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渣攻痛哭流涕求我原谅【穿越时空】──蓝灵仙

时间:2021-04-08 11:27:47  作者:蓝灵仙

 

第1章 你是我的药1
  南星睁开眼。
  他已经从智能系统A7那里知道了自己的处境。他被执行者追杀逃跑的过程中,他与自己的智能系统A7被卷入了时空乱流,出来的时候误入归墟之界。
  他的灵体被时空乱流炸得七零八碎,A7勉强帮他拼凑灵体,但是能量储存接近了临界点。
  这个时候A7又意外探测到自己一片灵魂碎片遗失在归墟之镜里,前面是能量将尽,后面是执行者的追杀,南星决定去归墟之界自己灵魂碎片存在的小世界里探一探。
  听说归墟之界的能量巨大,南星必须想办法偷点能量,而且如果进入归墟之界自己灵魂碎片的身体里,可以隐藏灵体躲避执行者。
  “A7,探查一下我的灵魂碎片所在的世界情况,我要进入这个世界。”
  ……
  这是一个古代世界,快意恩仇的的江湖是这个世界的主要区域,南星灵魂碎片的身体也叫南星,是江湖上臭名昭著的魔教门派决明宫宫主,决明宫被江湖人士描述为尸山血海的大魔窟,南星就是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相传他性格阴鸷,行为极端,前一秒还在笑,下一秒就把人抽筋拔骨,阴晴不定,性格极难琢磨,他每次出现,必然要见血。
  这样人人得而诛之的大魔头,许多英雄豪杰都组队过来杀他,可无一例外下场惨烈。
  因为他太强了。
  决明宫宫主南星练就了一身邪功,武林英雄豪杰难有敌手,就算有人武功高于南星可是决明宫机关重重,他手下还有八名武功高强的护卫,更有不出世的武功进入臻镜的大魔头罩着他,这样的人几乎是能在江湖上横着走。
  不过他并没有活太久,而且下场极惨,死了也是人人拍手叫好死有余辜。
  南星在这个世界的命运十分悲惨,他的父亲是前任决明宫宫主,母亲是江南第一美人天香楼花魁,但是母亲并不受父亲宠爱,甚至早早被父亲抛弃,被父亲抛弃后母亲被一个富商纳为小妾,但富商的正妻善妒,母亲不久又被赶了出来,受到打击的母亲疯疯癫癫经常虐打南星,直到有一天母亲被强盗杀死,南星被决明宫宫主带了回去。
  回到决明宫的南星以为自己终于不会在受苦了,没想到真正黑暗的日子才是开始。
  父亲不止他一个儿子,挑选继承人的方式如同养蛊,让兄弟姐妹们相互厮杀,让最强的人继承宫主位置,南星根本没有学过武功,从小被疯疯癫癫的母亲养在身边不知道那么多阴谋诡计,就在南星以为自己会死在兄弟手里的时候,决明宫宫主被杀了,他的兄弟姐妹全部被杀,只留下他一个人。
  他的杀父仇人成为他养父,并且教他武功,还把决明宫宫主的位置给了他。
  从小随波逐流的南星只要能够活命就够了,他对父亲母亲兄弟姐妹都没有任何感情,亲人给他的只有恐惧,他十分顺从的接受了养父给的决明宫宫主之位,努力的学习武功,他对从来不打骂他的养父很有好感,久而久之他也不去想为什么养父杀掉他的兄弟姐妹和父亲,却独独留下了最没用的他。
  直到有一天养父开始让他泡药浴,并且开始让他学一本叫做《渡阴法》的功法,药浴十分古怪,带着一种腥臭的恶心味,每次泡完身体就像被针刺一样,浑身无力,连骨头都软了。但是养父说这个药浴能够让他的根骨纯正,更适合练武。
  果然,修行《渡阴法》的南星内力大增,年纪轻轻就跻身武林一流高手,但是修行这门邪功有一个弊端,那就是每月十五月圆之夜身体冰寒刺骨并且内力全失,不仅如此,这一天养父还会把他关在一个全部是寒玉山洞里,第二天早上他浑身结霜,几乎像一具被冻僵的尸体。
  南星曾经求过养父不要把他丢在山洞里,但是养父十分温柔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南星,我这是为了你好,天降大任必将磨其心智伤其体肤,学武必须得吃苦,这样做会让你功法更加精进。”
  养父从来没有骗过南星,而每月十五在寒玉山洞里度过的南星也感觉自己的功力更上一层楼,南星咬着牙忍耐,而每月去寒玉山洞度过这一天也渐渐成了习惯,就算后来养父没有在他身旁监督,他也会自动过去。
  可是没想到,他所受的苦难,他的一身功力,甚至是他的身体,全部是为了一个名叫月见的人!
  原来这是一个有命运之子的耽美世界,月见就是命运之子其一,是这个世界的主角受。
  原来南星的养父是药王谷的传人羽涅,羽涅从小暗恋自己的师姐,可是师姐心有所属,谷主深知羽涅的心思,趁着羽涅去海外行医时悄悄操办了师姐的婚事,师姐如愿以偿嫁给了自己心爱的人,等羽涅回来之时,发现师姐不仅嫁人,而且已经怀胎十月待产。
  羽涅伤心过渡,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炼药,由于心绪不定,炼药走火入魔,他出来时发现决明宫的人正来药王谷求药,可是药王谷有药王谷的规矩,决明宫求的药一时半会练不成而且药王谷从不救魔教之人,决明宫一怒之下在药王谷大开杀戒,而走火入魔的羽涅吃了自己炼的药功力大增,为了对抗决明宫杀红了眼。
  等他清醒时,竟然发现自己心爱的师姐死在了自己手上,羽涅悲痛欲绝,正要自刎之时,突然一声婴儿啼哭唤醒了他,师姐肚子里的孩子竟然活了下来!
  孩子出生就没有父母,药王谷的损失惨重,谷主将孩子收养并取名为“月见”,而羽涅因为犯下重罪被逐出师门,不得跨入药王谷一步。
  一次偶然的机会羽涅见到了孩童时的月见,竟然发现这个孩子和师姐生得极像,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可他体质极弱,从娘胎里带了病症,如果没有对症之药,最多只能活三十岁。
  这种病症一般药石难医,他的医术极精,他知道一种禁术,就是用药人医治,而药人需要极阴,最好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生的极品炉鼎。羽涅对月见十分喜爱,并且极度愧疚,月见出生时生母被他亲手杀死,这导致了月见先天不足,身体孱弱。
  极度愧疚,一心想要月见长命百岁的羽涅一边修炼武功一边寻找药人一边还要扮演神秘人守护他成长。
  他修炼武功就是为了去决明宫报仇,他功力大成之时去决明宫屠杀满门,意外发现一个极阴之体的孩子,羽涅大喜过望,立刻收养这个孩子并且一步步做成药人。
  这个孩子就是南星。
  南星并不知道自己是月见的药人,月见也不知道一个叫羽涅的人为他准备了一个药人,月见只知道自己的仇人是决明宫宫主,他从小就立下誓言,要铲除决明宫,为父母报仇,为武林除害。
  他拼命的练武、练剑,药王谷出身的他并没有修习医理,而是拜在了武林第一大派心剑山庄门下,他天赋异禀,而且异常努力,很快就在心剑山庄出类拔萃,而且经过几次武林中才俊交流,月见容貌俊美,行事乃是君子之风,品行高洁,武艺高强,他很快就成为了江湖上人人称赞的玉面郎君。
  一次在针对决明宫的行动中,月见被决明宫宫主座下大弟子楚将离俘虏。
  楚将离就是这个世界的另外一个命运之子,也就是主角攻。他的父亲是羯人,母亲是名门望族楚家的嫡小姐,羯人为中原人唾弃,他本是个偷偷生下的私生子,如奴仆一般养在母亲后院只得一口饭吃,但是有一天母亲的家族被抄家问斩,孩童全部卖做奴仆,楚将离被发卖到倌楼做苦力,由于他相貌有异,经常招人排挤欺负,年少时过得十分凄惨。
  这个时候南星碰巧路过,看见被欺负的楚将离,就好像看见了小时候被欺负的自己,他一时心软收下了他,并且养在身边。
  楚将离根骨极佳,是个练武的奇才,南星传授他武功,顺手收他为徒。
  可没有想到楚将离从来没有感激过他,还认为决明宫是地狱一样的地方,准备羽翼丰满就逃离。
  直到他遇见了月见,并且在一次武林人士针对决明宫的行动中抓获了月见,他早就听过这个和他年纪相仿、在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玉面郎君,初见时他一脸不屑,只觉得这人除了有一张漂亮脸蛋一无是处,武功不及他,连身体都十分虚弱。
  但是在将人带回决明宫的路上,经过一系列的相处,发现这个人品行学识真的如传闻中一般,除了性子倔了些,确实是个令人叹息的才俊,可惜正邪不两立,他很快就要死在决明宫手里。
  后来将人关在了决明宫,这人没有马上被处死,楚将离对他很感兴趣,经常观察他,他发现这个人就像光一样和他这样的人是完全不同的存在,渐渐的被月见吸引,并且里应外合将人放了,还把这件事嫁祸给了决明宫一个作恶多端的堂主。
  可是被放出去的月见以为楚将离会受到惩罚,竟然不管自身危险又来决明宫救他,没想到被南星再次俘虏。
  而这时的月见病症发作,楚将离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他偶然得到了一本禁术,发现月见的病需要药人才能治,而这个药人就是决明宫宫主南星。
  这个救治的方式需要两人交合,与决明宫有血海深仇的月见宁死不肯用这种方式,这个时候有人告诉楚将离,他还有一个办法。
  楚将离恰好是极阳之体,极阳之体是最好吸收极阴之体药性的体质,而且可以作为媒介传送。于是楚将离设计让南星爱上他,让南星心甘情愿和他交.合,交.合之时他运功将药性吸收,而后用同样的方式渡给月见。
  月见并不知道楚将离吸了南星的药性,只是药王谷告诉他,与楚将离交合可以治病,他这个时候已经对楚将离有好感,虽然难以启齿,但是为了活命,这已经是最好了办法。
  在一次又一次的渡药过程中,两人相互爱上了对方。
  而这个时候,身体的药性几乎全部被吸收的南星找上门来,这个时候南星的身体已经被吸得如将腐的朽木一般,他怨毒的看着楚将离和月见,疯了一般的和对方厮杀。
  可是失去药性的南星功力也渐渐消失,他不仅没有了武功,身体都不如普通人,很快就被对方打倒在地,楚将离冷冰冰的嘲讽:“我怎么可能爱上自己的师父?这样恶心扭曲的感情是你自己自作多情,我爱的从来只有月见一个人!我和你,只是为了渡药而已!”
  “楚将离!”南星的声音枯朽沙哑得如病入膏肓的老人。
  这个时候南星的养父羽涅来了,南星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他现在只想让楚将离和月见死。
  没想到羽涅凑近他,低声在他耳边说:“你以为是谁把你炼成药人的?”
  南星如雷惊醒,他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竟是被活活气死。
  南星死后,楚将离嫌弃的擦了擦身上被沾到的血,他看着死了还带着面具的南星,想起自己此前和南星也多有亲密,竟然从来没有看过南星的真面目,他忍不住把南星的面具拿开。
  没想到竟然看见的是一张皮肤干瘪枯黄满脸皱纹的脸!
  想到自己竟然和这样的人多有亲密,楚将离胃里一阵翻滚,差点就吐了出来。
  他极具厌恶的说了一句“恶心”,就将南星丢弃在了乱葬岗。
  而后他很快掌控了决明宫,并且取代了南星的位置。
  在南星死后,楚将离和月见又经过重重磨难、误会,终于走到了一起,而为了月见做了这么多的羽涅在之后又为了月见做了更多,最后终于获得了原谅。
  楚将离掌握了决明宫后将决明宫一番整顿,又为江湖上做了几件好事,渐渐得到了好名声,而玉面郎君月见最终继承了心剑山庄和药王谷之位,楚将离和月见虽然是男子,但是却成为了江湖上人人称赞的佳偶。
  南星?江湖上提起他不是拍手叫好就是说死有余辜,楚将离提起他更是恶心得连隔夜饭都要呕出来。
  不过是一个早就死掉了的,容貌丑陋作恶多端的老男人罢了,死有余辜。
  看到这里,南星忍不住笑出了声。
  好一对神仙佳偶,好一双痴情璧人!
  南星微笑起来,他已经想到了在这个世界偷取能量的绝佳方式。
 
 
第2章 你是我的药2
  早春的夜。
  终于下起了暴雨,天空电闪雷鸣,南星被大风吹了个激灵,他站在屋檐下,暴雨溅起的细碎雨珠打湿了他的衣角。
  他抖了抖,很冷。
  他转动眼珠往同在屋檐下的人看去,只见一名八尺有余的少年郎倚在门角,雨水打湿了他的黑发,他身体顷长,容貌俊美,一双深蓝色的眼睛在黑夜里宛如透亮的琉璃,像一头蛰伏的野兽。
  这是楚将离。
  楚将离果然是气运之子,无论是身躯还是容貌,都是极佳。
  南星又看了看跪在雨中被打得鲜血淋漓的男人。
  原来已经到了这里,楚将离悄悄将月见放走,并将此事嫁祸给南星身边一名经常为他办事的属下,按照原来的轨迹,属下会被气愤不已的南星打死,而楚将离则安然无事。
  少年见南星看他,立马恭敬地问:“师父,何事?”
  南星笑着退了一步,接着右手上的鞭子如游龙般重重甩去,楚将离被饱含内力的长鞭一鞭就打得皮开肉绽,“嘭”地一声摔进了雨里,他霎时间淋了满头,浑身湿透。
  南星一步步走近,他在屋檐的边缘、雨水将至的极端止住脚步,他居高临下地看着一脸不可置信,正在狼狈爬起的少年。
  “师父?”南星轻轻摸了摸鞭子,撕开鞭子上一块皮肉,嫌弃的弹开,“连个人都看不好的废物有什么资格叫我师父?”
  南星冷淡的瞧他,“叫主子。”
  这个时候A7发出了警报:“请宿主注意行为轨迹,A7检测该世界有极强的抹杀异端的执行力。”
  原来的南星对于楚将离的感情十分复杂,南星无论是年少时还是成人后过得很不好,所以在遇见了和自己相似命运的楚将离时,南星把他当做另外一个自己,他把自己没有得到的东西都加注在他身上,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楚将离设计,南星会这么容易爱上他的原因。他爱另外一个理想的自己。
  南星直接下令:“检测我的行为异端程度。”
  A7:“正在检测宿主行为,A7检测宿主行为与原来人物惯性差异度为0.5%,在该世界容错度之内,判断定为正常行为。”
  南星微笑,果然如此,他刚刚故意测试了一下人物行为被判为异端的标准,得到的答案非常让他意外。
  他的行为只要符合其他人对他认知之内就行,意思是只要别人认为他正常,他就是正常。而刚刚直接对抗主角攻的他也没有被判定为异端,也就是说在楚将离的眼里,南星会突然翻脸打他一鞭子,再正常不过了,非常符合他的行为逻辑。
  原来,在楚将离眼里,他这个把他从倌楼里救出来、传授他武功、认他做徒弟的的师父,也不过和外界人眼里一样,是个喜怒无常、阴晴不定的魔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