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对你不算重蹈覆辙【情有独钟】──谷雨初晴

时间:2021-04-08 13:40:24  作者:谷雨初晴

 

  第一章
 
  一处偏僻的山岗上,一群小鬼正欢天喜地抬着一架大红喜轿朝着山林深处走去,只是这喜庆的气氛在外人看来却是说不出的诡异。
  小鬼们看着与一般孩童无异,却是个个力大无比,几个小鬼一前一后便轻松地将轿子稳稳抬了起来。
  倘若观察再仔细些,便会发现他们的脚在“走动”时根本没有接触到地面,而是隔着几寸虚虚地踩着,两条小腿轻轻一蹬便掠开一大段距离。
  大抵是自家大王吩咐过,小鬼们都打扮得红红火火的。
  统一的大红色着装,脸颊两侧也涂得红彤彤的,忽视这诡异的气氛,看着倒还真是喜感十足。
  轿内,白洛身着一件大红嫁衣,整个人动弹不得,随身的佩剑也没了踪影。
  相比之下,他的心情就没有那么美妙了,真是只有鬼知道他刚才经历了什么……
  大约一炷香前,初次下山执行任务的白洛途径此地。
  明明上一秒还是座有淡淡灵气环绕的仙山,谁知他刚踏入一步,就完全变了模样。
  焦黑的土地上见不到任何的活物,遍地是枯木残枝,离得稍远一点的地方都被浓雾笼罩着,哪里还寻得到之前的那几丝仙气? 
  白洛看着眼前的景象,沉吟片刻,试探着收回了自己刚刚踏进去的那只脚。
  啊,什么也没发生。
  他究竟在抱有些什么不切实际的期待?
  “早知道会变成这个鬼样子,我就绕道走了。”事出反常必有鬼,白洛嘴上念叨着,脚下动作还是不由得谨慎了起来。
  还没走多远,原本昏暗的视线里突然出现了隐隐绰绰的红光,而且伴随着迎亲的唢呐声,这些光点正在以一种可怕的速度朝他这边移动。 
  “这是……鬼迎亲?”
  白洛愣了一瞬,毕竟“鬼迎亲”可是在讲学时连师长都不愿细讲的罕见现象,他一来就刚好赶上,这运气已经不是一个差字可以形容的了。
  他还记得师长的原话约是:“好了,现在我们来说说鬼迎亲。”
  “嗯,其实现在的鬼都很少娶妻了,也没什么好说的,算了,我们说下一个吧。”
  回想结束,白洛轻叹一口气,还是自求多福吧。
  虽然此地死气沉沉的,不过好在枯死的树木枝干都还在,倒是可以借来暂避一下。
  白洛不再犹豫,迅速侧身躲到了一棵枯树后面,他将手紧紧按在腰间的佩剑上,以便情况突变时可以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迎亲的队伍很快便靠近了,白洛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阵势。
  几只相貌丑陋的恶鬼各司其职,有的负责抬轿,有的负责吹唢呐,而之前看到的红色光点,则是他们提在手里火舌跳跃的红灯笼。
  随着队伍靠近,白洛也听到了一些之前被忽略的声音。
  居然有女子在呼救。
  其实白洛修为尚浅,按理说不该管这等闲事,可是……
  白洛心一横,既然被他撞上了,哪有不管的道理?
  瞬息间,银光一闪而过,白洛已经持剑冲了出去。
  说来也怪,看着那迎亲的队伍人数,白洛原本还担心自己吃亏,谁知几招过后,一大群鬼怪竟是纷纷落荒而逃。
  一个个看着挺怕人,这一打反而觉得他们应该是怕“人”才对。
  白洛正心生疑惑,却发现那轿中的女子早已止住了哭喊,竟是自己挑帘款款走了出来。
  这看着哪还有半点像是有事的样子?
  白洛几乎是瞬间就意识到了事情不对,然而还是晚了一步。
  “大师诚不欺我。”身穿嫁衣的女子随手掀掉了盖头,朱唇轻启,却说了句让人一头雾水的话。
  “大师?”白洛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只觉得天旋地转,一下便失去了意识,待他再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摇摇晃晃地坐在轿中了。
  事到如今,他也只能静观其变了。
  突然,轿身猛地停住了,唢呐声也戛然而止。
  这是到地方了?白洛心想。却忽闻有人的轻笑道:“这便是你们大王的新夫人?”
  几乎是在听到那声音的同时,白洛心里莫名生出了一丝异样的感觉,这个人的声音他似乎有点熟悉?
  可是他已经很久没下山了,在外面应该没有认识的人才对。
  小鬼们倒是对那男子很熟悉,连声称是,闹哄哄地热情邀请他去府上喝喜酒。
  男子身形慵懒地靠在枯木上,半抱着手,右手拿着一把白玉折扇,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点着自己左侧的肩头,似乎是在思考这个提议。
  白洛被限制了活动,看不到轿外的情况,也无法出声求助,只好坐在骄内干等。
  半晌,只听见那男子又轻笑了一声,似乎是答应了。
  于是小鬼们又开始敲锣打鼓,抬着花轿继续前进,从比之前还热烈的锣鼓声中,白洛感觉到了它们的兴奋。
  没过多久,轿身再次停住了,这回是真的到了。
  其实白洛之前就注意到了,这个鬼迎亲还挺像那么回事的,人间结姻缘该有的礼数基本都没少,费了不少心思。
  现在的鬼很少结婚不说,就算遇到心仪的女子,直接抢来就是了,能这样中规中矩地用花轿把人抬来,属实难得。
  一个鬼能有这么高的思想觉悟,实在不合理,对此,白洛能想到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一切都是女方要求的,而这个鬼新郎也真的依了。
  胡乱猜想着前因后果,白洛渐渐品出了一种别样的滋味,这只鬼该不是在倒贴人家姑娘吧?
  白洛莫名想笑,但一想到自己的处境,便又笑不出来了。
  只听见有一个小鬼吊着嗓子道:“新娘出轿!”
  白洛:“……”他现在全身受缚,连开口说话都做不到,还要他自己走出来?怎么可能!
  白洛决定装聋,对不起,听不见听不见听不见!
  见轿中半天没有动静,玄默可有些等不及了:“沈姑娘可是害羞了?你再不出来,我就……我就只能亲自抱你出来了!”
  话音刚落,一阵妖风便涌进了轿中。
  白洛:“!!!”
  这鬼新郎行动起来霸道又迅速,压根没给白洛任何的反应时间,白洛只觉得身体一轻,整个人就被拦腰抱出了花轿。
  被一个男人这样抱着感觉一点也不好!白洛在心里咆哮。
  不,准确的说,他甚至不能算一个活人。这么一想,白洛心情更糟糕了。
  然而在小鬼们看来,这却是一幅美好的画面。新娘害羞地依偎在大王怀中,大王终于抱得美人归了啊!
  “玄默,你这样可是会吓到新夫人的。”白洛记得这个声音,是刚才途中遇到的那个男子。
  几乎是在这道声音响起的同时,白洛就感觉到玄默抱着自己的手又紧了几分,他这是在紧张吗?
  “苏尧?你怎么会在这?”玄默之前一直心心念着轿中的人,苏尧也刻意收敛了气息,要不是他出声,玄默几乎发现不了最近鬼城中名声大振的新任鬼王居然也在迎亲的队伍里。
  “当然是应邀来看你的婚典啊,正巧无聊,发现你的新夫人好像很有趣。”
  苏尧漫不经心地说着,脚尖一点便跃到了府中的宾座,甩袖坐下了,当真是摆出了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这倒是难得。”玄默见他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也不想在大喜的日子给自己找麻烦,便直接当他是空气,懒得理会。
  但白洛却不这么想,直觉告诉他,这人一定是来搞事的!
  虽然没太听清他的名号,但白洛明显感觉到,有一股灵力暗暗送了过来,自己的身体已经开始慢慢恢复了。
  玄默轻轻将怀中的人儿放下,白洛配合着他的动作站好。
  这虽然是山鬼的地盘,但现在他的灵力已经在恢复了,打不过人家,找个时机逃跑保命总不成问题。
  “我们先拜堂?”玄默边问边试探着去拉白洛的手,刚刚他太激动,直接就把人抱出来了,也不知道自己的新娘会不会生气。
  想到自己心里的推测,白洛微微躲开了那只手,简洁明了地用肢体动作告诉他,不,我嫌弃。
  “那,便依你的。我们不拜堂了,直接洞房吧。”玄默也不恼,反而把语气放得更柔了,真的跟哄媳妇一样。
  不过这逻辑是不是有点问题?他不想拜堂,也没说要洞房啊!
  不是错觉,白洛肯定自己刚刚听见宾座上传来了几声压低的轻笑。
  白洛:“……”
  可怜的鬼新郎不知道自己的新娘早就换了人,更不知道白洛心里打得噌噌作响的小算盘。
  他还一心沉溺在新婚的喜悦中,只想赶紧看看自己的新娘今天有多美。
  玄默抬手勾起大红盖头的下摆,开始缓缓往上掀……他的手一寸一寸地向上移,白洛觉得自己的心也在一寸一寸地往上提。
  就在白洛的脸马上要露出来时,他却又突然停住了手中的动作。
  白洛正奇怪为什么突然停下了,就听见玄默忍无可忍地转头朝身后的苏尧吼道:“你能不能不要盯得那么死?!这是我的新娘,我的!”
  苏尧无辜地将手中的折扇一展,掩住了唇边的笑意:“不好意思,你继续。”
  这下白洛能肯定了,就是这个人在暗中搞鬼,因为这次他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灵力完全恢复了,那人想看的“好戏”是什么,他大概也明白了。
  迎娶的新娘变成少年郎,话本里都不敢这么写吧。
  虽然这样不太好,但趁这个时机逃走是白洛唯一的机会了,他只希望别给这鬼留下什么太大的心理阴影……
  玄默早就被喜悦冲昏了头脑,哪还注意得到这点灵力的波动?
  于是毫无防备地,红盖头悠悠落地的一瞬间……整个府内的空气都凝固了。                        
作者有话要说:  构思了好久终于开坑啦!2020冲鸭!!
喜欢的话就加个收藏叭,你们的评论就是我的动力!
蹭个玄学,开文当天连更三章,今天之内随机掉落哦(*^▽^*)
 
  第二章
 
  白洛皱了皱眉,尽快适应了外面的光线,然而等他抬眼望去时,视线对上的却不是已经石化的玄默,而是远处宾座上同样愣住了的新任鬼王。
  白洛心跳猛地一滞,记忆如洪水猛兽般涌现出来,眼前之人的外貌身影与记忆中的人渐渐重合,之前没听清的名字此时在脑海中也突然清晰了起来……
  苏……尧?苏尧!这人竟是苏尧!
  一时间,白洛甚至忘记了把自己的目光从那人身上收回来,直到意识到身旁的玄默有了动作,他才像突然从魔怔里清醒过来般,运转着灵力转身拼命向外跑去。
  也不知道跑出了多远,直到四周又重新归为寂静荒凉,白洛才慢慢停了下来。
  一身嫁衣早已被枯枝残叶划破得不成样子,甚至连身上好几处白皙的皮肤也被划开了,正往外汩汩流着血。
  白洛勉强护着心口,跌跌撞撞地走到一颗枯树下倚靠着坐下,半晌才哑着嗓子道:“好不容易出来一次,这遇到的……都是些什么事啊。”
  因为情绪失控,又加上他刚才将灵力乱用一通,现在灵力已经开始反噬了。
  鬼王并非虚名,苏尧的实力早已今非昔比了,他早就追了过来,只是没有选择现身罢了。
  “要是看见我,你估计又要跑了吧。”苏尧在暗处放肆地打量着白洛,眼底的情绪却是晦明难辨。
  怨恨?愤怒?不甘?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他觉得自己是该恨的,可是当白洛毅然转身离去的时候,他心里竟涌现出了一种近乎委屈的感觉,让他自己都感到不知所措。
  五年过去了,当初死心塌地要忘记的人,居然仅仅是一眼就再也忘不掉了。像一颗疯狂的种子,甚至不需要雨露浇灌,一入土便开始肆意生长。
  等你反应过来时,它的根系早已深入心底了,忍痛去拔,只会生生带起一大片来。
  苏尧皱着眉头,手指无意识地将扇柄捏得轻声作响,他看得出来,白洛现在的情况并不乐观。
  苏尧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想的,也许只是多年前养成的习惯还留在骨子里,他刚抬脚迈了一步出去,就有一道声音突兀地响起了。
  苏尧猛地止住脚步,退了回来。
  “白洛!白洛!你在哪?”看样子是有人找过来了。
  “我还真是……”不长记性。
  苏尧压下心底作祟的情绪,勾唇一笑,心里却是说不出的凄凉,有的事经历过一次就够了,他不能再重蹈覆辙。
  苏尧反应极快,没等那人靠近,一个瞬息便隐了身形,再无迹可寻……
  云锦有一奇山唤作灵山,山如其名,此山万物有灵,仙雾缭绕,宛若仙境,是极佳的修行之地,楚门仙派便坐落在此。
  楚门仙派为民除害,匡扶正义,在民间享有极高的声誉,想拜入其门下的人更是数不胜数。
  可惜世间多有不尽如人意之事,就在一年前,楚家掌门楚叶璟外出修行时被人算计,从此一病不起,眼看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楚门仙派的情况也渐渐艰难起来,大有萧条之势。
  楚云萧身为楚掌门的独子,同时也是楚门仙派的大师兄,不得不提前担起了掌门的重任。
  世人原叹楚门仙派可能要就此衰落了,不料这位新任掌门虽然年纪轻轻,实力却不容小视,在他的整治下,楚门仙派很快便恢复了昔日的实力,风采甚至更胜从前,着实令人心服口服。
  此时,这位低调的新任掌门刚刚处理完门派中的事务。他轻放下手中的毛笔,起身整理好衣摆,正欲去清水阁外看看弟子们的情况,就听见有好几个弟子在议论。
  “你们听说了吗?白洛师兄下山去了!”
  “真的假的?掌门师兄居然放心让白洛师兄下山?”
  “有师弟亲眼看见的,肯定不假!不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几人原本围作一团正说得起劲,不知是谁突然清咳了一声,几人好像都意识到了什么,慌忙散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