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歇桐【完结】──三千有猫3000

时间:2021-04-08 11:24:27  作者:三千有猫3000

   

第1章 
  “雨歇梧桐泪乍收,遣怀翻自忆从头。”
  预警本章有下药和震动棒
  黑云翻滚在苍穹之下,私人会所窗帘紧闭,布满各种道具的房间中央,一个男人被强制跪在地上。
  “陆犹青。三个月前来调查七二二事件。”男人穿着绕着陆犹青走过,吧嗒的皮鞋落地声在寂寥的房间像鼓点一样宣判着危殆的气氛。
  “不小心查太深了吧?岳连那个废物搞出来的七二二碎尸案被你查清楚也不是什么大事。而你...”纪云醒停在陆犹青面前,勾起他苍白清秀的脸蛋:“小狼崽,你可是管太多了啊。”
  陆犹青盯着纪云醒的眼睛,清冷的声音听不出一丝畏惧:“你们他妈做的那些事我都记录存档了,即使今天你杀了我,户局明天也能收到那些证据。”
  “户局?”纪云醒笑着拿出手机,在通讯录里找了个号码,拨打过去,按下免提:
  “纪云醒?你又给老子捅了什么篓子?”电话那边户局深沉的男声在空旷的房间回响。
  “你们是不是派来个调查722的?”纪云醒皱了皱眉。
  “嗯。陆犹青?怎么?”
  “借我两天,完整还你。”
  “操,你小子他妈想干什么?!”户局的音量猛地提高。
  “他,查出了我那笔交易。”纪云醒刻意加重了“交易”二字。
  户局揉了揉眉头,起身翻出了陆犹青的资料:“纪云醒,他陆犹青我们局里是底子最干净的新人了。这个人,我不给。”
  纪云醒坐到手边的皮椅子上,修长的腿叠在一起:“722所有涉嫌人员明天送到市局门口换一个陆犹青。”
  “不行。”
  纪云醒看着陆犹青,造作出一副怫郁的声调,对电话那头的人说: “你怎么坐上局长这个位子的来着?”
  接着是一阵沉默。
  半晌,户局的声音再次从价格不菲的手机里传出:“明天上午十点,一个涉嫌七二二的人员都不能少。”
  纪云醒应后愉快的挂了电话,看着陆犹青眼中的光一点点黯淡下来,给他的四肢捆上缧绁,示意其他人退出去。
  屋内两人默然而对,纪云醒突然开口:“其实我之前就见过你。
  “一八年的那场表彰大会我也在场,那个时候我就注意到你了。
  “年轻,干净,从容,温润。意气风发的活在阳光下。
  “你知道我那时候想干什么吗?
  “把你狠狠压在身下,看你这干净的小嘴怎么叫床。”
  “畜牲。”陆犹青四肢都被锁链牵制,只能从牙里挤出这两个字。
  纪云醒起身向一旁的架子走去,从一个小罐子里拿出三颗药丸:“春.药。最新研发的,只需半粒就可让人变得极其淫.荡。陆警官试试?”
  “滚!”陆犹青尝试着挣脱铁链,然而只是徒劳。
  纪云醒捏着陆犹青的下巴,强硬的把整整三粒药喂进去。
  他看着陆犹青的眼神从毅绝到迷乱,肌肤从苍白变成红嫩。
  纪云醒拿出带绒毛的皮环,轻轻垫在陆犹青手腕脚踝和铁铐之间,指尖有意无意的划过细腻的肌肤,看着陆犹青白皙修长的脖颈不自主的微微颤抖。
  纪云醒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弯腰亲吻他的眼皮:“更色.情了。”
  轻微的触感像一撮小闪电迅速刺激着陆犹青的四肢百骸,下身的反应颤巍巍的被纪云醒一下下的挑弄,另一只手慢慢解开他的衬衫,恶劣的擦过红珠。
  陆犹青咬住下唇极力忍住呻吟,眼角被薄雾浸的潮红,却不知自己这副衣衫半解的样子更加诱人。
  “陆警官果然是硬骨头。”纪云醒笑着起身,去架子上取了一管药膏和一根震动.棒,按下几个按钮把陆犹青的双腿分开,托起他的腰,将药膏一点点挤入粉嫩的后穴中。
  两根手指缓缓插入,顺着药催出来的黏液在后穴放肆搅动,按到一点时看着陆犹青猛地绷紧的身体和泄出的呻吟声,心中涌起了某种快感。
  纪云醒把手指抽出来,看着陆犹青湿漉漉的眼睛:“是陆警官天赋异禀,不用润滑液就出了这么多水。”
  陆犹青乌黑的眼睛配上泛红的眼角,一张嘴便只能露出呻吟,蜷起膝盖想要阻止纪云醒的下一步侵入。
  纪云醒的眼中闪动着欲火,没有任何前兆的将粗长骇人的震动棒插入翕合的后穴,顶到记忆中敏感点的位置,享受着陆犹青微微变了调子的呻吟。
  骨节分明线条优美的手指按下遥控器的按钮,把陆犹青体内的震动.棒的幅度调到最大。
  文/ 三千
 
 
第2章 
  进行中
  本章有下yao和震dong棒、失禁 不能接受请现在出去。
  “嗯...啊啊啊....”呻吟不受控制的喘出口,陆犹青噙着泪水,一股白灼从下体射出。
  纪云醒调小振动幅度,看着高潮的陆犹青躺着地上无力的颤抖。他把自己西装扣子解开,两根手指在穴口摩挲几下后便夹起震动棒,在后穴浑着淫水随便搅动几下贴着那块软肉抽出,高潮时还被刺激敏感点,陆犹青腿根肌肉痉挛着迎来二次高潮。
  一个金属铁环扣到陆犹青嘴里,接着就是纪云醒粗大的性器撞入。
  陆犹青本想咬紧牙关,却因为金属环的阻挡泄出一声呻吟。
  “哈啊....啊嗯.....啊.....”陆犹青眼角潮红,守着最后的意识。
  纪云醒粗暴的卡住陆犹青线条优美的腰身,暴虐一般的将粗长滚烫的性器插入,胯骨撞击着臀部,房间里回荡着淫绯的水声和压抑的哭吟。
  “你....嗯啊..”陆犹青强撑着回头瞪了眼纪云醒,试图挽回自己最后的傲气,嘴唇微张,承受着痛苦又狂热的性爱。
  “我?呵,你也不看看自己是被谁操射的。”纪云醒狂热激烈的进入,啃噬着陆犹青完美的肩胛骨,顺着一声声的呻吟来判断撞击哪个地方能击垮陆犹青的理智。
  囊袋与臀骨不停的撞击,一点点击垮着陆犹青的理智。交合处泥泞而狼狈,陆犹青睫羽轻颤,合不拢双腿,像浮萍一样随着操弄摇曳。
  “啊....哈啊.....啊啊....唔....啊....”陆犹青渐渐失去意识,初尝禁果的他早已到达了极限,脚趾紧绷,控制不住腰间的颤抖。纪云醒看到他这副模样,更加凶猛的操干。
  春药的药效涌上大脑,陆犹青渐渐迷了神志,可纪云醒还没有一次发泄,他将陆犹青翻过来,咬住他修长的脖颈,灼坚的性器插入,直抵那根麻筋。
  陆犹青彻底软了下来,毫不顾忌的大喘,白皙的双腿痉挛,泪水滴落在大理石地板上,反射出自己诱人的神情。
  “嗯...啊啊.....哈啊....啊啊啊....”
  纪云醒的粗壮抵在最令陆犹青崩溃的那一点上,紧握着陆犹青紧实的腰开始小幅度地抽送,春药催情,陆犹青的叫喘一声抵过一声,尾梢湿红的双眼情欲弥漫,感受粗大的阴茎抵到最深处。
  “啊啊啊啊.....啊....纪....唔啊...云醒...”
  他感觉到纪云醒的兴奋,感觉到体内的巨物更加肿胀,几十下的抽插后,纪云醒顶着敏感点将浓热的白浆射了出来。
  陆犹青呜咽了一声,性器微微颤抖,缓缓流出夹杂着精液的液体。纪云醒暗哑低喘了一声,凶器重新立起,不带前戏直接插入。
  陆犹青不记得这几个晚上他被摆成了多少姿势,射了多少次。被按在地上猛烈的操、放在座椅上被动的上下移动的插入、顶在墙角半跪在地上,每一次撞击都直击那块软肉。陆犹青本就敏感,那天晚上更是被操的满面泪水,自以为傲的意志力完全被击垮。那个房间的玩具几乎在他身上试了个遍,纪云醒喜欢边干边用那些玩具,看着陆犹青在临界点不得释放的红眼角和嘶哑的呻吟。
  两年后。
  阳光透过玻璃,撒在房间的角落,银色的手机放在绿萝旁边,振动着显示着来电。
 
 
第3章 
  “纪云醒的人”
  陆犹青嘴里叼着牙刷,线条修长的腿露在外面,眉宇间散发着困倦:
  “喂?”
  电话是方道文打来的,两人从小玩泥巴到长大吃烤串也算是过硬的交情,陆犹青小学郊游的时候差点把命浪没了,全靠方道文拦着才没跑到那个回不来的地方。
  “犹青啊,我前一段炒股贷了点款,啧,前一段哥交了个女朋友,手头有点紧没及时还上...他们今天要来催债了....东街那个巷口,旁边有条河的那个。对对对,就是那个...啊?不行,他们只收现金...是后天凌晨两点,我得陪我女朋友。不是不是,我不借钱,我现在就把钱转给你,你到时候能不能拿着卡去那边一趟?我这真的离不了,那群人又不肯用转账。欸!好的!谢谢!改天一起出来吃饭啊!行! 谢谢啊!”
  陆犹青挂了电话,给自己泡了杯咖啡。
  后天...好像还在自己的年假范围内吧?陆犹青查查日历,看了眼手机里转账的通知,换上休闲服去银行取款。
  晚上,夏日的夜和着蝉鸣,路边的烧烤酒摊依旧散着灰烟,陆犹青穿了一身黑,有些厌恶的看了眼路边的醉鬼,微微皱眉带上了口罩,下意识的抬头看眼监控,拐到无灯的巷子里。
  大街上卡车的喧嚣带着浑浊的光飘到了小巷,陆犹青没想到对方竟带了这么多人——从巷尾到巷头,赤膀的人多的像是在周六晚八点的商业区,为首的人肚上毫不遮掩的猖獗着几叠赘肉,手里夹着烟,看他身后人的表情,应该还没有等太久。
  “你就是替他还钱的?”吸烟的头头打量着陆犹青。
  “钱在卡里,我可以直接刷。”陆犹青声音平淡冷静,像一池清水和他们划开界限。
  头头沉默着拿出个人POS机,伸到陆犹青面前。
  现在黑社会收钱还挺高端。陆犹青想。
  “好了,我可以走了吧?”陆犹青把卡塞会包里,语气带着些轻松。
  “走?你还完了?”头头向前走了一步,脂肪沉淀出来的胸油腻的抖动了一下。
  “四十五万,一分不少。”陆犹青修长的眉毛皱了皱,感到有些疑惑,低头看看头头手里的POS机。
  头头冷笑了一声:“妞呢?”
  “牛?您要牛干什么?”陆犹青越来越迷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巷子。
  “两个月前你那好兄弟可是说玩儿完了就把那女人送给我们,女人呢?”
  陆犹青心猛地一沉,声音都跟着降低了几分:“你们找他要。”
  头头把烟往地上一吐,示意让人封着这个巷子:“你俩推来推去我还得等你俩弄出个结果?呸!老子对你这种细皮嫩肉的男的没啥兴趣,弄昏了下个药还能卖个好价钱,足够老子再去尝个鲜了。”
  陆犹青脑内像被电流击中,全身的神经都在那一秒被调起,心里像是被喷上了沥青,两年前的画面从脑中一一闪过,肾上腺素猛烈分泌加上瞳孔迅速放大,冷汗浸湿了衣衫,双腿控制不住的有些颤抖,视线倏忽恍惚,一声耳鸣,大脑脱离了本能和底线的想要自救。
  纪云醒。一切认知都在刺激着陆犹青,告诉他这是他唯一的盾牌,唯一的出路。
  纪云醒。陆犹青的大脑围绕着这个名字高度运转,他清楚的知道所有混黑道的都听说过这个名字,只要报出这个名字,绝对能压住这个场。他甚至敢确定眼前这个混混头儿这辈子绝对没有见过纪云醒,他还敢确定在场的每个人都听说过纪云醒,听说过他的事迹,那是他们的神话,他们的神。
  纪云醒。三个字像块石头,毫无征兆的再次出现再陆犹青的生活里,砸进那池清潭,波澜四起,骇浪滔天。
  “知道我是谁手下的人吗就敢这么说话。”陆犹青的大脑引导着每个神经,字字铿锵有力,听不出一丝颤抖。眼底伪装出无懈可击的傲气,透过肮脏的灰光和烟,盯着眼前渣屑的眼。
  “呵,这个区都他妈是老子手下的,你他妈和那些喝醉的混了几天就把自己当回事了?来来来,您倒是说说,您是谁的人?”头头抠嗤着头发,指甲盖中弹出油屑,看笑话一样眯着眼瞧眼前的年轻人。
  “纪云醒的人。”
 
 
第4章 
  又见面了
  手指带着冷汗在冰冷的屏幕上划过,夜晚的冷气为屏幕上笼罩了一层薄雾,暗淡黑夜中的每一寸光芒都刺激着陆犹青的神经。
  头头听到那句狂话后,僵硬笑了两下,看戏似的让陆犹青联系纪云醒。他心中的纪云醒是神仙,哪家神仙的电话号码这么容易拿到?
  可是陆犹青有。
  两年前,陆犹青被放回来一周后,户局把他叫到办公室,语重心长教导了一番后硬逼着他存了纪云醒的电话,陆犹青转身出了办公室就想删除号码,犹豫了一下后在“纪云醒”三个字前面加上了“ZZZ”的标示。
  葱白的手指将界面划到最下面,按下那个号码,心脏随着手机滴滴声跳动。
  “陆犹青?”电话接通了,像是深眠的狮王刚刚醒来,仅仅是听声音就能想象出男人雕刻般的五官,含着难以置信与黑暗中看到光的小心翼翼的喜悦,毫不犹豫报出电话那边人的名字。
  “我现在被这片混的堵起来了,帮我脱身,然后...”陆犹青没给纪云醒叙旧的时间,直接了当的说明现在的处境,说到一半突然顿了一下,心中泛起恐怕被拒绝的波潮,心中对比了一下两者,支吾着补了一句:“然后...我...我可以..”
  “开免提,把电话给他们。”纪云醒打断陆犹青的话。
  头头的手有些颤抖,仍然带着些狐疑的接过电话:“你?怎么证明你..你你你...你是纪云醒啊?”
  “安排你们最好的车把陆犹青送到梧山别墅区门口。路上他要是受一点委屈,我就把你皮剥下来让你数数自己有几根骨头。”语调完全转变,冰冷的像钢刃在寒夜刺进人心里,不给一丝反抗的机会。
  “是...是...”头头原来的怀疑被刺穿,化作蒸云压着他臣服,手颤抖的更加明显,把手机还给陆犹青。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