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他怀了他家主子的崽【天作之合】──月挽风清

时间:2021-04-27 06:20:20  作者:月挽风清

   《他怀了他家主子的崽》作者:月挽风清

 
  霸道帝王攻x傲娇死忠受
  成功帮主子解决一次情毒后,戚七事了拂衣去,隐去姓与名,继续做自在逍遥的暗卫。
  然而,主子情毒未清,还要捂住马甲去给主子解毒,一不小心还给主子扣留下来。
  没办法,自己的主子,不仅得负责到底,还不能暴露真实身份。
  戚七:不怕,我有一二三四五六七个马甲。
  用马甲几次接近主子解情毒,成功从主子身边跑了几次后,戚七又被抓回去了,他发现主子怒了。
  戚七:“我现在认错可以吗?”
  戚珩泰扣着死士的脖子,轻轻摩挲,“看来不给你个深刻教训,你还能继续跑。”长夜漫漫,他会让死士知错的。
  后来,戚七穿上喜服嫁给当朝帝王,还想着怎么跑路+捂住马甲+捂住肚子。
  直到肚子大起来,再也捂不住,马甲也掉了一地。
  排雷:生子生子生子
  攻宠受,甜文,受有事业心
  
 
 
第1章 (抓虫)执行任务
  戚七给自己的胳膊包扎起来,他“嘶”了一声,有些疼,暗器上淬了毒。他小心翼翼的在伤口上洒下要分,这药粉能解毒性,就是会让他疼的钻心,他坐了好一会儿才起来。
  戚七成为暗卫已经很多年了,今天刚刚做完任务深夜归来,一身血气,他的肩膀受了伤,伤口刚刚处理好。
  他找了一处池子,给自己洗干净身体,小心的避开伤口,然后回到自己的床.上,在思考人生。
  今天处理的刘员外有些重口,他在屋顶看着伺候那人都觉得凄惨,才会动手早了,以至于肩膀受伤。
  老天,他实在是无法理解怎么会有人有这么奇怪的爱好!
  暗卫是四个人住在一起,每个人很小的一个房间。今晚,三哥和六哥和五哥都不会回来,他们出任务去了。
  暗卫守则第一条:对王爷死忠。
  暗卫守则第二条:对王爷死心塌的好。
  暗卫守则第三条:无条件的服从王爷。
  哪怕是牺牲自己,也不能让王爷受到一点不满。
  脑子里迷迷糊糊的还记得守则和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戚七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
  房间内,一片静谧。
  忽而,一阵凉风袭来,戚七立刻清醒过来,醒了却发现自己的脖子上有一利刃抵着,他的心跳停了一瞬。
  戚七眉头皱的很紧,脑子里千回百转,什么人的功夫这么强悍。
  自从他成为暗卫以后,江湖上已经很少有比他功夫还要高的人了,少数几个和他一样的暗卫能打平手,可以不能声色的就把匕首抵在他脖子上的,还真没有。
  戚七在被子里的手忽然动了,想要反制。
  “想死?”冷冽的声音,声音的主人眯着眼睛,看着被褥下被他制服的人露出来的一段白皙的脖子,暗卫经常出任务,大多数日晒雨淋,少见肤色还保持这么白的。
  “主人?”戚七认出这道声音,是戚珩泰,这座王府的主人,也是皇帝的第九个皇子。
  “很好,你还知道我是主人。”低沉的声音响起,他收起了横亘在暗卫脖子上的匕首,看来这个暗卫的武功还算不错,竟然能反应过来。
  戚七有些疑惑,九王爷怎么会在自家府上被侍卫追杀?
  “王爷,有什么事情需要属下配合的?,现在两人的靠的极近,戚七感受到脖子处的呼吸。
  “嘘!”戚珩泰立马翻身,钻进去暗卫的被窝里。
  “刚才的宵小是到这里来了吗?”
  “进去搜!”
  戚七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肯定不能让人发现王爷在这里的。
  想了想,这里有个地洞,他便拉着王爷,让他钻进去。
  “王爷,委屈一下了,如果不想被发现的话。”
  戚珩泰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家的暗卫,竟然让他钻地洞?
  王府什么时候有个地洞的?
  “砰砰砰!”一阵推门声,一队侍卫进来了。
  “到处搜搜!”
  戚七皱着眉头问,“发生什么事情了?”
  “刚才有刺客刺杀王爷,请问暗司堂有看到可疑人物吗?”带队的侍卫长找了一圈后,没有发现,就问戚七。
  “没有。”戚七摇摇头说道,暗卫隶属于暗司堂。
  “再去其他地方搜查!”
  戚七十分纳闷,如果说王爷被刺杀,那么在他这里的这个又是谁?
  待得人都走光了,戚七才把地洞的入口打开。
  “你这里怎么会有地洞?!”戚珩泰有些脸色不好,自家王府被暗卫挖了个洞?
  “还有,你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银两,还有间客栈?”戚珩泰脸色隐隐发黑。
  戚七心里暗道:“糟糕!”
  “主子,这是做任务时偶然所得,清王爷责罚。”戚七冷汗涔涔,要是被追究,他是要进刑司堂的,在那里得要脱一层皮才能出来。
  戚珩泰坐在戚七的床铺上,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家的暗卫,他手里有好几张银票,王府暗卫的月银不算少,可也不算多,这几张足足有五百两。
  “那,那都是属下出去做任务时,别人送的、”戚七的声音渐渐低下来,好吧,是他勒索的。
  “算了,不与你计较。”
  “王爷受伤了吗?”戚七后知后觉才发现血腥味不是自己身上的,而是王爷身上也有。
  “王爷别动,我有伤药。”戚七走过去打开床头边上柜子的暗格,看到王爷的眼神,似乎在说,我家暗卫怎么这么多奇怪的地方。
  “这是暗卫的习惯。”戚七说道。
  戚珩泰也没有拒绝暗卫的要求。
  看着暗卫脸上戴着面具,即使是睡觉,也不摘下,就有些好奇他的脸。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暗卫,还不值得他去记住对方的脸,暗卫保护主子,天经地义。
  戚珩泰的伤口在左肩,是箭伤,上面还有能麻痹人的毒素。
  戚七悄咪.咪的给王爷使用了解毒药,这点小毒,他还不放在眼里。
  “今日之事不可与人说。”说完,王爷就消失不见了。
  过了几天,戚七接到了新的任务,前往怡香楼刺杀一名商贾。商贾有特殊的癖好,喜欢郎君,还喜欢折磨人,在京城的贵圈中已经不是秘密。
  戚七恰好就是怡香楼的幕后老板之一,此次任务并不难做,只要稍加伪装,装作接客,趁机刺杀就是。
  商贾名为郎振江,十年前,家里依靠贩盐赚了不少钱,又在京城脚下买了个小官,虽然现在不做贩盐的生意,但是,赌场却没少开。
  戚七三年前做任务的时候,救下了怡香楼的老板姬新姬新,姬新为了报答他的恩情,让戚七也成为怡香楼的二老板,并且帮他查了不少的事情。
  今天晚上,郎振江会出现在怡香楼,这是姬新告诉他的,戚七在怡香楼还有个身份,三公子。
  怡香楼最出名的十大公子,大公子侯意绝色天姿,一年只见一次客人。二公子魏麟侯意和三公子齐祺每个月则见客一次,其他的公子常驻怡香楼。
  “三公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明媚动人。”贴身伺候的小刘说道,只有接客的时候,排名前三的公子才会出现,其余时候,他们都不会出现。
  戚七本来就长得极好的,只是稍微易容,让本来显得俊秀的脸,变得妖.媚一些,易容后的脸与自己本来的有三四分相似。
  戚七晚上蹲在怡香楼的房间内,等到了郎振江。郎振江抖动着脸上肥肉,一脸□□的过来,被戚七一刀子解决了。
  美人乡英雄冢,戚七脑海里忽然起了这个念头。
  呸!
  这个又老又丑的东西可连英雄的一毛钱都算不上。
  今晚,戚珩泰夜探太子府,当今太子是五皇子殿下。
  大皇子一出生便夭折。
  二皇子四岁不慎掉下池塘死了。
  三皇子年十一岁出宫被暗杀死了。
  四皇子身染重疾死了。
  现在朝中就剩下五皇子、七皇子、九皇子和十一皇子,其他的公主林林总总还有二十几位,可以说,皇帝这么多年播种无数,而他又没有足够的能力去整顿后宫,才导致一开始死了四位皇子。
  五皇子的亲娘是当今越贵妃,越贵妃的外祖父是当朝镇南王,手握兵权,是未来最有可能成为皇帝的人选。
  戚珩泰可不想让太子顺利登基,他娘在他三岁的时候就死了,死后他没有人庇护,一直挣扎到现在,长大就是为了要报仇雪恨的。
  他娘的死与越贵妃脱不了关系。
  越贵妃宫中有个太监是他的人,太监传来了情报,越贵妃那里有他娘的遗物,那是关乎他娘被谋害的证据,即便知道太子府是个龙潭虎穴,他也要去闯一闯。
  戚珩泰去了太子府,在库房里找到了他娘死前穿的衣服,只是那件衣服上沾染了情毒,他接触了衣服中了情毒,尔后被太子府的死士追杀,一直追到怡香楼。
  怡香楼三号房,桌子边横陈着一句尸体。
  任务完成,戚七割了郎振江的玉佩作为信物,他每次完成任务都会留存信物的,直到劳司那里确定任务完城他才会把证物销毁。
  戚珩泰直到自己中了情毒,身体的异样已经让他直到事情的严重性。
  他想起当年他娘是怎么死的,和一名不认识的侍卫纠缠一起,最后被越贵妃下令和侍卫一起仗杀。
  情毒不可能保存这么多年不散,估计这个消息是宫里那位越贵妃特意透露出来的,就是为了引他入瓮,连手法都和二十年前一模一样。
  一想到这个事情,戚珩泰胸口中的怒火就燃烧不止,总有一天,他会将那对母子挫骨扬灰!
  据他了解,怡香楼虽然神秘,贩卖消息给各路商人,但是,它不是太子或者七皇子的产业,暂时躲在这里还算安全,进来前他已经发了消息给戚甲,影卫会过来找他。
  现在当务之急是解决身体的异样。
  戚珩泰闯进来怡香楼之后直接闯进去天子三号房,今天大公子候意和二公子魏麟都不在,他只得闯进去三公子齐祺房间中。
  每那人拿着匕首的模样让他愣了下,不过他反应很快,就把戚七的双手反剪在身后,地上有个人,戚珩泰看到大胖子死在地上,不过那人的腰带挺结实的,这位三公子看来不简单,他只好那人的手捆绑起来,绑在了床头,至于死掉的胖子,被他一脚踢进去桌子底下,省得碍眼。
  “混蛋!”
  “你竟然——唔——”后脖子的地方被人亲吻着,甚至那人动作十分的急躁。
  “不想受伤就乖一点。”戚珩泰的声音十分沙哑。
  这名三公子看来只是传闻太过,第一,他的样貌并不算昳丽,第二,人并不温柔,杀人的模样估计比普通人还要快,地上的实体那是一刀致命,连血都没有流出来多少,有这样精湛的杀人手法,看上去像是大家族圈养的死士一般,就像他府中养着的暗卫,专司杀人。
  戚七愣了一下,声音很像是九王爷。
  是他的主子?
 
 
第2章 他是解药
  “你是九王爷?”戚七试探性的一问。
  “你认识我?”戚珩泰皱着眉头,他选择的人似乎不太好,竟然听到声音就知道他是谁。
  戚珩泰突然有了杀人灭口的想法。不过现在箭在弦上,杀了他大约还要麻烦去找下一个,而且,据他观察,这个三公子大约是没有被别人碰过的。
  戚珩泰有洁癖,他可不想自己的未来的一半乱七八糟的,虽说是随便挑的,可既然是他的人,就要入府里,他不会爱上任何人,放个花瓶在府里并无不可。
  “不想死的放松一点。”
  戚珩泰很清楚死士和家养的暗卫一样,全身上下都可以作为武器杀人的,所以,他把戚七身上的所有武器暗器毒药都卸了,连带着头上猝了毒的发簪都扔掉了,才欣赏着这人精瘦却显得结实的后背,戚珩泰这辈子还没有过男人或者女人,他实在对那种看上去软的不得了,好似一碰就坏坏掉的女人和兔儿爷没有兴趣,要选也该选眼前人这种。
  戚七十分紧张,在他背后的竟然是他的主子,主子的声音他听过许多遍,不会认错的。
  “请爷享用。”戚七干巴巴的话,匍匐着身体,把最方便戚珩泰的姿势露出来,是臣服的意思。
  戚珩泰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三公子,难道想要等他放松警惕后杀了自己,只可惜,他想多了。
  简单的准备,扶着戚七的腰,就开始疯狂的动起来。
  戚七一开始没什么声音,暗卫是受过专业,就算受伤也不会发出呻;吟声。
  才不过半个时辰不到,他就已经受不了求饶,甚至有些哭咽,过了一会儿,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后来身后的动作没有那么的可怕了。
  戚七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感觉整个腰都坏了,他终于明白话本里女人说坏掉的感觉了,整个腰都不是他的了,手上的束缚也没有了,他身旁还睡着一个人,是他们的主人。
  戚七悄悄的的把手攀上主子的手上,他会医术,并且医术不错。
  昨晚主子明显不对劲,那种状态像是中了情毒差不多。而且主子身姿英发,又是赫赫有名的战神,并不需要来怡香楼这种地方,京城有大把的大家闺秀和郎君等着主子的挑选,戚七没有把握自己的手放在了主子手上不会把人惊醒。
  仔细一想,昨晚他认出了主子的身份,按照主子的性格,应该是要把人灭口的,但是,既然他还活到今天,大约已经赚了不少,就算下一刻死,也没什么关系吧。
  手大胆的探了上去。
  从戚七醒过来呼吸改变的一刹那,戚珩泰也醒过来了,他比较好奇的是,这个杀手想要做什么,想要立刻杀了自己吗?
  昨晚这个人被自己折磨了一整宿,也哭着叫了一整宿,他还以为人要睡很久才能醒过来,果然,做死士的身体素质都不错,禁得住折腾。
  如果死士有一点想要动手的想法,那么他的手绘毫不犹豫的穿破他的胸膛。
  没想到那只手却放在了他的手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