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虫星第一司法审判官【情有独钟】──不歌鱼

时间:2021-04-08 13:37:26  作者:不歌鱼

 

  ☆、活着
 
  暴雨如注。
  倾盆的雨水仿佛要将整个星球的地面给砸穿。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远处的树木山丘,银灰色的建筑废材都成了肮脏模糊的色块,什么都看不清楚。
  整个世界像是一个孤单而空旷的异度空间,只余下雨水砸落时发出的巨大而猛烈的空洞回音。
  这一片荒芜的星际垃圾站,是整个帝国329个星际垃圾站中最不起眼的一个,位于偏僻的帝国边缘,人迹罕至,平日只有清理垃圾的简易机器虫会到来。然而在这样的天气里,就连机械虫也按照指令隐匿到了地下停靠处。
  视线拉近,远处,大堆大堆尚未被整理的机械废材中,一个黑色的小点,正在地面上渐渐积聚起来的“河流”里起起浮浮。
  雨水毫不留情地冲刷着,将“它”推来搡去,直到“它”重重地撞击到一块军甲残片,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呻.吟。
  那声音着实是太小太虚弱,几乎是在出口的顷刻间就被雷鸣般的暴雨声淹没,但倘若细细听了的话,就会发现,那确实是虫发出的声音。
  那是个少年。
  他身上的黑色紧身服已经被刮破了很多道,露出白皙孱弱的皮肉,上面已经青青紫紫,伤痕累累。
  微长的黑发被雨水浸的漆黑,像是最深沉的夜色,挡住了他的面容,看不清脸,但还是能够隐约看出其年轻俊秀的轮廓。
  少年苍白的唇无意识地大张着,呼吸被打得凌乱无序,似乎正在承受着剧烈的痛苦。
  而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刺痛。
  身上的每一根骨骼都在叫嚣着痛苦,烈火烧灼皮肤的感觉没有一分一秒褪去,依旧顽固地存留在所有的神经末梢。眼皮沉重得仿若千钧。冰凉的雨水不断地涌入口鼻,窒息的感觉越来越清晰刺骨。
  耳边再次响起喧嚣,眼前的黑暗里仿佛再次亮起了实验室冰冷雪白的白炽灯光。
  “实验体008号,请告诉我你对布鲁特教员的看法。”
  “……没有情感波动,初步判定无法形成成熟的情感认知链……”
  “这只虫是被你虐杀的吗?说实话!”
  “你为什么会这么残忍?!你就是个没有丝毫虫性的怪物!下地狱去吧!”
  “对不起,我们不能再留下你了。”
  “……我平生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亲手把你制造出来……”
  那些话语还萦绕在耳边,通天的烈焰已经吞噬了过来。生命力一点点从体内抽离,死神的羽翼遮天蔽日地笼罩下来。
  他知道自己要死了。
  但是为什么?
  他们说他的基因是失败的,他没有正常虫的情感,就像一块完整的拼图缺失了一角,所有全部都要被丢弃。
  还因为……他杀了那只虫。
  很多事情在他脑海中已经模糊了起来,唯一记得的就是濒死的痛苦与绝望。不是说没有感情的吗?但不知道他们懂不懂,即便是无法理解那么丰富的虫族情感,他也会疼啊。
  既然他的虫生没有任何意义,那为什么还要将他制造出来?为什么要让他这样痛苦地死去,带着一事无成的狼狈,带着残破的灵魂,连个全尸都留不下……
  不,我不想这样……
  我不能死!
  一个念头劈开混沌一片的脑海。
  恍惚间似乎有虫在他耳边声嘶力竭地喊着,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能证明他们是错误的,只有活下去,才能有机会让那些荒谬无知的虫付出他们应有的代价……
  他的生由不得他,死也由不得他,那么他平白无故来着虫世间走一遭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只是为了被欺辱,被嘲弄,被那些冷漠的虫如同垃圾一般丢弃,在烈焰中承受着痛苦,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躯壳被焚毁吗?
  不!他不甘心!
  暴雨倾盆,少年血迹斑驳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发出风箱一般混合着呜咽的喘息,他的头摇摆着,用尽全力避免着身体继续浸泡在雨水中,那挣扎声达到了顶点,然后倏忽顿住。
  天地间似乎有那么零点零一秒钟陷入了空前的静寂。
  他睁开了眼。
  那是一双漆黑的眼眸,瞳孔毫无光泽,如同地狱深处燃烧的焰火,万鬼长嘶。
  ……
  “秦斯?”
  “……”
  “秦斯!”
  走廊上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最后停在了门口,敲门声响起,“秦斯?我们该出发了,你好了吗?”
  “……”
  秦斯猛地从臂弯中抬起脑袋,直起身子,揉了揉眼睛,只怔愣了不到两秒,就条件反射地扬声答道,“马上!”
  话音落下,他呼出一口气,将脑海里的画面清除出去,活动了下僵麻的手臂,从书桌前站起身来。
  他话说的“马上”,但收拾的动作依旧不紧不慢,透着一股妥帖的稳重来。
  穿衣镜前映出少年清瘦的身形来,秦斯捋了捋头发,将微长的黑发撸到后面,露出光洁的额头。
  不得不说,这是一只格外漂亮的小雄虫,即便是放眼整个蔷薇星系,也绝对称得上是受众多雌虫追捧的长相。
  乌发雪肤,五官精致,看上去柔弱无害极了。
  然而只有这具身体的拥有者本虫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他的血液里蕴含着杀.戮的本性,他大脑里有不下一万种杀虫的技巧,他全身上下都隐藏着危险的气息,却没有任何虫意识到这一点。
  他们都当他是朵漂亮的观赏花,却不知道他美丽的花苞内部是雪白的尖牙利齿,能够时刻将猎物开膛破肚。
  镜子里的少年双眼明亮,长长的眼睫在昏暗的室内也纤毫毕现,在柔软的脸颊上打下阴影。
  秦斯试着扯了扯嘴角,于是镜子里的少年也对他扯了扯嘴角,但那笑意却怎么看怎么假。
  秦斯皱了皱眉,将凌乱的黑发重新拨到眼前,遮盖住额头和大半的眉眼,又从黑色夜行衣的口袋里拎出一副黑框眼镜,架在了鼻梁上。几秒钟的功夫,镜子里的虫就像是换了一只一般,锋芒被掩映住,变得平凡而普通。
  “走吧。”
  .
  明亮的灯光下,豪华的宴会厅里歌舞升平,衣香鬓影。
  大腹便便的雄虫执政官正站在大厅正中央,眉开眼笑地接受着身边众虫的恭维。
  旁边的自动调酒器举着水晶托盘,穿梭在虫群中,五彩斑斓的澄澈酒液在形状各异造型独特的玻璃杯中折射出璀璨的灯光,荡漾出诱虫的甜香。
  刚刚结束了和到访大使的互相恭维,执政官忽然觉得有点口渴,于是朝着往一边挪去的小机械虫招了招手。
  那小机械虫却像是感应器和识别镜头出了什么故障,充耳不闻地继续不紧不慢地前进。
  周围的虫都因为执政官的动作停止了交谈,然而却看到这只中年雄虫露出一点尴尬混合着恼火的神情,再次朝着无视了他的小机械虫大力挥手,并喊了起来。
  “喂!快过来,你这蠢货!”
  宴会厅一角,一双沉沉地黑眸抬了起来,不带丝毫情感的淡漠的视线貌似不经意地扫了过去。
  下一秒,执政官气急败坏地拨开虫群,朝小机械虫走了过去。
  与此同时,少年压下礼帽的帽檐,推开桌子上的半块蛋糕,起身朝那边走过去。
  嘀嗒,嘀嗒……
  倘若这个时候从宴会厅上方俯视下来,就能看到两只截然不同的雄虫正在以几乎一样的速度,向着同一个地方挪去。
  当然,缜密的计划之内没有任何的事情是巧合,就连这几乎一模一样的速度也是精密计算后的结果。
  嘀嗒!
  无声的指针重合在同一秒,执政官远离了虫群,拿起了那一杯嫣红的葡萄酒。
  “你他妈真是出毛病了,信不信我明天就把你砸碎了扔到回收站!”
  他喘了口气,理了理微皱的衣摆,将酒杯递到了唇边,然而下一秒钟——
  “啪!”
  “哐当!”
  巨大的声响惊吓了众虫,他们忙不迭朝着声响发出地看去,然而下一秒灯光却骤然熄灭,尖叫声此起彼伏。
  有虫在喊,“来虫!有杀手!”
  更多的虫在混乱中尖叫着相互推搡。
  “快去检查!”
  “保护大使!”
  “安静!”
  这句话话音还没落,灯光再次亮起。
  静寂。
  那一瞬间没有任何虫发出声音。
  血,鲜红的血液,缓缓地在锃亮光洁的地板上蔓延开来,像是一朵妖艳的曼陀罗,而那血迹正中央,赫然倒着刚刚还春风得意的执政官先生。
  不知道是谁发出了第一声尖叫,嗓子像是被掐着一般刺耳难听,紧接着所有虫都尖叫了起来。
  “封锁宴会厅!一只虫也不许走!”
  “快!他还没离开!”
  “谁干的?!到底是谁干的?!给我掘地三尺也要把他给我找出来!”
  喧嚣和哭泣嘈杂极了,躺在角落中的执政官大人孤零零地圆睁双目,最后一口气早已消散,而他的瞳孔深处似乎还残存着刚刚灯光熄灭前的场景,那也是他虫生末尾的最后一幕——
  冰冷俊秀的少年面无表情地望着他,然后歪了歪头,在他愕然失措的目光中,抽出了一把寒芒四射的光刃。
  那样的速度其实对他来说,只能看到一道浅蓝色的残影,紧接着心口传来剧痛,叫喊声被堵在了肺里,他什么声音都来不及发出,就身体一软倒了下去。
  不过幸亏他死的干脆,不然他就能够看到,少年雪白的颊边滴了一滴鲜血,妖冶得宛如一颗朱砂痣,那快准狠扎入又抽出的刀间,赫然挑着一颗鲜红的,还在跳动着的心脏。
  那是他的心脏。
  紧接着灯光骤熄,他罪恶而奢靡的虫生也结束了。
  .
  “怎么样?”
  夜风习习,带来丛林深处植物潮湿的气息。
  少年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路上,同伴在一旁观察着他的神色,在失败了之后,终于无奈地妥协了。
  “好吧,我知道任何的任务对于你来说都没有丝毫的难度,我问这话的目的只是想知道你是怎么了断那只垃圾虫的?”
  “剖心。”秦斯冷漠地说。
  “……”蒙拉冲秦斯竖了竖大拇指,表示心悦诚服,“该!我本来还担心你会心软,但这虫就是个笑面虎,表面一套背后一套,贪污受贿少说也已经五六年了,手里还有不少虫命,就是个吸民血刮民脂的王八官!”
  秦斯:“哦。”
  蒙拉摸了摸鼻子,适时地转移了话题,问他,“你今天晚上这么晚了,还要回去吗?”
  这下秦斯终于有了点不一样的反应,他抬起头,目光从眼角漏出,透过镜片和刘海儿,淡淡地瞥了蒙拉一眼,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紧接着又低下了头。
  “回。”他说。
  “有虫在等我。”
  说完,他就不再等蒙拉反应,从口袋里掏出折叠版的飞行器,随手一抛,然后干净利落地跃了上去,朝着荧光幽幽的丛林间飞去。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主攻《伪装娇柔[无限]》已开求戳,收藏就看大佬驯服小野猫(?
文案:过气恐怖片影帝池蔚最近噩梦缠身,开车走神一命呜呼,被投掷进入灵异空间【casino】进行生死对赌。
开局一条命,活到最后赢得最多。
*
casino里乌烟瘴气,池蔚甫一踏进,就被一个身份不明的少年缠上了身。
——白天扯他衣角,晚上爬床,黏黏糊糊,人畜无害。
*
少年身娇体软易推倒,战斗力超强,还对池蔚一见钟情,甜言蜜语信口拈来。
“我将永远忠于你,我的主人~”
*
跟少年签订契约后,池蔚凭借多年锻炼出的胆色和超强实力成为了首屈一指的战区大佬。
然而一次事故,他习惯性地护住了身后的少年,却冷不防被反捅了一刀——
[系统通报:玩家池蔚因违规操作被踢出casino。——管理员叶楚]
池蔚:“……”
监控视频里,那个在他昏迷前哭的梨花带雨,爱他爱得要死要活的少年,转身就一脸冷漠地将他的账号给注销了。
干净利落,没有一丝留恋。
*
这事儿能就这么完?
男人垂眼,咬着绷带干净利落缠好手背上恶鬼撕咬的伤,冷笑一声,一脚踹开灵异空间的大门。
那必然不可能。
后来……
———————————————————————————
池蔚。
过气恐怖片影帝,入行多年,不红还非。
然而在另一个空间里,他赫赫有名,万鬼追捧,虽然已经金盆洗手很多年,但江湖上还流传着他的传说。
阴阳论坛漆黑的页面上至今还挂着那个火爆的帖子。
#扒一扒某池姓新人&恶魔boss因爱生恨激战七天七夜的风流韵事#
———————————————————————————
白切黑贵公子(池蔚) X 暴力狂小野猫(叶楚)
 
  ☆、重生
 
  一只虫出生的意义在于什么呢?
  从一颗虫蛋开始孵化,骨骼抽长,血肉生长,皮肤变得坚韧,灵魂一点点觉醒,而在这样的过程中,他的身边一定不乏爱他的虫这样告诉他:
  你诞生于真爱之中,你是家庭与责任的见证,也是伟大生命的延续,是我们——你的雌父与雄父最亲爱的宝贝。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