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刀剑乱舞本丸今天和好了吗?【幻想空间】──虎团子

时间:2021-04-08 13:32:16  作者:虎团子

 

  第1章
  5-4厚樫山
  一行六人的部队经过和检非违使军队的一番酣战后,几人一边休整一边寻找新刀。
  “都第六次了,还是没有吗?”安定在倒下的检非违使的四周搜寻着。
  “三日月殿下落下的概率是真的低,我的指甲都花了,一点儿都不可爱了。回去主人肯定会失落的,我们再找一会儿吧。”清光摩擦着指甲,看着战场做出决定。
  “那我和阿尼甲去右边。”膝丸和髭切并肩离开。
  “我带着五虎退去左边。”药研牵着五虎退离开。
  “我们也要开始了,安定。”
  六人分三路在合战场上寻找,找到了好几把藤四郎家的短刀、两把初始刀加州清光。可惜这些刀他们本丸已经有了,他们的审神者也是一个温柔的人。
  在他们降临时便定下了规矩,不允许他们带相同的刀剑回本丸,也不会给他们使用刀剑强化,他们所有的力量都是通过扎实的对战提升的。
  “啊拉,清光光,这么说我们可以回去了吧。”髭切倚在膝丸的身上打着哈切,露出了一对可爱的虎牙。
  “嗯,今天就到这里。”主人规定的出阵时间已到,再晚些怕是主人就要派其他人来找了。
  只是,没有完成主人的任务还是不甘心。
  六人按下回本丸的仪盘,金色的光柱降下笼罩住全身。
  “咔嚓!”
  连绵的紫色闪电轰炸在地里造成好几个大坑,大风骤起吹扬不绝的尘土。
  有一道闪电正好落在光柱上打断了建立中的通道。
  所以人都知道,这是检非违使。
  “啊呀,今天的战场还真是热闹。”髭切看热闹的说,左手却垂在身侧,大拇指在第一时间划出刀柄。
  “哦啦哦啦,可以大干一场了。”安定挥出刀身。
  药研把五虎退护在身后,刚才的一战,五虎退已经重伤不能再战了。
  “药研哥,没事的,我我还有主人给的御守。”五虎退捏紧挂在脖子上的蓝色袋子,“我要和你们一起战斗!”
  “退……”
  药研当然了解御守可以救退一命,可是碎刀的滋味相当于一吨重的货车从身上轧过,他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退在面前死去。
  “奇怪,你们看,检非违使竟然略过了我们。”场上侦查值第三、又没有同行的兄弟需要照顾的清光第一时间发现了异常。
  “他们莫非是瞎了?”膝丸无厘头的猜测。
  “我们过去看看就知道了。”髭切向检非违使的方向走去。
  膝丸赶紧跟上,“阿尼甲!”
  “清光,我们?”安定问。
  “我们小心一点,一起去看看。”清光做下决定。
  六人谨慎的隐藏自己,战场上的检非违使默契的围城一个圈并且逐渐的向内聚拢。这在平时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对战中是绝对罕见的。
  “立刻放弃抵抗,把东西交给我们。”
  刺耳如同锯木头的声音响起,圈内的人轻微的抬头,帽檐下露出一缕淡黄色的发丝。
  他全身笼罩在黑袍下,背上背着一个近似等身的木盒。透过他挥舞的动作,不难看出他的清瘦。
  尖利的枪穿透他的锁骨,两把近战的短刀划断他两腿的动脉,背上和腹部被一把胁差和太刀刺、划,鲜血滴滴答答的浸湿了他的衣服,也染红了地上的沙砾。
  “都说别反抗了,小乌。”有检非违使从刀纹上认出了他。
  “咳咳。”小乌唇边溢出鲜血,忍着近乎痉挛的疼痛,左手攥紧胸口的衣服,心脏好像被人用刀分割得四分五裂。
  “你……咳咳休想。”
  双腿犹如踩在钢筋上的发疼,用尽全部的力气奔向敌人,手中的刀冲着敌人刺去,两翼的检非违使同时进攻,冷汗从小乌的额头上滑落,眼前一片眩晕。
  小乌尽量躲过左边的打刀,还是被右边的短刀刺中了手臂。
  顿时血从洞中流出染红了手掌,小乌的意识逐渐的消失,但右手却颤抖着握紧着刀。
  “结束了,小乌。”
  一把敌大太刀落下,小乌堪堪举起刀接住。
  不……不行了。
  呵,好好不甘心,我要被劈成两半了吧。
  “嘭!”
  在失去意识前,小乌看到有人接下了那把敌大太刀。
  ……
  等小乌再次醒来时,日式的布局瞬间映入眼帘。
  我……这是被救了?
  勉强支撑着坐起来,小乌第一时间寻找盒子,看见放在身边才环顾自己现在的处境。
  身上的伤得到很好的处理,恩人还给他换了衣服,是一件宽松的和服。他的衣服被人洗干净了放在矮凳子上,唯独不见了他的本体太刀。
  “呃……”
  忍着细密的疼痛,小乌换下和服穿上自己的衣服。这个过程用了近十分钟,完成后小乌闭上眼睛用刚缓过来不足一层的灵力感知本体的下落。
  他是刀的付丧神,本体对他而言如同空气,缺了就活不了。
  救了自己的恩人的住宅很大,灵力核已近乎干涸在上面又新添了一道裂痕。
  “呼……呼呼。”
  小乌跌坐在床上,缓了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睛。
  “等我找到本体,到了谢我们就离开。”小乌抚摸着盒子,如同在和挚友对话。
  把披风披在肩上,帽子一如既往的遮住自己。等高的盒子背在背上,小乌踉跄了两步扶着墙壁走出去。
  庭院的阳光柔和,微风吹拂青草带来阵阵的清香。小乌看愣了,停下脚步,自己不停的旅行寻找,好像很久都没有停下来见过这般的美景了。
  “咳咳。”
  压下口腔里的血味,小乌继续向前走,似乎他刚刚并没有驻足观赏。
  本体所在的地方距离他醒来的屋子有一段距离。
  距离渐近,小乌眯起眼睛看着房间上的铭牌:锻刀室。
  这次,是准备把我刀解了?
  小乌不愿用最坏的想法去猜忌别人,尤其还是这个对自己不错的恩人。
  但是阅历告诉他人心不得不防。
  “咔——”小乌拉开门。
  屋里的人对他的到来震惊又悸动。
  审神者夏奕:“小乌殿您醒来!”
  药研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客观的道:“小乌殿下,你现在应该卧床休息。”
  膝丸:“欧多多,你没事吧,吓死我和阿尼甲了。”
  “啊呀,小乌鸦刚醒来想闹哪样?嗯?”髭切直接卸下小乌肩上的盒子。
  小乌微微垂下眼,没有任何的反抗,实在没想到竟然会再次遇见髭切大人。
  脚踝开始痛了,连带着心脏也开始抽痛。小乌用力的咬住嘴唇,额上全是冷汗。
  “麻烦……把……本体…给我。”小乌尽量的挤出几个字。
  夏奕才从刚才的状况中回来,听见小乌的话连忙把本体递给小乌。
  “您身上的伤本来想试着用本体修复的,可是我太笨了,修复不好才过来拜托刀匠的,哪知刀匠也不行。”夏奕失落的道。
  “不是的,主人的灵力很舒服,上次退受伤了,主人就治好了退。”五虎退立马反驳。
  “原…来……是这样啊……谢谢。”小乌接过本体,上面有夏奕精心保养过的痕迹。
  “不不用谢,小乌殿如果不介意可以留下来哦。”
  “不……了。”
  心脏的痛夺走了空气,小乌尽力的呼吸,从髭切手里抢过盒子,意识越发的晕旋,没走几步就倒在了地上。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的第一天,get!
 
  第2章
 
  小乌微微睁开眼睛,不同于之前的手入室,这间房干净有序,明显是有人常住的房间。
  慢慢的坐起来,小乌发现他的本体刀被人放在了刀架上,旁边摆着的两把刀十分的眼熟,熟得铭刻在了记忆深处,哪怕是闭上眼他也能随手勾勒出它们的形态。
  源氏重宝,一振两俱,诞生于同一刀匠同一材料的髭切和膝丸。
  两人互为兄弟,形影不离。
  而他,只不过是源氏家主将膝丸送出后,代替膝丸陪着髭切的仿刀罢了。
  没人会在真正的珠宝面前,对一把仿刀感兴趣。
  “咳咳。”
  想到这儿,头和心脏同时嚣痛起来。小乌蜷缩着身体,双手用力的揪着胸口,好似这样就能把疼痛压下来。额头上的密汗随着脸颊落下,小乌死死地咬着嘴唇不敢发出一点儿的声音。
  很多年,他都是这样过来的。
  ……
  “啊,阿尼甲,你说欧多多是不是不喜欢我们呀?”膝丸端着粥满脸的失落。
  髭切垂眸看见膝丸薄绿色的头顶,歪着脑袋思考:“欧多多?我的欧多多不是伤心丸你吗?”
  “阿尼甲,我是膝丸哦!”膝丸立马反驳,“欧多多是我们的弟弟小乌,你记起来了吗?”
  “你是说乌鸦丸?”
  “不是小乌丸,是小乌啦。”
  “嗯,有两只乌鸦。”
  屋外的对话小乌听得清清楚楚,淡黄色的眼底藏着讥讽。
  果然,他的弟弟只有膝丸一个。
  所以,小乌,你究竟还在期待着什么。
  屋外的脚步声停止了,小乌默默的松开双手垂在腹部,舒展开蜷缩的身体,惨白的嘴唇在刚才的
  咬合下多了几分的血色。
  一切就和醒来前一样。
  “咔——”门被人拉开了。
  小乌支棱起耳朵听着动静,有人放下了东西坐在了他的身边,闻着味道嘴里不停的泛出唾液。
  话说回来,他也有好久没有进食了。
  貌似,最近的一次还是三天前。
  “阿尼甲,小乌又发疼了。”膝丸看着小乌苍白没有血色的脸,额头上不停冒出的细汗知道他是又疼了。
  昨天小乌执意要离开,可没走两步就倒下了。
  药研殿为他检查的时候,小乌身上渗出的血吓了他们一大跳。没有人想到小乌受了这么重的伤竟敢乱走。
  上了药,夜里小乌又四次抽搐,吓得他和阿尼甲整夜没睡的守着。
  小乌听着有人出去了,眼皮微动又赶紧闭上。
  髭切的视线触及到小乌的小动作,轻笑道:“源氏的刀剑何时这么弱了,说出去都丢人了。”
  小乌的睫毛微颤,手指在被窝里蜷曲,心底嘲笑自己,我本就是仿刀,丢人也是应该的。髭切大人怕是恼了吧,他是他的仿刀如此的不堪一击,他是要斩了他吗?
  “阿尼甲,我回来了。”膝丸去而复返。
  小乌感觉额头上传来温热的触觉,蜷曲的手指舒张,这是再给自己敷热帕子?
  髭切大人没有嫌弃自己。
  一想到这个,小乌痉挛的心是被人熨过。只是藏有灵核的头部像是要炸了,灵核如同缺水的大地裂缝愈加的宽,痛苦压迫着每一根神经。
  “呃……”
  小乌忍不住出声,手指在手心上留下五个月牙痕。
  “小乌,你醒啦!”膝丸开心的道。
  小乌从前想了千万种和膝丸会面的场景,有厌恶、有嫌弃、有不喜。
  唯独没有想过,真见到了,这人竟是盼着他醒来。
  “膝…丸……大人。”小乌断断续续的念出膝丸的名字,又看了一眼身边的髭切垂下眼皮,心跳加快的道:“髭切……大…人”
  “小乌,我们可是自家兄弟,不用这么生疏,叫阿尼甲就好了。”
  随着膝丸的话音落下,小乌淡黄色的瞳仁瞬间紧缩。
  阿尼甲,他还有资格叫吗?
  头疼而一直轻颤的睫毛也剧烈的抖动了一下,小乌紧紧的咬住嘴唇,任由脑袋里针刺般密集的痛
  压缩着精神。
  “张嘴!”
  小乌的动作髭切看得眉头直跳,直接把人拉到怀里轻柔的靠着自己的肩膀,端起粥吹冷后命令道。
  嗯?
  小乌的意识有些模糊,听了髭切的话下意识的照做。
  髭切大人在喂我?
  髭切看着小乌像只仓鼠一样含着粥,久久不咀嚼的样子好笑,“还不咽下去,武力弱就是,身体还不养好像什么话。”
  果然,是在嫌弃我弱。
  小乌低垂着头,视线渐渐地模糊,手臂狼狈的紧握,心底存在的异样也彻底的消散。
  “啊。”
  膝丸看着阿尼甲一口一口吹凉了小心的喂粥,小乌机械的张嘴咀嚼。温馨中又要点奇特的不同。
  一碗粥吃了二十五分钟,房间内小乌靠在髭切的身上忍住想吐的冲动,按照药研殿开的医嘱,五分钟后,髭切才端来了温好的药味小乌。
  忍着胃部的不适感,小乌喝完了药。
  “我去洗碗了。”膝丸带着碗筷离开。
  “好好的休息,如果有不舒服的地方记得喊我。”髭切准备扶着小乌躺下休息。
  “我…想……出去。”小乌抓住髭切的手,声音坚定的道。
  髭切微愣,但还是尊重小乌的想法,找了件披风把他裹起来只留了一个脑袋在外面。
  本丸的风景是一亭一景,暖阳的夏日洒下的阳光叫人全身轻松。不过,大是大,唯独缺了一丝的人气。
  髭切看着小乌像个孩子对这里充满了好奇,本丸在他的面前好似哥玩具一般的新奇。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