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采花盗贼,哪里跑【完结+番外】── 绿依林

时间:2021-04-08 03:24:34  作者:绿依林

  

  扮猪吃老虎采花贼攻&倒霉且贪财包县令受
  包黑黑穿越了……
  穿成身无分文的穷县令,像这种又苦又累又没钱的工作他才不干。
  正当包黑黑收拾包袱走人时,闹得满城风雨的采花贼被捉拿归案。
  一条生财之道在包黑黑脑海中诞生……
  “我看你长得不赖,身手不错,要想活命就跟本官合作。平冤情敛钱财,到时咱们三七分,意下如何?”
  采花贼桃花眼含笑,无奈道:“这种情况下我似乎也没有别的选择。”
  局势动荡,朝中内乱。
  新皇登基之时,他所做的第一件事竟是提拔一位小县令。
  毫不知情的包黑黑以为自己走了狗屎运,兴高采烈的来到京城当大官。
  还意外的遇到熟人……
  “采花贼你居然在这里?既然如此咱们的合作还得继续,二八分,算是你之前的补偿。”
  唐鹤林摇了摇手中的折扇,笑着道:“我只要一即可。”
  包黑黑:“什么一?”
  唐鹤林:“一个你。”
  ???采花贼好像哪里不对劲……
 
 
第1章 县太爷是个穷光蛋
  平阳雨水季刚至,空气中夹杂着几分泥土的清香。偶尔有几滴雨珠化为丝线顺着屋檐流淌,滴答滴答,淅沥雨丝终汇集在屋檐下的破缸之中。
  水面涟漪未至,荡开一层层波纹,逐渐扩大,又慢慢消失不见。
  因刚下过一场雨,空气中异常潮湿。包黑黑的耳边时不时传来雨水滴落的声音,他缓缓睁开眼睛,摸着疼痛欲裂的脑袋,慢慢坐起身。
  不成想进入视线的是两张大脸,包黑黑看到二人吓了一跳,加上二人穿着古怪,包黑黑以为自己被绑架了。他正想大呼救命之时,只听那二人凑近说道:“包大人您醒了,太好了!”
  包大人?什么包大人?
  包黑黑一时间有些摸不清楚情况,看着二人面容和善不像坏人,包黑黑试探着问道:“你们是谁?”
  “包大人,你连我都不认识吗?”杨聪用手指指着自己的脸问道。
  “我必须得认识你们吗?”包黑黑皱着眉头反问道。随后又肯定的摇摇头“不认识。”
  “他呢?”杨聪又指了指涂豆,涂豆呲着牙正对着包黑黑笑。
  包黑黑照样摇摇头,另外福伯、罗博、白材……他都一概不知。
  完了,完了,这下可完了。
  包大人失忆了!
  杨聪涂豆二人方才露出的笑容瞬间冷却下去,下一秒就听到二人跑出房门的声音,一边跑还一边大喊着:“不好了,包大人醒了。”
  待二人走后,房间内静的出奇,环绕在耳旁的依旧是雨水滴落的声音。包黑黑依旧一脸懵逼,他将视线在房间内扫视一遍。
  包黑黑所在的房间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阴冷昏暗先不说,条件这也太简陋了。
  房中仅有一张破旧不堪的床,和同样破破烂烂的几案以及地上放着一堆不知有何用的书籍。头顶不断有光照入,包黑黑抬头一看全是小漏洞,难怪会有雨水滴落。墙壁都是裂缝,还会漏风。
  等再下场大雨,还不得成为水帘洞,到时候请只猴,养条狗,像是花果山有木有?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包黑黑欲哭无泪,他想起身下床,却发现脑袋昏昏沉沉根本起不来。
  正当包黑黑一筹莫展时,门外传来零碎的脚步声,透光窗子还能看到几人的身影。
  眼下什么状况还不能确定,加上包黑黑脑袋疼的无法思考。他所幸躺下身子继续装睡,以便应对接下来的情况。
  “快快!快看看少爷什么情况!”福伯迈着小碎步,急匆匆的催促杨聪涂豆二人打开房门。
  “吱呀”一声,房门被打开,几人踏门槛而进。
  “少爷,你感觉如何?”福伯冲到包黑黑的床前,握着他的手一脸焦急的问道。
  待福伯看到包黑黑依旧闭着眼睛时,诧异的朝杨聪二人看去。“不是说少爷醒了吗?为何还在昏迷?”
  “这……”涂豆走上前也略显疑惑,他不解的摸着后脑勺。“方才大人他的确是醒了,还失忆了不认识我们。这会儿……我也不清楚。”
  杨聪立刻肯定道:“大人他方才的确醒了。”
  说醒不醒的都不重要,眼下是有什么办法能让包黑黑再次醒来。福伯站起身,从怀里掏出他的那本医书,继续翻阅寻找办法。
  “我……我来试试。”杨聪提了提腰胯上的大刀,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
  包黑黑眼睛眯着一条缝,只看到有人向自己走来。他不禁有些害怕,看这人的架势来者不善。
  难道他们要偷袭?
  “包大人――”
  杨聪趴在包黑黑的耳边,将声音提升至八十分贝,包黑黑的耳朵差点被震聋。
  但最终他忍了下来,介于此杨聪使劲摇晃包黑黑的床,咯吱咯吱声不断响起……
  “你这是做什么?”福伯和涂豆上前想要拉开杨聪“少爷他还有伤在身,你这般对他……”
  话还没说完,只听轰通一声,接着又是一阵痛苦的喊叫声。
  第一声是床塌了!
  第二声是包黑黑从床上摔了下来,险些摔到屁股开花。
  ……
  杨聪与福伯等人的手僵在半空中,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又压坏了一张床,平阳县衙负债二十两。
  “……我说你们闹够了没有?”包黑黑有些生气,他屁股疼,脑袋也疼,都不知先顾哪边好。“我就想睡个觉,你们可倒好,还把床整塌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干了什么事呢!”
  “我的少爷啊!你可算醒了。”福伯上前查看包黑黑的伤势,杨聪涂豆将其拽起,随后来到桌前坐下。
  在各种旁敲侧击以及各种问询后,包黑黑终于弄清楚他目前的情况。
  不出他所料,这是穿越了……
  穿越到平阳县令身上,平阳县令包黑黑与他同名同姓,甚至模样都长得一模一样,看起来这场穿越不是偶然是必然。
  “包大人――”随后又有两个人前来,一人名为罗博,一人名为白材。
  这就是平阳县衙所有的人,一个县令,一个管家,四个捕快。要是嫌少,门口还有黄大黄二……
  “你们……是从菜市场来的?”
  包黑黑听到几人的名字,杨聪涂豆、罗博白材,这不是菜市场这是啥?
  涂豆上前一步,颇为正经的答道:“不是,我们是打娘胎里来的。”
  ……这回答的确是没毛病啊!
  “少爷,你昏迷三日都未进食,我这就去为你准备些吃的。”
  还是福伯最为贴心,包黑黑摸着有些饿扁的肚子,向福伯道谢“麻烦福伯了。”
  包黑黑又与剩下的四名捕快交谈一些事情,为了不引起怀疑,他只能以失忆为由试图蒙混过去。尽管这个方法很没有新意,却也百试百灵。
  包大人出身在一个朝廷官吏家庭,其父曾任职正二品右侍郎。包大人自小耳濡目染,聪明过人,他奋发图强,刻苦读书,年仅二十便一举高中进士,后被派到平阳县做起平阳县令。
  听闻他年少有为,爱民如子。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包大人,更将自己的福禄全都一文不剩的赠与贫穷之人。
  到头来县衙破败成这番模样,都无钱修整。
  听闻这些,包黑黑没有一点要赞扬之意,反而觉得这位包大人可笑至极,愚蠢之至。
  哪个正常人会这么好心,毫无保留的做起大善人。全平阳县的人都有钱,只有县太爷最穷。
  包黑黑再次抬头看了眼漏雨的房顶,以及一穷二白的房间。县衙破成这样,就像谁不知道你是大清官似的。
  这才哪到哪,令包黑黑没想到的还在后面。
  初入平阳县衙,门前的匾额高挂在门上。虽经风雨洗礼有些斑驳但“平阳县衙”四个大字仍清晰可见。
  门前趴着两只大黄狗,听闻是包大人为缩减俸禄特意找来的好帮手。两只大黄狗看到有人走近,想要吃力的撑起身子,却无奈连抬起前爪都费力。一看就是忘记投喂狗粮,被饿的头晕脑胀。
  再入府中更是一片荒凉,空落落的院子仅能看到杂乱堆放的石头。未至秋天,却是寸草不生,毫无生机可言。别说假山溪泉,鱼池牡丹,仅能在墙角处找到几从枯黄的杂草。若是黄沙漫天飞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来到戈壁峡地。
  平阳县衙大倒是很大,可一样有用的东西都没有。除了荒凉就是破败,不仅漏雨还会漏风。
  看来此地不宜久留!
  包黑黑长叹一口气,心里盘算着接下来该何去何从。
  毕竟天大地大,他不可能一直在穷县衙死守着。心里有金山,何必苦寒天,该走咱就走,不留不回首。
  【作者有话说:新文新文~,希望各位小可爱可以多支持,多收藏、多评论、啦啦啦~
  以下这段送给大家——
  今有包黑沙雕男,摇身一变平阳县。
  县令是个穷光蛋,一没米来二没面。
  当个小官可真难,提心吊胆还没钱。
  皇子游龙戏人间,翩翩风流桃花眼。
  一看他就不简单,必为采花贼是然。
  想要活命也不难,跟着本官去赚钱。
  本官不让你白干,你二我八多划算。
  一朝高升贼有面,荣光加身倍耀眼。
  原来你真不简单,骗得本官好可怜。
  这事咱俩没得完,回家去跪搓衣板。
  黑糖CP已上线,   保宠保甜欢迎看。】
 
 
第2章 风靡平阳县的采花贼
  离开县衙的计划暂且被包黑黑搁置一旁,只因再过五日便到包大人开俸禄之时。离开之际怎么也得捞上一笔,有钱不赚岂是他的作风。
  既然还要在县衙暂住几日,包黑黑决定修补一下屋顶漏洞,这才有了在屋顶上和泥巴的包黑黑。
  “包大人,采花贼之事您打算如何处理?”借着休息之余,罗博向包黑黑提及此事。
  “什么采花贼?”包黑黑一副不知情的模样,他在看到罗博有些皱起的眉头,立刻捂着脑袋道:“我这不脑袋受了一些伤,记性有些不太好,不如你再将采花贼之事同我细细道来。”
  未等罗博开口,涂豆立刻窜上前。“我知道,这采花贼我知道。他可是被称为‘暗夜使者’各府中的小姐们都被他迷的不得了。”
  “哦?”包黑黑拖长调子,带着些好奇之心问道:“这采花贼是何方神圣,能将众小姐迷的团团转?”
  近期平阳县出了个采花贼,传闻月黑风高夜,采花贼出动时。
  月光下,他身着一袭夜行黑衣,身手矫健,去留无踪行如鬼魅。看之则难忘,思之而心狂。
  采花贼常出现于各大官员贵人之家,非王侯将相,达官贵人他都不稀得去。
  说来也奇怪,这个采花贼什么也不偷,什么也不拿,来此一探即刻就走,连个记号都不留下。因为什么东西都没丢,他们也找不到报官的理由,只好自己加强守卫,日夜看护。
  可能会有人问,他的行为更像是一个不偷东西的小偷,为何称他为采花贼呢?
  这事还得从温员外之女温文香说起。
  那日采花贼来到温府,无意间被温大小姐瞧见。温家小姐温文香,也到了情窦大开的年纪,采花贼看到来人朝她抛了一记媚眼,当时这温家大小姐就被迷昏过去。
  包黑黑听此忍不住惊叹一声“这也太夸张了!”
  “一点都不夸张。”涂豆摇了摇头对包黑黑说道。
  自从那日温文香见到采花贼之后,心心念念都是采花贼的身影,隔日便告知城中小姐妹,称采花贼是多么多么的帅气,是多么多么的迷人……实际上,她连采花贼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采花贼穿着一身夜行衣,全身裹得严严实实,要是能看清长什么样才见鬼了呢!
  此消息一出,不胫而走,一时间传便大街小巷,闹得是满城风雨。
  采花贼的名号变得炙手可热,成了各家小姐争抢的对象。待字闺中的小姐们,每至深夜都会精心打扮,只为了博得采花贼青睐。
  也不知是何人规定的,谁能先找到采花贼,谁就能当采花贼的夫人。
  有权有势的小姐们就都加入寻找采花贼的行动之中。
  包黑黑在听完有关采花贼的事迹后,拍了拍手中的泥,泥土已经风干,只须轻轻一碰很容易碰掉。“呦!这些小姐们倒是挺会玩。依本官看,她们也就是涂一时兴起,追星劲一过也就罢了。”
  小姐们的执着劲可并非包黑黑想的这般,前后快有一个月,势头只见上升不见缩减。
  关键就在于她们连采花贼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就能以身相许,可见这采花贼的魅力实在不一般。
  当然,这里面也不排除盲目跟风所造成的势头。
  “大人,此事您想如何去办?”待包黑黑明白前因后果,罗博恰到时机的问道。
  “还能怎么办,凉拌。”包黑黑才不想参和此事,他秉承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反正他也没有包大人那般勤政为民之心。
  如果可以,包黑黑更想做一个路人,他对做官没什么兴趣,能让包黑黑引起兴趣的只有白花花的银子。
  “小姐们喜欢追星就让她们追,也显得平阳县很热闹不是吗?”包黑黑觉得那些府中小姐们的行为与追星没有什么区别,他身为县令自然管不着这杆子事,有这闲工夫还不如早些将房顶漏洞补完。
  可采花贼之事不是包黑黑说不想管就不管的……
  就在包黑黑起身欲要回房之时,福伯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少爷,温员外求见。”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