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法老与她的宠后·现代篇【法老的现代篇】──阿娴大大

时间:2021-04-08 03:29:08  作者:阿娴大大
 
 
第1章 
  “从某一个层面来说,古埃及的文明并未中断与消失,她的的艺术特征在3000多年的时光里,几乎没有变过……”
  简单的几何线条将叶知清姣好的身形勾勒无疑,随意散落的微卷长发,得体的典雅云锦长裙,微垂眸时矜贵清冷,浅笑时眼眸依旧疏离却不失暖意。
  这两种本该对立的气质在叶知清身上得到了最恰到好处的融合,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皆是清韵。
  对一向低调的叶知清而言,昨晚播放的最新一档节目显然掀起了一波浪潮,带着“叶知清,古埃及”字眼的热搜话题迅速窜上了前三。
  节目里突然出现的神秘埃及商人,将带着荷鲁斯之眼标志的精美手镯赠予了中视小众文化类节目主持人,同时亦是第一大拍卖行荣宝斋的古董鉴定师叶知清。
  确实,这个话题,很有噱头,足以让无数人想入非非。
  眉心浅浅蹙起,叶知清看着回放迅速按下暂停键,画面中那道模糊的背影,为什么感觉这么熟悉。
  脉息微微加快,胸骨下的心脏透来熟悉的隐痛,莫名涌来的酸涩。
  竭力往后仰着头,深深的喘着气,叶知清就像是一条脱水的鱼瘫软在沙发上,汗珠自莹白的颈项划过精致的锁骨,缓缓没入敞开的领口。
  顺势阖上眼不再挣扎,叶知清任由这深重的缺失感与旷古的悲寂将她淹没,六年来这种感觉始终是她摆脱不了的梦魇,神思逐渐模糊,溃散。
  自己昏迷的那半年到底忘记了什么?
  昏暗的房间内很快氤氲出一缕清雅的幽香,沿着明灭不定的光影下的细削光滑小腿攀附上平滑紧致的腰腹,一路向上涌入鼻端。
  自鼻端沁入肺腑,安抚着叶知清深切的不安。
  一道人影,突然出现,无声的接近着已然沉沉昏睡过去的叶知清。
  黑影望着沙发上的人良久没有动作,炙烈的、贪婪的、饥渴的目光自上而下,循环往复的巡视,流连。
  左边胸骨下透来阔别已久的律动,万千的情绪皆在那释然的喟叹中消逝。
  屈身,弯腰,小心翼翼在沙发外侧坐下。
  黑影缓慢的伸出手在叶知清脸上点了一下,一触即离,似是不敢肯定般,接着重复了好几遍刚才的动作。
  冰凉的指腹自额际滑至眉睫,一寸一寸,虔诚的感受着指腹下真实的温度。
  自心底生出的快慰,无人可闻的低喃,弥散在幽寂的夜,“我找到你了,知清。”
  一吻轻轻落于额际,陌生的国度,陌生的一切,只有这个人是熟悉的。
  黑影在沙发外侧呆坐着,脊背朝向着叶知清的方向微微弯曲着,直至天际泛白。
  等叶知清醒来时,已近正午,慵懒的日光毫不吝啬的洒下,暖洋洋的,很是舒服。
  按照平时的生物钟,七点半时就该醒来,却没想到这次睡了这么久,也没有以往醒来后浓烈的心悸感。
  唇侧的扬起的弧度昭示着叶知清愉悦的心情,干脆利落的洗漱完,吃完简单的早中餐,收拾好,出门,下楼。
  这是一处在市郊新开发的小型别墅区,顺应着地势修建的小楼,蜿蜒的小道旁种满了法国梧桐,值得一提的是户型完全按照住户意愿定制。
  除了刚搬过来,与周围的邻居不熟外,一切都好的恰如其分。
  悠闲的碎步,微醺的暖风,漫无目的的闲逛,恣意享受着清闲的时光。
  拍卖行里一些日常的鉴定工作她早已经得心应手,而《文明遗迹》这档节目,一个月录制一期,现在正是她空闲的时候。
  “喵~喵喵~~喵喵喵~~~”抑扬顿挫的猫叫声,很是特别,叶知清循着声音望了过去。
  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一只埃及猫。
  身上布满的点状花纹,与眉宇间标志性的圣甲虫花纹,古埃及时代的壁画与纸莎草卷上都有着关于她的记载。
  对在古埃及文明研究上颇有造诣的叶知清来说,不难辨认。
  只是埃及猫这个品种现在极为稀少,叶知清很意外,竟然随意出来散散步都能见到,站在原地和那只猫对视,对与埃及有关的一切,叶知清总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与亲切感。
  对这只猫当然也不例外。
  一人一猫,大眼瞪小眼,良久,期间叶知清曾试图找出点东西来喂它,却发现自己除了手机,什么也没带。
  正当叶知清以为这只猫在发现自己没东西给它吃就会主动走开时,这只猫竟主动走到叶知清脚边,很是亲昵的蹭了蹭。
  对毛茸茸的小动物,难免会多生出几分怜爱之心。
  叶知清顺势蹲下去摸了摸这只猫,看毛色与脖子上挂着的领结,应该是有人养着的,不知道是不是走丢了。
  “小猫咪,你是走丢了吗?嗯?”叶知清神情温柔,与大多数人印象中高岭之花的形象大相径庭。
  “乌加特,”温润清朗的嗓音在身后适时在前方响起。
  看来是猫的名字。
  一袭简单的运动衫,柔顺的纯黑色乌发如瀑洒落,较之东方人更显深邃的五官,却又不失广袖长舒的韵味,笔直的的站姿,让人看得既惊艳又舒服的样貌,细节处微微显露的异域风情更显神秘,诱人探寻。
  特别是浅笑时,明明是同自己一样的黑眸,恍惚间却觉金色的碎芒闪过,似泠泠星光被揉碎在里头,不自觉的沉溺下去。
  叶知清很久没有这般失态的盯着一个人了,尤其,还是一个女人,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耳根处已然隐隐发烫。
  幸而近几年的职业修养没有让她失了风度,露出窘态。
  “这只猫是你养的,”转折自然至极的闲聊,微蜷着的手指却暴露出叶知清此时些微的拘谨。
  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女人,带给自己的拘谨。
  “嗯,”
  “她很可爱,”
  “嗯,”
  然后……
  虽然对面的人一直在浅笑着,可叶知清此时显然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讪讪一笑,趁着猫咪走开的功夫,就要离开。
  在经过猫咪主人身前时,频率明显加快的心跳,飞窜的血液,体温逐渐攀升。
  明明刚才是宜人的温度,为什么现在会觉得热?因为一个不认识的女人紧张?
  不可思议,难以置信。
  可它就是这么真切的发生了。
  “你不认识我,”平静的阐述,淡漠的语调,氤氲在其中的悲怆却浓烈的让人窒息。
  叶知清闻言停下暗自加快的步子,这里就她们两个人。
  “我该认识你吗?”虽然不知道心中压抑的酸涩为什么突然涌了上来,叶知清还是下意识的问出了口。
  并没有回答,对面的人只是定定的看着叶知清,眸中歇息底里的情绪很快就归于沉寂。
  转身抱起猫,离开。
  一切都像没发生过一般,就如那只突然出现的那只埃及猫,又突然消失了。
  叶知清只当这是一个小插曲,并未放在心上,可也没心思再逛下去了,心底那种难受的感觉又涌了上来,调转方向,便准备回去休息。
  从自己出事醒来后,很长一段时间,常常都会陷入莫名的浓烈悲伤中,无法自控,最严重时,生活与工作的节奏全然被打乱。
  可不管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没有表露出任何的迹象。
  华国有名的心理医生,叶知清都看了个遍,所有的结果都显示没有问题,最后竟归结在神经衰弱上。
  叶知清心底很清楚,绝对不是,她一定是忘记了什么。
  自己似是缺失了一段很重要的记忆,从见到那柄黄金权杖开始,到自己醒来,到底忘记了什么
  难道,法老的诅咒是真的存在?
  揉着隐隐发疼的太阳穴,叶知清在办公桌前坐下,点开邮箱。
  是国家考古研究组给自己发的邮件,四年前在自己出意外昏迷半年后,因为不知名的原因,这个项目暂停,可现在这个项目似是正在筹备重新启动。
  看着发给自己的邀请函,叶知清在电脑前一阵失神。
  她在犹豫,是否该再次踏上那片神秘绚烂的土地。
  毫无疑问,埃及于叶知清而言,有着绝对的,不可替代的诱惑力。
  可如果去,又是否会造成不可估量的后果,毕竟上一次的后遗症到现在都没有消退。
  从昏迷醒来后,叶知清从原先坚定的无神论者,到现在偶尔也会钻研周易玄学,从醒来后,种种细微的迹象都在表明,自己似是经历了某些不为人知的事。
  因为叶知清自身的怪异情况,叶知清身边亲近的人都对四年前的项目避而不谈,乃至于与古埃及有关的任何人或物。
  就在叶知清沉思间,磅礴激越的手机铃声突兀响起,“he is a priate”
  拿过手机看了一眼屏幕,叶知清马上接下,“爸爸,”
  果不其然,是因为昨天录制节目时突然出现的埃及商人赠送手镯的事。
  “爸爸,你放心,我没事,”在叶知清耐心的解释和再三保证下,叶父没有再追问。
  因为四年前叶知清在参加古埃及考古项目是毫无原因昏迷半年后,爱女心切的叶父对古埃及这个话题非常敏感。
  叶知清似是置身在迷雾中,却又没有勇气去探寻答案。
 
 
第2章 
  一连几天都是难得的好天气,天清高远,舒适宜人,将外边的景物都照的透亮。
  叶知清平时娱乐活动不多,应酬也很少,这几天优哉游哉的躺在自家阳台上边晒太阳,边查一些有关考古研究的资料。
  姿态慵懒,惬意的很。
  可显然有人并不想她这么闲。
  电话那头的女声酥软撩人,如果被人听见,肯定是要误会两人关系的。
  眼睑微扬,叶知清眉目清冷,不为所动。
  “我的好知清,白白这半个月就交给你了,啵~~~”挂电话前还不忘来一记响亮的飞吻。
  显然是早已经习惯了阮郁的热情,叶知清无奈摇头,阮郁从小和她一起长大,目前婚姻离异,带着一个四岁的儿子。
  荣宝斋拍卖行就是她名下的产业。
  一位是霸道美艳的总裁,一位是被总裁亲自聘请来的清冷鉴定师,关于阮郁和叶知清的关系,早已经在公司流传出好几个版本。
  垂眸看了眼时间,下午四点,等叶知清将阮白接回家以后,已经是下午五点半。
  “白白,你妈妈要出差半个月,所有接下来半个月由知清阿姨照顾你,好不好?”叶知清将小人抱下车,再抱回房间,声音轻轻柔柔的。
  “好,谢谢知清阿姨,”怀里的小孩委屈的噘着嘴,明明是委屈至极的模样,却忍着没有掉眼泪。
  小孩的睫毛很长,黑眸晶亮晶亮的,肉嘟嘟的,虽然年岁尚小,可也不难看出从母亲身上继承来的颜值基因。
  叶知清笨拙的安慰着阮白,因为工作,阮郁陪伴孩子的时间少的可怜,兴许是没有母亲的陪伴,阮白异常乖巧。
  没有哄孩子的经验,叶知清转身下楼,将刚才顺路买的乐高拼接积木,还有一些遥控类的玩具都给拿了上来。
  小孩子应该都是喜欢玩玩具的。
  果然,见到玩具,阮白的注意力就被吸引了过去,开始玩起积木来。
  叶知清斜倚着门框如释重负,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等阮郁回来一定要好好说她一顿,不能为了工作冷落儿子。
  见阮白玩的开心,叶知清便开始着手准备晚餐,她不重口腹之欲,向来吃的简单。
  可小孩子讲究吃的营养均衡,叶知清头疼扶额,阮白的到来让她如临大敌,养小孩果真是一件麻烦事。
  显然,麻烦事当然不止一件,当叶知清做菜做到一半时,背后灼人的目光没法让她忽视。
  是阮白。
  叶知清放下手中的刀具蹲下,视线与小孩齐平,“白白,怎么了?”
  “知清阿姨,飞机掉进隔壁的院子里了。”
  “是刚才买的玩具飞机?”
  “嗯,”
  擦干净手,叶知清伸手安抚性的摸了摸小孩柔软的头发,“没事,你先上楼玩吧,阿姨等会就去捡回来。”
  冷白的路灯光线,透过金黄的梧桐叶,洒下一片零碎的暖意。
  白天的温度恰好,可到了晚上,无声无息的就浸染出几分凉意。
  一到门外,叶知清就被冻的瑟缩了一下,朝着阮白指的那栋房子看去,灯火明亮,显然是有人住的。
  两栋房子之间隔的很近,只是石子路是沿着地势铺的,弯弯曲曲,叶知清走了两分钟才到。
  叮咚~按下门铃,等了一会,没有动静。
  叶知清试探性的往里喊了一声,“请问有人吗?”再按一次门铃。
  晚风很凉,而叶知清只穿了一件贴身的羊毛衫。
  迟来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哒~哒哒~~
  是她。
  玄色的披风摇摇曳曳,房子的主人出现在光亮处,一步一步朝着自己走来,仿若孤傲的神,裹挟着锐利的风,繁复的神秘图腾绣纹缀在领口处,将神秘的意韵舒展到了极致。
  叶知清再次看着她出神,心中空缺的那一块被说不明,道不清的奇异感填满。
  些微的恐慌,却是让人贪恋的滚烫,不想拒绝。
  在叶知清还没反应过来时,带着体温的披风落到了她身上,动作熟稔的将系带收紧,自然至极,没有一点违和感,似是早就演练了千万次,氤氲着不容拒绝的浓烈意味。
  逆着光,叶知清看不真切她的神情,只知道她的手异常的好看,指尖圆润,骨节分明,不似传统美那般的纤软白皙,更倾向于淡化的小麦色,富有力量感。
  手随主人,极易让人产生压迫感。
  似是早就明了叶知清下一步的动作,在叶知清抬手想要将披风脱下时,滚烫的温度缓缓覆上叶知清的手背,止住她下一步的动作。
  微哑的温润声线,“你冷,”
  “你…你好,我家小孩的玩具飞机掉进你家院子……”叶知清大脑有一瞬的空白,手背上传来的滚烫温度迅速窜入肌理,而后自内而外,整个人都开始烧起来,裸.露在外皮肤上透出浅浅的粉红,紧张到口齿不清。
  伊蒂斯嘴角扬起极浅的弧度,耐心的听着叶知清说完,坦然收回手背在身后,身体往一侧倾去,示意叶知清自己进去捡。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