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前男友跪着求我回来【强强】──椿筱

时间:2021-04-28 14:15:21  作者:椿筱
 
第1章 “他就是我媳妇儿”……
  沈卓来第一个电话的时候,陈理正在办公室里,他眼前的年轻人哭得梨花带雨。
  这个年轻人名为曲淮波,是他手底下美术组的一名美工,刚入职半年。两个月前公司准备推出新的游戏角色,曲淮波设计的人物入选,大家为此忙活一个多月,就在角色上线前一天,网上有人扒出来这个角色形象抄袭了日本某个不知名漫画家的人物,为此上了热搜,所有人的努力付之东流。
  陈理也是学美术出身,对抄袭这件事深痛恶绝,在公司里更是再三强调明令禁止。这件事发生以后,公司快速公关,撤销人物推出计划、对原作者道歉,事态稍微平缓一些以后,他把罪魁祸首叫到办公室,结果还没说两句,曲淮波就开始哭。
  说实话,比起跟自己红着脖子拍桌子吵架的,陈理更讨厌曲淮波这种一说就像天下所有人欠他一样哭起来的人。
  还是个大老爷们。
  沈卓来第二个电话的时候,曲淮波的眼泪终于停下来,陈理双手交叉支撑着下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这件事性质很恶劣,公司这方面规章制度你了解吗?”
  “陈总,我不是故意的。”
  “没人说你是故意的,我们公司不需要抄袭者,一会儿你就直接去人事那里把离职手续办了。”
  “陈总,我知道错了。”曲淮波抬起头,鼻头红红的,他长了一张娃娃脸,皮肤又白,看起来有点楚楚可怜的意思,“您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办公室里空调开的有点低,陈理喝了一口热茶,一张脸铁面无私,“我给你机会,但是玩家不会给我机会。”
  “陈总…”
  “别说了。”陈理打断他的话,“我有我的原则。”
  公司里人都称陈理是活阎王,做起事来一板一眼,一丝不苟,全凭规章制度,不给老员工留面子,也会给新员工大展拳脚的机会。
  曲淮波是半路转行的新人,他大学因为某些原因没毕业,小时候学了几个月美术,出社会时又报了几个班把画笔重新拿了起来。找工作时投了不少简历都石沉大海,只有绘想游戏给了他回复。
  这次公司选人物时他不过是想随便交个图稿应付任务,没成想真的被采取了。抱着那个画师并不出名也许不会被发现的想法他一直隐瞒下来,最终还是被人发现了。
  还不是公司内部的人。
  曲淮波自知理亏,没继续央求,转身往门外走,心里想着有了这个黑历史,估计又要转行了。
  他低着头,开门时没看到人,正好跟来的人装了个满怀。来人胸膛强壮,肌肉发达,撞上去还有点疼。
  一抬头,曲淮波认出人,往后退了退,喊了一声,“沈总。”
  比起陈理那张万年冰山脸,沈卓那张笑脸在公司里是如春风一样的存在,他为人绅士,性格热情,爱闹爱开玩笑,轻而易举的就能跟下属打成一片。
  所以在绘想游戏,员工们都不害怕总经理沈卓,害怕的是副总陈理。
  沈卓仔细看了他一眼,然后眯起眼睛,“呦,怎么哭啦?”
  “没…没事。”曲淮波用袖子擦了一把眼泪,抬腿出门,“我先走了,沈总。”
  门被关上。
  陈理拿出遥控器把空调温度打高了一点,沈卓走过来坐下来,“那小孩谁啊?你怎么又把人骂哭了。”
  陈理没回答他问题,“你怎么来公司了?”
  沈卓每个月来公司的次数有限,公司所有的事务和大权都在陈理手上,他每个月的工作只需要在文件上签签字,或者没钱了出去找几个狐朋友狗拉拉投资。
  比起打理公司,沈卓更喜欢去钓鱼和打高尔夫,他几乎每天时间都浪费在玩上。
  沈卓:“我给你打了两个电话你都没接。”
  闻言陈理拿出手机,上面显示有两个未接来电。
  “哦,我静音了。”
  沈卓站起来,挪步到他身后,猝不及防地俯下身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陈理微微蹙眉,“这里是公司。”
  沈卓:“又没人。”
  陈理和沈卓表面上合作伙伴,是绘想的大老板和二老板。然而他们大三的时候就在一起了,七年来感情稳定一直没分开,两年前他们去荷兰旅游时沈卓求了婚,两个人当天去教堂做了宣誓还请人主持了婚礼。
  不过这件事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国内承认和支持同性恋的人虽然越来越多,但是现实生活中还是有不少人排斥。外加沈的卓家庭特殊又古板,如果公开,会引起大麻烦。
  所以他们两个人的感情对外都是保密状态。
  “万一被人看到了怎么办。”陈理拉开跟他之间的距离,打量他一眼,“最近这几天又去哪了?”
  陈理这几天忙着处理舆论,早出晚归,但是他回去的晚,沈卓比他更晚。晚上睡觉之前见不到人不说,早晨一醒人还躺在他身边。
  神出鬼没的。
  “哪也没去。”沈卓往前一步拉进两个人距离,从后面把他抱住,“我这几天都在水库钓鱼来着,不信你去问问白舟,他一直跟在我身边。”
  白舟是沈卓的助理。
  “听说白舟有女朋友了,你还每天拉着人家到处跑,小心他不干了。”陈理从桌子上抽出几个文件,拿起来看了看,然后递给沈卓,吐出两个字,“签字。”
  “不可能。”沈卓拿出签字笔,在几个文件上飞舞下自己名字,“白舟他不会。”
  签完字,陈理让秘书进来拿文件。
  秘书拿走一堆签完的,又拿进来一堆新的,陈理翻了翻,刚准备仔细看看,沈卓一只手拍在文件上。
  他把文件收起来,“别处理这些了,咱们要迟到了。”
  “迟到?”陈理抬头看他,“要去哪?”
  “今天要跟陆南他们聚餐,你忘了?”
  经过沈卓一提醒,陈理才想起来,他大学舍友中有一个要结婚了,约好今天晚上要给他大肆庆祝,做最后的狂欢。
  陈理和沈卓同校却不是同专业,他是学美术的,沈卓学的是金融,两个人是大二时候因为一场篮球赛认识的。
  认识以后,为了追陈理,沈卓经常去他们寝室,一来二去,陈理没跟自己舍友处出多好的关系,沈卓倒是跟他们成为了哥们,还给这几个人当过几次伴郎,壮壮门面。
  这也是陈理跟沈卓不一样的地方。
  陈理偏静,不爱说话不爱笑,不喜欢跟人深交,朋友没几个。
  沈卓好玩,爱交朋友爱运动,每次在人群里都是焦点,是朋友之间的粘合剂。
  想起聚餐的事,陈理站起来去休息室换衣服。如果可以,他倒愿意穿着西装过去,然而之前他穿着正装去聚会,都会被那几个人笑话,说跟他在一起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而且穿西装出现在酒吧,确实有点不合时宜。
  不像是去玩的,像是酒吧里的保安。
  被说的次数多了,陈理换了白衬衫。结果那几个人又说,不像保安了,像调酒的。
  最后还是沈卓给他衣柜里添了几件花哨的衣服,不过陈理不太喜欢,他自己就搭配白T恤和牛仔裤,加上一个帽子,瞬间变成了大学生。
  衣服刚脱了一半,休息室门被人打开。
  陈理刚回头,休息室的灯被人关掉,下一秒,有个人抱住他,沈卓的味道钻进他的鼻孔里,熟悉且令人安心。
  “阿理…”
  沈卓富有磁性的声音传到陈理耳朵,他感觉有点痒。
  -
  两个人自然是迟到了。
  找到包间的时候,那几个人已经到了,刚一进门,舍长和今晚主角李维就罚了他们一人三杯酒。
  沈卓乖乖认罚,把自己三杯喝完,转头要替陈理喝。
  那几个人自然不干,舍长喝酒上脸,此时两颊红的像猴屁股,在一边拦着,“不行,这可不行,老沈你怎么每次都替陈理喝,他又不是你媳妇儿。”
  “他就是我媳妇儿。”沈卓又一杯酒下肚,半认真半开玩笑道:“陈理一会儿还得开车送我回家呢,你们谁也别灌他!都冲我来吧!”
  此话一出,那几个人自然不肯放过他,一人拿着一瓶啤酒往前凑。
  吃完饭,几个人直奔旁边的KTV,舍长和李维率先抢到话筒,两个破锣嗓子站在前面鬼哭狼嚎,唱到高潮又把沈卓拉上,三个人声音震耳欲聋。
  陈理坐在角落里,面无表情地看着这场面。
  突然一杯红色的液体放到他面前,陈理抬头,陆南对他笑,“喝一杯?”
  陈理刚要拒绝。
  陆南补充:“不是酒,这是饮料。”
  他们同寝室这几个都是学美术的,但是除了陆南做了高中美术老师,其余几个都没干跟美术沾边的事。
  陆南跟那些人也不一样,他长的白白净净,说话细声细语,做事总是不急不缓,心思细腻。
  更重要的是,陆南知道他和沈卓之间的秘密。
  陈理拿起杯子一饮而尽,饮料很甜,顺着喉咙流下去让人感觉往上涌。
  有点发腻。
  陆南捧着杯子用吸管小口小口地喝着,“我还以为咱们这几个里面最先结婚的是舍长。”
  陈理“嗯”了一声。
  虽然陆南知道他和沈卓之间的事,他也不太愿意跟对方接触过多。
  陆南又问:“你见过李维的老婆吗?”
  “没有。”
  “他老婆长的特别可爱,不问还以为是高中生,这小子挺有福气。”
  “哦。”
  包间里的灯光忽明忽暗,打在他们两个人脸上,如果有人看过来,会发现陆南对陈理含着笑同时眼神里还有一丝怜悯。
  又过了几秒。
  陆南说:“你和沈卓还在一起吗?”
  “嗯。”
  “你准备一直跟他在一起吗?就没想过分开?”
  陈理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变化。
  他转过头,盯着陆南看,“你什么意思?”
  两个人对视了一会。
  陆南突然笑起来,“没什么,开个玩笑,就是觉得…”
  他把视线转移到沈卓那边,声音小的几乎要听不见。
  “他配不上你。”
 
 
第2章 “我都能把他送回去”……
  陆南不是第一个跟陈理说这句话的人。
  身边知道两个人关系的不多,但是知道以后,几乎都会很诧异地瞪大眼睛,然后告诉陈理,他配不上你吧。
  在外人眼里,沈卓除了有些钱有点好看,别的都比不上陈理,虽然表面上他是绘想的东家,倒是人人都知道,如果没有陈理,那个公司早就倒闭了,根本不会有现在的规模。
  况且陈理是高知家庭出身,爸爸是国内有名的书法家,妈妈是某985大学教授,他本人大学时候作品曾经被拍出十万的高价,如果不是当时沈卓非让他去管理公司,现在也算得上是艺术家了。
  对于别人的评价,陈理从来没有听进过耳朵里。
  什么配得上配不上?
  感情里就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他是心甘情愿为沈卓放弃艺术,也是心甘情愿和沈卓在一起,只要沈卓爱他,别人那些看法算什么。
  跟他过一辈子的是沈卓,不是那些人。
  沈卓唱完,直接奔陈理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拿起一瓶酒就往嘴里灌。
  陈理提醒他,“少喝点。”
  “没事,高兴嘛。”沈卓喝了一半,对他一笑,转过头跟陆南打招呼,“好久不见,陆南。”
  陆南没理他,像躲瘟神一样站起来坐到了李维那边。
  舍长一拿话筒就像麦霸上身,唱完一首接着一首,也不知道累这个字怎么写,李维跟了他几首就放弃了,回头跟沈卓玩投骰子。
  今晚上沈卓手气有点不好,玩了几把都输了,接连被罚了好几杯。
  李维在一边哈哈大笑,又开陈理和沈卓的玩笑,“陈理,你也不管管老沈,喝醉了怎么办?”
  陈理保持着一个姿势,“没关系,不管喝的多醉,我都能把他送回去。”
  几个人听了酸的牙疼,哎呦哎呦的声音此起彼伏。
  年轻人新陈代谢快,不一会儿沈卓就晃晃荡荡出了门去上厕所。
  -
  曲淮波有点郁闷。
  今天真的是倒霉透顶!
  他被公司开除以后,找了几个好兄弟出来喝酒,喝了一半出来上厕所,刚到厕所门口就撞了一个酒鬼。
  本来不大的事,因为他心情不爽直接回了对方一句你没长眼啊闹大了。
  眼前这个脖子和胳膊上都有纹身的人显然不太好惹,眼神犀利,像极了电影里的那些社会大哥。
  KTV里的灯光昏暗,好在来厕所的人不多,这时候没有多少人看到他这个样子。
  但是曲淮波又有点难过,人多点也行啊,哪怕帮他报个警。
  现在他就像小鸡仔一样被人揪着领子,社会大哥五官都要纠结在一起了,凶巴巴地问他:“你刚才说谁没长眼?啊?”
  曲淮波瞬间清醒过来,他跟人对视,害怕的要死。
  “我我我…”
  他想说我错了我没长眼,但是那话说不出来口。
  “谁没长眼?”社会大哥怒目圆瞪,像是要把他吃了一样。
  “你你你…”
  曲淮波自然是不想说是你,但此时他脑子已经完全混乱了,说出来的话也有点不由自主,几个字莫名就发了出来。
  “那我看你他妈是活腻歪了。”
  社会大哥很暴躁,直接举起拳头。
  “你才活腻歪了!”曲淮波闭上眼睛,心想看来今天这顿打怎么也躲不过去了,还不如过过嘴瘾,看起来没有那么怂。
  有没有救救他。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