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痴情buff转移了【情有独钟】──见酒

时间:2021-04-08 11:30:55  作者:见酒

 

第1章 
  风杏公司大楼。
  总裁专属位置上的陆沛琛丢下手中的文件,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额角。
  这段时间公司上下都很忙碌,他这个总裁更是忙得脚不沾地,往日陆母从不勉强他回家吃饭留宿,可今日陆家来了个特殊人员。
  特殊人员是陆父至交好友的儿子,身世可怜,家中只剩下他一个人,最近正好考上北城大学,陆父知道后便把人接了过来,要他把陆家当自己家住。
  陆母说,以后就是半个自家人,他不管多忙都得回家吃这顿饭。
  陆沛琛倒并不排斥家中多了个人,他来到这个世界还不到三个月,对陆家还没什么归属感。
  整理好还没处理完的一小部分文件,陆沛琛出了办公室,乘电梯去停车场,坐进汽车后座,助理杨贺倒好车。
  陆沛琛说:“回陆家。”
  “好的,陆总。”
  正是下班高峰期,路上难免堵车,轿车开开停停,陆沛琛拿着文件却看不进去,太阳穴一突一突的疼痛。
  他蹙起眉,合上密密麻麻写满文字的文件,放松身体靠坐,闭着眼睛小憩。
  陆沛琛好像做了一场模模糊糊的梦。
  梦见自己是好几本渣攻贱受小说中的男二,或是痴情恋慕主角受,或是主角受的亲朋好友,但优秀的主角受眼中只有花心滥情的主角攻,宛如被加了个对主角攻的痴情buff,魔怔一般,为他疯,为他狂,为他哐哐撞大墙。
  甚至不顾亲友的劝阻,不管主角攻有多少蓝颜知己,对他多差,多渣男,也硬是凑上去把心掏出来,小心翼翼捧给主角攻践踏。
  简直令人恨铁不成钢想狂摇主角受的肩膀,最好把他摇成轻微脑震荡,满眼都是星星地举手发誓再爱主角攻就天打五雷轰。
  明明同样是优秀的人中龙凤,为什么会像中邪似的迷恋上一个品行不端的伪君子真小人?
  陆沛琛头疼,梦虽然有点模糊不清,但那种深深的无力感觉特别真实,就像深刻地经历了一遍似的,就算醒过来了,依然心有余悸。
  “叮咚!欢迎陆先生使用‘帮助主角受脱离苦海’系统,完成系统任务达到一定积分可以回到原世界哦,若任务失败,惩罚可是很可怕的,所以请陆先生努力完成任务吧。”
  耳边忽然响起有些聒噪的机械声。
  “这里是提供任务提示的人工智能,编号521专门为您服务,知道您现在满腹疑惑,只需要心中默念问题,521可为您解答大部分疑问。”
  陆沛琛头忽然一阵眩晕,一段熟悉又陌生的记忆涌入脑海,发现自己赫然就在梦中几本书中世界的其中之一。
  而且跟梦一样,是那个悲催男二。
  他在这本书中是陆家独子,年轻有为高大英俊,靠自己的本事做起了一个即将上市的投资公司,在北城可以说是年轻一代屈指可数的精英翘楚之一。
  可优秀在那个满心满眼都是主角攻和画画的许麦冬那里没用,想来就令人深深的无奈和憋火。
  许麦冬是这本书的主角受,书中描写他瘦削秀美,手白皙修长指节分明,执笔的时候分外好看,微圆的杏眼很澄澈,里面有一小点闪耀的星光,虽小,却很明亮,认真看人的时候就像看进了人的心底,好像所有秘密他都一清二楚。
  是个看起来很干净的男孩子。
  可谁知道他会睁眼瞎,辨认不清渣男,一心在一颗歪脖子树上吊死呢?
  陆沛琛面无表情,无视系统。
  他傻了才会去帮那个脑子有坑的主角受。
  521迟迟等不到陆沛琛开口说话,有些着急,主动问:“陆先生?您难道没有什么想问的吗?”
  陆沛琛掏出手机,看了下今日热点新闻。
  521怀疑是自己的程序出了问题:“陆先生,您能听见我说话吗?”
  陆沛琛点进其中一个财经新闻,认真阅读。
  521:“喂?歪?你好?在吗?”
  见男人还是没什么反应,看完这条新闻继续看下一条,521恍惚地检查了一遍程序,没发现什么问题,这才反应过来陆沛琛是故意的。
  它生气地说:“您明明听得见,怎么能骗统呢?”
  “您难道不想回去吗?”
  陆沛琛动作一顿,他不太记得在原世界自己的事情,只知道潜意识里那个世界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人在等他,有时候午夜梦回都会梦见他。
  521似乎很自信陆沛琛会因为“回去”二字动摇:“想回去的话,就拉主角受从渣攻这个泥潭出来就可以啦。”
  就可以啦?
  陆沛琛梦里那个主角受可是受尽来自渣攻的苦难,优秀的男配们一齐上阵都无法让主角受洗心革面自尊自爱。
  要他说,就是没救了。
  521:“……”
  它仍不死心,说:“陆先生放弃任务将永远无法回去。”见陆沛琛仍不理不睬,又加了一句“并立即抹杀”。
  521:“陆先生需要知道一点,您能在死亡之后来到这里是因为系统的帮助,若是陆先生执意不肯完成任务,就只能恢复死亡。”
  陆沛琛挑了挑眉:“好啊。”
  521:“???”
  “您答应了吗?”
  陆沛琛说:“对。”但做不做与完成没完成就是另一回事。
  521怀疑地说:“您居然答应了?”
  陆沛琛不理它。
  521半信半疑地问了好几遍,见陆沛琛完全无视它,“滴”的一声憋屈下线。
  系统下线后,陆沛琛坐在车里,垂眼望着车窗外川流不息的车流,眸光晦暗。
  一辆低调奢华的黑色轿车停在陆宅门口,后座下来一位身姿笔挺,穿着一丝不苟的黑色西装,剑眉星目高大俊美,下颌线流畅帅气的男人。
  陆沛琛带着文件下车,隔着一段距离,就听见陆家客厅很是热闹。
  许麦冬腼腆地坐在沙发上,旁边就是热情的陆母,拉着他的手跟他说话,坐在另一边的陆父虽然手上拿着报纸,却也会时不时搭上一句。
  茶几上边摆满了小孩子爱吃的零食蛋糕,还有各式各样的水果,迫于陆母,许麦冬吃了许多。他本就食量小,蛋糕占肚子,此时已经有六七分饱了,再吃怕是等会晚饭吃不进去。
  听见门口有响动,他眼睛一亮,像是看见了救星。
  看见玄关换鞋的男人,许麦冬怀疑他有一米九。
  身高腿长的俊美男人左手拿着文件,一步步朝他走来,似乎觉得有点勒,另一只手几根修长遒劲的手指扣住黑色领带,微微晃动脖颈,性感的喉结上下滑动,他慢条斯理地将领带拽松了些。这般撩人的举动加上就算穿着西装,也能看见的好身材,成熟男人强烈的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许麦冬猝不及防被冲击地有些脸红心跳,心脏扑通扑通跳的飞快。
  走近了,客厅耀眼的灯光下,许麦冬看清他的长相,浓眉下一双深邃幽深的眼,双眼皮很宽,山根高耸,鼻梁挺拔,薄唇似笑非笑。
  小受心本能地不受控制胡乱跳动,许麦冬强装镇定,在心底默念,他喜欢的是傅老师。
  521上线激动地说:“叮咚!陆先生陆先生!这就是主角受,后期被渣攻虐的很惨的,请您一定要快点帮助他脱离苦海!”
  陆沛琛几不可察地眉心微皱,在心中冷声说:“闭嘴。”
  521“滴”地一声下线了。
  陆母见他回来,说:“沛琛,小冬第一次来我们家,你爸今天都早早回来了,你怎么这么晚?工作重要,但也要注意身体。”
  陆沛琛喊了一声看报纸的陆父,回陆母说:“路上堵车,我知道了。”
  陆母便没再说话,用眼神示意他多跟许麦冬交流。
  陆沛琛看向乖巧地坐在沙发上的许麦冬,柔顺莹亮的黑色短发,冷白的肤色与殷红的唇,唇瓣上还有个嫩嘟嘟的唇珠,看上去很好亲,微圆的杏眼悄悄望着他,苹果肌上一层浅浅的薄红。
  许麦冬,对渣攻有痴情buff的主角受。
  看上去意外的可口诱人秀色可餐,陆沛琛想,有点像害羞又好奇,抱着坚果偷看人类的小松鼠。
  嗯,瞎了眼的那种。
  “你好,我是陆沛琛。”
  走到他面前的男人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浑身散发着一股迫人的气场。
  许麦冬结结巴巴,说:“你好,我,我是许麦冬。”
  自从知道自己的性取向,除了傅老师,许麦冬基本上从没接触过别的年轻男性,像陆沛琛这样的极品,似乎连傅老师都要矮上一层,他更是没见过。
  陆沛琛点了下头,忽然瞧见了许麦冬嘴角上不明显的奶油,扫了一眼茶几上摆满的东西,紧挨着茶几的垃圾桶里只有少数水果皮,大多数是小蛋糕的包装袋,心中了然,弯腰抽了一张抽纸递给他。
  许麦冬下意识地接过,意识到陆沛琛的意思,白皙的脸颊顿时爆红,慌慌张张地擦嘴角。
  擦完,许麦冬低声说:“谢谢陆先生。”
  陆母在旁边捂嘴笑,听见许麦冬的话,不太满意地说:“叫什么陆先生?多生分?叫大哥。”
  大哥?
  这个词按在陆沛琛身上,似乎很合适,他身上有一种让人觉得安心的力量。许麦冬攥着手里的纸巾,他微微张了张口,有些叫不出声。
  陆母看了眼许麦冬,偏头望了眼陆沛琛,又调笑说:“也对,小冬才刚成年看起来还更小,沛琛天天跟商场上那些狡猾老狐狸打交道,一身老成气,乍一看,都能当你叔叔了,小冬就叫他小叔吧。”说罢对陆沛琛使眼色,“对吧,沛琛。”
  陆沛琛无奈地瞥了眼陆母,“嗯”了一声。
  许麦冬愣住,很是后悔,比起小叔,他更想喊大哥啊。
  小叔这个称呼,喊起来,似乎多了一丝别样的缠绵暧昧。
 
 
第2章 
  陆母没给许麦冬想办法拒绝的时间,拉着他站起来,说:“沛琛把文件放好,我们先去洗手吃饭吧,我早喊刘姨做了一大桌子菜,现在菜都快上齐了。”
  许麦冬还想说什么,这时陆沛琛“嗯。”了一声,拿着文件转身上楼,他看着陆沛琛的背影,有点不知所措。
  在旁边看戏的陆父放下手里的报纸工具,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说:“小冬就把这里当成是自己家,不用拘束。”
  许麦冬只好应了一声,顺着笑意盈盈的陆父陆母去了餐厅。
  陆沛琛放完文件下楼,到餐厅的时候许麦冬已经靠着陆母坐着,他神色如常地走到许麦冬对面坐下。
  陆父坐在主位说:“都吃饭吧。”
  刘姨是陆家的帮佣,做得一手好菜,陆沛琛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本来想搬出去住,吃过一次她做的饭菜后就打消了这个想法,甚至之后只要公司不太忙都会回陆家吃饭。
  气势出众的人总是让别人忍住去看,许麦冬见陆沛琛在他对面坐下,也好奇地悄悄看了几眼,然而等他吃了一口糖醋小排,眼睛一亮,便立刻低头专心吃饭。
  陆沛琛把许麦冬的小动作收入眼底,见他一口一口吃得正欢,红润的唇瓣沾着油光,旁边都是糖醋汁水,看着还挺香。
  眼睛瞎了,嘴巴还挺健康的?他的脑海中忽然冒出这句话,陆沛琛收回视线,夹了块糖醋小排。
  陆家虽然不到食不言寝不语的地步,但饭桌上都不太会说什么话,许麦冬今天第一次来,陆母有心让他不要那么拘谨,便开口跟许麦冬聊了几句饮食习惯。
  吃完饭,许麦冬明显放松了些,陆母跟他说:“你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在二楼,旁边就是沛琛的房间,三楼还有一间布置好的画室,去看看?”
  许麦冬有些感动,用力点头,对陆母说:“谢谢伯母。”
  陆母笑着挽着他去楼上。
  陆沛琛对陆父打了声招呼说去书房处理公司事务,跟在两人身后上楼,书房也在三楼。
  风杏公司快要上市,这段时间他要处理的事情很多,光要看的文件就有一大沓,各种大小酒会也一堆,想起来就实在令人头疼。
  把带回来的文件看完,又看了几封工作邮件,时间已经很晚了,陆沛琛揉了揉额角,站起身出书房。
  路过陆母布置好的画室,门缝里还亮着光,陆沛琛脚步顿了下,继续朝楼下走。
  回到二楼的房间,他拿了浴袍去房间自带的浴室洗澡。
  刚洗完澡,陆沛琛用毛巾擦了擦头发,就听见两声极轻的敲门声,似乎有些犹豫。
  他动作一顿,放下毛巾,走到门口开门。
  许麦冬微微低着头,像是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来开门,有点僵硬地小声问道:“晚上好,抱歉打扰了,那个……请问浴室怎么走?”
  他边说,便抬头看了一眼陆沛琛,见男人明显是刚洗完澡的样子,只穿着黑色的浴袍,露出大片赤-裸精壮的胸膛,往下看,还能看见几小块诱人的腹肌,头发也是湿漉漉的,还有几滴调皮的水珠滴下来,从锁骨一路滑过胸膛腹肌,没入黑色的阴影里。
  许麦冬呆怔住,脑子一片空白,视线本能地跟着那滴水珠往下看。
  大半夜跑过来问浴室怎么走?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故意的。
  陆沛琛似笑非笑地望着他,问:“好看吗?”
  许麦冬被惊醒回过神,下意识后退一步,猛地低下头不敢看他,露出来的耳朵尖通红,呐呐地说:“对不起陆先生,我不是故意的。”
  他起了逗弄的心思,说:“那是有意的吗?”
  许麦冬闻言,头低得更深,着急慌乱地解释了一大堆:“不是的,我那个房间没有浴室……晚上跟伯母上去之后,我看见那么好的画室太高兴,就直接留在那里画画,伯母怕打扰我,先下去了,我一直到刚刚才从画室出来,这么晚了,我不想打扰她们,下来的时候看见陆先生本来想问的,可正好你进了房间……我对您很尊敬,除了感激敬佩之情绝对没别的了!”
  正是夏季最热的时候,他从南城跑到北城,虽说一路坐的是陆伯父派的专车,但不能洗澡还是让他感觉很难受。许麦冬站在陆沛琛的房间门口,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敢敲门。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