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攻略最强咒术师后我掉马了【综漫】──sherry_c

时间:2021-04-29 16:13:22  作者:sherry_c

   

第1章 成为神明的第一天
  神无月镜没想到自己能倒霉到这种地步。
  如果能猜到,他就算冒着被上司炒鱿鱼的风险也不会在这一天踏出家门一步。
  就在五分钟前他还是个过着每天996的社畜,车子遥遥无期,房租每月三千,每天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工资除掉房贷水电勉强够温饱,动不动还要被公司领导抓着强制加班。
  说起来也是他倒霉,出差去横滨偏偏遇上当地黑手党内乱,双方人马火拼,他一脸茫然啪一下就被人捅了一刀,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隐隐约约看到一个白头发的少年一脸紧张地跑过来问他还好吗。
  小伙子,我看你眉清目秀没想到你居然眼睛有问题,你腰上被人捅一刀试试,我难道现在流的不是血是番茄酱吗?
  “太宰先生,这个人好像只是路过。”
  “诶呀,伤得好严重的样子,敦你打电话叫一下救护车吧。”
  别说了,再说人要没了,先抢救一下孩子好吗?
  神无月镜觉得自己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吐槽也算是心大。
  躺在冰冷的地面上,头顶的夜空无星无月,连风声都屏息,朦胧的视线因为鲜血覆上一层发烫的红。
  据说人会在死亡前的五分钟回忆完自己的一生。
  身体开始变得轻盈,像是骤然从无数禁锢中解脱的蝴蝶,意识随着空气上涌翻腾,穿行至云间。
  他低头窥见脚下的万家灯火,天与海在远方交接,深蓝夜幕下满天星辰围绕着他颤动。
  【检测到合格受体——】
  一阵刺痛,意识在瞬间下坠。
  意识被抽离分割的感觉并不好受,头痛欲裂时他听见脑海中响起轻柔的电子音,等到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已经躺在了这座破旧的神社里。
  【系统正在绑定中——】
  【尊贵的011354号用户,欢迎来到【人被刀就会死】系统,请您阅读完用户须知后选择接受绑定或是解除绑定。】
  “什么东西?”神无月镜吓得一跳。
  空无一物的视线里突然浮现出一块半人高的光幕,密密麻麻的文字叮得一声出现在光幕上。
  【本系统是由于诸多漫画读者对于剧情的怨念而诞生的大型沉浸式体验游戏,秉承着【人被刀就会死,你刀我我也要刀你】的理念,玩家可以在本游戏中进行自由度极高的游戏探索打出BE结局,人物结局越符合理念评分就越高。】
  “可我不是已经死了吗?”
  【本系统是随机抽取用户,向您发出体验邀请时您恰好遭遇了不测,所以系统就先启动紧急预案,在灵魂脱离身体的瞬间把您的灵魂带到了这里。】系统又重复了一遍,发亮的屏幕上也出现了两个醒目的选项。
  【您可以选择接受,或者拒绝。】
  众所周知,人在无所顾忌的情况下胆子能大到一个难以想象的地步。
  三大定律——来都来了,人都死了,他还是个孩子。
  如果是还活着的神无月镜,遇到这种情况他八成会先思考一下堆积在公司多到头疼的工作和自己银行账户里少得可怜的存款,然后扭头就走。
  然而,现在——
  人都死了,还不能让人死后快乐一把玩玩游戏体验一下生活不成?
  【接受。】
  光屏骤然亮了一瞬,密密麻麻的文字瞬间就被类似于游戏大厅的界面取代,一张泛着白光的卡牌自动从光幕上脱离落进他的手里。
  【尊贵的用户,感谢您参与本系统的内测,已为您随机生成三张身份卡,背景设定生成中,请稍后查看。】
  【游戏初始包正在加载中——】
  【身份确认——无名神明】
  神无月镜抬头看了一眼,光幕上总共有三个卡槽,应该是有三个身份可以选择,但是现在唯一亮起的只有他手里这张画着流云仙鹤的神明身份卡。
  【游戏进行期间本系统将进入托管模式,请玩家自由探索,走完走好BE线。】
  【请注意,本游戏自由度极高,五感将按照身份卡的设定还原,请善用存档功能,最后祝您旅途愉快。】
  电子音说完,就连带光屏一起消失了。
  神无月镜打开系统绑定给玩家的子系统,屏幕的一角显示游戏背景设定正在加载中,手里绘着流云鹤影的身份牌也化成白光消失在了空气中。
  神无月镜蹲在水池边开始思考人生。
  在背景未知的情况下,他现在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是个连名字都没有的神明,看神社的破烂程度恐怕百八十年都没人来供奉,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恐怕附近方圆百十里都只有他一个能说话的活物。
  所以说一开始就是类似密室逃生的模式吗?神无月镜低头注视着水面。
  水面上映出的人穿着一身纯白的纹付羽织袴,雪白的衣摆上绘着黑白两色的流云鹤影,泛着斑斓暖光的白发几乎垂到脚面。
  虽说是神明的身份,但这副身体的五官和之前的他并没有太大差别,只是更加柔和更加稚嫩,看上去大概只有十六七岁,眼睛的位置被一张符咒紧紧缠住却丝毫不影响视线。
  【用神明血液绘制的符咒,有封印恶鬼的效用】
  弹出的光屏在手指触碰到符咒的瞬间浮出提示,神无月镜一愣,还没来得及细细考究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原本蓝色的光屏界面就陡然转成了红色。
  【警告,事件:两面宿傩已触发】
  神无月镜猛地转身,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人对着他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
  【您已死亡,评分0,请再接再厉。】
  ???
  好家伙?原来不是密室是恐怖逃生游戏?!
  有没有搞错?连个技能前摇都没有他就当场暴毙了?
  他一个神明,就算连名字也没有神社也破破烂烂的,但被人一招秒杀也太过分了吧!
  【游戏进程已重新加载——】
  【警告,事件:两面宿傩已触发】
  说时迟那时快,神无月镜果断扭头跑进神社找个地方躲起来。
  然而——被找到,一招秒杀,坚持了长达九秒。
  神无月镜真心觉得这个游戏可以改名成《异世界探索:从入门到入土》
  再读档,不躲了,我跑还不行。
  “抓到了。”一个贴脸杀。
  ……
  “没道理啊!”N次读档重来后,神无月镜一脸麻木地扶墙,“把游戏玩家设置得这么弱,boss却强得离谱,这游戏有平衡性可言吗?!”
  最让他难以理解的是,为什么他这个壳子顶着神明的身份半点攻击力都没有?
  细胳膊细腿的,别说肉搏了,就是跑几步也费劲。
  神无月镜扶着墙发出弱鸡的叹息。
  “原来在这里。”
  好家伙,又来了。
  【您已死亡,评分0,请再接再厉。】
  ……
  神无月镜心如止水,个屁。
  两面宿傩你个狗东西,以后你可别被我逮着咯!逮着了爷要你好看!
  神无月镜一边在心里咬牙切齿一边跑得气喘吁吁,从事件触发到两面宿傩出现也就几分钟的时间,整座神社能藏的地方都被他藏了个遍,但那个两面宿傩就和身上装着探测器一样,总是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摸到他背后给他来个回头杀。
  如果不是他已经死了,估计这会心脏病都要被吓出来了。
  神无月镜不是没在现实生活里接触过开放探索类的游戏,按照一般的开放性游戏设置,就算玩家运气再背出门就遇到最终BOSS也会在某处设置一个类似于安全屋的地方。
  而他几乎跑遍了整座神社,直到现在还没有去过的地方——就只剩下了神社西南角上的那间小屋子。
  神无月镜感觉自己发现了盲点。
  如果他没有猜错这里就是关键!
  然而——
  “砰——”漆黑的房间在他一脚踏进的瞬间燃起幽青的灯火,贴满墙壁的符咒无风自动。
  是个无论从外观还是凭直觉而言都和安全两个字搭不上边的地方。
  神无月镜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冒出了一个腥红发亮的‘危’。
  果不其然,他脚刚落地还没来得及转身就被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两条咒链啪一下捆住了手臂,接着整个人就被狠狠按在了房间中央的结界上。
  宛如一只待宰的白兔子。
  ???
  这合理吗?
  啊?这合理吗?
  你这是把我抓起来方便后面那个见人就砍一点道理不讲的疯子杀我吗?!
  “阿拉阿拉,原来在这里。”让人头皮发麻的熟悉声音,接着脖子一紧。
  神无月镜僵着脖子一动不敢动,努力把自己想象成一只莫得感情的白兔子。
  我不疼,我不疼,我不疼。
  两面宿傩饶有兴致地挑眉,面前白发的神明以一种堪称狼狈的姿态躺在结界中央,符咒结成锁链层层束缚,像是即将被折断羽翼的仙鹤,浑身透着孱弱无力的绝望。
  非常能让人生起凌虐欲望的姿态。
  纯洁无垢的东西总是惹人觊觎,总会让人想在那雪般纯净的躯体上留下罪恶的烙印。
  “神明?”两面宿傩满脸无趣,手里掐着的脖颈又细又软,像是轻轻一捏就会折断,“我还以为会有趣些,看来也不过如此。”
  “睁开眼睛看着我。”
  神无月镜张着嘴完全说不出话,感觉自己快要被掐得喘不上气。
  你让我睁开我就睁开,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士可杀不可辱,有种你就把我杀了,我有的是读档重来的机会!
  “你是没有听见我说的话吗?”掐在脖颈上的力道猛地加重。
  那一瞬间,也不知道是什么驱使着他伸出手,漆黑的指甲挑起那张覆盖在眼睛上的符咒。
  “我让你,睁开眼睛。”
  神无月镜感觉自己的眼皮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强行撑开了,眼睛被迫睁大到极致,光线直射入瞳孔的瞬间生理性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下来。
  两面宿傩漫不经心的神情有一瞬间的凝滞。
  最名贵的宝石也无可比拟的剔透冰蓝,一眼望入,眼瞳深处仿佛藏着漫天翁动的星海。
  下一秒,整座山连同树木都开始颤动,被神明所庇护的万物生灵察觉到自己的神明遭到外来者的亵渎,仰天发出愤怒的嘶吼。
  “原来是这样,难怪要用镇压恶鬼的咒。”两面宿傩松开手,被挑开一角的符咒自动归位,手指上被咒力灼伤的痕迹转眼就愈合消失。
  “有点意思。”
  神无月镜发现掐在自己脖颈上的力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腰腹一紧,大概是被两面宿傩拦腰提溜了起来。
  缠绕着他的咒链在火光中寸寸断开。
  “你现在是我的东西了。”两面宿傩愉悦地眯起双眼,“本来只是听说这座满是瘴气的山里有个神明,没想到找到了出乎意料的东西。”
  亵渎神明,一听就让人身心愉悦。
  不杀掉先留在身边玩玩也未尝不可。
  于是,神无月镜眼睁睁看着两面宿傩盯着他的眼睛露出了一个堪称可怕到变态的笑容,像是得到了一件不错的玩具,眼里含着恶意的愉悦。
  神社外,大地疯狂震颤,树木拔地而起。
  【还给我们。】
  【把神明大人还给我们。】
  “东西就是要抢到手里才有趣。”两面宿傩大笑着抬手拍碎身后袭来的树根,“弱者有什么资格命令强者。”
  “你们的神,就由我带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
  神无月镜:你等着吧两面宿傩,总有你跪下来求我的时候!
  宿傩大爷:把人拦腰拎起来
 
 
第2章 成为神明的第二天
  提问,假如你走在路上,路过的杀人魔把你绑架带走,身后是手里连枪都没有只拿着两块板砖的警察,你能想到的最要紧的事是什么?
  神无月镜告诉你,最要紧的是赶快给自己存个档。
  终于从新手村活着出来了,可喜可贺。
  虽然从刚刚两面宿傩盯着他露出的那个笑容来看,他现在的处境可能也没比死了好多少。
  比如说,他现在被颠得快吐了。
  虽然他真的很想提醒对方自己是个人不是个物件,就算要绑架也麻烦温柔点,他又跑不掉不用勒得这么紧。但他觉得自己如果真的这么开口,等着自己的就是一记高空抱摔杀。
  这是他经历过N次回档后得出的经验。
  千万别对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提任何要求,否则他就会一边笑着说‘我允许你命令我了吗’一边弹个响指把人骨灰都给扬了。
  【游戏背景设定已加载完成,请确认是否现在查看。】
  清冷的电子音冷不丁地在耳边响起,突然想起还有这茬的神无月镜赶紧打开子系统点了确认。
  快让他看看这个杀了他N次的狗东西到底是何方神圣。
  【两面宿傩,诅咒之王,拥有可以匹敌整个时代咒术师的最强诅咒。】
  ……
  神无月镜的目光在‘最强’和‘王’这两个词汇上默默徘徊了一下。
  然后捂住自己的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
  你以为你只是运气稍差刚出新手村就遇到了boss,结果现实告诉你——恭喜啊,你遇到的不仅是boss还是本游戏最强的反派。
  这游戏玩不下去了。神无月镜一脸麻木地在脑海里拖动光屏。
  大概是只解锁了一个身份的缘故,游戏背景里大部分资料都是尚未解锁的状态,唯一能查看的只有两面宿傩和他现在使用的身份的资料。
  这个世界的设定源自一本叫《咒术回战》的漫画,漫画背景是现代,而他现在所处的时代是漫画里没有提及的千年前的平安京。至于现在拎着他跑路的家伙,活着的时候是让人谈之色变的诅咒之王,死了之后被砍下来的二十根手指个个都是咒物里最危险的特级咒物。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活着是个祸害,死了也不让人安生。
  这个作者设定大恶人的时候还真的简单粗暴一点都不矫情做作。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