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师云Ⅱ昨夜鸣蛩【东方玄幻】── 清水浅舱

时间:2021-04-08 03:10:02  作者:清水浅舱

 

  落跑年下吐槽帝美人攻×护短美强惨师尊受,不正经玄幻群像回忆杀。
  大结局HE
  玄子枫原是邪道门派的暗探,奉命打入响玉阁内部窃取机密情报、爬床天下第一名师。可就在他被师尊教育感化、发觉自己真心喜欢师尊之时,暗探身份意外暴露。
  卧底鸡仔玄子枫被迫逃离响玉阁浪迹天涯,弃武从商(误)。却意外得知了各大宗门的内部恩怨和天下动乱的内幕。
  鸡仔心里苦:是谁要害谁?谁要杀谁?我在哪儿?我要干啥?我是谁?
  昔日的同学们归为不同阵营,宗门间的恩怨以及天下大局的变化面前,他们该何去何从?
  而旅途中的种种凶险,每每逢凶化吉之时,又是哪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师尊一直在保护落跑的小鸡仔?
  意外坠入师尊旧忆,卧底鸡仔又看到了哪些师尊的黑历史?
  当卧底鸡仔混成商业巨鳄、拔出潜伏响玉阁的暗探、成为天底下最大的情报基地聆风堂的一把手时,天下却还是乱了。
  但玄子枫并不担心,还搂紧了怀中的师尊。
  鸡仔:新晋雄鸡,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师尊在手,天下我有……
  师尊:先把欠我的万字检讨书写了,不好好补考毕不了业的。
  玄子枫是攻×3!!
 
第1章 一场大梦三年事
  抱玉城。
  天下各大宗门因大会云集于此,抱玉城盛况空前。本就火爆的各类娱乐场所更是摩肩擦踵、热闹非凡。
  抱玉城繁荣的商贸也给响玉阁分担了招待客人的压力,只需要把那些深山老林来的宗门弟子扔进抱玉城,就能让他们乐不思蜀玩上一整天。
  毕竟,很多新奇的生活灵具还没有对外销售,许多驭灵师宗门也没见过。
  人们都说,有什么灵具在别处买不到,去抱玉城转转准有收获。但要是连抱玉城都没有,那就是天底下根本没这玩意儿。
  城西灵具厂的苟老板十分恭敬地跟在一个黑衣人身后,连连道谢,“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啊!要不是您出手相助,帮小厂联系上了灵石供货商,不出三天,我们厂子就转不动了。”
  换做平日,以抱玉城的实力自然是缺什么都不缺灵具。可这回各大宗门观光团的规模和购买力实非往日可比,竟然给这个商农大城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各大商贩、会所频频断货。
  城郊好几个灵具厂昼夜加点赶工,已有半个月没有熄过灯。
  官府税务部门也是加班不停,屋里算盘都快擦出火花了。
  黑衣人虽是斗笠黑纱蒙面,看起来一身肃杀之气,人却是随和得很。
  他伸出带着皮手套的手摆了摆,“苟老板不必如此客气,都是应该的。以后你们厂向城外销售的‘涮冰锅’记得给我们‘供联’多点折扣就行。”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苟老板搓着手,脸上笑得全是褶子。
  在抱玉城上下焦头烂额之时,多亏有黑衣人口中的“供联”支撑,才没让抱玉城的贸易一片狼藉、名声扫地。
  “供联”全称“抱玉城供采人联盟”,是抱玉城官府认证的供采人组织,建立了涵盖整个抱玉城的商业联络网、货物供应链。
  黑衣人唤道:“悦然,超然。”
  跟在黑衣人身后的一男一女应召上前,跟苟老板问好。
  “以后‘供联’就是他们两个管事儿了,若是有什么需要,找他们就行。抱玉城东西南北四区以后都会建‘供联’的分部,小事儿直接差人去分部就成。”
  听了这话,苟老板面露惊异之色,“玄老板,您真的要走了吗?”
  “看来大家消息都很灵通啊。”黑衣人轻笑,“估计抱玉城的商贩应该有不少都知道了。”
  苟老板挽留道:“玄老板,整个抱玉城的商家都离不了‘供联’,您怎么舍得丢下我们走呢?老苟我说话直、难听,但玄老板您得听我一句劝,这天底下还有比抱玉城更好赚钱的地方吗?您走了多亏啊!”
  “苟老板一片心,玄某懂的。”黑衣人似乎是笑着叹了口气。
  见此,苟老板眼睛一亮,喜道:“这么说,玄老板您不打算走了?”
  黑衣人摇摇头,言语中有几分无奈,“还是得走,玄某人倒也不是想走,只是不得不走啊。”
  “此话怎讲?”
  那一男一女两位供采人向后撤,给二人留足了空间。
  黑衣人压低声音,在苟老板耳边道:“实不相瞒,玄某得罪了响玉阁,您说,这抱玉城我还待得下去吗?”
  “这、这可如何是好……”苟老板眼珠子都快瞪掉了。
  “所以,这做生意啊,还是不能太贪心。贪心不足蛇吞象啊!”
  黑衣人拍拍苟老板的肩膀,“不过苟老板放心,我跟响玉阁的私人恩怨不影响‘供联’,响玉阁也不会跟全城的供采人过不去,生意上的事儿您就放心好了。”
  苟老板一脸惋惜,“玄老板啊玄老板,您说说,您怎么就……唉!”
  两位老板又客套了几句,互相赠几句“生意兴隆”、“财源滚滚”的吉祥话便就此相别。
  走出城西灵具厂,两辆马车已经在外面候着了。
  把最后的一些琐碎事务交代清楚,玄子枫总算是将所有的工作收尾,挥别他的合作伙伴。
  抱玉城的夜总是十分明亮的,灵石灯柔和的光洒在道路中,马车一个向南,一个向北,朝着不同的方向远去。
  掀开车窗的帘子,玄子枫透过黑纱斗笠看向抱玉城的街景。在马车的摇晃中,碧瓦红墙与灯火阑珊都向着身后渐渐远去。连同那些多姿多彩的记忆,也都渐渐褪色成了过往。
  那个卖糖画的小摊,摊主是个跛脚的老大爷,姓张,只需一柄盛着糖浆的铁勺便可让万物都栩栩如生地甜起来。南泽恩熙和穆逸凡联手与张大爷对决,双双输了个一塌糊涂。
  那间开了三十多年的茶馆,曾经有十三个满脑子只有热血的中二少年,谋划着怎么背着大人抓住贩卖骨生灵的小贩,还打碎了店家的茶碗。
  街边肉铺的徐屠户从不短斤少两,随便客人说上个数,都能切得分毫不差。玄子枫曾经买了他家的猪腿,经冬历夏用半年时间做了根火瞳,结果刚做好两天就被二十五个弟子瓜分殆尽。
  这时,马车路过整个抱玉城最好的饮食之所——五味楼。
  玄子枫不由得想起他被铁血背到五味楼的那天……
  孟烟雨站在大堂迎客。雪松精化形成老芋头,请他们上了二层。北牧铃硬是要抱着牙牙进去,还跟凇云争执了半天。郁十六就是吃饭也不摘下他的脸谱面具。穆逸凡问“能不能吃喝嫖赌”,被满头闷青草原的橘清平拖走……
  一桩桩、一件件,随风散去,如今是再也捡不回来了。
  他不过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心怀不轨的卧底,有什么颜面留在这里?
  鼻尖的酸涩让玄子枫反应过来自己狼狈的模样,而他也迅速从这种情绪当中抽离。
  “阿瑞,停车。”玄子枫叫车夫停下。
  车夫名叫阿瑞,跟他的时间不短,是个很可靠的人,经常载玄子枫去抱玉城周边跑生意。
  “你去五味楼帮我点两个菜带着。就……‘螃蟹煲’和‘酥衣美人姬’。”
  ——以后可能再也吃不上了。
  那是玄子枫关于抱玉城最初的味觉记忆,哪怕他知道酱料的秘方,自己也能做得出来,但终究是吃不到五味楼做的了。
  “好嘞,玄老板您等会儿哈!”阿瑞应了一声,便跑去五味楼了。
  不一会儿,阿瑞就拎着两个用暗纹锦缎包好的食盒,里面还是温热的。
  “多谢了。”
  玄子枫的声音是带着笑的,但他斗笠黑纱下的脸已经冷了下来。
  ——究竟是谁,假扮了阿瑞呢?
  阿瑞是个有灵力的平民,其灵能像是低配版的“威怒金刚”,可以增幅肌肉的力量,只不过不会像铁血一样产生外貌上的变化。
  驭灵师的脚步声比常人轻盈,气息也更为悠长、平稳。这个取代阿瑞的人很聪明,是按照阿瑞的灵力水平调整自己的步伐和呼吸的。
  但假阿瑞并不知道,真阿瑞因为灵能特殊,脚步声反而会比普通人重,且步频十分快速。
  若不是差他下车买点东西,玄子枫还真容易被他蒙混过去。
  此人恐怕不是有灵力的普通人,而是训练有素的驭灵师。
  ——莫非是聆风堂!
  玄子枫猛然瞪大双眼,脊背窜上一阵冰凉,他的大脑迅速运转起来。
  入阁之前的暗杀、入阁后教养大管事的无故发难、桌子上聆风堂的密信、被加了料的桃子酒……
  种种迹象表明,在抱玉城以及响玉阁活动的聆风堂暗探,不只他一人。
  玄子枫下意识地将手搭在了腰间的秋川上。
  秋川本就低调,现在又被玄子枫用布条缠上,更显得普通中透出点寒碜。
  玄子枫本想把秋川还给南泽恩熙,可本命灵武跟他的联系太过紧密,秋川死活要罩着他。无奈之下,玄子枫才把秋川带在身边,谁知道竟在这时派上了用场。
  如果此人真的是聆风堂暗探,玄子枫就当是帮响玉阁拔走一只蛀虫好了。
  城门处,假阿瑞接过玄子枫的通行文牒,交给守卫查验。
  “玄老板,手续都办完了,这是您的文牒。”假阿瑞恭恭敬敬地把文牒交还。
  犹豫片刻,玄子枫才向那文牒伸出手。
  城门可以说是最不适合暗杀的地方了。守卫多,甚至有响玉阁的浮游监视,怎么看都不是个行刺的地点。
  但玄子枫暗探的本能还是让他对此人多有戒备,他怕此人在文牒上使用缓释毒素。
  要是玄子枫真的不慎中招,人凉在几天后的其他城市,跟此人撇得干干净净。
  那时,守卫、浮游非但不会记录此人的罪证,反而是凶手“无罪”的最佳佐证。
  以灵力附在皮手套上,若是有毒针刺来,护体灵力也都做好了准备。玄子枫提起十二万分警惕,拿回自己的通行文牒。
  随后,他在车里把那文牒浸入水、油、高度烧酒中,洗净可能存在的毒素。
  离响玉阁越远,玄子枫心中的危机感就越重,安全感就越淡。他不得不拿出被他丢掉过的厚重盔甲,保护现下格外脆弱的自己。
  就像大冬天突然被人从温暖的被窝里拖出来、扔到冰天雪地里似的,应激的状态使他有几分草木皆兵。
  处理完文牒后,玄子枫确认其中并没有夹杂暗器、阵法或者毒物,便随手将文牒打开。
  各式各样的印章盖在一页页笔迹不同、墨色不同的文字上。从他第一次入抱玉城时的记录,到游学路上的每一个城市,再到最后这次离开。
  不知不觉间,这个通行楼签发的文牒已经陪伴他走过了很长、很长的一段路。他看着通行文牒上的印章,想起来那些跟他在旅途中一起盖过这些印章的人们。
  玄子枫看着那文牒,怔怔地定在那里许久,才回过神来将其收好。
  被入感控制的乌鸦落在车厢顶部观察。
  假阿瑞驾车时坐得笔直,比真阿瑞要挺拔多了。那人模仿阿瑞的语气、口癖倒没什么问题,但是习惯性的动作却没那么娴熟,不知是技不如人,还是时间仓促。
  车顶上的乌鸦回身向着抱玉城的方向飞去,探查城内的情况。
  深秋的夜晚没有什么声音,许是路上的空气太过安静。假阿瑞竟然主动开口,与玄子枫攀谈起来。
  “玄老板,您说您这一走,得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
  不知对方是何用意,玄子枫故作无奈道:“怕是回不来了。”
  “啊?!怎么会这样……那您什么时候回来看看?”假阿瑞又问。
  “没那个必要。”玄子枫许是心中实在有些沉重,也不想打草惊蛇,索性道:“回来了,也没什么要记挂的人和事情。”
  夜路不好走,哪怕是有车厢四角的灵石灯亮着,也比抱玉城内灯火通明的街道差得很远。两匹马儿深一脚浅一脚,速度降下来很多。
  假阿瑞“啧啧”咂嘴,摇摇头道:“玄老板,您这也太无情了吧?您倒是潇洒了,那些惦记着您的人可怎么办啊?”
  ——他们怎么会挂念一个暗探呢?
  “没什么人记挂我。”玄子枫苦笑。
  “谁说的!玄老板要走了,我就得挺想您的。”假阿瑞接着道:“您要是得了空,就常回来看看,指不定很多人都等着您回来呢!”
  官道变得平坦了些许,马儿的脚程又快了起来。
  玄子枫开始主动搭话试探,甚至抛出聆风堂的暗语。然而,此人却没有半分特殊的反应,未能察觉到玄子枫话语间的信息。
  ——不是聆风堂,那是什么人?
  “阿瑞,你最近不是跟薛家的小女儿订婚了?”玄子枫故意用半真半假的话试探。
  听了这话,假阿瑞大笑道:“玄老板,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跟我订婚的是薛家的二女儿,人家小女儿嫁的可是响玉阁通实楼的弟子,我可没那个福气。”
  ——可除了聆风堂,谁又能把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记得这么清楚?
  就在这时,乌鸦总算飞到了城内的阿瑞家中。
  只见阿瑞正四仰八叉地躺在自家床上,不知是睡得太“死”了还是真死了。
  正当玄子枫打算让乌鸦飞得更近些观察时,入感却因为距离太远断掉了。
  “玄老板、玄老板?您听得见吗?”
  玄子枫急忙回过神道:“方才在想事情,我们说到哪儿了?”
  “刚刚说到我跟薛二姑娘订婚的事儿。”假阿瑞一边驾车一边八卦,“哎,玄老板,我问您个事儿,您……娶妻了没?”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