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炳如星辰【近水楼台】──二哈带上我

时间:2021-04-24 05:34:59  作者:二哈带上我

 

短篇HE
青州城里有个人尽皆知的酒楼老板,酒楼老板偏偏喜欢教书的项先生。
“因为我自己淋过雨,所以不想让你也淋。”
1、结局是好滴
2、看或不看都感谢你能点进来
3、作者在练习文笔找节奏,多多包涵
 
 
第1章 心仪的姑娘
 
  “这位公子长得好生俊俏,不知有没有心仪的姑娘?”一位女子红着脸笑盈盈的看着苏甚随。
  苏甚随两腿交叉靠着摇椅,拿着一把纸扇轻轻上下摇着,看着娇羞的小女子笑笑却不语。
  柜台前的小灵看着自家老板一脸轻浮的样子就厌恶,对女子道:“姑娘不是本地人吧,我家主人已经有心上人了,这可是青州城里人尽皆知的事,真是对不住了姑娘。”
  女子一脸失落,“那真是太可惜了,真羡慕那位姑娘呢。”
  小灵心想:你要是知道我家主人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就不会这样说了。
  女子只好转身离去,小灵挥了挥手:“姑娘慢走不送。”
  苏甚随眯着双眼,笑道:“你家老板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受欢迎。”
  小灵早已见怪不怪,翻了个白眼:“呸!轻浮、浪荡。”
  苏甚随合了纸扇,用扇柄敲了敲小灵的脑袋:“说什么呢!再说就扣你工钱。”
  小灵没好气的闭了嘴,心里却暗道:本来就是。
  “想什么呢!没看见客人来了,还不去招待。”苏甚随又敲了敲小灵的脑袋,疼得小灵捂着脑袋气嘟嘟鼓着嘴。
  “知道了!苏甚随!”小灵喊道。
  苏甚随拿起壶酒,对着壶嘴饮了一口:“真是没大没小。”
  欢喜楼是青州城里最大的酒楼,足有五层,其中一二层供客人吃饭,三四层供客人住宿休息,五层为阁楼并不对外开放。除此外,第一层还设有舞台,专为歌女舞姬表演。而苏甚随便是这家酒楼的老板,青州城的人皆知其老板常年一身白衫,手持一柄折扇,腰间常悬一壶酒,常年都是一副浪荡徒子的模样,三天两头就往项先生那跑。
  心仪的姑娘?
  苏甚随咂了咂嘴,细细品味着这个词。
  “这么想,我已经有三个时辰没有见过“心仪的姑娘”了。”苏甚随摸了摸下巴。
  “小九!给我备两个好菜,我要带走。”苏甚随起身交代道。
  “好嘞!我这就去。”小九擦了擦汗,心想:每天后厨就够累的,还要伺候老板,真是命苦。
  ***  ***  ***
  “今天就到这,大家回去都要记得好好复习,莫要贪玩。”项平清站于讲台上道。
  众小生一同回答:“知道了,先生。”
  项平清埋着头整理书籍,没注意到门外的苏甚随。
  一小生回头对着几人窃窃私语:“这不是苏老板吗?他怎么又来了?”
  “谁知道呢?”
  “怎么了?怎么还不回去?”项平清这一抬头间才注意到倚着门而立的苏甚随。
  “没什么没什么,先生我们先走了。”几名小生快速的收了东西,一眨眼就溜光了。
  见学生都走光了,苏甚随才迈着步走近来,张口道:“项先生有没有想我啊?”
  项平清无奈,“苏公子,我们早上才刚见过,你怎么又来了?”
  苏甚随反拿着折扇,用扇柄挑了挑项平清下巴,“你烦我?”苏甚随装做一副可怜又委屈的模样,向前凑近:“所以,你有没有想我?”
  项平清不自在的移开视线,“苏公子,你又在胡说八道什么呢。”
  “我没胡说八道啊。”苏甚随弯了弯腰,又向前凑近一步,轻声道:“反正我挺想你的,不知道项公子想不想我。”
  项平清频频后退,最后被堵在角落的项平清已经退无可退,只好推开苏甚随。
  “苏公子找我到底有什么事?”项平清一张脸已经红透。
  苏甚随狡猾的笑了笑:“都说了,想你啊,所以过来看你。”
  “苏公子就别拿我打趣了。”项平清只想着赶紧收拾完东西赶紧走。
  “哎呀呀!真羡慕那些学生,能每天都看见你,最重要的是……”苏甚随嘟着嘴,“项先生对他们的耐心比对我的耐心有加。”
  项平清已整理完书籍,边走边说:“苏公子误会了,平清待所有人都是一样的。”
  苏甚随拦住前路,自然的揽过项平清的肩膀,“啊……那我更难过了,我还以为,我和其他人不一样呢。”
  项平清往前加快了步伐,刚好躲开苏甚随的胳膊,“没什么一样不一样的。”
  “诶!你走那么快做什么!”
  “苏公子!”项平清站定,望着苏甚随:“苏公子就此止步吧,想必酒楼生意很忙,况且我家还有生病的母亲等着我回去照顾。”
  苏甚随假装难过的说:“好吧,既然苏公子这么讨厌我,我也不能死皮赖脸的跟着。那你拿着这个。”苏甚随将食盒递过。
  “苏公子,你不用每次都给我送这些的。”
  “谁说给你了,听说伯母身体最近不是很好,我交代后厨做了些清粥淡菜和一些营养品。”苏甚随笑了笑,硬塞进项平清手里。
  “这,不可。”项平清婉拒。
  “好啊,你亲我一下,我就收回。”苏甚随狡猾的眯着眼。
  项平清站在原地一时手足无措。
  “哈哈,代我向伯母问好。”苏甚随也不继续拿他打趣,摇着折扇悠悠的转身走了。
  “苏公子总是这样……”
  项平清看着苏甚随的背影心里不知作何感想。
  *** *** ***
  “娘,我回来了。”项平清轻轻推开门。
  “咳咳,平清回来了啊。”项母艰难的起身。
  项平清赶忙上前搀扶:“您好好在床上躺着,起来做什么。”
  “我再躺着骨头都软化喽。”项母拄着拐杖蹒跚着移向桌前:“这又是苏老板送来的?”
  “是。”项平清将食盒打开,饭菜还热乎,菜式也丰富。
  项平清将一碗清粥递向项母:“娘,你快喝吧,粥还热着。”
  项母拿起汤匙细细品尝了一口:“欢喜楼的手艺还是这么好。平清啊,我们明天去欢喜楼谢谢苏老板吧,总是这样白拿人家东西总归是不好的。”
  项平清犹豫:“娘,您这身子怎么出去?”
  项母瞪着眼:“忒!我还没病到连路都走不了!”
  “知道了,我们去还不成。”项平清委屈的低了低头。
  见得到满意的回答,项母高兴的点了点头。
  “娘,您觉得苏公子是个怎么样的人?”项平清舀了一勺清粥喂给项母。
  项母夺过勺子,不需要项平清喂,“苏老板虽然看起来为人很随便,但其实是个很有作为的男子,你看他从小一个人打拼到现在,成为青州城里无人不知的欢喜楼老板,就该明白他不是个可以看表面的人。”
  项平清认可的点了点头,项母接着道:“怎么?你不是一向厌烦他的吗?今天怎么主动提起。”
  “不管怎么说苏公子也常常给您带吃食,也没您口中说的那般厌烦。”项平清解释道。
  项母仿佛看透一切,笑了笑,不语。
  *** *** ***
  第二日,项平清便带着项母去了欢喜楼。
  “项公子,您怎么来了?”小灵见自家老板还躺在摇椅上眯着眼扇风,特地提高了音量:“项公子来了!”
  果不其然,苏甚随马上就睁开了眼从摇椅上爬了起来:“项公子,真是稀客啊!哎!伯母,您怎么也来了。
  “您提前和我说一声,我应该派个轿子去接您的。”苏甚随上前扶着项母,转头对小灵喊道:“小灵!二楼上好的包厢快去备好。”
  “苏老板,你真是客气了!”项母被项平清和苏甚随一人一边扶着,倒是用不上拐杖,走起来也轻松了许多。
  “哪里哪里!平清的母亲就是我的母亲。”苏甚随挑着一边的眉看着项平清,狡猾得很。
  项平清递过备好的礼物,“这是我娘特意为你准备的。”
  “来就来了,还带什么礼物,这么见外。”苏甚随笑得一脸灿烂,忙不迭得叫小九接过礼物。
  “老板!包厢已经备好了!”小灵冲苏甚随喊道,“那我去叫后厨准备酒菜了?”
  “记得准备的清淡点,伯母身体不好,不能过度饮辣。酒也不必准备了,简单的茶水便可。”苏甚随回道。
  小灵心道:还真是把自己当别人家的儿子了!
  苏甚随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搀扶着项母,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才是儿子。
  “伯母您慢点。”
  “伯母小心台阶!”
  “伯母您注意前面有个门槛!”
  ……
  小灵当真是白眼一个接一个都翻到天上了。
  “伯母您坐,菜马上就上来了。”苏甚随笑着道。
  项母倒也乐呵呵的坐下,“平清啊。”
  “怎么了娘?”项平清疑问。
  项母拍了拍项平清的手背,“娘有些话想单独对苏老板讲,你先出去一会。”
  项平清不解:“怎么了吗?”
  项母道:“没什么,就是有些话想好好对苏老板说。”
  项平清虽不知项母有什么话是需要背对着他说的,但也不好过问,还是选择了在门外等候。
  苏甚随替项母倒了杯茶,“伯母,您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项母欣然接过茶水,夹着一块肉递进苏甚随碗里:“苏老板,我知道你对我家平清与旁人不一般。
  “我家平清命苦,自小就没了爹,为了他我没有选择再嫁。”项母喘着气,歇了会继续道:“老天大概是不同情可怜人,让我也患上重病。最近我明显能感到身子硬朗了许多,但我心里清楚,这是回光返照。”
  “呸呸呸,伯母您说什么呢!”苏甚随合了扇子,不开心的说道。
  项母欣慰的笑了笑:“我知道,你喜欢平清,我也不是什么刻板保守之人,你对平清如何我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
  项母拍了拍苏甚随的手背,苦恼说道:“只是平清这个人啊,在感情的事上总是难以捉摸不透,伯母虽然很喜欢你,但是你们俩人的事还得你们自己去探索。平清对情感上的事是多有愚蠢,打小也没见他对谁心动过,但是啊,你每次来找他,他都是高兴的。”
  “伯母,您放心,我会对平清好的,不会让他受一点委屈的。”苏甚随两指对着天发誓。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项母从袖中拿出一枚玉佩,递与苏甚随:“这是我丈夫赠与我的,本来想看着平清娶妻时再交出去,现在怕是来不及了。”
  苏甚随接过玉佩,随即下榻双膝跪地对着项母磕了三个响头:“我自小就是孤儿,如今能得到您的认可,从今以后您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只要平清愿意,我苏甚随今生绝不辜负平清!
  项母赶忙起身扶起苏甚随:“好孩子好孩子,快起来。我临死前还能有你这么个儿子也值了。”
  项母笑道:“还不去叫平清进来吃饭。”
  “诶!我这就去!”苏甚随屁颠屁颠的离开。
  项母默默的心道:项郎啊项郎,我把我们的儿子交付给苏老板你一定不会怪我的对吧?我走了后,有人会好好爱着平清的。                        
作者有话要说:  有兴趣的话欢迎下一章见哦!
苏甚随:还不来围观我是怎么迷倒我老婆的!
 
第2章 想做一阵风
 
  “呦,真是见鬼了啊这,项公子今天居然主动来找我?”
  今日中秋佳节,欢喜楼早早关了门,苏甚随将杂役都遣散回家过节去了,只有苏甚随一个人独留在酒楼。
  项平清将备好的月饼递向苏甚随,“为何不回家去?”
  “唉呀,长相思,长相思。欲把相思说似谁,浅情人不知。”苏甚随欲做伤心,“我就在这看看项公子会不会来找我。”转而接着说道:“再说,我哪里有家。”
  苏甚随自小就是个孤儿,项平清也知这一点,正是怕这样一个团圆的日子里没有亲人陪在他身旁怕他太过孤单,所以提前告知项母前来陪同苏甚随,稍晚再回家去。
  “听说欢喜楼最上层的阁楼很高,不知苏公子是否愿意邀我一同前往赏月。”项平清认真的看着他。
  苏甚随起身,伸了个懒腰,一身白衣整洁大方,衬得他风度翩翩、好一副少年郎的模样。
  “项公子这么热情似火,会让我难以把持的。”苏甚随如狐狸般狡猾的笑了笑,直勾勾的望着项平清。
  不一会儿,项平清面红耳赤的别过了脸,难以与其对视。
  “哈哈,走吧,别耽误我们约会。”苏甚随大步流星的往前迈去,项平清在身后紧紧跟上。
  *** ***  ***
  苏甚随支着腿斜靠在屋檐,一边的外袍滑下肩头,多有妩媚之姿。
  “你会想你的父母吗?”项平清眺望着远方,一轮明月高挂天上,皎洁的月光打在他身上。
  苏甚随似是若有所思,浅浅的喝了一口酒:“想吧,毕竟他们也是我的父母。”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