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师弟拿错了秘籍后【古代】── w从菁/抗病毒口服液

时间:2021-04-08 03:26:41  作者:w从菁/抗病毒口服液

  

  一心向剑的师弟某天在山崖下捡到了绝世武功秘籍的上半册……
 
 
第一章 
  1.
  程衔,灵卢派弟子,性情恶劣,只一心向剑,不与任何同门交好。他几番不满门规,顶撞过掌门,他凡事都按自己想的来做,从不在乎他人看法。
  有日他与几位同门出行探山,分头行动了一阵,不慎踩空摔下山崖。
  倒也没受什么伤,反倒运气很好,拾得了一本布满灰尘的武林秘籍。
  他方才触及此书,忽然福至心灵,知晓了这就是上天赠予他的习武机缘,只要他学完书上功法,必能成为武功第一的侠客。
  于是他没告诉同行的那几人,偷偷地把书带了回去,在夜里找了个无人的地方修行,当真觉得丹田处内力大涨,出剑时越来越得心应手。
  只是,有一个问题……
  他练到三分之一处,忽地觉得自己无法再领悟其后的内容了。
  程衔向来觉得自己是个聪明人,他练剑之路一帆风顺,很少有他琢磨了大半个月都琢磨不透的东西。
  于是他仔细地又研究了一下这本秘籍。
  翻来覆去地瞧了通后,他愣住了。
  这本武功秘籍分上下两册,而且两册内容居然相互照应不可分离,只拿一本是学不到精髓的。
  可他当时在那山洞里翻了好几回,就见着那前辈早已腐烂的尸骨和这上册书,根本就没见到别的东西。
  那下册在哪呢?
  程衔心下烦闷,第二天劈木人的时候,下的力气就比平时大了多。
  他眼睛一瞥,看到师兄周凛和一群同门弟子站在一起,似乎正在聊什么高兴事,人人都笑嘻嘻的,叫他看了更憋了一肚子的气。
  他瞧见那些人斜过眼看他,周凛扭过头抬眼看了看他,唇间抿着笑,似乎带着几分嘲弄之意。
  等他练成、等他练成……就不必再看他人眼色。
  2.
  周凛,模样温润俊美,为人有趣,虽然是辈分稍长的师兄,却亲切得很,能和年轻弟子们打成一片。
  程衔最最讨厌这等人,端着一副清高模样,心里想的还不是收拢人心。
  他知道自己从前被同门欺负,都是周凛在背后纵容的。
  因为他不服周凛,用剑切断过对方的一大截头发。
  因为那事,他被欺负得更厉害了,但他不后悔做过那事。那时周凛捂着脖子上伤口,一脸错愕地盯着他时,叫他心里痛快得很。
  要是哪日能叫周凛吃个大苦头,他才能真正发自内心地笑出来。
  3.
  他不找周凛麻烦,对方却找到了他门前。
  周凛那张俊秀的脸上仍带着笑,也不在意程衔对他毫不遮掩的恨意,直直地就走进了程衔屋里。
  他看了眼桌上燃着的烛灯,温声问程衔:“程师弟,你可记得二月时,我们一同去山中寻过金桃木?”
  程衔不答话,眉头皱着,想着该如何送客。
  周凛循循善诱道:“你是不是拿了什么东西,却并未告知门派?”
  程衔道:“没有。”
  周凛笑了,说:“你再好好想想。”
  程衔不作声,他盯着周凛,想从对方道貌岸然的脸上找出什么端倪。
  周凛知道程衔不会回他,便笑着背着手继续道:“下册秘籍中曰:擅学者必受内力反噬。故而你脖子后会生出血纹,叫你疼痛万分,无法入眠。”
  他说的这些与程衔近来的情况丝毫不差,程衔心头一紧,不禁上前抓住了周凛的手臂,脱口而出问道:“下册在你那里?”
  周凛说:“是又如何?”
  程衔手下力度加大了些,咬牙切齿地看着周凛,说:“把它给我,那是我的!”
  “上头也没写你名字,哪就是你的了?”周凛甩开他的手,脸上收了笑,冷声道,“程衔,你身为灵卢山弟子,私藏门派秘籍,该当何罪论处?”
  程衔听不进他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那就是我的!”
  他气得很,可又不知周凛把下册秘籍放到了何处,只得冷静了下来,盯着周凛,说:“你把它给我。”
  周凛说:“我凭什么给你?”
  程衔刚在心里骂了周凛好几声,就听到对方在后头又加了句:“不过看你对秘籍这般看重,我倒也不是不能把它给你。”
  程衔停止在心里扎周凛小人了。他皱着眉,将信将疑地说:“真的给我?”
  “程衔,我从不说假话。”周凛说,“只是我们二人之间,要稍稍做笔交易……”
  4.
  周凛的要求听着也不过分,就是要他习得武功之后到自己名下效力。
  虽然程衔不甘居于人下,但这当务之急是拿到秘籍的下半册,他也不管周凛说了什么,通通都点头应下来了。
  周凛还写了张纸,要他在上头按手指印。
  他看都没看纸上内容,就啪地把拇指按了下去。
  反正他不是君子,谁会老老实实遵守这些承诺呢?
  可他做了这些后,周凛仍不肯把书给他,只肯隔半月给他三页,说是要保证他不会反悔。
  程衔心想这三页三页地给总比不给好,就也同意了下来。
  5.
  周凛当真给了三页给他。
  他在灯下将三页纸翻来覆去地看了几回,按着上头方法运气,隐隐约约感觉到凝滞的真气又流动了起来。
  周凛没有骗他。
  程衔心想,这烂人在说话算话这点上,倒勉强算是个君子。
  两个月过了,他埋头专研秘籍,也无心去关注别的。这上下对照起来确实解了他心中不少疑惑,只是下册里有些图和字他看不太懂,总觉得有些不对,但这些纸看着都与上册相同,理应是没毛病的才是。
  他这样练着练着,差点练到真气倒流。
  是周凛过来给他传真气救的他。
  “你这样一知半解地练武,总是会出问题的,”周凛给他倒了杯水,温声同他说,“不如你把不懂的地方与我说说,说不准我能给你什么建议。”
  周凛确实也是习武奇才,假若程衔心里不带偏见,这事问周凛是最靠谱的。
  思来想去后,程衔就把那几页看不懂的图拿给了周凛,低头闷声说:“习武明明是一个人的事,为何这图上却有两个人?我还得再找人陪我运气不成?再说,这看着也不太对……”
  周凛接过纸看了会,抵着唇咳了声,耳根微红道:“这大约是什么邪门歪道的秘籍,不如你还是别练……”
  他劝的话还没说完,程衔就气愤地打断了他,抢过了那几页纸,说:“我就要练!你不肯说就算了,为何要骂它是邪门歪道!”
  “我是觉得……”周凛犹豫着,叹了口气,道,“算了,你想练就练罢。只是这字上说要找元阳尚存之人陪之修炼,你难道还能找人做到这一步么?”
  程衔就恨别人看不起自己,他抬眼看周凛,恶声说:“我当然能做到。”
  周凛别过头看了眼窗外,看着程衔披上了外衣后,道了句:“……要不我来帮你?”
 
 
第二章 
  6.
  程衔可不信周凛会这么好心帮他,但对方态度又极其诚恳,好似真盼着他习得武功后助自己成掌门一般。
  他在心里冷哼一声,想着既然这般,他也不必对周凛出手相助抱甚么感激之心,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秘籍上说要赤身修行,二人打坐前还要先服一味丹药促进真气流通。周凛身为门中地位颇高的师兄,很快就找门路拿到丹药,倒不需要程衔多加烦心了。
  约好的那日,程衔没穿里衣,只披了件外裳,底下剩条亵裤,他还没跟别人这样赤诚相见过,心里多少有些不大自在。
  服下丹药,周凛在一旁脱光后,程衔还是没脱裤子。他甚至都不大愿意转头去看周凛,总觉得看着对方衣冠楚楚的模样久了,看对方裸着就怪不对劲的。
  周凛说:“药效时间不长,你我还是抓紧修炼为好。”
  程衔吸了口气,直说了:“我看不得你光着身子的样子。”
  周凛说:“为什么?”
  程衔说:“哪那么多为什么,就是看不惯。”
  周凛说:“那你闭着眼睛修行便是,眼不见心不烦。”
  程衔想想也有道理,咬咬牙,也把裤子脱了,背对着周凛盘腿坐在了床上,开始感受体内的真气流动。
  他感觉周凛的手摸上了他的背,慢慢地,又游走到了他的腰上。
  那摸的方式叫他浑身不对劲,可周凛说是按秘籍上来的,他也就忍了下来。且在修炼期间不得多言,不得乱动,不然会引得真气倒流,会有性命之忧。
  被碰过的地方不知为何都热了起来,这热意也是他没体会过的,程衔闭眼,皱着眉头,感觉那手越摸越下,竟摸到了他臀瓣间。
  “程衔,气息不可乱,”周凛同他说。
  有什么东西硬生生地挤进了程衔从未被开垦过的后穴里,他隐约记得秘籍上是有提到这个的,说是要将元阳注入此处,才能进一步稳住乱行的真气。
  他忍着疼,继续运气修行。
  过了会,周凛让他跪伏在床上,这也是图中所讲,程衔不疑有他,就乖乖地闭眼跪趴在床上,咬着唇,让周凛的手指在他那处抽插。
  倘若这点疼都忍不了,他还学什么武功?
  周凛另一只手在他背上点了几处穴位,他慢慢觉得丹田处涌上一股暖流,那阵酥麻感叫他脑子里空白了一阵,等回过神时,发现自己的性器居然已经不受控制地胀大了起来。
  这又没衣物遮挡,程衔顿时尴尬起来,想将双腿夹起来,不让周凛看到他起了反应。
  可周凛一下就看到了,还笑着同他说:“不过是这般弄了下,程师弟就有了兴致……”
  程衔闷声说:“我没有!”
  可他底下根本不受他控制,还越来越硬。
  “放松一点,修炼不是苦行,你得觉得舒服才是。”周凛扶起他,让他慢慢往后坐下来。程衔隐隐觉得有甚么硬物挤了进来,他把眼睛闭得更紧,抓着周凛的胳膊,忽然间不敢再往下坐。
  可周凛不给他借力后,他就不得不坐了下去,内壁顿时被肉棒撑开,他疼得很,又怕周凛看他笑话,痛都不愿叫出声。
  为了不那么痛,他把腿张开得更多了。
  周凛紧紧地揽着他的腰,不让他挣扎到别处去,夸他道:“程师弟,你当真是练武的奇才。”
  这一揽他,余下的那截也重重地顶进去了,周凛的手还握着程衔的阴茎,上下抚弄着,程衔越忍着不出声,他弄得就越厉害,后面还在里头顶着,把程衔弄得几乎要射出来。
  之所以没射出来,是因为龟头被周凛用指腹堵住了,那骨节分明的手一面揉捏着他的性器,一面就是不让他发泄。
  程衔忍不住喘了起来,都不知道该运气到哪了,他全身发软,晃神间就被周凛压在了床上。男人粗大的阳根不断地在他穴口里抽插着,他咬住了枕头角,呃地叫了声,叫着周凛的名字,说话的声调都变了,道:“我运、运不了气了……周凛,放、放我起来……”
  “何须你做什么,”周凛开口道,“好好趴着,把元阳吞下去就是。”
 
 
第三章 
  7.
  程衔只当这是修炼中的一环,虽被肏得满脸通红,眼泪都流了好几滴,却也极力忍着不哭出声,还老老实实地放对方的手在自己身上乱摸,以为是在疏通他的经脉。
  周凛把他埋着的头掰了起来,说:“别闷着声,疼就哭出来。”
  程衔说:“……谁要哭!”
  这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嘴唇都被自己咬出了齿痕,周凛来来回回地顶进来,他都想不了别的事了,只觉得屁股里被射进了好些凉液。在周凛抓着他的肩膀,再一下顶到最深的地方时,程衔失神地哭着叫了出声,两条腿都发着抖,几乎要瘫倒在床上。
  他自小习武,从未了解过这等事,根本就没把这和情爱联系在一起。
  等周凛压下来,伸手揉他的臀肉时,他才找回点神智,带着哭腔对周凛说:“这般就可以了罢……你快些拔出去……”
  周凛额上的汗顺着脸颊滴了下来,他呼吸有些粗重,心道师弟性子虽差,这在床上却好生可爱,这般想着,底下没出来的性器就又硬了起来。
  他哄着程衔,温声道:“自然是多多益善,你连这点苦都吃不得么?”
  程衔又被他翻过来,两条长腿被横着分开压着,周凛微微地呼了口气,又狠狠地把阳根撞进了被操得泛红的小穴里。
  程衔不大行了,他睁了眼,眼泪止不住地从眼角流出来。他身上哪哪都热,被干着的后穴又疼又酥麻,也说不清是什么感觉。
  他想跟周凛说自己不练了,可又不太甘心,话卡在喉咙里,怎么都说不出来。
  “周、周凛……”程衔说,“你轻点……”
  “叫师兄,知道么?”周凛摸着他的脸,“不是说不疼么,我得进得深些,才能更好地把元阳给你啊。”
  程衔也顾不得面子了,他抓住周凛的胳膊,说:“师兄、不要再深了……我、我痛……”
  周凛说:“这秘籍愈往后愈难,你想好好学,就按我说的来。”
  他这样一说,程衔就没台阶下了。
  程衔只觉得后穴里全是周凛黏稠的元阳,他想着要起来运气,可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仰面躺着,脸颊上还留着点湿意。
  周凛已经起身披了外裳,过了会,又上床来看他。
  程衔感觉对方在看他,那温热的手抚上了他的脸,抹掉了他的泪痕。
  周凛说:“程衔,待我成了掌门,绝不会亏待你半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