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青鸾城主破事多【三教九流】──狐梦铳

时间:2021-04-08 13:30:33  作者:狐梦铳

 

  ☆、第1章
 
  爱一人是固执的,谅他是英雄豪杰天下权贵都为之泯灭心智,哪怕天涯海角,用尽阴谋诡计,也要将至爱之人找回来,牢牢地抓在手中。
  那一年,满头三千白发的魔尊黄延执掌了暮丰社以后,便为了仇恨而处处针对青鸾城。至第三代青鸾城主老死,青鸾城更换第四代城主,黄延得知雯国的瑞亲王苏瑞天放弃竞争王位而接任为第四代青鸾城主,便秘密约见青鸾城创者玄闻贺卯的师弟-巧千岁。
  两人皆对青鸾城颇有怨言,身为登风楼创者的巧千岁更是喜欢与师兄作对。山顶雪屋之内,同流合污的两人把酒论事,巧千岁说:“那苏瑞天本是贵妃所生,雯王后的孩子比之生得早,却是个女婴,雯王后为了保住地位,偷偷将女婴与大臣之子调换了,哪知天意弄人,不是兄弟便谈起恋爱,但王室不许,苏瑞天这才去当青鸾城主。”
  黄延接话说:“苏雪曜继承王位后,不愿意册封王后妃子,也是为了他,但他反倒是去兰丹国迎娶了只有一面之缘的庶出公主施朝晶,两人因此闹不合,我趁此机会,与那第四亲王做交易,让他煽风点火,终使那两人反目成仇、举兵相杀于悠州,但那庶出的公主已怀有身孕,孩子生出来恐将成第五代青鸾城主。”
  巧千岁说:“我来自另一个世界,那里的时空与这里不同,既没有帝王也没有青鸾城,我可以用异法将苏瑞天的孩子送去那个世界,青鸾城百年内便群龙无首,容易对付。”
  黄延痛快道:“好!好!愿你我合作愉快!”
  巧千岁说:“你和我一样,都是因为青鸾城的人,才失去了自己的所爱,都是青鸾城的错!愿我们合作愉快!”
  苏仲明不知道自己在一场阴谋之中孕育,在他还未出世之时已经不知不觉地穿越了时空,在南京这座现代化城市出生,母亲周笑花与父亲苏麻利奉子成婚,三人住在自己家开在夫子庙附近的武术馆。
  但苏仲明乃两国王族的血脉,所以学武术与剑道的资质非常一般,连苏麻利收的祖籍在日本神奈川县的女徒弟上元贺香都打不过。
  在苏仲明五岁的时候,终于被玄闻贺卯找到,玄闻贺卯将他的身世说给了周笑花与苏麻利,并定下契约,说如果苏仲明在十七、八岁时出现意外,自己便来接走他。
  此后那些年,夫妻两人一直小心注意苏仲明的健康情况,哪怕是后来又生下了一个可爱活泼的女儿。
  光阴一晃眼而过,苏仲明已然长大,喜欢在双休日去一家蛋糕店做兼职,而那天正是星期六,他刚刚下班回家,走过一座拱桥时,突然脑海眩晕,两眼发黑,晕倒在桥头,被好心的路人送去了医院。
  病房里,夫妻两人坐着看着一直躺在病床上戴着呼吸罩迷迷糊糊中的苏仲明,同时不知所措。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夫妻两人回头,但等来的不是医生,而是一袭斗篷盖到脚的玄闻贺卯。
  玄闻贺卯启唇:“我说过,如果他发生意外,我便来接他。”
  周笑花不解道:“这几年,他的身体一直很好,为什么到了十七、八岁会说病就病?”
  玄闻贺卯干脆地解答:“他的生命毕竟是在那个世界孕育,与那个世界隔绝太久,生命会加速枯竭。”
  周笑花闻言,不由紧紧抓住苏仲明的一只手,说道:“我怀孕的时候,都不知道他是天降的,他出世以后验过一次血,报告单上的血型结果只有三个问号,我还和麻利笑说‘就当他是RT阴性熊猫血没事的’……”
  玄闻贺卯轻叹了叹,只道:“不早了,我和他该走了。”话落,便擅自摘下了苏仲明嘴鼻上的呼吸罩。
  苏仲明迷迷糊糊之间突然清醒了过来,睁开眼,撑起了上半身,却发现自己坐在一排竹筏上,水面与四周都弥漫着仙雾,又看到撑竹筏的是一位帅气的三十岁男子,便启唇:“我,好像见过你?在我小时候……”
  玄闻贺卯回头,答道:“你醒了?再过一会儿便到那个地方。”
  苏仲明好奇:“什么地方?你要带我去哪里?”
  玄闻贺卯答道:“带你回去那个无拘无束、随便吃喝玩乐、出门旅游也不用车票和签证的地方。”
  苏仲明又问:“那个地方,网络好不好啊?”
  玄闻贺卯答道:“你问对问题了,那里唯独没有网络,没有电子产品。”
  苏仲明纳闷起来:“那我怎么生活?”
  玄闻贺卯说:“那可不一定,没准过得比以前好。”
  苏仲明又说:“好无聊,什么时候才到那个地方?”
  玄闻贺卯建议道:“那便睡吧,等你再醒过来时,你便已在那个地方。”
  苏仲明便躺了下去,闭上双眼。
  四月山樱浪漫,樱花纷霏,雯国定雪侯李旋承接王令,带兵来到这座山头已经等待了十二个时辰,眼看快要等到深夜,兵卒开始有些不耐心,唯有定雪侯李旋镇定自若地迎着微风、看着飞扬的碎樱。
  突然一座仙驾临空飞来,冲破悠然的碎樱,有人仰望着天空大喊:“快看啊!有仙驾飞来了!”声音一传下去,地上的人立刻少聚成多,许许多多双眼睛注视着从远处飞来的、没有马没有轮子的浮空仙驾。
  定雪侯李旋挤过人群,来到最前方,在他面前的上方空中的仙驾传出男子声音,问了他一句:“下方人可是定雪侯?”
  定雪侯李旋扬声答道:“正是!你是何方圣人?”话落,仙驾里无人回答,只有一个重物从里边被抛出来,他眼疾手快,赶忙用麒麟臂接住了。
  仙驾里才传出男子声音:“这是你们在等的雯国世子,好生保护,带回去给瑞亲王妃。”随即,仙驾便飞走了。
  定雪侯李旋转过身便吩咐:“把马车带过来,让世子乘马车回去。”
  一名兵卒应了一声‘喏’,便马上离开人群,很快便驾着一辆马车过来。定雪侯李旋将怀中人送上马车,轻轻放下,轻轻扯下他的斗蓬,一张俊俏的容颜就此露了出来。
  苏仲明闭着双目,一动不动地躺着,睡得很沉,定雪侯李旋看了他这模样一眼,心里不由叹了一声‘真美啊’,复望了他一眼,才肯退出车内,慢慢地把车门合上。
  半夜三更,苏仲明睡醒了,伸了一个大懒腰,望了望周围,发现自己坐在马车里,不由愣了愣,借着琉璃油灯的灯火光,赶紧瞧了瞧自己,更加发愣:“古……古装?!我什么时候自己换了古装?”摸了摸身上的交领袍与长衫,从衣襟里侧掏出了一封信函。
  他拆了信函,展开华笺过目,纸上写了几句话,他轻声读起来:“欢迎回到这个时空,或许你会对它感到陌生,切莫着急,这段时日先在雯国吃喝玩乐,届时青鸾城会派人带青鸾宝剑与你汇合,到时风风光光地当城主……”
  刚读完信,手中的纸张突然化成零零碎碎的光点消失了,他不由又喃喃:“说得跟古代一样,这里……不会是古代吧?”
  突然他的肚子不争气地咕咕叫了起来,他觉得很饿很饿,便掀起车窗帘子,朝外面扬声叫道:“前面驾车的,停车!”
  不出片刻,马车应声停下,前方陆续传来声音——有人喊:“停下停下!世子醒了!”有人答:“世子醒了?那还不赶快去禀报侯爷!”有人说:“你先去侍候,问问世子有什么吩咐,我立刻去禀报。”
  话音刚落,一个小兵奔跑过来,至车窗前,开口问苏仲明:“世子有何吩咐?”车上的苏仲明盯着他那一身古代战甲,愣了一愣,缓缓掀唇:“我……我肚子饿了……”
  那小兵恭敬地回道:“世子请稍等一会儿,卑职立刻叫人给世子备食!”立刻一转身,又奔跑到前方去了。
  苏仲明放下车窗帘子,心里不能平静了,心道:竟然真是古代?!我果然是穿越了!难怪玄闻大叔会说这个地方没有电子产品和网络。……不知道现在是哪个朝代?”
  他单手撑腮,等了一会儿,静静的车门忽然从外面打开,定雪侯李旋进到车中,把拿在手中的一只热乎乎的烤鸡递了过去。
  看到烤鸡,苏仲明两眼发亮,抓过来便狼吞虎咽地啃咬。定雪侯李旋在他面前坐下来,温柔地劝道:“世子慢点吃,整只鸡都是你的。”
  苏仲明停下:“你刚才叫我柿子?我好像没有这个外号……”
  定雪侯李旋闻言,笑了笑:“世子真会说玩笑话。”
  苏仲明纳闷:“你怎么又叫我‘柿子’?我长得很像柿子吗……”
  定雪侯李旋答道:“你是瑞亲王妃之子,生父是瑞亲王,我当然要唤你为世子。”
  苏仲明一听,才明白过来,原来这是在叫他‘世子’而非‘柿子’,啃了一口烤鸡,他不顾嘴边的油腻,问道:“对了,我还不知道你是谁,看你这身盔甲,应该是个将军吧。”
  定雪侯李旋答道:“我叫李旋,封号定雪侯。”也问道:“这烤鸡可还合口味?”
  苏仲明干脆地答道:“好吃!烤得刚刚好,一点也不塞牙!”想了想,又补充:“我看外面乌漆麻黑的,应该是深夜了,就不要叫你的人赶路了,熬夜赶路对身体不太好。”
  定雪侯李旋恭敬地回道:“遵从世子之意!”便立刻下了马车,还回头看了马车一眼,温柔地笑了笑,才往前走。
  
 
  ☆、第2章
 
  定雪侯李旋吹了一个口哨,唤来了一个小兵,立刻吩咐小兵:“传令下去,咱们不赶路了,今晚便在此地暂且驻扎,明日再走。”
  那小兵听罢,微愣:“可是侯,这么黑的天,扎营实在困难。”
  定雪侯回头,严厉地盯着他,质问道:“是世子重要,还是扎营困难重要?”
  那小兵垂下头,认错道:“是……是世子重要……”随即带上命令奔跑下去了。
  苏仲明吃完烤鸡,用纸张擦干净嘴边和手指上的油腻,坐在车上也甚是无聊,便自行打开车门下了马车,夜里什么树木什么野草什么山道都看不到,只看到偶尔飞过的樱花瓣,只感觉到令人快意的山风,那风吹动他的发丝和广袖衫子的衣袂,在别人的眼里却成了一道不可多得的风景。
  定雪侯李旋远远望着他,即使他回过头来发现自己,也依然没有转移目光。发现他以后,苏仲明慢慢地移步,至那个比他自己要高出一个个头的定雪侯的面前才止住,他看了看他身上的甲胄,目光移向他腰间左侧的佩剑,很自然地将剑刃拔了出来。
  他手握着剑,又弯下腰捡起脚下的枯枝,用那把剑削了枯枝一下,枯枝立刻被削断了一块,看来是相当的锋利。他扔掉枯枝,举着这把剑惊奇地打量着,小心地用拇指掠过表面,在现代长大的他还从未见识过真的刀剑。
  “有名字吗?你的剑……”他出声问身侧的定雪侯。那男子毫不犹豫地回答:“有,叫秋雪剑。”他一听,觉得这样的一个名字很是奇怪,又问:“这名字,怎么来的?”那男子脱口一句诗句来:“秋色披雪寒,十年少颜老。”
  原来……是从诗里起的名字啊……
  复望了一眼,苏仲明将它收回到定雪侯腰间左侧的鞘中,一转身,抬步就往火堆的方向走去。毕竟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定雪侯不放心他,担心他有什么闪失,也跟着他走,紧跟在他的身后。
  山里的夜很凉,许多人皆蹲在火堆旁驱凉,身后的营帐已经扎得差不多了,定雪侯忙请苏仲明入帐,苏仲明跟着他走,入了被安置的帐房,当着定雪侯的面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呵欠后便钻进了被窝,连衣服也没有脱一件。
  定雪侯望了一眼已经闭上眼睛的他,为他盖好薄被,才默默走出了营帐。
  天明,兵马继续赶路,苏仲明坐在马车里,只能百无聊赖地望着外边的风景,正值四月,山间野地里开的花都很烂漫,淡红中夹着深红,映衬着绿枝,十分好看。正当他出神时,听闻咔地一声巨响,他整个人莫名地跟着车子一起倾斜了。
  车子不动了,苏仲明爬到车门边,打开车门,好奇地向外张望,这才知道原来是左边车轮陷进了路坑里了,连忙下了车,立在路边看着一群人在忙着把车拉出坑。见他这般无聊,定雪侯李旋又自告奋勇地引他到附近走一走。
  踏着野草地,止步在小溪流岸上,苏仲明洗了洗手,扭头出声问一旁的定雪侯李旋:“你多大了?结婚了没?”定雪侯微一愣,答道:“今年该有二十三了,……结婚是什么?”苏仲明才明白‘这里’没有结婚这个词,想了想,解释道:“成亲!是成亲的意思。”
  定雪侯李旋答道:“快了,今年八月十五的时候,不过……是朝廷赐的婚。”
  苏仲明闻言,愈加好奇了,问道:“你跟谁成亲?”定雪侯倒也够老实,张口便说:“慧柔,雯国的盛世公主,论亲戚关系,她应该是世子的堂表姑姑。”
  苏仲明大惊失色——如此一来,这定雪侯岂不是自己日后的堂表姑丈?微愣了片刻,终于出了一声:“那,日后咱们就是亲戚了?”定雪侯却出乎意料地叹出了声,令苏仲明愣了愣:“怎么了?成亲不是大喜事吗?”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娶她?”定雪侯侧头向他,反问一句。苏仲明立即摇了摇头,表示不知,定雪侯垂头望向脚下的溪流,无奈地说:“因为她就是赏赐,是要命的赏赐!我若不接受圣上这样的赏赐,恐怕只有死的赏赐了。”
  苏仲明只问一句:“你不喜欢她?”
  定雪侯默认了,说道:“她爱慕我,几次都赠我信物,我一直没有回应她,也许这件事让圣上知道了,就替她牵了姻缘吧?”
  苏仲明默默地瞧了他片刻,不由道:“你也笨了点,她赠你信物你可以回绝,你拒绝她便好了,可你不说话又收下了人家的东西,圣上自然以为你们两情相悦,下诏赐婚也是理所当然的。世上没有后悔药,你只好将就着娶了,反正日子久了感情自然生。”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