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穿成绿茶炮灰后我攻略了男主【完结】──98K

时间:2021-04-08 13:25:14  作者:98K

 

第1章 看在同门情谊不杀你
  残阳如血,火红的云霞宛如被点燃一般,将淡蓝的天际渲染出一片浓墨重彩。
  巍峨大山高高耸立,半截山巅隐入云层,在残阳的背景下,被衬托出了恢弘大气之感。
  当世三大修仙门派之一无极剑宗就坐落在这群山围绕的山巅之处,黄昏落日的余光照在诸多靠山而建的建筑上,为那些金碧辉煌的大殿增加了不少气势。
  而在无极剑宗某处传来的凌厉声响,像是破空的箭矢,惊起了周围树林里的无数飞鸟。
  只见树林中站着几个穿着宗门服饰的弟子,这些弟子脸上挂着赤裸裸的嘲讽和嬉笑,口中更是吐露着极其伤人的言语。
  “就你这废物,还是外门弟子,碧华草这种灵草也是你配拿的?”
  “修了十年,修为才到练气二层,说是废物中的废物都不为过,碧华草在你手上也是暴殄天物。”
  “就是!区区炼气二层的废物,也敢肖想碧华草这等四品灵草,吃了也不怕爆体而亡!”
  “乖乖交出碧华草,看在同门情谊上,我们也能叫你少吃些苦头!”
  被围在中间的少年约莫十七八岁,身上虽着与其他人相似的衣衫,但也能看出他的衣衫要朴素且无华了很多。
  面对诸多威胁和嘲笑,他拽紧了手里的灵草,眉目冷冽,“我若不呢?”
  碧华草乃低阶灵草,乃有快速补充灵力之效,也是炼制补气丹的主要材料之一,品层越高,效用越大,最高品层为五品,他手里这株就是四品,也难怪这几个内门弟子要抢。
  周围几人爆发出一阵哄笑。
  “他以为他是谁啊,口气竟还这么狂妄!”
  “让你识相一点,偏偏敬酒不吃吃罚酒!想死吗!”
  “可不!小师叔要你这株灵草,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你竟还敢拒绝!”
  ……
  场面吵吵闹闹,几个内门弟子逼近少年,眼见着就要动手。
  顾行歌眯起眸子,垂在地上另一只手中隐隐现了一丝剑气。
  正当几人欲动手时,后面传来了一丝清亮的少年音,那声音透着脆声声的味道,却含着股威压,“住手!”
  几个内门弟子果然收了手,看向出声之人。
  那是个身量不高且着了身白袍的十五岁少年,素白的袍子襟摆处绣了玄色花纹,腰间系着块鹤形玉佩,皮肤白若雪莲,眼中灿若星河,纵使稍显稚嫩,却依旧显出了些高高在上矜贵至极的气息。
  这少年便是无极剑宗掌门最小的关门弟子,姜鹤。
  “小师叔?”为首的内门弟子弯着腰,恭敬地唤了一声。
  此时的姜鹤盯着不远处浑身血迹斑斑的少年,面上淡定,心里却已经翻江倒海。
  怎么会这样?!
  他不是死了吗?他不是被这个人杀了吗!
  怎么会站在这里?!
  瞥见少年手里的灵草,姜鹤瞳孔一缩,意识到了眼下到底是什么情景!
  掩下眼里的惊涛骇浪,姜鹤对几个内门弟子瞪起眉头,“这就是你们对待同门的态度?我是想要他手中的碧华草没错,可我没让你们用这种手段去抢!”
  几个内门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色白的跟鬼一样,头也不敢抬。
  小师叔是出了名的嚣张跋扈,脾气也臭,要是一个不小心惹到他不高兴,那下场定会很凄惨!
  他们一点都不明白,这碧华草明明是小师叔要的,怎么现在小师叔却一反常态开始骂他们。
  心里想归想,几个内门弟子却不敢露出一丝不满。
  姜鹤越过这几个内门弟子,几步走到少年面前,昂起下巴道,“我的确很想要你手上这株碧华草,但我姜鹤不做杀人夺宝这等下作之事,且碧华草的确为你所取,看在同门的份上,我用这一瓶补气丹与你交换。”
  说着姜鹤从怀里掏出一个绿色小瓶丢给了少年。
  为首的内门弟子立马站了出来,语气激动,“小师叔万万不可!他这一株碧华草根本抵不过您这一瓶补气丹!”
  “是啊小师叔!万万不可!”
  “小师叔,不能叫这小子占这么大便宜!”
  “他为外门弟子,拿碧华草孝敬小师叔理所应当,小师叔根本不用跟他交换!”
  周围人你一言我一语甚是聒噪,姜鹤斜睨一眼,筑基期的威压伴随犀利的眼神散开,霎时把那几个人给震闭上了嘴。
  姜鹤面色不悦,明明是个十五岁少年,偏偏带着些老气横秋的味道,“我做事要你们多嘴?”
  几个内门弟子哆哆嗦嗦,“弟子不敢。”
  小师叔可是掌门最小的关门弟子,受尽掌门疼爱,就连上面几个师兄师姐都对他百依百顺,要什么给什么,岂是他们能惹的存在。
  而且修仙之途本就崇尚力量,小师叔才十五岁,就修炼到了筑基中期,是当之无愧的天才!
  他们岂敢置喙小师叔的决断。
  姜鹤视线重新落在少年身上,他面上不显,背在宽大袍袖中的手却紧紧捏在了一起,“这笔交易你稳赚不亏,而我只需要一株碧华草,你觉得如何?”
  稳赚不亏并不是在唬人,四品碧华草虽说珍贵,但也没到不可得的境地,而且碧华草只是低阶灵草。
  补气丹虽说也是基础丹药,可比起灵草来说,它更容易被人体吸收,效用也更大。
  而且照顾行歌眼下这个修为,如果直接吞食碧华草,下场肯定是爆体而亡,没有经过淬炼的碧华草效用太大,顾行歌练气二层的实力根本无法吸收,于他而言,补气丹才是最好选择。
  虽说低阶灵草只能炼出低阶丹药,但姜鹤这一瓶补气丹,无疑是低阶中的高品。
  最重要的是,一株碧华草最多只能淬炼出三颗补气丹,更何况碧华草只是炼制补气丹的主要材料,尚且不加其他辅助材料。
  所以说这笔交易,顾行歌稳赚不赔,还赚的很大。
  按理说姜鹤身份摆在那里,根本无需和顾行歌做这笔交易,修真界本就弱肉强食,就算他杀了顾行歌夺了碧华草,也无人能说什么,最多置喙一句姜鹤杀害同门,心性残忍。
  就算如此,上面也有无极剑宗掌门替他顶着,对他根本造不成威胁。
  他之所以选择这个方式,是不想和顾行歌落下过节!
  姜鹤捏紧有些颤抖的手,眼底复杂情绪蔓延。
  他第一次的确从顾行歌手里抢了碧华草,甚至后来还对顾行歌各种打压欺辱,而最后造成的后果,是身死道消!还连累了整个无极剑宗给他陪葬!
  这次,他绝不能做出错误的选择!
  【作者有话说:哈哈哈!来了来了!
  来看看我们姜鹤怎么做绿茶收了白切黑男主吧!】
 
 
第2章 它必须是顾行歌的!
  顾行歌收了手里那丝剑气,将碧华草丢给姜鹤,拱手道,“如此便多谢小师叔。”
  姜鹤接住碧华草,放进纳戒,再抬眼却发觉顾行歌已倒出两颗补气丹放进了嘴里,他愣了愣,“你倒是好胆量,不怕我给的是毒药?”
  顾行歌挑起个笑,他本就生得俊逸风流,这笑牵起眼角,狭长凤眸细细一撇,竟看得在场之人心里颤了颤,“既然小师叔不屑做杀人夺宝之事,这补气丹自然是真,弟子信小师叔。”
  姜鹤抿抿唇,又摸出一粒黑色药丸丢给他,“这是三元丹,服下后加以你身上的灵气进行运转,可快速愈合伤口。你今日让草这个情,我姜鹤承下了。”
  言罢姜鹤不再看顾行歌,而是转身离开。
  几个内门弟子看看顾行歌,跟着姜鹤走了。
  偌大的树林很快只剩下了顾行歌一人,他捡起身上那粒三元丹看了看,是真货无疑。
  抬眼望向姜鹤离去的方向,顾行歌眯起双眼,那眼里充斥了探究,身上气质也变得冷酷而嗜血,模样跟先前被几个内门弟子欺辱时竟不像是同一个。
  姜鹤直至回到自己屋内,跌宕起伏的心理都还未平静下来。
  纵使不敢相信,可他仍旧是不得不信,这修真界的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想来他可能的确是经历了一场梦境,不然又怎么解释现在这种情况?
  梦中的他在今日未阻止那几个内门弟子抢夺碧华草,还侮辱了顾行歌,此后更是处处找顾行歌的茬,将打压和侮辱做到了极致。
  他以为顾行歌不过一个废物,修炼十年才堪堪练气二层,翻不出什么风浪。
  可怎料到顾行歌并非废物,他之所以修炼如此缓慢乃是经脉被封,无法吸收到充足的天地灵气,在后来某种机缘巧合之下,经脉打通,顾行歌实力突飞猛进。
  他姜鹤自诩是天才,十五岁便修炼到了筑基中期,放眼整个无极剑宗,根本无人能和他匹敌,就算其他两大修仙门派,像他这样的天才也甚少。
  可顾行歌从练气二层到筑基中期,竟只花了短短半年时间!
  这样惊人的天赋就是放眼整个修真界都找不出第二个!而顾行歌实力远不止如此,他乃半魔半神之体,血脉承自上古魔王和神兽凤凰,三十岁之际就直接飞升成神!
  而他姜鹤由于得罪顾行歌,早被顾行歌一剑劈死,无极剑宗更是被顾行歌屠戮殆尽!
  姜鹤想不明白,为何顾行歌能这般厉害,几次遇到致命危险都能化险为夷,甚至抱得美人归。
  直到做完那个梦,他才恍然大悟。
  原来他所处的世界不过是本书!而顾行歌乃是书里的主角!即是主角,自然受到天道法则的庇佑!他和顾行歌作对,就是和天道法则作对!
  既是如此,姜鹤绝不会再去招惹顾行歌,更不会让梦里那些事成真!
  相反,他要抱上顾行歌的大腿,成为他的至交好友,他要活到最后,也要让无极剑宗更上一层楼!
  打定主意的姜鹤呼出一口气,捏紧了拳头。
  第二天,姜鹤再次前往昨日的树林。
  顾行歌为了摘那株碧华草受了不小的伤,加上他修炼十年只到练气二层这件事,对他嘲讽欺负乃至出手的大有人在,因此内伤也不少,那点补气丹和一颗三元丹,根本不足以调养。
  所以他势必会在树林中呆上一段时间。
  姜鹤记得顾行歌就是在这个时间节点,受到同去树林寻找灵药的内门弟子侮辱,那内门弟子存了想致他于死的念头,将他推落悬崖,生死存亡之际,顾行歌经脉打通,从此开始了开挂逆袭人生。
  他去并不是要阻拦内门弟子杀害顾行歌,而是想在顾行歌掉落悬崖之后助他一臂之力。
  自己救过他的命,顾行歌之后该不会杀他了吧?
  之前在宗门里骂他是废物的这些事改变不了,那就改变之后,他就不信顾行歌对自己的救命恩人也能下得去手!
  姜鹤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隔得老远,他就听见了一道嚣张男音,“把你手上的玄霜天芝交出来,我饶你不死!”
  姜鹤对这个声音并不陌生,这男人他认识,无极剑宗大长老的长孙赵飞逸,为人阴险狡诈,如果说姜鹤嚣张跋扈,那他比起姜鹤过犹不及,仗着自己的身世,不将所有人放在眼里,也不把别人的命当命。
  他和这人算是死对头,互相看不顺眼,却又碍于身份问题无法对对方下手。
  “哦?若我不呢。”顾行歌此时衣衫破烂,浑身是血,脸上也是血迹遍布,整个人像是从地狱爬出来的修罗,却偏偏那股气质淡然,加上举手投足间的优雅,活似个贵公子。
  他为了摘玄霜天芝已是灵力耗尽,此刻与待宰羔羊无异。
  若不是现在这副身子太弱,内伤过多,经脉还未打通,他顾行歌堂堂战皇,会怕这区区筑基初期的蝼蚁?
  若真走投无路,那就算是死,也得将这些人一起拖下地狱!
  姜鹤御剑飞过去,落在中间面对着赵飞逸,嫌弃之色溢于言表,“赵飞逸,没想到你已经沦落到了抢一个外门弟子之物的地步,你不感到羞耻吗?”
  赵飞逸显然没想到姜鹤会出现在这里,仅仅只是愣了一瞬,他就勾起唇角冷笑,“抢?这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我就是杀了他,又有什么要紧?”
  姜鹤厌恶之色更重,他承认他姜鹤在师父和各位师兄姐的宠爱下骄纵,目中无人,嚣张跋扈,甚至和赵飞逸是一丘之貉,如果不知道顾行歌处于天道庇护之下,今日他极有可能也会做出和赵飞逸一样的事。
  毕竟碧华草就是前车之鉴。
  但今时不同往日,姜鹤决计要保护顾行歌,那谁都不能动他,更别说抢他东西。
  更何况他本就和赵飞逸不对付,如今中间还夹了个顾行歌,他看赵飞逸只会更不顺眼。
  所以说就算顾行歌今天必须被推下悬崖,玄霜天芝这等中阶灵草,姜鹤也绝对不会让赵飞逸拿去!它必须是顾行歌的!
  姜鹤冷笑一声,“赵飞逸,你可别忘了咱们无极剑宗的宗规,我可记得其中有一条,就是不可残害同门,你作为大长老的亲孙子,难不成要带头违反宗规不成?”
  【作者有话说:姜鹤:让草之情我姜鹤承下了。
  顾行歌:好的小师叔。
  姜鹤:???好就好,你脱裤子干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3章 抢天选之子的东西,你完了!
  “我有残害他吗?他现在不是好好站在这儿?”赵飞逸并不把姜鹤放在眼里,更不会将他的话听进心里。
  他虽说天赋不如姜鹤,可他大了姜鹤五岁,现如今已是筑基后期的实力,如果要拼,姜鹤不一定打得过他。
  再者,他根本没必要和姜鹤纠缠,他的目标是玄霜天芝,只要把玄霜天芝拿到手,就算是杀了这个练气二层的外门弟子,他也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惩罚。
  这天下本就拳头硬的说话,宗门断不可能为了一个练气二层的废物对他出手,加上他爷爷的身份,顶多获得一些表面性的惩罚。
  而这一切为了玄霜天芝都是值得的!
  玄霜天芝是中阶灵草,除了能加速愈合身体的内外伤,还是水灵根修士必得的灵草,能让水灵根修士修炼起来事半功倍,还能拿来炼丹。
  赵飞逸刚好是水灵根,他虽不知道这外门弟子怎么得到的玄霜天芝,而且品层还达到了五品,要知道玄霜天芝最高品层也就六品而已。
  所以不管怎么说,这株玄霜天芝,他要定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