫猫!
  心里不怎么正经的班长大人压制住蠢蠢欲动的手心——夏野君毛茸茸的头毛,摸起来一定软软的,就像猫猫的肚肚毛一样,好想摸!谁会不想摸粉毛猫猫的肚肚毛呢?
  “稍微,稍微有一点。”
  嫩粉发色的少年用手背贴了贴脸颊,用能被听见的小声音量软软地说:“可能有点发热……”
  好可爱!夏野君好可爱!声音也软绵绵的!好想抱在怀里听他撒娇——不可以想下去了,再这样下去要流鼻血了!
  “是这样啊。”
  班长面上的担忧神色更浓了,她建议道:“那,我妻君要不要去医务室休息一下?我可以负责和老师说一下情况——”
  她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就看见面前座位上缩成一团的粉毛徒然精神抖擞了起来,眼睛也亮闪闪地射出了kilaka的期待光波:“真的可以吗?可以麻烦班长吗!”
  粉毛猫猫的撒娇谁能拒绝?无法拒绝!
  班长大人猛吸一口气,背过身“啪啪啪”拍了好几下脸蛋,然后才回过头面色如常地点点头:“可以的,我妻君去休息一下吧,其它事情就交给我。”
  “谢谢班长!”
  一道粉影“嗖”地窜出了教室,速度恐怖到甚至让人只看得到残影,怎么看都不像身体不适的模样——然而戴上滤镜的人看到的东西通常都有点不同。
  班长凝视着门口,缓缓露出了一抹慈爱的姨母笑容:
  “啊……猫猫冲刺,真可爱啊。”
  浑然不觉,旁边学生盯着她的的目光已经惊恐起来。
  ——
  从横滨转学到东京的第二周,我妻夏野一见钟情了。
  他缩在校医室病床的被子里,猛吸了几口气,随后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兴奋地解锁,手机荧屏的光线照在他脸上,映出亮晶晶的眼睛和脸颊上的红晕,我妻夏野点开手机自带的日记本(记事本),开始编辑内容。
  『我恋爱了(心)(心)(心)』
  『他的脸我好喜欢!』
  『尤其是嘴巴!有着好性感的纹路!我好想和他kiss!』
  『我超级激动的,心跳dokidoki!想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想知道他喜欢什么类型,想知道他住在哪里……超激动的!』
  『可以偷偷潜入他的家吗?不发出声音就好了吧,只要用胶带包住门锁,就算是砸掉也不会被邻居发现的!胶带的用处超级多,还可以粘在窗户上,就算打破窗户也只有很小的声音,胶带很实用,我很喜欢。』
  『现在的话,还是先去跟踪吧?要知道他住在哪里——啊,对了。』
  校医室的病床上鼓起一个被子大包,过了几秒钟,一个毛茸茸粉色脑袋从里面拱了出来,我妻夏野拨开乱糟糟的额发,圆溜溜的粉瞳盯着天花板,随后慢腾腾地眨了眨。
  因为完全没想到会一见钟情,心跳太快太乱,昨天竟然忘记偷偷跟上了——夏野真是大失败!
  要想办法再见一面才行!
 
 
第2章 爱情来的太快
  错过了尾随的大好时机,我妻夏野不得不开始转动脑筋,思考究竟需要怎样做,才能和他一见钟情的对象再见一面。
  他喃喃自语道:“他是咒术师对吧?不过看上去和我差不多年纪的样子,还穿着咒术高专的校服……”
  唔,这个年龄段的咒术师,应该也不会是教师(虽然也有脸嫩的可能性),大概还在上学?就算咒术界和普通人的世界有些许割离,但有些事情还是可以一概而论的——反正和黑手党不太一样。
  黑手党不要求未成年去上学,咒术师却还会装模作样地开办学校……对了,学校。
  我妻夏野双眼一亮,头顶蔫蔫垂下来的呆毛跟着晃了一下,然后猛的翘了起来。
  “不管怎么样,他总是需要回学校的。”
  ————
  『咒术高专的位置不太容易寻找,为了避免我没什么头绪地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撞,我决定采用迂回的方式。』
  『虽然不太想承认,不过新宿“情报屋”能够提供的消息的确非常辽阔,折原先生不仅仅对各地的黑帮十分了解,甚至就连处理诅咒事宜的咒术师,也有着自己获取消息的渠道。虽然我不太清楚,为什么他明明很讨厌自己认定为不属于“人类”的东西,但还偏偏格外关注。』
  『唔……可能,也和咒术师的家族都和黑道有一些关系吧?之前在横滨的时候也遇到过咒术师,不过很弱就是啦~』
  『电量70%。』
  ****
  我妻夏野敲下最后一行字,随后扫了一眼屏幕上方的显示电量,关闭了手机里的电子日记本,皱着眉把电量剩余大半的手机装进了外套口袋。
  夏野有不轻的手机依赖症,一看到手机电量低于90%,他就会觉得没有安全感,而恰巧他有高频率记日记的习惯,所以每当手机的电量下降10%,他都会在正在记录的日记末尾留下标注,就像刚刚做的一样。
  “折原先生的情报的确很迅速……不过他的恶趣味也很讨厌。”
  一想到折原临也那张看上去就不怀好意的脸(夏野私人滤镜),我妻夏野就不满地鼓了鼓脸颊:
  “明明直接告诉我精准的位置就好,但是偏偏要让我多转两个弯路,这可是我一见钟情的对象!我才不希望要更晚才可以见面呢。”
  ——最简单的方式,就是把咒术高专的位置告诉他,接下来夏野就会采取他应该做的行动,比如潜伏比如偷窥比如尾随比如跟踪……
  然而折原临也没按套路出牌,夏野期待的“很快就能跟在一见钟情对象的身后潜入他家,然后【消音】【消音】【消音】”,恐怕又要向后推迟了。
  折原临也仅仅是给他列举了东京范围内急需解决的咒灵地址,剩下的丝毫不准备提供帮助,就算夏野表示他愿意加钱也不为所动,用他的话来说就是:
  “能观赏到如此有趣的人类,我又怎么会因为区区钱财而舍弃自己对观察人类的爱呢?”
  前不久联通的网络视频里,折原临也这么说,翻译一下的话,差不多就是“我觉得你跑来跑去找人很好玩儿所以我故意不告诉你”这种态度吧。
  我妻夏野:“……”
  硬了硬了,拳头硬了。
  我妻夏野半眯着粉红色的双眼,隔着小小的方块屏幕与折原临也对视,半晌,目光暗沉沉地偏了下头,尾调有些微妙地上扬:
  “折原先生,这样的做法,可是会妨碍到我谈恋爱的。”
  然而折原临也丝毫没受到威胁,他挂着让夏野分外不爽的笑容,在粉发少年危险的目光下,他甚至还能笑眯眯地说出这种话:
  “夏乃酱会选择跟踪的吧?哎呀这幅表情,是被我猜中了——果然,会选择这种令人类厌恶恐惧方式表达喜爱,也只有可爱的夏乃酱了~”
  对,折原临也还有一个爱好,就是在我妻夏野的雷区蹦迪,他有时候会称呼夏野为女孩子的名字叫法“夏乃”。
  “夏野”和“夏乃”的发音近乎完全相同,单单只听名字的话,甚至都分不清名字主人的性别,而我妻夏野自然也对于这种叫法没什么好感。
  “哎呀抱歉~我只是和夏野君开个玩笑,不要用那么恐怖的眼神看我嘛。”
  感受到钻过屏幕的粘稠杀意,折原临也不太真诚地道了个歉,红瞳微微眯起,他单手撑着下巴,语气轻松地解释道:
  “不过我给出的情报对夏野君会更有帮助的,毕竟是咒术界的学生,乖乖待在学校里的情况很少的~以夏野君的性格的话,还是主动出击去寻找‘真命天子’,要更合你心意吧?”
  ……
  这倒是。
  我妻夏野心里赞同地点了点头。
  折原临也这人很狗,狗的程度甚至和横滨那边港口mafia的一个干部不分上下,不过有件事夏野也不得不承认,折原临也对他的看法其实还……蛮准的。
  可能和夏野本人太好懂也有关系,因为他的思考方式真的很直线,只要知道了目标,那么会采取什么方法、什么手段,其实都是一目了然的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