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造梦天师【重生】──林暮烟

时间:2021-04-08 11:37:18  作者:林暮烟

 

第1章 夜半重生
  作者有话要说:
  1、全文有较多悬念和反转,欢迎各路猜测推理,但也希望看过后文反转尽量不要回前文剧透,给后来的小天使留一点惊喜。
  2、作话里偶尔会写一些灵感来源和小科普,不过和正文关系不大,喜欢沉浸式阅读的话可以直接略过它。
  3、每章评论区随机掉落红包。
  最后,感谢相遇,愿小天使们看文愉快^_^
  夜。
  无边海域,黑云漫天。
  狂风裹挟海水掀起滔天巨浪,犹如一条条黑色蛟龙翻滚腾出,再咆哮着扎入水底。
  极远之处,一座巨大石岛屹立海面。
  其上微光点点,忽明忽暗,仿若一块镶嵌着星点宝石的黑色巨岩,又像是一只头顶长着无数妖眼的蛰伏海兽。
  ……
  “呜——呜——”
  “滴答,滴答……”
  狂风犹如鬼哭狼嚎,伴着叮咚回响的滴水之声,将这本该寂静的午夜扰得不得安宁。
  鹿辞难受地皱了皱眉,许久后紧闭的双眼微微一动,缓缓掀开。
  定睛半晌,他才迟钝地转了转眼珠。
  目之所及之处,上方和两侧皆是凹凸不平的黑色岩石,头顶那面岩壁的最顶上开着一道狭窄长口,窗不像窗洞不像洞,呼啸风声便是自那处传来。
  油灯昏暗的火光微微颤动,映照着周遭潮湿滴水的岩石,叫人只觉身处于某个岩洞之中。
  鹿辞试着动了动手指,虚握之下,一阵粗糙的触感传来。偏头一看,原来自己所躺之处乃是一大片枯草铺就的潦草地铺。
  浑身酸痛,骨头像是散了架似的不听使唤。鹿辞费劲地艰难坐起身,忽然发现眼前不远处竟是由一排紧密木柱拦起,其上挂锁的牢门。
  这是……牢房?
  鹿辞诧异低头,只见自己衣衫褴褛周身血污,像是不久前刚刚经历过一场酷刑,此时双手双脚皆被粗重锁链束缚,俨然正是一名囚犯。
  我……这是犯了什么罪?
  鹿辞困惑地眯了眯眼,但很快便否认了这个想法。
  不,不对。
  我不是死了么?
  无数画面在脑海一闪而过,却又支离破碎难连成片,鹿辞抬手扶额闭眼,只觉头痛欲裂,脑中一片混乱。
  他只记得自己确是死了,但死后却并非一无所觉,他似乎抵达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那是一片如月晕般白茫茫的混沌,而他就悬浮于其中,无法感受到自己的躯体,无法言语,也听不见任何声响,就好像他原本就是那混沌雾气的一部分,不知年月,难分昼夜,没有时间流逝之感,记忆也变得零散模糊,一如撕成碎片后又经年累月落满尘埃的画卷。
  风声依旧,滴水声依旧。
  鹿辞顺着水声看去,便见墙根之下有一处滴水积聚的水洼,不大不小恰似一面铜镜。
  撑地挪坐近前,他伸头借着昏暗火光一照,只一眼便被水洼里的倒影唬得一愣——嚯!好一副惊艳皮囊!
  这显然不是他自己的脸,纵使往昔他也曾因样貌俊朗而饱受夸赞,纵使在那混沌中待久了都已经有些记不清自己的长相,但他能肯定的是自己长得绝没有这么——柔媚?
  这张脸几乎挑不出什么瑕疵,若是搁在女子身上怕是当一句国色天香也不为过,但放在男子身上便到底显得少了些许阳刚之气。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鹿辞已然可以确定,他大概是遇上了传说中的——借尸还魂。
  虽然不知这种只存在于话本中的诡异之事为何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但至少也算勉强明白了自己现下所处的境地。
  背抵岩壁,鹿辞不由有些啼笑皆非,死而复生原该欣喜,可这借尸还魂偏偏借来的是具囚尸,也不知这原主究竟犯了何罪,有没有命离开这牢狱还真难说。
  再次低头看向自己伤痕累累的身子和手脚上的铁链,鹿辞忽然发现左手之上有些方才未能察觉的异样。
  那是形同扳指的一只血色指环,牢牢环绕在食指根部,其上有竖列的一排极小凿孔,内外两层之间似是中空。
  鹿辞转了转手细细打量,又轻轻将其摩挲了一番,心中莫名生出一种熟悉之感,仿佛这东西并不属于这具身体的原主,而是属于他自己。
  不过,此时脑中所有关于前尘的记忆都过于混乱模糊,他一时间也难以笃信自己的判断。
  静坐片刻后,腹中忽地一阵空虚之感传来,鹿辞这才意识到这具身体的晕眩乏力并不仅仅来源于周身伤痛,还源自饥饿。
  他抬眼环视了一圈,发现牢门木柱与石壁连接处的角落里搁着一只破旧的陶碗,于是拖着哗啦作响的铁链费力挪到碗边,探头一看顿时一阵无语——碗里确有吃食,看得出原本是碗白粥,可不知究竟放置了多久,此时已是干成了糊状,上头还黏着几只溺毙的虫尸。
  鹿辞闭眼深吸了口气,在继续挨饿和吃下这团……东西果腹之间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觉得活命比较重要,于是一咬牙伸出手去,打算先将粥里“点缀”的虫尸剔出聊作安慰。
  正在这时,一旁牢门木柱间“噗噗”滚跳进一物,他定睛一看,便见那是一只圆溜溜的花白馒头。
  鹿辞抬眼往这馒头的来路看去,只见一张惨白的脸嵌在斜对面牢房的栏杆之间,干瘪的双手牢牢抓着两侧木栏,脏污蓬乱的碎发之下,一双如牛般的大眼紧紧盯着鹿辞面前那馒头,一边咧嘴怪笑一边兴奋催促道:“吃!吃!快吃!”
  这声音难听得紧,说像鸭嗓都是褒奖,也不知喉咙究竟受过哪般蹂-躏。
  鹿辞本能地觉得此人有些古怪,但低头看了看那馒头,只见其上虽是沾了些轻灰,但到底要比那碗糊粥拌虫尸强上许多。这么一对比,他便也不再犹豫,抓起馒头拍了拍灰尘,倚上一旁岩壁道:“多谢。”
  “多谢?哈哈哈多谢?他跟我说多谢?”那怪人像是听见了什么笑话,猛一转头对一旁说道。
  鹿辞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那里分明空无一人,怪人却仿佛浑然不觉,依然对着空气狂笑道:“他居然谢我?哈哈哈哈这个白痴!白痴!”
  鹿辞沉默地看着他的举动,心中已然明白此人神智有异,便也决定不再主动搭茬,低头将馒头递到嘴边,刚要开啃,忽听得:“谢他作甚。”
  这声音虽是极轻,却着实将鹿辞惊了一惊,不为别的,只因它传来的方向竟像是自己脑后。
  他赶忙回头搜寻一番,这才发现背后岩壁之上竟是有条横向的狭窄裂缝,也不知是天然形成还是被钻凿而出。他低头凑近裂缝往对面看去,正巧与一双眼睛对视上。
  对方是一少年,细长眉眼,眼中满是桀骜与不屑,鹿辞刚欲开口,便听他又道:“你居然还没死。”
  这语气甚是轻蔑凉薄,但却也掩不住那丝难以置信的意味。
  鹿辞一时语塞,心说你以为的那个“我”的确已经死了,但这借尸还魂一事连他自己都还没搞清楚状况,且目下还不知对方身份,实在不宜多言。
  那少年似乎也只是感慨一句,并不在乎是否能够得到回答,自顾自地绕回最初的话题:“你用不着谢他,那馒头本就是你的,他不过以为你死了才偷了去。”
  偷?
  鹿辞回头看了看两间牢房的距离,不由有些疑惑:除非那怪人手长一丈,否则怎么看也不像是能伸到这里吧?
  少年似是看出了他的心思,冷笑一声,透过缝隙冲着斜对面叫道:“喂!这粥我不要了,你拿去。”
  怪人乍然停了狂笑,紧接着身上锁链一通叮哐乱响,急吼吼地重新趴上牢门,单手扶着木柱,舌头一卷,另一手极快地从舌下捏出了一卷细如发丝的东西,中指拇指弯曲一弹,“发丝”骤然绷直,如游蛇般蹿至碗底盘绕一圈!
  怪人就势一拉,破碗瞬间飞起,可还没飞出两寸突然“咔”地卡在了牢门木柱之间。
  怪人用力扯了扯,陶碗却是纹丝不动,他怒吼一声,气急败坏地猛一发力,力劲顺着丝线传来,碗沿两侧的木柱上骤然出现了两道横向裂缝,与此同时“咔擦”一声脆响,陶碗竟是应声而裂碎落在地!
  怪人一看这情形,怒拍地面几掌,而后疯狂以头撞木,嘴里狂叫不止:“啊啊啊啊啊啊!”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鹿辞甚至有些目不暇接,直至此时才反应过来,下意识脱口而出道:“毒蛛?”
  “毒蛛”乃是民间传闻中的杀手,其行踪诡异手段狠辣,所灭之户除襁褓中的婴儿外一个活口不留,死者皆是被细丝吊着脖颈悬于梁上,口吐长舌。周围邻居常是听见婴儿连日哭声才发现案情上报,故有传闻曰:“蛛丝索命舌三尺,寒骨高悬伴婴啼。”
  鹿辞其实并未见过“毒蛛”真容,但见方才那弹指盘丝的招数,脑中骤然便蹦出了这么个名字。
  咿呀乱叫的怪人并未听见他口中“毒蛛”二字,裂缝对面的少年却是听得分明,不无讥讽道:“哟,原来你会说话?先前数日一言不发,和你搭讪两句还装聋作哑,我当你也是个傻的呢。”
  鹿辞无言以对,但却从他这话中听出了些许端倪——看来这身子的原主是个沉默寡言之人,此前也并未与这少年有过交流。
  不过此时尚有疑问在心,他也未多深想,继续问道:“他当真是毒蛛?”
  “呵,毒蛛?”少年冷笑,“如今该叫疯蛛才对吧?”
  鹿辞心下了然:这怪人果然是毒蛛不假。
  如此说来,眼前这牢狱可就不容小觑了。因为据传闻所述,毒蛛曾多次被缉拿归案,但最终的结局却都是成功遁逃。或者说并不是“逃”,他每次不仅自己离开牢狱,走前还会放跑所有“狱友”并将狱卒尽数屠杀,仿佛牢狱对他而言只是个笑话。然而如今眼前这牢狱不仅将他困住,似乎还令他失了神智,那么想来必有其特殊之处。
  思及此,鹿辞好奇道:“他为何会疯?”
  少年透过缝隙轻蔑地瞥了毒蛛一眼,懒懒道:“疯了都算是轻的,判命审一过,有几个能不死不疯?”
  鹿辞听得云里雾里,不料这少年说完这句后目光又斜睨向了他,上下打量几番,眼中也是一样的轻蔑,只是轻蔑中还带了几分不甘:“至于你——没听我劝还能好端端活到现在,算你命大。”
  “你劝过我?”鹿辞疑惑,“劝我什么?”
  少年奇怪地瞪了他一眼,而后狐疑眯眼道:“你不记得了?”
 
 
第2章 悬镜苦狱
  鹿辞无比坦然地点了点头——反正他是真“不记得”,不若就装作失忆一劳永逸。
  不料,少年见他点头忽然恍然大悟般弯起嘴角得意一笑:“我就说么,怎么可能历经二审还这么活蹦乱跳?弄了半天也好不到哪去,失忆了哈?”
  鹿辞没在意他这冷嘲热讽,借着失忆的由头问道:“所以你可知道我是谁?”
  少年蹙眉:“连这都忘了?”
  鹿辞默认,少年嘲笑摇头道:“啧啧啧,真惨。你名字么,我也只是听狱卒唤过两次,听着像是——宋钟?”
  “送终?”鹿辞简直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
  “可不是么,”少年挑眉嘲讽,“这么晦气的名字,你爹娘可真是别出心裁。”
  鹿辞木然地“呵呵”干笑了两声,又问:“那你可知我所犯何罪?”
  “真有意思,”少年像看白痴般看着他,“连二审都没能从你嘴里审出来的东西,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
  鹿辞略有些失望,但听这少年反复提及“二审”一词,不免好奇:“你说的‘二审’是何意?还有,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少年轻飘飘看了他一眼,虽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却也并未藏私,勉为其难将他所知大抵说了一番。
  人间大陆以南有一片被称为“无涯苦海”的险恶海域,其上有座黑岩岛名为“悬镜台”,而他们现在所处的牢狱便是由这岛上的黑岩山挖凿所成,被称为“悬镜苦狱”——这也就是为何鹿辞醒来观察四周时总觉得自己身处岩洞,因为这些牢房的确就是岩洞。
  悬镜台建成至今,已是关押过天下众多重犯,凡是涉嫌命案之人都会被押送至此,而他们最终的结局大多非死即疯。
  至于为何非死即疯,乃是因此狱有三道“判命审”,方才少年反复提及的“二审”便是其中之一。
  判命审第一道为“问审”,即以盘问为主,算是道开胃菜,不过此处犯人性子大多恶劣狂妄乖张不羁,问审对他们而言形同儿戏,所以通常都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然而俗话说“先礼后兵”,这问审不过只是“礼”,而紧随其后的“兵”便是判命审第二道——刑审。
  顾名思义,刑审乃是以刑具拷问替代口舌盘问。
  据从前受审的犯人所言,那些刑具之可怕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弄不来,所以大多犯人都是在二审期间招供,能把整套刑具撑过来还抵死不认的寥寥无几——此身原主宋钟便是其中之一。
  据少年所言,当时宋钟被拖拽回来时已经浑身是血没了人气,无人相信他还能苟活——当然,他也的确是死了。
  至于最后的第三道审,那便至今也无人知晓它到底是什么,因为被带去三审之人没有一个清醒地活着回来——比如毒蛛,虽留了条命在,却也已是疯傻失智难以沟通。
  没能回来的全都死了,活着回来的全都疯了,这使得还未经历三审之人根本无从打听这终审究竟是何种审法,只知它必是凶险万分,非常人所能想象。
  鹿辞本是一边啃着馒头一边听少年叙述,此时听罢,最后一口馒头也吞咽了下去,脑中飞快地将少年所言整理了一番,不禁有些困惑。
  前世的他虽然一直生活在师门之中,不曾真正踏足人间大陆,但其师门历代师兄师姐所建立起的消息网却覆盖世间各处,而从他们从前传回的无数讯息中,从未出现过任何与“悬镜台”或是“悬镜苦狱”有关的只字片语。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