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我来锁死原文攻受【都市情缘】──镉圆

时间:2021-04-08 11:29:26  作者:镉圆

 

第1章 
  已经到了后半夜,辰月酒店二层仍觥筹交错,衣香鬓影,细碎的灯光闪烁,各种香味混合在一起,形成一股微妙馥郁的味道。
  今天是陈集团老总女儿订婚的日子,身为最近刚与其签了合同的合作方,尹琉柒陪着自己老板早早赶了过来。
  现在他遇到了一点麻烦。
  二楼宴会门口。
  喧闹的声音都被封在了门内,走廊里异常的安静。
  “方经理这是先斩后奏?司机走了,老板怎么办?骑共享单车回去?”尹琉柒冷着脸,他身材纤瘦挺拔,哪怕旁边还扶着一个醉成烂泥身材高大的霸总,也没有很吃力的样子。
  “对,对不起!”方经理又朝人鞠了一躬,冷汗挂在脸侧。
  司机家出了急事,他当时找不到老板便擅自让人先回去一趟看看,不想人还没回来老板正赶在这个点要走。
  他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所以特意收拾了一下,一张夺目的脸因为喝了酒被染了层淡淡的绯色,眼神惶恐眸中噙着湿意,任谁看了都会忍不住心软。
  除了尹琉柒。
  尹琉柒单手撑了一下架在鼻根上的眼镜,走廊上方悬挂的灯光映在镜片上,将他的眼神全部掩下,声音依旧冷冰冰的,“过来帮我扶着老板,我去开三间房凑合一晚上。”
  “啊?”方经理愣了一下,手却诚实的伸了过去。
  尹琉柒把自己被压出褶皱的西装抻平,眼皮撩起瞥了眼苦苦撑着总裁的方经理,嘴动了动,在转身的刹那,低声骂道:“蠢货。”
  声音不大,方经理却是听到了。
  照尹琉柒的印象,方经理现在肯定跟被欺负的小白花一样,眼睛湿漉漉的,整个人更加局促。
  然而背过身子的尹琉柒没看到,原本还一脸内疚的方经理,此时看向他的那双平日干净纯良的眸子,全是冷漠阴郁。
  尹琉柒全然不知,甚至因受良心谴责越走越快,直到走进电梯关上门后他才彻底松了口气,刻薄的形象全无,只剩下满满的兴奋激动。
  很好,一切都在顺利进行,只要度过这一晚,剧情就将正式打开。
  尹琉柒穿到这本狗血渣贱文中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
  刚才被他训话的小白花是文中的贱受,渣攻是他老板,不得不说他走了一步险棋,但凡宴会的人出来一个听到他刚才的话,明天贱受的深情男配就会以他左脚出家门坏了他们心情而剁了他。
  原主在文中是个没有什么背景,一心想要攀高枝的炮灰,在成了渣攻的秘书后,莽着劲的想当总裁夫人,不断地在渣攻贱受之间使绊子,最后不负众望地把自己作死了。
  淹死的,很凄惨。
  尹琉柒对水有很深的阴影,所以他在意识到自己穿成谁后,四周的空气倏然从在他身边抽离,肺部传来的灼烧感以及震耳欲聋的心跳声到现在他都还记得。
  那时他满脑子就两个字,“快逃!”
  他当场写好辞呈,买了火车站票打算连夜跑路,没想到在坐火车中途心绞痛,醒来已经被送到救护车上,后来他才发现原来自己必须强制走完剧情,不走完就会心肌梗塞而死。
  苍了个天啊,他这是造了什么孽!
  但反向思考一下,或许等他走完自己的剧情线,他就自由了。
  于是尹琉柒开始兢兢业业的走剧情。
  身为主角受,贱受刚从大学毕业半年就在渣攻公司做到了部门经理,甚至在最近两天谈成了一个大合同,所以合作方邀请他们来参加宴会时总裁也带上了贱受。
  和书中的剧情一样,到宴会后半段总裁难得一见的喝醉了,司机因事不在,身为秘书的他在订完房间后,给错了贱受房卡,最后导致渣攻贱受酒后乱x,继而引发后面一系列虐身虐心的狗血剧情。
  尹琉柒当时看的抓心挠肺,斯哈斯哈酸爽极了,自然也知道这是个很重要的情节点。
  宴会上面几层就是宾馆,很方便。
  电梯门打开,尹琉柒收起表情,去一楼大厅前台定了三间房。
  虽说实际上只会用到两间,不过做戏还是要做全套。
  成败在此一举。
  许是压力太大,尹琉柒有点口干。
  回来路上,他从电梯中出去时,正巧有一服务员端着新倒的酒水路过,他顺手拿走一杯,一口饮尽。
  “先生?!”服务员看到自己托盘里的特制酒被人一口闷了,心里猛地咯噔了一下,脸上血色全无,下意识伸手拉着对方,“先生您喝的太急了!这酒……后劲特别大,您还是赶紧随我去处理一下,万一醉倒就不好了。““没事,我酒量很好。”尹琉柒把服务员的手扯开,他跟着渣攻应酬的时候酒水没少喝,酒量早练出来了,更不用说他还有急事要做,哪有时间耽搁在这些小事上。
  见服务员还要再说,尹琉柒面色一沉,“我真没事。”
  服务员被那股气势震了一下,再回过神的时候,尹琉柒已经走远了。
  电梯和宴会门口之间有段距离。
  尹琉柒走了一半,忽地脚下一软差点栽地上,眼前一阵天旋地转。
  他忙伸手撑着旁边的墙,喘了两口气,一股股的热气随之升腾,像是被放到蒸笼里一样,又闷又热又晕。
  有点不太对劲。
  尹琉柒摘了眼镜揉了揉眼睛,难道是他天天996,亏空了身子,贫血了?
  等走完这段剧情,他得去好好的睡一觉补补。
  “尹秘书,这里!”远远的,主角受,也就是刚刚被他训话的方经理还撑着渣攻,手里却又多出来一个空酒杯,涨红着脸朝尹琉柒招手,明显已经喝醉。
  贱受刻意上扬着嘴角,以此来压下自己内心深处对尹琉柒的厌烦,看着对方渐渐朝他走近,他抓着总裁衣服的手不断收紧,直到看清尹琉柒的脸,那上扬的嘴角一下僵住了。
  走过来的男人眼尾通红,净白的脸被浸染了一层浅浅的粉,耳垂和脖颈也是粉的,往常清冷疏远的眸子此刻软的一塌糊涂,有种冬雪腊梅的惊艳感。
  他忽地觉得自己更晕了。
  尹琉柒自己正难受着,完全没留意贱受的不对劲。
  本来只用扶一个的尹琉柒现在要扶两个,更让他郁闷的是连主角受都比他高半个头,两个人压在他身上,恨不得把他整个盖住。
  “尹秘书,我们是要去哪儿啊?”贱受侧着头看着一脸麻木的尹琉柒,伸手去勾他脸上的眼镜,吐出来的全是酒气。
  “去你们梦开始的地方。”尹琉柒努力抵抗着眩晕,没精力管他。
  还是渣攻好啊,醉了后只要不在床上就老老实实的。
  好不容易到八楼,辰月酒店除了前面几层专门用于举行宴会的大场,上面的宾馆同样精致华丽。
  壁纸风格古典,每隔一段路墙上悬着一盏模样简约的琉璃灯,将脚下厚实干净的地毯照的泛暖,形态各异的装饰画在其中点缀。
  尹琉柒先把总裁扔到房间里,拿着卡出来的时候站都站不稳,浑身热的厉害,再不休息他可能就要猝死了。
  他看了眼一边几乎要贴在地上的主角受,跟着蹲了下来,一不留神手中的房卡全掉在了地上,尹琉柒眯着眼仔细辨认,把大概率是总裁的房卡塞给了对方,“给你房卡,赶紧休息。”
  塞完,他还好心的把人扶好,贱受是个成年人了,按着房卡找房间号应该不需要他手把手教。
  做完一切,尹琉柒这才又看向握在他另一个手中的房卡,边晃边找。
  进去后,拐角就是卫生间,梦游一般匆匆洗漱完,尹琉柒直奔卧室大床,扑了上去。
  朦胧中,似乎有一条有力的臂膀卷了上来,接下来就是火热的唇舌,低沉的喘气。
  他下意识想要挣扎,却怎么也逃脱不开,反倒被那热意融化,被迫承受起来。
  ……
  一夜过去。
  尹琉柒醒了,足足愣了半分钟后才意识回笼。
  他抽着冷气,扶着腰抖着腿狗狗祟祟地从床上下来,身上的痕迹无一不在诉说着不久前男人做得有多凶。
  真就离谱特么给离谱吃变大丸,巨——特么离谱。
  正常情况下不应该是他一个人躺在房间,等着隔壁渣攻发现自己和贱受酒后乱x后,摔门而出吗?
  可他现在是什么情况?为什么酒后乱x的成了他???
  小丑竟是我自己?
  尹琉柒强忍着身体上的不适穿好衣服,吐出一口浊气。
  事情很复杂,但结果显而易见,他翻车了。
  翻车翻得不同寻常,不仅翻车,还把自己也搭上了。可他现在就连愤怒的时间思考的余地都没有,满脑子叫嚣着离开这个地方。
  现在时间是凌晨四点半,天还黑着,没到公司上班的时间,床上的人也还没醒,尹琉柒权衡了半秒,推开门,头也不回的溜了。
  这里是市中心的繁华区,出租车全天二十四小时营业。
  尹琉柒拦了一辆,歪着屁股坐了半个多小时的车,终于到了自己租的房子。
  相对于市中心繁华区,他所住的地方要安静平和许多,那是一处老城区,原主一家在这里住了十几年,凭借着记忆,尹琉柒闭着眼都能在错综复杂的道路中摸回家。
  关上门,尹琉柒直奔卫生间,东西都还在体内他需要给自己清理一下。
  关键他一个直男哪里干过这样的事,笨手笨脚的一顿操作,最后伤上加伤,二次伤害,痛的他呲牙咧嘴,差点就被送走。
  骂骂咧咧的处理完,尹琉柒崩溃的发现自己路走的都有些艰难,这就是渣贱文里攻的战斗力吗?
  呵呵。
  祝他关键时刻钢笔断水,抽奖不中,开可乐必喷,拉链夹肉,吃什么都没有调料包,一次性筷子永远掰不齐。
  在心里骂完人,尹琉柒又开始头疼,这走路都成问题,去公司的话多半会被人看出问题,要不然装成尾椎骨骨折?或者干脆请假?
  但是请假就没工资了啊,又不能带薪休假。
  最头疼的是,如果请假,不就是明晃晃地暴露他才是那个上错了床的人吗?!
  虽然不是狗血文的主角,但身处狗血中心地带,难免会沾上一点,原主其实还有个重病的母亲,为了给她治病原主才到处工作,最后成为渣攻的秘书。
  如今原主母亲人在市里最好的医院里,每个月的医疗费刚好占了他九成九的工资。
  各种因素叠加,原主才会那么想勾搭上渣攻,可惜原主失算了。
  渣攻的心硬的像块石头,只对贱受碎成沙,缠缠绵绵到天涯。
  尹琉柒关了热水器,拿着干毛巾擦头。
  镜面上的雾气随着卫生间温度降下来而消散,映出来一张漂亮,又因神色而显得矜贵冷峻的脸。
  他跟在渣攻身边天天各种应酬,不摆出这样不近人情的表情很容易被骚扰,久而久之尹琉柒平日差不多也这表情。
  原主的相貌和他原本的脸有七八分相似,只不过原主的眼尾上翘的更明显,眼尾下还有一枚很小的痣,垂下眼便会被遮住。一双眸子黑亮,像是沁着水,平白无故的看着别人,总会让人有种他在撒娇的错觉。
  工作时半拢上去的头发此刻全部服服帖帖的垂下来,将那一张白净的脸衬得年轻乖巧不少。
  原主比他本来的身体低两厘米,刚一米八,比例可以但腰太细,而且不管他私下怎么锻炼,就是长不出腹肌。
  他习惯性的摸了一下鼻梁,落了个空,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哪里不顺眼,“我眼镜呢?”
  尹琉柒并不近视,戴眼镜完全是为了遮他的一双眼,到哪里都戴着,这会儿回忆起来,正要去找,他动作又是一顿,一股寒意涌上心头,该不会是落在酒店里了吧?
  ——等等,他只顾着跑了,完全忘了去看和他辛勤耕耘数个小时的另一半是谁?
  这一想不得了,想起来吓一跳。他似乎还要好好想想自己拿着房卡开的是谁的门?他是用房卡开的吗?
 
 
第2章 
  几经衡量,尹琉柒最终还是选择照常去公司上班。
  他那眼镜多半是找不回来了,人再不去,只会更惹人注意,就比如那个和他酒后乱x的男人。
  虽然不清楚是谁和他上的床,不过既然他没有心绞痛,那渣攻贱受的一夜情剧情应当是完成了。
  尹琉柒心里揣着事加上身体不适,就随便吃了点早饭,穿好衣服换了副眼镜比以往更早从家出发,等他到公司的时候,里面还没来几个人。
  他心中一喜,扶了一下眼镜,避着人缓慢地朝电梯走去。
  其实本来也没那么严重,但因为他处理不当,导致现在他只要动作幅度大一些,那处难以启齿的地方就会很痛,等晚上下班了,他还是去药店买点药涂涂比较好。
  在渣贱虐文宇宙里,主角渣攻的公司就没有特别普通的,尹琉柒看着面前巨大的大厅,头一次觉得这条路好长好长,电梯离他好远好远。
  等他穿过一楼大厅走到电梯中时,尹琉柒额头已经生出一层薄薄的冷汗。
  总裁办公室在七楼,尹琉柒的办公室是从总裁办公室分割出来的一小间,挨着外面,做事比较方便。
  贱受负责的部门正好也在七楼,他的办公室和尹琉柒的差不多大,正对着渣攻的办公室,两人完全可以隔窗对望。
  尹琉柒不止一次看到贱受在做完事后,装作无意的瞥向渣攻办公室,眼神痴迷。
  这绝对是已经沦陷了。
  昨晚又经历了酒后乱x,渣攻贱受从此刻彻底锁死!
  尹琉柒扫了眼电梯上升的数字,稍微放松身子侧靠着电梯,从公文包中拿出平板翻看今天自己的日程表。
  这篇文的笔墨着重放在了渣攻贱受的感情纠葛上,正经事业线还没文里的车尾气多。
  但凡有点描写的事业线,也基本是服务于狗血感情线,渣攻不论到哪必带贱受,无时无刻不在对贱受做着违法乱纪,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事情。
  感情线走完,一个时间大法,什么很牛逼的合同,高价竞争的地皮,难搞定的大佬等等就都被渣攻把握到了手中。
  尹琉柒当时看文的时候也没冲着事业线去看,现在他穿进来,才知道渣攻表面的风光都是从他们这些被压榨的底层员工手中得来的。
  当然渣攻本身也有很强的领导能力,基本的商业奇才这个苏点作者是不会漏的。
  尹琉柒随手一滑自己的日程表,滑条丝滑无比,愣是向下走了两三秒才停下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