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丰雪【都市情缘】──红赝

时间:2021-04-08 13:45:06  作者:红赝

  

  第1章 
  
  褚雪从酒吧里出来的时候已经凌晨三点了,他很困了,平日里这个点他早就睡了,不过这样的日子一个月总有几次,因为经常有乐队缺鼓手,他架子鼓打得好,常常就被抓去当救火员,一敲就是一个晚上。
  他喜欢敲鼓,只可惜乐队收入太不稳定,而且他越来越不喜欢跟人打交道,于是回绝了好几个加入乐队的邀请,只在他们缺人时做个替补,算是一项临时的兼职活动。
  他的正职是在一家不大的设计公司做策划,说是策划,其实从头到尾都要跟,毕竟公司人少事多,他又是以舞台负责这一块为主,一旦接了活从前期到后期没有三个月时间根本下不来,而且一般来说这三个月里不可能只接一场,很多时候只要现场时间是错开的,那么不管多少他都得接。
  但无论多忙,他都愿意去敲一敲鼓,他太需要这样的发泄了,无论是工作中累积的压力,还是人与人之间没完没了的应付,他都能通过一场肆意地敲打将这些尽量释放掉一些,更何况还有收入,何乐而不为呢。
  褚雪站在街边,他非常瘦,一八〇的身高让他看起来像是竹竿,连一旁的那根电线杆看着都要比他的侧影宽,只是他的瘦并不显弱不经风,毕竟是个鼓手,打鼓的手臂肌肉漂亮又有力量,而且说是策划,但每到现场也跟个苦力差不多,所以他整个人锻炼得相当精瘦又骨感,好处是每年冬天无论套上多少层衣服都能穿出风度来,仍然是个标准的衣架子,绝不会有半分的臃肿。
  正低头用手机叫车,一辆大奔从拐角处缓缓向他驶来,那是乐队主唱的车,他在褚雪面前停下,打下车窗说:“这个时间车少,我载你一程。”
  褚雪摇头:“不顺路,先谢了。”
  主唱大约也知道会被拒绝,也不纠缠,而是摆摆手说:“那下次再找你。”
  “好。”这一句褚雪应得毫无负担,他不喜欢欠人情,更何况那个主唱之前追过他,到时候攒多了怕难以偿还。
  以前他可不会这么想,但在经历了一系列变故之后,从前的观念彻底改变了,他虽然还叫褚雪,可是连他自己也清楚地知道,前后似乎有两个褚雪,若是从前那个站在自己的面前,他甚至会觉得那个并不是自己。
  车虽然少但还是来了,褚雪一上车就闭上眼睛,不过就算他困极了在车上也睡不着,非得回到家才行。
  平心而论最近几年他的睡眠都不太好,睡得浅也容易醒,一醒来就再也睡不着,这种时候往事像是电影回放那样浮现脑海,连他自己都控制不了,于是他索性起来找点事做,最初是拖地板,把地板拖得光滑锃亮,后来脑子一动发展成揉面,他发现揉面能一举两得,揉完了做面点煮了直接就是一顿早餐,从那之后他换着方子做了不少饺子馄饨面条大饼,还自己炸油条,等这些都熟能生巧了,就更上一层楼开始做肉包子小笼和面包,如今这些更成了他的另一个副业,那就是美食博主雪夜,因为他的视频多半是在最安静的黎明时分录的,背景里的窗户也一直都是漆黑的,窗外居民楼里的人们多半都还没醒,他也从来不出声,只是开着手机一直录,上传之前将所有重复的内容剪去,加上步骤的字幕就完成了。
  褚雪自己都不曾想过,他的生活会变成如今这样只要守着一口锅就满足的状态,在厨房这片小天地里,没有了过去,没有了纷乱嘈杂的工作,就只有咕嘟咕嘟冒着热气的烟火味。如果说敲鼓是一种发泄,那么煮食物就是另一种放松,虽说一开始是为了转移注意力。可就算是如此,他还是不见多长一点肉,也再回不到过去的模样。其实过去自己是什么样的他也早忘了,就记得没有那么瘦,所以他总是想把自己养的好一点,而不是让人一看就觉得他过得很悲惨,他的确遭遇了变故,但人是会成长的,也是会改变的,他想变得更好,变得足够坚强,也许他再也得不回他想要的,但这不妨碍他拒绝怜悯和同情。
  终于躺上了床已经四点了,还有三个小时可以睡,褚雪试着睡了,可是一旦打破了他的生物钟,就算是入眠也仿佛是半梦半醒,而且他总觉得七点的闹铃就要响了,拿起手机看时间却发现六点都还不到。
  他还是起来了,先弄了个面团,趁发酵的工夫冲了一个澡让自己清醒,出来之后开始擀面切面整型,很快就做出了不少小油条,之后放进油锅里炸,炸之前在煮的差不多的粥里加了皮蛋和瘦肉,等小油条出了锅皮蛋瘦肉粥也好了,他撒了葱花加了香油,坐在小桌边慢慢吃起来。
  一日之计在于晨,早餐若是吃得舒服,能保证一整天的精力充沛,褚雪记得在很久之前自己有一段混乱期,睡得晚起得早,早餐顿顿将就过去,人也总是一天比一天疲惫,所以就他的经验而言,起得早一点有富裕的时间吃一顿早餐是很必要的,他的工作又忙又乱,午餐和晚餐几乎没可能按时吃,也只有早上这一顿他能照顾得到。 
  
  第2章 
  
  公司不远,小公司租的地方偏,他也就特意租了更偏的一隅,方便就近上班,但实际上隔三岔五都要往外跑,几个小剧院在市中心,大剧院在城西,展会在城南或城北,总之交通上花费的时间就占了大头。
  打了卡,褚雪将多余的小油条分给同事,一个是他的搭档冯琳,昵称“玛德琳”,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由于她特别喜爱吃玛德琳,可又怕发胖因而限制自己一个月只能吃一次,本来油炸食品她也是拒绝的,可终究经不住诱惑,再加上她觉得家里做的比外面买的必然要健康得多,而且分量也不大,大约就是KFC里卖的那种小小胖胖的一根,一旦没了心理负担,褚雪的投喂她接的比谁都要快,而且绝对不愿错过。
  另一个是最近来的实习生,叫李柯,据说是老总亲戚家的朋友,大学毕业一年多了,一直找不到工作,托了关系进来试试看,老总就将人丢给褚雪带,褚雪带了没两天就摸清了那孩子的脾气,概括起来就四个字,游手好闲,但说到底,是因为没有目标,没有特定的喜好的缘故。
  褚雪看在老总的面子上会分一些简单的事情给他做,而且他其实对那孩子有一种同理心,因为曾经他也是这样的,人在不愁吃穿的时候,没有打拼的理由,又怎么可能要求他出现拼劲?反而是周围的同事都不怎么看得惯,毕竟是工作场合,但每次听同事们抱怨褚雪也就笑笑,并不解释,总归他的原则就是那孩子若是自己肯学,褚雪也愿意多教,一切还是看他自己,旁人终究都是旁人。
  “褚哥的手艺还是那么好,冷了都还是那么脆。”小孩儿虽说没什么干劲,可是嘴巴甜,其实他的性格也不是那么喜欢偷懒,只是反应在忙碌的工作环境中,他实在是没什么积极性,拨一拨动一动,如果不叫他,他也不会主动找差事,多半在电脑前看小说或是逛论坛。
  “就是因为太好了,把我都喂胖了。”冯琳佯做抱怨,实际上她非常注重自己的身材,不仅每天都要上称,而且严格控制卡路里,一天分很多餐,就是没有主餐,她说这样她又有的吃,又不会真的胖起来。
  这其实很难了,冯琳是专做设计和剪辑的,一天所有的时间都要面对电脑,要保持她这样一六五一百斤的身材并不容易,但人的毅力也不容小觑,显然对她而言身材比什么都重要,而且人们付出努力多半是有回报的,褚雪自己也深刻意识到了这一点。
  他不会因而回上一句“那你可以不用接受投喂”来打趣,他和同事们之间的交情并不深,早餐做多了带过来只是顺便,如果没人吃丢掉也行,他不会因为有人喜欢而感到高兴,他的情绪起伏不大,好像没有喜怒哀乐似的,沉默的时间比开口说话要多得多,办公室里的同事们闲聊的任何话题他都不感兴趣,抛给他他能在一秒内结束话题,也亏得同事们日常接受投喂搞得他们对褚雪都有一种饲主的错觉,于是从来也不计较,偶尔还是会抛话题给他,表面上都是一派大和谐。
  “褚哥今天也要外出吗?”李柯照常一问,虽然他上班不怎么积极,对外出这件事却很积极,一来他其实不喜欢坐在办公室里,二来一出门时间就过得很快,一晃就下班了,加班也轮不到他,有时候不到下班的点直接在外面就能下班,唯一的缺点就是他跟着的这个褚哥人实在是有点闷,没法聊天,但因为不严厉,又好说话,所以总的来说这个班上的还是比较舒适的。
  “嗯。”褚雪点头:“半小时以后。”
  他手上有三个活动,剧院那个已经接近尾声,他一会儿去现场看一看,另有一个画展正在找场地,有几个地方约了今天要去看,最后一个是演出加一个颁奖典礼,先前只见了客户一面,今天是讨论更具体的事宜,由于要一连跑好几个地方,他来公司第一件事就是去借车。公司有两辆车,都是公用的,其中一辆是老总自己的,但一旦他开到公司也成了公用车,包括他自己中途外出也需要提前安排调用。
  拿了车钥匙,又让冯琳打印了几份资料,褚雪才叫上李柯一块儿出门。
  “我们先去哪儿?”李柯问。
  褚雪一次把目的地都说了一遍,李柯一听又要去剧院就问:“昨天不是刚去过,而且应该已经开始排练了吧?”他好歹也跟着褚雪跑了一阵子,大约也知道一些工作进度,主要是昨天他问了剧团布景的人,知道今天开始就是剧团排练的日子。
  “收收尾,看下还有没有要跟他们交接的,然后再确定一下撤场的时间。”褚雪在工作上并不吝言,对方问什么他就说什么,而且通常会比李柯问的要多,就看李柯能听进去多少。
  “听说这次来演出的剧团还蛮有名的,而且是慈善演出,我是不关注这些啦,但沈老大说如果不是因为慈善演出,舞台设计还轮不到我们这样的小公司呢。”他口中的“沈老大”就是公司的老总,大家背后都这么叫,李柯进来后也就跟着这样叫了。
  褚雪没说话,他目视前方,仿佛没有听见一样。
  李柯习惯了他不喜欢说话的模样,又说:“我刚刚查了查,那个剧团经常到国外去演出,逼格好像真的挺高的,今天我们去的话,说不定能要来几个大佬的签名。”
  这话就只是随便一说了,不关注舞台剧的人一般不会太清楚剧团里都有哪些演员,李柯临时查资料,哪里会有兴趣对着演员表一个一个去搜演员的履历,他只是了解了个大概,隐约知道这出剧是以舞蹈为主的而已。
  褚雪也不关注,但他就算不关注也比李柯要知道得多,就好比这个叫“云蝉”的剧团,多年前该剧团的履历和演出剧目他都能一一背下来,如今时隔久远,好歹记忆模糊了许多,可仍是他熟悉的范畴,绝不会比如今策划的工作陌生。 
  
  第3章 
  
  车开进剧院,老远就看见有人在安装一块巨大的宣传幕布,展架东一个西一个占了位置,都还没有立起来,接送演员的车看见了好几辆,道具车不会出现在这里,一般都在剧院专门的通道口聚集,导演的声音进了大厅就已经能听见了,褚雪和李柯这会儿从大厅进入观众席,里面幽暗,只有舞台上打着灯,所谓的排练不仅是人,灯光和布景一系列都要跟着一块儿排,大剧团的排练就更加慎重,一遍一遍,直到导演觉得满意为止。
  褚雪在快到之前就打了电话,对方说在观众席上等他们来,褚雪和李柯很快找到人坐下了,褚雪拿出表格和那个人一一勾对,李柯却丝毫不关心工作上的事,而是好奇地盯着舞台上的导演和几个正在排练的演员看,台下还有好多站着的和坐着的人,大家都各自穿着演出服,一看就是等着排练的演员,但也有没穿演出服坐在前两排位置上的,估计是不用上台的工作人员。
  其实也没能看多久,褚雪这边就结束了,也是由于剧团专业,各方面都熟悉也能配合,褚雪因此想到了今天需要打交道的另一家客户,那家公司可完全是门外汉,什么都不懂,偏偏又要做舞台剧又要搞颁奖典礼,请的还全是政府领导,在他看来,也真是属于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典型了。
  尽管头疼,只要是活都得接,这跟他的赚钱信条也十分吻合,离开的时候由于双方交道打得顺利,对方布景负责忽然道:“对了,有兴趣的话来看看吧,作为合作方,我这儿可以单独给你们几张票,请你们的同事一起来看。”
  这边褚雪还来不及拒绝,耳尖又好奇的李柯就有些兴奋地叫了一声“褚哥”,意思不言而喻,他想看。
  那位负责人也着实大方,直接就从本子里取出两张票递了过来,口中说着还要的话可以给他打电话,褚雪接过道了谢,出门就给了李柯。
  “褚哥你不看啊?”李柯问。
  “我要看可以自己买票,这是慈善演出,还有一点就是舞台剧费时费力,必须做现场,不像电影那样可以复制,买票对剧团来说是一种非常必要的支持。”
  李柯本来是因为好奇,如果要他专门买票未必愿意看,但听褚雪这么一说,不禁有些不好意思了:“那……我还是自己买吧,这票不然就还给他们?”
  “没事的,要吸引新支持的观众,送票也是一种变相宣传,如果你看了之后喜欢上他们,那这两张票就送的很值得,而且我看他是专门准备好了要送我们的,你就收下吧。”褚雪会特意这样说,也是不愿李柯收了票却不重视,在金钱至上的这个时代,人们总是会轻视免费得来的东西,他曾经也是如此,由于自小家庭富裕,多少钱都唾手可得,所以他花得毫不在乎,也就不懂得珍惜。后来他意识到有些事就算花了钱都难以得到,再后来他连唯一的钱都没有了,才明白免费的东西有多可贵,曾经有钱可花的他又有多幸运,但他恐怕早就将一生的幸运都花光了,所以才会遭受一切的远离,现在他懂得了这些道理,可是失去的却永远也不会再回来。
  李柯把这话听进去了,老老实实点头说:“我一定会去看的。”
  褚雪没再多说什么,身后伴舞的曲声已经响起,他们在背景音中离开剧院赶往下一个约定地点。在他们离开不久,那首舞曲却并没有播完,它被人拦腰截断喊了停,而后第一排有一个人站了起来,他长身玉立,没有着演出服,仅是一身最普通的白衬衣和牛仔裤,却能让人刹那间领略出舞者柔韧又英挺的丰姿,更遑论他还长了一张动人心魄的脸,若非这张脸一上台就会被更浓的妆容遮盖住,而且舞台毕竟不是电影,没有近镜,这位舞者绝对会因为这张脸而被人趋之若鹜。
  “这里的动作要再调整一次。”他的神情很冷,恍如冰封,万事万物都冻在他的眼底,不起波澜,可凡是看过他舞姿的人都知道,他的舞偏偏如一团火,充满了热情和张力,仿佛倾尽生命,将一切都燃烧殆尽,他正是剧团的首席,也是此次演出的编舞,酆砚,但他只跳一场,这在他连续多次获奖后成了惯例,没人有资格置喙,连剧团的创始人也默许此事,而在追捧“云蝉”的资深爱好者当中,有为了能看到酆砚的那一场而不惜跟完所有场次的狂热追随者,也有暗中开设赌局看谁能压中酆砚出场的大富豪,总归酆砚逐渐成了云蝉的标志,也可以说,是个不需要守台的台柱,俨然成了“酆神”,但他名副其实,确有傲人资本,这跟他自身的努力和天赋绝无法分割。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