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今天洛厄斯得手了吗【甜文】── 字字猪姬

时间:2021-04-27 12:30:56  作者:字字猪姬

   

第1章 
  洛厄斯的正确读法其实是厄斯·洛。
  Earth,不要误会,不是地球的意思。是土。
  圈内人传说是因为他和土一样无处不在,无法撼动。也传说是因为他不动则已,一动必定天翻地覆。
  牵强附会。
  人们总是喜欢给自己不理解的事物赋予强烈的象征意趣,类似一种能普天同庆的乐趣。
  他曾经和自己为数不多的‘朋友’们简单解释过,这个称号,没有任何意义。纯粹只是他生母在被吃饱撑着没事做非得去监狱做母婴慈善的慰问者们问烦了以后蹦到嘴边的一个单词。
  也不排除她当时可能只是在凝视窗外光秃泛黄的草皮。
  用光秃形容草皮细想是不精确的。但是零星的几根草黏在地表上,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它秃。
  就像光滑可鉴的脑门会让人赞叹一声酷,但是稀疏的头发或者暴露的假发,是让人发笑的秃。什么事都是越遮掩,越让人发笑。
  洛厄斯现在就在凝视着窗外的秃草皮。他的摇篮是漆白漆的长方形无盖笼子。他两腿伸在栏杆缝隙里,手抓着栏杆,不让自己的骨头软下去。
  笼子半米距离的窗户外还有一层栅栏,是用衣服拧住也无法扭曲的合金材料。至于为什么要特别这么说,因为他看到有人尝试过这样越狱。
  不是很聪明的样子。
  对了,他一直以为婴儿嘛,出生就能看清、听清并记得事物很正常(虽然不能理解)。但是很显然,他从不在正常范围内。
  挂在外面的腿哆嗦了一下,他尿了。生理情况真的是很多余地符合着常识。
  知道柔嫩的屁股被湿潮的纺布闷着有多痛苦吗?他必须让那些专门为监狱采购的人员,在尿失禁的情况下,切身体会一下。
  希望在自己拉便便之前有人来帮他换一下。毕竟,实在不该指望一个婴儿能够自己换尿不湿。
  你说哭?
  不。这里,哭是吸引不到任何人的注意的。
  大哭?哭天抢地的哭?
  不。持续大哭的结果就是,脸色涨紫,喘不上气,一命呜呼,利人利己。
  尿完,他继续看着外面的秃草坪。
  他四岁的时候比划过,外面那块铁网围起来的草皮,从东走到西,需要132步,从南走到北,需要98步。
  那是他四岁前的游乐场,公园,街道。是世界上的一切。
  比如他的街道上有绿色的悬浮网袋,会大声说‘咬我啊!’。方便人向它疯狂投掷东西,不过要注意的是,它会跑和反击。
  所以,牙刷柄磨尖后就不要扔过去了。
  所以见到真实世界时,他多失望就可以想象了。
  街道上居然有红绿灯。
  “我不明白,他们不应该把你留在她身边。”他的死神又开始碎碎念了,“我的意思是,其他的小孩子我还能理解。但是,你,为什么?她……”
  洛厄斯控制不住张嘴打了个呵欠。自己现在应该做什么都可爱。问题不大。
  他扭头看自己的死神。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他就自我介绍了——他叫史蒂夫·罗杰斯。
  这已经是和盘托出了。他就和自己之前只知道自己叫洛厄斯一样。除了名字和‘生者’一无所有。
  对,他之前是这位史蒂夫·罗杰斯的‘死者’或者,死神。无声无息地参与了他百来年跌宕起伏的辉煌人生,包括那封在深海里孤寂的70年。
  当时,他好奇到底是自己先疯,还是罗杰斯的潜意识先消亡。但是,俄罗斯那石油小队先把他们挖出来了。
  可惜。
  现在,他很闲。希望这一辈子他一直都很闲。
  最近唯一真的困扰他的问题是,这个世界的潜规则很不谨慎。神学,宗教学,神秘学,这些是他无能为力的。
  作为罗杰斯的‘死神’时,他确信自己只要剥夺生者的性命,他就能获得新生。但是,新生!
  为什么这个‘新生’的定义是带着全部恢复的记忆和成为‘死神’时的记忆,回到自己上辈子最开始的时刻。
  为什么?这难道不该是重生吗?还是打了折扣的。
  他感觉自己被骗了。特别是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是从别人的胯,下带着各种液体滑出来,全身赤|裸的时候,他想把自己塞回去。
  以至于在出生第一眼看到凑在自己面前打招呼的死神版罗杰斯的时候,他情绪波动到心脏病发作,晕死了过去。
  这群参与或间接参与了自己出生的所有人都不能留。
  ……哦,忘记了。他才在一周前决定这辈子做个遵纪守法的人来着。
  害。
  罗杰斯叹了一声,发现洛厄斯的小眼神看向他,反射性露出一个幼稚的笑容,并用手蠢到极致地做了个拍手的动作,嘴巴配合着发出怪音,“卟~笑~~”
  洛厄斯……忍忍吧。
  于是洛厄斯露出了一个无齿的笑容。
  罗杰斯笑着夸赞,“你真是个天使。”
  洛厄斯伸手冲他舞了舞。
  他笑容更大,随后又正色坚定,“kid,我们必须想办法把你从你妈妈身边抱走。她会毁了你的。”
  他从不喊自己厄斯,很排斥那个随便的名字。
  也许自己被收养后,他会开心地叫自己‘洛’。哦……也许不会很开心。
  洛厄斯吧唧吧唧嘴。
  罗杰斯转到洛厄斯面前,蹲下身拿手指逗他玩。他好像挺在意别的小孩子都有母亲想法设法弄出来的玩具,但自己除了一条毛巾被,别的都是慈善机构给的这件事的。
  洛厄斯咿咿呀呀地和他玩着,一心二用。
  25岁左右的罗杰斯不太好应付。冲动,热血,无畏。
  为什么不是18岁或者196岁的?自己当初以为死神是凝固在死亡的岁数的。比如自己就是25岁。这也是误区?活得长活得久,死后都只有25岁?
  罗杰斯皱着眉毛自喃,“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洛厄斯黑色的眼睛直勾勾盯着他,干净的能照清他的全部。
  黑色的袍子,锁骨间小坑里长出一把镰刀。镰刀是和死神连在一起。滞留时间越久,镰刀越大,越长,越重,连接的锁链也会越长越粗。
  他怀疑‘死神’们的黑袍子都是统一大小的。因为,那件挂在自己身上麻袋一样的袍子被罗杰斯穿出了禁欲牧师的感觉。不是神圣的那种,是簧片里的那种。G|V。
  他锁骨间现在还才半指长的镰刀搁在奶白色的胸肌上,看上去像什么play。
  他记得罗杰斯这个年纪已经脱离了可爱,直奔性|感。但是,他不知道这件袍子会让他充满了不可明说的滋味。
  这对还是婴儿,小雀雀都是豆芽状的自己有点不友好。
  “我会守着你的。”想不出来招,也不想让自己的忧虑影响孩子,罗杰斯放缓表情抬手虚虚地在洛厄斯脑袋上怜爱地摸了摸。
  洛厄斯扭动脖子,让他的手没入了自己的脑壳,指尖穿出后脑勺露出外面。
  伸着手的人瞬间被逗笑,“你真的喜欢这种把戏是不是?”
  洛厄斯咧嘴。喜欢这个游戏的是罗杰斯。
  他们曾经相识。只不过他在开口想对别人说关于自己存在的第一刻,就忘记了自己的存在,也不再看到自己。自然不记得这个游戏。
  自己就不一样了。保守秘密而已,一辈子问题不大。他习惯旁边有个罗杰斯了。
  习惯了100多年。就是个东西,也该放不下了。
  吃、睡、发呆,小幅度锻炼是会乏力的。洛厄斯在清醒三个小时后困了。
  “想睡觉吗?”罗杰斯小声。
  洛厄斯倒下去,开始打小呼噜。
  罗杰斯站起身,看着睡床里的小孩儿,摸了摸自己颈间的镰刀。
  他看着摇篮里的孩子。思及自己记忆里唯一一个画面,露出些疑惑的神色。 作者有话要说: 罗杰斯:……为什么你会想到G|V?
  洛厄斯:不要在意那些细节。
  新文第一章 ,照例发红包~
  撒花。
  ================================
 
 
第2章 
  自己一定贼可爱。
  醒来时如常看到白色塑料天花板,洛厄斯再次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要知道黑色袍子和镰刀丑的自己之前想立刻弄死罗杰斯。但是金发蓝眼,弱唧唧,可爱要素过多,他就让罗杰斯活了那么久。
  不知道罗杰斯会留自己多久。
  毕竟他的生活可没那么有趣。
  “我看到奶罐上的日期很多都过期了。”罗杰斯飘过来,忧心忡忡,“kid,你得吃到那个红头发女士手上的那个。红头发,知道吗?你知道什么是红色吗?”
  洛厄斯……罗杰斯是真的好简单啊。
  洛厄斯扭了扭自己的小脖子,转脑袋也是很累的。
  他看到了红头发,杂草一样高高盘在那个胖垫子身形的女士头上。
  他哼唧了一声,对着那红色挠了挠,咯咯笑。
  手里抓着奶瓶的护工转个眼就看到了自己青睐的孩子,挤成缝的眼睛亮了一下,“我去照顾那个有小毛病的。”
  和她一起走进这个摆了十个摇篮房间的还有另外一个女人。高颧骨,深褐色的头发,高高瘦瘦,总是很不高兴的样子,“嗯。”
  两人分工,一人五个。多一个不能,少一个嫌好。
  洛厄斯被抱起塞进一堆柔软的肉里,嘴里也被怼进了奶嘴儿。红头发女士轻轻抖着腿,摸着洛厄斯的胳膊,小眼睛贼光闪烁。
  罗杰斯飘在嘬奶的洛厄斯面前,看着红头发女士,不自觉皱起眉毛。
  洛厄斯使劲儿嘬奶,眼睛直勾勾看着罗杰斯的胸口。不知道是不是被盯寒了,罗杰斯总算不再打量红头发女士。
  他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胸口,然后看着洛厄斯,“……我没有。”
  洛厄斯凶猛地嘬奶。
  罗杰斯……
  红头发女士脸上涌上潮红,托举洛厄斯的手塞进了他的屁股和自己的肚子之间,呼吸急促。
  罗杰斯眼神一凝。
  洛厄斯用了吃奶的劲儿总算吸完了自己三顿里的第一顿,然后开始使劲儿。
  红头发女士笑了一下,声音有些喘。
  罗杰斯露出一个不敢置信的神情,立刻忘了自己碰不到实物,扑了上来。
  洛厄斯舒适地眯起眼睛,一股恶臭弥漫开来。
  “**!”红发女士显然闻到了这股‘清香’,猛地站起来,气急败坏地把洛厄斯往外一推。
  总算理智还在线,没有直接把洛厄斯掼地上,只是扔进了摇篮。
  洛厄斯皱了下眉,随即松开,晃了晃脑袋。他冲愤怒的罗杰斯咧嘴。罗杰斯勉强回了一个笑容,眼神深处全部都是忧虑。
  罗杰斯看着那女人嫌恶地在摄像头看不到的地方疯狂甩手,神情冰冷。
  这样子看上去真的想个会索命的死神了。
  “我告诉过你了,不要把孩子抱起来喂奶。”高瘦的女人瞥了一眼,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并不打算解围,“只有你喜欢抱着这些天生的坏种。”
  红发女士脸上的横肉抽动了一下,扭曲地露出一个委曲求全的笑容,“不要这么说,玛丽亚,他们都是孩子。”
  洛厄斯吧唧嘴。
  恶行恶相的人其实不算太危险,危险的是那些‘长’得很安全的。
  罗杰斯攥起了拳头。
  洛厄斯打了个呵欠。
  “我去拿个纸尿裤。”胖女士手撅在一边,姿势别扭地走了出去。
  罗杰斯飘在洛厄斯摇篮边,沉沉道:“你不能呆在这里。”
  洛厄斯眨巴了下眼睛,臭的睡不着。他在思索要不要弄了这个护工。
  虽然是老熟人了。但是,这一天天的,把罗杰斯憋出毛病来算谁的?
  其实特纳女士,嗯,就是这个红头发还挺好的。至少,她会给自己提供不带怪味的奶粉以及换掉臭气烘烘的尿不湿。
  为数不多的精力开始被大脑指挥着往胃部聚拢,洛厄斯迷迷糊糊地回忆着最近的日期。
  然后猝然,他精神了。
  1986年12月?还有几天圣诞节??
  吃吃睡睡,脑容量也不太够,自己居然没有计算时间。啧。
  洛厄斯精神了一小会儿,然后又困了。
  算了,反正圣诞节罗杰斯肯定会来报告的。说不定,他还会兴致勃勃地给自己倒计时。
  预料地当差不差,20号的时候,罗杰斯开始倒计时了。他不知道圣诞节是什么,但光是知道节日这个东西就让他很喜欢。
  其实有些可怜。跟着自己死不死活不活地呆在这里。天天对着那些让人作呕的脸孔和光怪陆离的各种混账,得多憋屈。
  他现在一天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在洛厄斯身边飘着,虽然不太清楚他在鼓捣什么,但大概也能猜到。
  大概率是玩忽职守地跟在特纳女士身边,抓耳挠腮地想做点什么。
  自己一个人很无聊的,他知不知道?
  洛厄斯心情不好,那么就有人得倒霉。
  洛厄斯在思考时无意识地啃自己的脚丫子,罗杰斯飘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两人都呆了一下。洛厄斯若无其事地把自己的脚丫子从嘴里扽了出来。
  罗杰斯笑出来:“kid,你可太可爱了。”他飘近,弯腰伸手逗弄洛厄斯,“有时候我都不敢和你说话,你看上去……”不太一般。
  罗杰斯把未完的话吞回肚子里,他挠了挠自己的头,“25号你妈妈被要求抱着你在外面转一圈。她有个访客。”
  洛厄斯微微眯起眼睛,来了。
  24到25号这两天,即使是监狱,也弥漫上了节日氛围。
  犯人们这天被允许看超越正常时长的电视,聚会。食堂的水果烂的都少了许多。‘育婴室’里的孩子破例得到了五顿奶。
  洛厄斯被红头发女士抱着,左边是狱警,右边是虎视眈眈的罗杰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