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影帝他每天都想复合【破镜重圆】──唐堇

时间:2021-04-08 03:38:18  作者:唐堇

  

  组合解散前夕,纪正盯着赫西,漆黑的眼睛里满是冷淡漠然,“别让我再看见你,我怕恶心。”
  第二天赫西坐上飞往伦敦的航班,一走四年。
  重返娱乐圈,昔日队友已是三金影帝,赫西从籍籍无名爬回顶流用了两年,也避了纪正两年。
  娱乐圈公认的两位顶级流量,曾经爆火的双人组合前成员,两年间完美避开所有交集。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两人是要老死不相往来时,万年不营业的影帝纪正突然深夜上线,发了一条话题微博:
  @纪正:#如何追回前队友#
  粉丝傻了,路人惊了,微博炸瘫了。
  热搜爆了一天一夜,在被轮了百万转发后,吃瓜群众终于等来了回应。
  @纪正:喝多了,手滑。
  前一条微博依然好端端挂在主页,没删。
  网友:
  发个怎么追回前男(女)友说手滑,我们也能勉强信了,说前队友是手滑……
  骗!鬼!呢?!
 
  ▼小剧场:
  签约老东家,赫西住进公司赠送的豪华公寓,跟前队友纪正成了邻居。
  某天参加同场活动,临走时赫西的车出了毛病。
  纪正客气邀请:坐我车?
  赫西:不麻烦你了。
  纪正:反正顺路。
  赫西:……也行。
  结果刚下车就有狗仔窜了出来,
  赫西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纪正按着脑袋死死摁在怀里。
  赫西憋得满脸通红:……你有病?!
  纪正:抱歉,条件反射。
  赫西:……
  当天,影帝纪正和顶流赫西地下车库亲密相拥的照片爆了热搜,逼乎论坛屠版三天三夜。
  没过多久,有人发现影帝那条话题微博下多了条评论。
  ——纪正:追到了。
 
 
第1章 酒店招……纪?
  伦敦。
  格林威治时间11月7日15点41分。
  赫西被助理夏小午从酒店蓬松的被子里挖出来时,已经因为宿醉睡了整整二十个小时。
  夏小午顶着一张被长途飞行蹂.躏过度的脸,唰唰两下拉开厚重的窗帘,一扭头就看到赫西又化成一滩水,滑进被窝里。
  不由扑到床上一把掀掉羽被,气急败坏地冲他耳朵吼:“老板,老大,老祖宗喂!都什么时候了,您老还有心情睡?!”
  “什么时候……立冬?”赫西脸埋在枕头里,传出闷声闷气睡意朦胧的声音。
  “……”
  察觉到助理呼哧呼哧喘息中的异样,赫西微微偏过头,从额前散乱的棕色发丝间露出一只惺忪的狭长凤眼。
  浅色的眼珠掠过落地窗外灰沉沉的天色,和远处巨型摩天轮灰白冰冷的钢索,说:“迟到的末日终于来了?”
  夏小午差点心梗。
  他没说话,把攥在手里的手机硬塞进赫西手里,然后怼到他眼前。
  手机屏幕已经被贴心地解开锁,打开微博,停在了热搜页面。
  赫西眸光扫过缀在排行第一的词条后暗红如血的“爆”字,缓缓聚焦在词条内容上。
  赫西伦敦艳遇。
  夏小午站在窗边,望着窗外宁静的泰晤士河恍惚微笑,“末日倒没有,也就是天塌下来了而已。”
  赫西一只手抓着手机,另一只手按在柔软的床垫上撑身坐起来。
  上身白色薄衫本就宽松的领口,因为他的动作被扯得更开,露出纤瘦嶙峋的锁骨,和大片因久不晒阳光而显得无比苍白的皮肤。
  赫西困惑地盯着那个由三个名词组成的热搜一位关键词,很久都没明白它们究竟是怎么被生拉硬拽到了一起。
  不仅赫西想不明白,夏小午更想不明白。
  前天晚上,夏小午陪赫西熬了两天一夜,终于拍完三只广告,连滚带爬回到保姆车上。
  车子还没开出摄影棚的停车场,就听赫西拖着微哑的声线说:“小午,我想回伦敦。”
  夏小午打了一半的哈欠硬生生给憋了回去,坐在副驾上拧头问他:“老板,你怎么突然想去伦敦了?”
  赫西从萤萤发光的手机屏幕前抬头,淡淡笑了笑,眼底的青倦也遮不住那一笑的惊人风华,“有点怀念清晨时特拉法加广场上的鸽子。”
  话音落下时,司机肩膀一颤。
  车子陡然走出一个风骚至极的蛇线。
  夏小午:“……”
  赫西知道自己的玩笑既过时又很冷,特拉法加广场也早已没有了鸽子,但是他实在太累,说完后放低椅背闭起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虽然我不知道伦敦广场的鸽子,跟咱公司附近公园里陪大爷大妈打太极跳广场舞的鸽子有什么区别,但我也不敢问。”
  “为了能让你在第二天清晨喂上国外的鸽子,我连夜给你抢到最后一张申城飞伦敦的头等舱机票,飙车把你送到飞机上,怕你没地儿落脚,又熬红了眼定酒店……”
  “我陪你赶通告,赶飞机,两天两夜没合眼,就稍微休息了那么一会儿,一睁眼,你就给我炸上了热搜第一……”
  夏小午哽了一下。
  “邓姐电话把我轰醒,说你热搜爆了的时候我一个挺身就爬了起来,大喊牛逼!还说老板不愧是这两年冉冉升起的一颗顶流巨星,出国喂个鸽子热搜都能爆。邓姐那边整整十秒没吭声。”
  现在回忆起来,估计是在想怎么才能从手机听筒里伸手掐死他。
  最后邓云也只撂下一句“你身为助理,连个人都看不好还能做什么,这事处理不好你给我立马滚蛋”,接着就挂了电话。
  夏小午寂寥的声音从窗前幽幽飘来。
  “来伦敦的路上我一直在想啊想,你不是去喂鸽子了吗,怎么就喂到夜店去了呢?在国内别说夜店,你见了KTV那都是绕道走的啊。”
  赫西:“……”
  赫西纠正:“绕道走倒还不至于……”
  夏小午蓦然转身,一口气险些没提上来:“重点不在绕不绕道啊我的祖奶奶!”
  赫西面无表情,“叫爷爷。”
  夏小午:“…………”
  在夏小午持续崩溃的时候,赫西已经点进热搜迅速浏览了大概。
  源头是一个坐拥数百万关注,名为“娱乐大追捕”的营销号,在申城凌晨12点13分发出的一组图片。
  照片很模糊,但又模糊得恰到好处,堪堪能一眼辨认出那是赫西,和一群外国男女围坐在昏暗的卡座里,面前的茶几上散落着无数酒瓶。
  图片中他或是与人碰杯,或是仰头喝酒,或是与一位英伦女郎低头耳语。
  在粉丝措手不及的解释控场和路人闻风而来的吃瓜声中,这个营销号又在半小时后甩出一段明显来自偷拍的视频。
  不到十秒的视频画面中,赫西和卡座里的那位英伦女郎在舞池中贴身拥舞。
  身姿曼妙的女郎背对镜头,而赫西垂着头,眉眼藏在额前棕色的发丝下,表情在晃动的灯光中暧昧不明。
  视频最后一秒,赫西忽然向女郎倾身,画面就此定格,瞬间引爆热搜。
  两年前赫西重返娱乐圈,爬到顶流的这一路伴着无数恶意的猜测质疑和诋毁。
  莫名其妙无中生有的负面新闻,早就让吃瓜路人都见怪不怪,粉丝经过千锤百炼,控场澄清反向安利一条龙拿捏得炉火纯青,轻易不把所谓黑料放在眼里。
  之所以这次会毫无预兆地爆发,原因无他。
  这是自八年前出道以来,赫西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爆出绯闻。
  一锤接一锤哐哐砸下,不容反驳。
  “我的祖爷爷!求求你快点告诉我,您老的审美依然是根正苗红,黑发黑眼的□□美人……”
  夏小午颤巍巍的哭腔把赫西从手机屏幕里拉了回来,敷衍地说:“嗯嗯,这辈子我只爱黑发黑眼,并且宁弯不折。”
  夏小午抽鼻子,“那你给我立字据。”
  赫西冷冷吐出一个字:“滚!”
  夏小午:“我不!老板你老实跟我说,伦敦艳遇究竟是不是真的?!”
  在屏幕上滑动的手指稍稍一顿,赫西低头认真思索片段,然后才说:
  “伦敦,艳遇。”赫西抬起左手,每说一个词便伸出一根手指,“伦敦是真的。艳遇不是。”
  夏小午没有意外地点点头,“我就知道不是。自打你签进星原我就被邓姐派来做你助理,没有谁比我更清楚,你根本不会和一个刚见面来历不明的女人擦枪走火。”
  赫西说:“她是我的朋友妮可,家住伦敦市剑桥郡彼得伯勒。”
  夏小午:“………………”
  手动再见吧。
  “不过,热搜可以爆那么久?”
  视频发出至今也已过去二十多个小时。
  赫西心中隐约升起一个模糊的念头,只是因为宿醉大脑停摆,怎么也抓不住那抹飘忽的异样,“邓姐没安排撤热搜?”
  “不是没安排,是根本来不及撤。”夏小午一脸历经世事的苍凉。
  “网友一吃瓜就容易脑洞大开,我坐上最快一班飞伦敦的航班时,衍生出来的热搜早就像窜天猴一样,一个接一个此起彼伏炸了半天,其他的被你家西西公主们摁熄火了,只剩这个死死钉在一位倔强爆着。就在我冲进酒店前一秒,‘赫西隐婚’和‘赫西孩子几岁了’这两条还挂在上面垂死挣扎。”
  “通稿也没发?”赫西问。
  “你一到伦敦就手机关机六亲不认,没跟你本人确认,通稿怎么发?发什么?如果承认,信不信西西公主当场进化成娘子军,千里奔袭把公司大楼炸塌铲平再洒两把土。”
  “如果否认,万一那个营销号再扔出更锤的证据打脸,不要说平时恨不得你出事原地消失的对家黑粉,光是脱粉的粉丝就够把你踩进烂泥里,别想再翻身了。”
  夏小午一屁股歪到床边雪白的长绒地毯上,哼哼唧唧解开脚上那双航空母舰的鞋带。
  “我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当初为什么没一起来伦敦盯着你去喂鸽子。”
  “因为那趟航班只剩一张头等座,而你不愿意委屈自己坐经济舱。”赫西凉凉道。
  “…………”夏小午悲愤而羞愧地抽出鞋带往脖子上缠。
  赫西刷新着热搜下的实时广场。
  那里不知道被铺天盖地炸了多少轮,已是满目疮痍,伏尸百里,血流成河。
  西西公主们这边苦苦支撑着摇摇欲坠,将塌未塌的房子,那边顽强回击浑水摸鱼疯狂拉踩的对家黑粉,尤其以手撕纪念姐姐的战场最为惨烈。
  ——不管赫西有没有恋爱,酗酒寻欢和女人搂搂抱抱总是实锤,这不就是偶像失格?
  ——西西公主别再给你家哥哥洗地了,照片视频要锤得锤,劝你们躺平任嘲,小心真被扒出来在国外隐婚生子,到时也别管自己叫公主了,直接改名叫寡妇得了。
  ——澄清八百遍了,六年前Due West解散,赫西退圈后就去了伦敦留学四年,有关系好的国外同学在一起聚会喝酒聊天也不奇怪,怎么总有些不长眼的脏东西跑出来发洗脑包带节奏?失你大爷的格!
  ——真是可怜,房子都要塌完了还死不承认,四年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快看纪念姐姐她们坐不住坐不住坐不住了!!平日眼红我家哥哥资源多死不承认,整天在背后抠抠索索净做些见不得人的事,真是粉随正主一个德性!@纪正我求求你快出来营业吧,瞧把你粉丝给憋的,没事净跑别人地盘乱吠。
  ——赫西家粉丝是狗急跳墙失心疯了?没事扯无辜的人进来,是嫌房子塌得不够彻底吗?
  ——房子塌没塌那是我们自家的事,你们跑来犯贱就别怪正主被狙!
  ——要是没记错,纪正6号在伦敦参加完音乐节该回来了吧,怎么现在一点回国的消息也没有?早就听说音乐节后所有参与者都会被邀请参加主办方举行的party,那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的场面小酒吧可比过,不知道纪正小哥哥玩得开不开心?
  ……
  纪正……
  看着那个名字被越来越多拖进漩涡,赫西忍不住抬手穿过头发,掌心按住隐隐作痛的额角,指缝间漏出一缕缕棕色的发丝,衬得细长手指愈发苍白如玉。
  “既然和我确认过了,先去联系邓姐把澄清通稿发了,后续……”
  叮咚——
  突兀的门铃声打断了赫西的吩咐。
  赫西问夏小午:“你叫了客房服务?”
  夏小午摇头:“我正想问你呢。”
  赫西揉了揉抽痛的太阳穴,还有心思开玩笑自嘲,“以我目前的风评,这会要是被国内跟来的狗仔拍到门外是女服务员,马上就会有新词条空降热搜。”
  夏小午:“什么?”
  赫西弯了弯血色浅淡的唇角,说:“赫西伦敦酒店招.妓。”
  夏小午:“…………”
  夏小午绝望地把鞋带往脖子上多绕了两圈。
  叮咚——
  门铃不疾不徐响起第二声。
  赫西丢开手机下床,宽松的棉质长裤覆盖住脚背,光脚踩在地板上走向门口。
  夏小午拽着鞋带蹦了起来,“等、等等!别开,你别开!放着我来!!”
  叮咚——
  第三声门铃响起时,赫西握住把手轻轻转动,房门拉开一道缝隙。
  夏小午晚了半步停在他身后,被挡住视线看不清门外,“外面是谁?”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