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同桌【破镜重圆】──千丘

时间:2021-04-08 13:26:47  作者:千丘

 

第1章 重读(修)
  李焕现在有些烦,毕竟重读高三这件事实在是让人不爽,于是微皱着眉头,半压着火站在讲台上听着老师介绍自己。
  他一身黑,五官精致,那双桃花眼微微眯着,危险而曼妙,看着就很高冷,左腿微屈,显示出一股漫不经心。
  杨老师三十几岁,却比看起来显小很多,脸上带着一副眼镜,表情严肃,一米六多,李焕比她高了差不多一个头,:“这位同学叫李焕,大家要好好相处,铭记自己是个高三生,不要把时间放在不必要的地方上,李焕同学,你还有什么要介绍的吗?”
  “没有。”李焕简洁回答,环顾了一下教室的布局。
  课堂大概是两个人一桌,加上自己刚凑出一个整数,以前班是一人一个桌 ,他一向不喜欢与人接触太多,这个高三大概得和人一起坐,有点麻烦。
  稍微有点安慰是唯一空着的位置是最角落的那一排,图个安静。
  “好的,李焕同学,你就坐在空着的那个位子吧。”杨老师大概也感受到了他的情绪不佳,草草地完结了开场白。
  他点点头,拖着书包一胯长腿,走向了边角的那张桌子,就着位置坐下了。
  前面的人因为某种不可抗拒的因素抖了一下。
  旁边的人——也就是新同桌,自他进来就一直趴着睡觉,动静似乎也没惊醒,大概是耳朵不好——李焕这样想。
  周围没人叫这位新同桌,看起来是习以为常了,是惯犯。
  不过省略了招呼的力气,忍着过完这届高三就解放了,衣服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正想低下头查看,听见杨老师说:
  “班长去领一下教材,李焕同学你跟我到办公室来一趟。”
  只能这么跟着去了。
  办公室,杨老师倒是没有显得严肃,她坐在凳子上,打了一杯热水,递给了李焕,又重新打了一杯,自己捧在手中,指着面前的椅子和颜悦色地问:“李焕同学,我受你母亲的委托,来跟你谈一下。”
  李焕听见“母亲”这个词,好不容易放松下来的精神又绷了起来。
  他似乎是自嘲一笑,也不知道在嘲讽谁。
  一缕较长极黑的头发落到鼻梁上,加深了鼻翼两侧的阴影,倒显出几分凶相,李焕问:“那她怎么不自己来问我还特地招呼老师您,真是用心良苦啊。”
  “用心良苦”这四个字加重了咬音,语气也难免更重。
  杨老师对他这番充满□□味的言论恍若未闻,眼睛透过镜片与李焕对视:“我看过高中的整个成绩表,基本都保持在学校前五,还得过很多次第一,假若你参加上届高考,重本完全是十拿九稳,为什么要直接放弃不考?”
  “不想考还有理由吗?就算是我现在重读,这届高考,还是能考进重本,只是耽误一年而已,反正结果都一样。”
  “……好的我知道了,你的情况我会跟你的母亲交流的,现在先回去教室吧。”杨老师摘下眼镜,用手捏了捏鼻子,掏出手机打电话。
  打给谁,自然不言而喻。
  他走出办公室,回到了教室,坐下拿出了手机。
  微信上备注为“余兴”的人向他发来一条信息。
  [焕哥,你真重读了]
  [嗯,你怎么知道的]
  [……我理解不了你们学霸的脑回路,好好的重本不上干嘛学我们学渣重读,校吧都快吵疯了,还专门建了个帖子供他们发言,都盖了快一千多条了。]
  [哦。]
  他看着这一大段字,有点头疼,一时不知从何说起,只能冷淡的回了一个“哦”。
  “芳心纵火犯啊你,无数暗恋你的小姑娘都来要我的微信,人生巅峰居然是因为你。”余兴发来一个链接。
  他点开帖子,大概翻了二十多层,看得有点烦,基本上都是些什么:
  “www,我的男神这么去重读了,我现在退学重读还来得及吗”
  “啊啊啊我又可以看见我男神了,真好。”一个名字为wy的妹子回复。
  “男神在哪个班,我要去看他嘤嘤嘤。”
  “给你们爆个消息,李焕重读似乎是因为他早恋,被父母抓到了,吵了一架,赌气不参加高考。”
  “楼上说的是真的吗?我的男神已经名草有主了www。”
  “害,肯定是假的,你见过李焕和哪个异性走得近吗,他连同-性哥们都才几个。”又是wy。
  又往下翻了几层,“wy”的出现频率倒是很高。
  然后就是从大型表白现场变成了推理现场,穿得有鼻子有眼,让人怀疑是不是本人就在他们旁边讲述。
  关掉了帖子,退回微信,将早就打好的内容回复道:[那些女生的微信推掉。]
  [当然,作为好兄弟我能坑你吗,我在六班,焕哥,你在哪班?]
  [九班。等下课来找你。]
  [好嘞!]
  余兴的头像灰了下来,他用手按了一下右边的关机键,对着屏幕的倒影发呆。
  旁边的人还在睡觉,趴着的动作一直没变,压着脸看不见,另外一只搭在桌子的一边,手指细长但骨节并不突出。从手的样子来看,脸大概不会很丑。
  顺带瞥了一眼那人的桌子,左上角一张纸粘着,大概是因为写的时候蹭到了一点墨,字迹有些模糊,工工整整的写着“袁越泽”三个字,字体美观,属于那种看着舒服的类型。
  新同桌啊,他发愣,随即将手机放到桌子里面,绕过桌子,打算去外面透口气。
  教室里面真的太闷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李焕莫名觉得有点堵得慌。
  学校的风景不错,高三专门有一栋楼,从那个地方眺望远处向来是极好的风景,今年的秋天似乎比以往都要迟上许多,依旧是一片郁郁葱葱的小树林,有些初中生一边打扫一边玩,再一会儿,身影一晃就被树丛挡住看不见了,这是他最熟悉的地方,因为可以去瞎玩。
  大概,他的高三应该翻不起什么风波,考完了,就再也不会回来了,他对学校实在是产生不了很大留恋。
  这么想着,他就去找了余兴。
  与此同时,教室里,袁越泽被震动的手机电话吵醒了,还没清醒,下意识地以为是自己手机,顺手就将桌子里的手机拿出来,想要挂断,结果却阴差阳错地按下接通键了。
  一声干脆的震动下,手机那头传来一声:“喂。”是个女声。莫名有点熟悉。
  这时袁越泽才缓过劲来,今天自己根本没带手机,哪来的手机?
  话说今天好像要来新同桌,这是那位同学的?
  见了鬼了。
  作者有话要说:  袁越泽拿错手机的原因是因为他经常把手机塞到隔壁桌子里去,因为没人和他坐,桌子又是成双成对的,所以就导致了这件事的发生。
  _____2020年7月5号
  改一下前面内容,扩张了程度,这是梦的开始~
  ——2021年一月十七日
  马上考试的我却还在改文QAQ,应该会最后一次改了,改文好累
 
 
第2章 尴尬(修)
  袁越泽下意识地反手挂断,这人的手机没有密码,导致直接点进屏幕,刚刚电话的备注是“妈”。电话被挂断了几秒钟后又重新打来,他摸不清到底该不该接,再三思考决定把手机扔回旁边桌子,顺带问一下林昱,低下头,才发现原来桌子下的篮子放着一个黑书包。
  真是眼瞎了,他一边心里感叹,一边朝着前面的同学问:“林昱,我旁边是不是来了个人?”
  林昱转过头,感叹:“袁哥,你又睡着了这么吵你也能睡着我也服你,你旁边来了个大帅逼,最近学校贴吧不是疯吵校草重读了吗就坐在你旁边,叫李焕,刚刚走出去了。”
  “哦,不过我还是好奇为什么校草不是我。”袁越泽说。
  “你这个注意点很迷啊,听说这位哥够□□,上届高考直接缺席,全科零分,他可是学霸啊,重本随便拿啊!”
  “哦。”看这架势,林昱还打算给他再科普科普,袁越泽其实知道这个消息,所以义不容辞推脱了。
  校草李焕是一个很出名的人,就连不怎么关注学校走向的袁越泽都清楚,学霸和校霸双头齐名,长得还很好,家境据说也很殷实,让人不得不称一句上帝的不公平。
  还有就是学校光荣榜前三,袁越泽就没见到过他掉到第四。
  这位校草是个很牛逼的人,这是他对李焕的第一想法。
  但是一想到刚刚的事情,脑子里满满都是“哇塞,等一下怎么跟这个校草同学解释。”想了大半天,最后打算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
  大概过了十五分钟,李焕回到了教室,坐下,发现那位一直趴在桌子上的新同桌用宛如发现新大陆的眼神看着他,被盯得内心有点发毛,不过新同桌长得不错:
  让人最难忘的就是浅栗色的眼睛,以及长得出奇的睫毛,审美奇挑的李焕如此评价。
  从桌子里摸出手机,发现了无数通电话,全部来自同一人——“妈”。
  他毫不意外,杨老师打电话的时候就猜测妈妈会打来电话,手指一动,并未重新打回去,只是对着微信发了一句:
  “妈,你打我电话干嘛?”明知故问。
  对面显示着对方正在输入中,过了一分钟,才回了一句 “第一通电话接了为什么就直接挂断了?”
  “我没接你电话,刚才出去了。”
  “你是不是因为那件事还气着,故意耍我。”
  “没有,刚刚找余兴了不信你可以问他。”
  对面没有回话。
  他趁着这个空闲特地查了一下通话记录——除了没打通的那几通,第一通确实被人接了,不过只有几秒钟。
  有人动过他的手机。
  李焕皱着眉,思考了一会,突然想到了用眼神看着他的袁越泽,试探问:“是不是你动了我的手机?”
  袁越泽整个人都显得特别尴尬,有些僵硬地点了点头。
  他心想:当场被人抓包啊。
  “袁……越泽同学吧”他的尾音拖得有些长,有些糟心地看了一眼这人,不再说话,又低下头回复:
  [刚刚我同桌碰我手机了,不小心挂了你的电话。别打电话,我现在在教室。]
  [你没打人家吧?]
  他被对面的回复气笑了,[打人?我没这个闲工夫。]
  看来上次那件事给她留下了不小的影响。李焕叹了口气,有点烦。
  对面的久久没有回话,估摸着是又被公务缠身了。
  他的母亲,肖黎,是个演员,二十多岁的时候因为出演《夜莺》女主角出名,一炮而红,后来又遇见了他的父亲李晓志一年后结婚,第二年生下了他,又去演戏了,他们的婚姻虽然轰轰烈烈,但是来得也快去得也快,李晓志和肖黎职业不同,最开始还能找点话题聊,最后衍变成两人在一起都不说话,即使有一方开头,也会以吵架结束,因为观点不相同。
  把一对满怀对方欢喜的夫妻磨掉实在是太容易了,也许只需要一瞬。
  原来你不是最适合我的那个人,所有的只是假象。
  最后在李焕十五岁时,他们两个平静地选择离婚,过程中谁都不说话,一个比一个平静,都像是在回想什么,他们在想着什么呢?可能是最初美好的相遇吧。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对于他们两人的婚姻,李焕不止一次嫌弃过,这是一段可笑的爱情。
  他冷静地想着,从最开始的愤怒不满,变成了满不在乎。
  毕竟十五岁的时候已经发泄过了,家里能砸的几乎都给砸了个遍,还挨了一个耳光。
  “你叫李焕吧实在对不起,如果有什么问题尽管骂我。”袁越泽自觉理亏,看着李焕表情有些难看,脑补更加过分,首先道歉,确实是自己的过错。
  “没事。”李焕心情不怎么好,但并不是因为这件事,所以对别人碰他手机奇迹般的没什么感觉,要是换做余兴来干,早就躺地上被暴打一顿了,大概是脑子抽了。
  可能只是因为不熟?李焕分析原因。
  袁越泽朝他笑了一下,露出了虎牙,少年朝气的形象扑面而来,平心而论是很赏心悦目的。
  好傻,李焕内心吐槽,不过……应该不难相处,人看起来还行。
  不过也不怎么重要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是爱情的开始(bushi)
  扩充一点点
 
 
第3章 同寝(修)
  本来李焕应该是住在家里的,他想要避免与别人同寝的尴尬,但是肖黎今年约了一个综艺,需要在家中拍摄,而他家离学校远,骑车都要半小时,所以干脆就让他住寝了。
  “反正也只有一年时间,住校又不会死,你干嘛这么倔。”肖黎抱着这样的态度问他,语气里满是不解,岁月似乎对她格外宽容,年以四十余几,她还是像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只有在眯眼的鱼尾线才露出几条。
  李焕和母亲长得很像,尤其是眉眼,曾经有余兴半开玩笑地对着他说:“你要是个小姑娘,我肯定追你。”
  他本着“不发火,冷静谈”谈的态度和肖黎谈话,却被这句话勾起了无名之火,看着母亲的脸却又发不出来,只好勉强妥协,收拾了行李,想和母亲打声招呼,看见她在和经纪人讲话后默默走了出去,轻轻关上了门。
  他来到宿舍,学校的宿舍是属于两人间,还有空调,条件不错。掏出钥匙开门,扑面而来的一股热气。
  其实一般的宿舍都是四人间,分到二人间是因为高三换了个宿舍楼,专门给高三生提供的,说是为了保持高三学生能够好好学习,两个人惹不起什么水浪。
  里面还有个熟人,袁越泽,同桌。还只穿了个背心和短裤衩,十分清凉,尴尬程度比昨天还要重一些,身材不错,腰挺细的,李焕思考,想起来一个经典的偶像剧套路,这时候女主角应该大呼流氓。
  袁越泽的尴尬程度大概不比他低,悻悻地站起来,开口问:“好巧”大概没想到住了这么久的宿舍居然半路又住进来个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