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太子又不做人了【宫廷侯爵】──应如是否

时间:2021-04-27 06:29:34  作者:应如是否

   《太子又不做人了》作者:应如是否

 
  京城的人都知道小世子裴容喜欢太子喜欢得不了,还大言不惭地说将来一定要做太子妃。
  有天小世子从噩梦中醒来,他在梦中预知到自己被太子一杯毒酒带走,凄惨无比。
  醒来后的小世子大彻大悟,决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手写的《太子喜好录》不能留——扔掉!
  打探过的太子行程——避开!
  最重要的是
  那些想当太子妃的糊涂话——澄清!
  还是有人不信小世子能断得如此之快,问他:你真不喜欢太子?
  小世子连连摇头:不喜欢不喜欢,我不要喜欢他了
  坐在隔壁桌的太子,咔的一声,捏碎了手中的酒杯
  太子选妃当日,太子从台阶走下来到小世子的面前,当着满朝文武的面,问
  “不是说要当我的太子妃,怎么不来?”
  
 
 
第1章 
  窗外夜色正浓,狂风大作,吹得树枝沙沙作响,夜色中的打更人重重地敲了三下锣,已经是三更时分了。
  顺王府的世子裴容却睡得极不安稳,房内昏暗的烛火映了他额上的密密细汗,长而密的眼睫也微微颤抖着,他身子小幅度地挣扎着,似乎下一秒就会醒来。
  裴容猛地从床上了坐了起来,惊魂未定地喘着气,他目光中流露出的是后怕和恐慌,等他察觉到自己没死的这个事实时,才明白刚刚经历的只是一场梦。
  裴容紧绷着的身体松懈了下来,随后又懒懒地躺了下去,可任他翻来覆去却是毫无睡意了。
  他在梦中被太子赐了一杯毒酒丧命。
  梦里的一切太过真实,裴容揉了揉隐隐作痛的下巴,因为他在梦中被人卸掉了下巴,冰凉的毒酒强硬地灌了进来,紧接着的便是毒酒发作时的剧痛和绝望。
  可比起这个,裴容更介意的是梦里的太子要杀自己,尽管理智知道只是一场梦,可他还是又气又怕。
  裴容喜欢太子这是全京城的人都知道的事,裴容从来都不掩藏此事,要当太子妃这种话也能说得出口,虽然有过□□帝立男子为妃的先河,可也仅那一次,况且他贵为世子,这话说出去真是惹人发笑。
  可裴容不在乎,他从第一眼见到太子时,目光便再也移不开了。
  即便太子对他从来都是不假颜色。
  “本世子怎么会梦到这个……”
  裴容嘟囔一声,忽然又听到一声沧桑老者的天外之音:“一年之后,梦中便是结局。”
  “有鬼啊——”
  裴容吓得一声大喊,门外守夜的四喜连忙冲了进来:“世子,发生什么事了?”
  只见裴容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四处乱看,见到四喜,裴容连忙问道:“四喜,你刚才有没有听到一个老人说话的声音?”
  “小的只听到世子您喊了一声,其他的什么也没听到。”
  “不可能!我听得清清楚楚!你再好好想想!”裴容不信,抓着四喜问道。
  “小的真的没听到,世子,您怎么了?”
  “你别说话!”裴容扶着头,脸色苍白:“让我一个人静静。”
  裴容很确定自己方才没有听错,若是按那声音所说,梦中便是结局,难道说,一年之后他就要死了?
  这个梦和那道声音是上天给他的警醒?
  裴容仍不明白太子为什么要杀他,他只是喜欢太子,难道因为这个,便给自己招来了杀身之祸?
  过了半晌,裴容幽幽地问道:“四喜,你想死吗?”
  世子怎么会突然问出如此伤春悲秋的话,四喜疑惑,不禁抬头看去。
  裴容软软地靠在床上,皮肤白如美玉,长而密的睫毛垂了下来,微微地颤抖着,流露出让人心疼的脆弱。
  裴容的样貌自是一等一的好,谁见了都喜欢,裴容从小是在众人的宠爱中长大的,可就是这样惹人喜欢的裴容,却得不到太子的一个眼神。
  四喜心疼自家主子,连忙问道:“世子,您怎么了?”
  “你只告诉我,你想还是不想。”
  四喜有些摸不清头脑,还是老实答道:“小的不想死,小的上有老,还没小,也没好好对世子效忠。”
  “是啊……”裴容叹声说道:“我也不想死,我也有爹和娘……”
  不是没有人来劝过裴容不要再把心放在太子身上,可小世子的喜欢是义无反顾的,他唯一喜欢的人,便是那丰神俊朗的太子。
  可如今知晓自己会死在太子的手中,裴容动摇了。
  既然还有一年的时间,从今往后他就躲得远远的,敬而远之,只要他少出现在太子面前,结局说不定会改变。
  裴容一句话说得没头没脑的,四喜却在犯嘀咕,好端端的世子怎么会死,他也不敢问,只能安慰道:“世子,您别胡思乱想,谁不知道王妃请大师给您算过,您一定能长命百岁。”
  “我不求长命百岁……”
  “是是,小的知道,”四喜笑嘻嘻地接过话头:“世子一直求的都是太子妃的位置。”
  四喜平常与裴容打趣惯了,况且一直以来裴容听到这话甚为开心。
  哪知道裴容当场变了脸色。
  “以后不许再说这种话,听到没!”
  “是,小的知道了。”四喜被裴容的反应惊到了,呐呐地应下。
  裴容头疼地揉了揉额头,他并不是生气四喜说出的太子妃,而是气自己以前说的那些糊涂话,四喜尚且不信,旁人又会如何?
  还没想好怎么应付,裴容就瞧见自己明黄的袖口上绣着朵朵精致的祥云。
  明黄?
  祥云?
  这样的衣裳可不是他一个世子能穿的!
  裴容一把掀开被子,看见自己身上穿着一件明黄色的衣裳,做工华贵,面上绣有复杂精致的四龙纹。
  “这是什么!?”裴容脸都吓白了,颤着声问道。
  “这是太子的衣裳,”四喜又解释了一句:“昨晚回来的时候您就吩咐过,要和着太子的衣裳睡,不许我们动。”
  “我是问怎么会在我身上!”裴容火速脱下身上的明黄长袍,他想在可是避太子都来不及,哪还敢穿着太子的衣服。
  四喜小心翼翼地说道:“您昨晚和盛公子出去喝酒遇上了太子,从太子身上扒下来的,世子,您忘了?”
  他当然记得自己昨晚和盛渊出去,可扒衣服这事他完全不记得!
  “不对……”裴容又发觉了什么,说道:“我能把太子的衣服扒下来?”
  太子的衣裳是他想要就能要的吗?太子若是不愿,他可不认为自己扒得下!
  说直白点,太子就是扔了也不会给他。
  “那是因为世子您把衣裳弄脏了,太子才脱下来的。”
  四喜的回答果然在裴容的预料之内,裴容无力地摆摆手,让四喜把衣服拿出去之后又重新倒在了床上。
  今天打算改过自新的世子,却突然发现昨天的自己扒了太子的衣裳,怎么会这么难!
  到了晌午吃饭的时候,裴容他娘,也是恭亲王妃正和大丫鬟说着半月之后去庙里烧香祈福的事,裴容一听,放下碗筷问道:“娘,你说的这个烧香祈福,它有用吗?”
  王妃是向来敬重鬼神,她也知道自己这个儿子是最不喜这些,每年只有几次的祭祖才肯去,如今听到裴容发问,马上给裴容灌输自己的思想:“当然,我可是月月都去庙里求菩萨保佑。”
  “那若是有神仙来托梦,我去拜拜也是应该的吧?”
  裴容小声嘟囔着,既然有神仙托梦让他警醒,他若不去拜拜,也不安心。
  王妃笑着问道:“怎么,神仙这次带着太子来给你托梦?”
  “娘!”裴容正色说道:“我是被神仙点醒,以后不会再像从前那般胡闹缠着太子了,所以你就不要再取笑我了。”
  “真的?”王妃狐疑问道,自家孩子一晚上怎么突然变了性子,她可真有几分不信。
  “当然是真的,对了,娘,我听说法华寺的香火最旺,择日不如撞日,我待会便去吧!”
  王妃高深莫测地看了裴容一眼,转而又露出了然一笑:“若是神仙托梦,那你可真得去上柱香。”
  裴容被王妃这一连串动作搞得心里直发毛,也没多问,与四喜一同出了门。
  厅中王妃摇头失笑,打趣道:“平常最不爱进庙的人,也不知道从哪打听到太子今日会去法华寺,还说不会去找太子,这孩子。”
  法华寺内,裴容上完香和四喜走出大殿,奇怪地问道:“法华寺不是历来香火最旺的吗,怎么今日都人这么少?”
  四喜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裴容正准备再说,又瞧见路口拐角处走出一名身穿明黄长袍的青年,身旁还跟着数名随从。
  青年气质冷然矜贵,眉飞入鬓,贵气天成,上挑的凤眼似有若无地扫了过来,裴容眼神一紧,拉着四喜飞快的就往树后躲去。
  是太子!
  他也没想到怎么今日好巧不巧地撞上了太子,让他一下乱了阵脚,裴容虽然跟四喜和王妃说了不再缠着太子,但一旦遇上了,裴容瞬间没了主意,慌乱地躲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但躲起来总是没错的!
  只是裴容躲得太急,脑袋磕在了树上,身娇肉嫩的世子差点就痛呼出声,只是怕被太子一行人发现,只能忍着疼小声地咽呜了一声,好不委屈。
  太子段景洵早就发现了裴容那蹩脚的藏身之处,他看了一眼便冷淡地收回了视线,目不斜视地走了过去。
  裴容放心地拍了拍胸口,提着的心刚放了下来,就听到段景洵的声音响起:“谁在那里?”
  裴容:……
  不是都走了吗,怎么又折了回来!
  裴容只得低着头老老实实地走了出去,在离段景洵五步远的距离停了下来,闷头说道:“参见太子。”
  裴容一直垂着头,墨发垂在了脸颊两侧,显得脸越发的小,黑发雪肤,脑门上的大红印极为打眼。
  段景洵瞧着裴容这副样子,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
  裴容心里也在打鼓,段景洵一直没说话,可他能感觉到段景洵的目光一直在自己的身上,看得他百般不适,他深吸一口气,正准备告退时,段景洵说话了。
  “抬起头来。”
  裴容抬头:“?”
  然后段景洵向他走了过来,伸出手,在裴容额头的红印上不轻不重地按了一下。
  好痛!
  “你做什么!”裴容吃了痛,捂着额头泪眼汪汪地瞪了段景洵一眼。
  裴容的反应似是取悦了段景洵,段景洵收回了手,挑了挑眉。
  太子这是什么意思,裴容眨眨眼,表示不解。
  段景洵双手负在身后,不紧不慢地问道:“我的衣服呢?”
  裴容:……
 
 
第2章 
  “四喜!你马上去把太子的衣裳送去洗干净了,然后再给太子送过去!”
  一回到王府,裴容马上吩咐四喜去处理那件衣裳,想到最后段景洵意味深长地对他说“我等着你”,裴容就打了个冷战。
  这不明摆着是威胁吗!
  若不是做了那个梦,往常他听到段景洵这句带有约定意味的话,指不定还多开心呢,可现在
  裴容苦着脸,说不准早在以前段景洵就已经十分厌恶他。
  裴容坐在房里直犯愁,又瞧见枕头下压着一本书,露出了封面上的“太子”二字。
  裴容:……
  “四喜,快回来!”
  四喜抱着衣服又赶忙折了回来:“世子,还有什么吩咐?”
  “这本书,你也拿去处理了,不要再让本世子看见它!”裴容抱着枕头站得远远的,一步也不愿靠近那书。
  这东西搞不好日后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绝对不能留!
  四喜不识字,但也知道这压在枕头下的是裴容非常珍惜的一本书,还是裴容亲自手写而成,里面的内容全是和太子有关的一切。
  四喜犹豫了一会,问道:“世子,您……”
  不等四喜问完,裴容马上打断了他:“拿走拿走!”
  说话的速度之快,仿佛只要说慢了这书便永远拿不走了一样。
  四喜抱着衣裳和书出去了,走到门口转念一想,世子方才分明就是不舍而硬下心肠的模样,若是世子日后想起这本不在的书了,得多难过。
  于是四喜很贴心的把书收在自己的房里,珍藏地压在了衣柜里,做完这一切,四喜就像完成了重大的任务一般满意地笑了起来。
  日后世子想看的时候知道这书还在,世子一定很意外!
  另一边王妃见裴容回来了,有心想去问问今日的情况,可见到裴容愁眉苦脸的表情,分明是个半大的孩子,也不知哪来这么多的烦心事,笑着问道:“去了法华寺还不开心?”
  裴容摇摇头:“不开心。”
  “难道你没遇见太子?”
  裴容:“?”
  “娘,你早就知道今日太子会在法华寺!”
  “对啊,”王妃柔柔一笑,问道:“是不是很惊喜?”
  “娘!”裴容一听急了,“我今日跟你说的都是真的!我……我以后不会再缠着太子了。”
  裴容越说声音越小,王妃看出裴容神色不对,正色问道:“怎么,难道太子欺负你了?”
  “我……”
  裴容嘴唇微动,实在是说不出昨晚的那个梦,落在王妃眼里,这是坐实了裴容被人欺负,当即就要拉着裴容进宫。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