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你要乖乖听话【都市情缘】── 芒果炸酥

时间:2021-04-08 03:07:20  作者:芒果炸酥

  

  阴郁小结巴攻x软萌小可爱受
  阮凌喜欢上一个男生,他彷徨过,忐忑过,紧张过,但从没想过退缩。好不容易他一个人完成了自我痊愈的过程,决定勇敢表白。
  没想到表白那天怂成狗,一句话说得支支吾吾。
  “时羿,我我我喜喜……”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人拒绝。
  情人做不了,情敌的名声倒是传了出来。
  *
  时羿是个结巴,不爱说话。但他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一个男生,他很活泼,很有趣,小嘴特能叭叭。但是后来,这个男生疏远了他,还企图学他讲话的样子捉弄他……
  时羿很失望,他想克制自己的喜欢,可是他发现他做不到。
  时弈:做不到那就把人抱回家宠着吧
 
 
 
第01章 
  “叮——”
  下课铃声响起,安静的校园一下子热闹起来。艺术班的人早在下课铃响起的那瞬间蠢蠢欲动了,更有甚者堂而皇之地提醒老师,老师,下课啦!
  讲台上的数学老师任春梨,捏着一根粉笔,平静了一下呼吸,才道:“下课。”
  一阵欢呼,艺术班的人三三两两走出了教室,一个个跟刚出笼的小鸟一样。
  讲台上的任春梨心里叹了一口气,她是第一次教艺术班的学生,虽然早就听说这群学生无心学习,但以前她总觉得自己能给他们扳回来,直到现在她才有深刻体会,难啊!
  她边想边收拾课本,突然感受到有人靠近,她抬头,看到一个乖乖穿着校服的少年拿了一本辅导书过来。
  看到少年那刻,任春梨的嘴角情不自禁地扬了起来。
  来人是她的数学课代表阮凌,人如其名,乖巧努力,还特别有礼貌。
  阮凌也冲任春梨露出一抹笑,露出白糯的两颗小虎牙,头发软软地垂着,不长不短,漆黑有光泽。他捧着一本辅导书,问:“老师,我有一道题想了很久,还是不明白。”
  他摊开辅导书,给任春梨指了一题。
  是一道有点难度的压轴大题,阮凌只做出了前两问,第三小问看起来毫无头绪。按理来说,艺术班的同学基础不是很好,任春梨的要求也会稍稍降低。
  但是谁会拒绝爱学习的孩子呢。
  任春梨温柔耐心地给他解答了,每个步骤都说得特别详细。
  阮凌点头,时不时小声询问自己没懂的地方。讲题过程其乐融融地进行下去,等到任春梨讲完这道题,阮凌跟着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谢谢老师,我会做了。”
  任春梨笑着说没事,对于认真学习的孩子,任春梨总是温柔又慈祥的。她抬头看向阮凌,见他露出一点苦恼神色。
  他问:“任老师,我最近做题有很多不会的地方,我是不是怎么都学不好啊!”
  “怎么会呢!你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学生。”任春梨说,“大家都会遇到不会做的题目,不要气馁,多做多练,一定能取得不错的成绩。”
  阮凌嗯了一声,开玩笑似地问:“任老师,我是不是你成绩最差的数学课代表啊!”
  任春梨一共就有两个数学课代表,一个是阮凌,一个是重点班的时羿。
  一瞬间她脑海里过了很多念头,嘴里倒是惯性地开始安慰激励人:“每个人擅长的东西不一样,像你,画画就特别好看,我另一个课代表,数学成绩好但是他不一定会画画呀!”
  “你的另一个课代表?”阮凌自然而然地露出疑问表情。
  “就是时羿,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这是任春梨的得意学生,她忍不住多说了几句,“他数学好,天赋是一回事,重要的是努力。暑假补课之余他就刷完了十八本辅导书,可以说各种题型他都有做过……”
  阮凌乖乖地听任春梨江时羿的事迹,可惜任春梨没讲多少就停下了,“总之,你们各有各的好,都是非常优秀的孩子。”
  阮凌笑了笑,目送着任春梨离开教室。
  等到任春梨离开后,阮凌的笑也收敛了一些。他把辅导书顺手丢到自己桌子上,嘴里念了个数字:“十八本……”还是人嘛!
  他扯了扯领带,最后干脆解开,随后顺手解开白衬衫最上面的两口扣子,敞开着,露出白得亮眼的一小片皮肤。
  在教室等着他的江源和陈琦凑了过来。
  “阮少,你什么时候对数学感兴趣了。”
  “是啊是啊,开学的时候还抢着要做数学课代表。”
  说抢是真的抢,阮凌高一未分班时数学科代表可是个抢手的职位,所以这学期在班主任征询大家当数学课代表的意愿后,他像是小火箭一样腾的把手举高,眼神亮亮的,说出的话掷地有声:“我要做数学课代表。”
  当时整个班都惊呆了。
  艺术班的学生没人爱做这些课代表,脸上要么兴致缺缺要么不耐烦,阮凌在一众学生中像是异类一样。不过他长得可爱,急切样做起来也萌萌的,当时班上的同学都笑了。
  没人跟他抢,大家恨不得他全包了。不过阮凌只对数学课代表感兴趣,班上选其他课代表的时候,他同样是不感兴趣的冷淡模样,看起来比其他人还要兴致缺缺。
  阮凌没回答他们的问题,转而说道:“吃饭不?”
  “吃!”江源和陈琦异口同声道。
  在去食堂的路上,三人并排走着,话题还是刚刚那个,主要是江源和陈琦在说。
  “重点班的一个个书呆子,大好的暑假就贡献给了十八本辅导书,太无趣了!”
  江源说的是时羿,陈琦也附和道:“人估计也呆呆的,哪有我们阮少这么灵动。难怪我们阮少看不惯时羿……”
  阮凌在旁边走着,否认道:“我什么时候看不惯时羿了。”
  江源:“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了,不然你干嘛天天打探时羿的消息,还不是为了抓到他的缺点然后趁机黑他!”
  陈琦也道:“对啊,不然你干嘛天天跟他对着干!”
  说话间,三人已经到了食堂。
  因为问问题耽误了时间,此刻食堂人不是很多。他们三人自发地朝食堂三楼走去,结果阮凌在人群中第一眼就看到了时羿,于是脚步一转:“我今天在一楼吃。”
  江源和陈琦一脸懵逼,虽然跟在阮凌的身后,但问题可不少:“你平日不是嫌一楼吵,怎么突然……”
  话没说完,他们就看到了端着盘子的时羿。
  这也是位在人群中非常耀眼的主,同样的校服穿在他的身上,腰是腰腿是腿,整个人显得修长挺拔,加上身上独特的出尘气质,更显得英俊高大。
  他一路走到食堂右侧靠窗的位置坐下,那片坐着几个重点班的男生,热热闹闹的,不过时羿始终没说话,安静吃着饭。
  阮凌打完饭,端着饭就要朝右侧走去。结果还没走几步,被后面赶上来的江源和陈琦拦住。
  “冷静,阮少,冷静!”江源看着比阮凌还要激动。
  陈琦也在旁边附和:“是啊,别激动,咱们现在只有三个人,对方有那么多人,咱们先别跟着他们对着干。”
  阮凌莫名其妙看了他们一眼:“干嘛,我就是去吃个饭。”
  “那咱们坐左边,不跟那群书呆子坐哈。”江源和陈琦簇拥着阮凌,把他往左侧带。
  阮凌平时很少在食堂遇到时羿,此刻看到忍不住就想靠近,结果还被人百般阻拦,他忍不住挣扎。
  无奈挣脱不了,他恼了:“怎么地!我还不能坐那边吃饭了嘛!”
  江源和陈琦露出了解的表情,脸上的每丝情绪都在说,阮少果然和时羿不对付!
  所以他们更不能让阮凌接近时羿了,于是乎阮凌几乎是被人连抱带拽给弄到了左侧,与时羿隔着一个诺大的食堂。
  阮凌不开心了,吃饭的过程不说话了,吃一口,抬头,隔着遥远的食堂,看了右侧窗边的那个侧影。
  妈的!阮凌心里操蛋地骂了一句,食堂太大,都看不清人长什么样了。
  他扭头,凶狠地看着两位罪魁祸首:“你们刚刚怎么回事,非得把我带这个角落。”他瞪眼,“怎么!我还没有权利坐窗边吃饭了!”
  阮凌表情凶狠,但奈何长相软萌,看起来一点都不凶神恶煞,反而偷着点可爱,像是张牙舞爪炸毛的猫咪,眼睛瞪得圆圆的。
  江源和陈琦对视了一眼,还是江源解释了一句:“阮少我们也不想啊,但是你们俩不是对头么,我都不敢让你们出现在同一个地方,就怕你们打起来……”
  说起与时羿打架,阮凌眉头皱了皱,不说话了,表情臭臭的。
  江源试探问道:“我听说你们高一刚开始挺好的,怎么后来突然闹掰了,是不是……”
  “闭嘴!”
  “时羿抢你妹子了!”
  两人声音同时响起,阮凌很快反应过来:“不是,别乱猜。”
  说完之后,后面却怎么不肯再说了。
  江源和陈琦对视了一眼,都觉得阮凌是被人抢了妹子,于是乖乖不再问了。
  因为中午遇到了时羿,阮凌下午上课都有些心不在焉的。不过艺术班的人上课都是这副表情,因而他也不算显眼。
  阮凌想了一下午时羿,回到家后还在想。艺术班的人也需要晚自习,不过阮凌找了个借口,说画室的老师找,也就光明正大翘掉了晚自习。
  回到家里,冷冷清清的。阮凌的爸爸这段时间去了欧洲出差,顺便也带着阮夫人一起去玩。家里没人,阮凌也不觉得孤单,反而觉得自由自在的。
  他回了房,靠在床头玩了把游戏,然后收到了一封邮件,署名小狐狸。
  “小猫咪,开学这段时间跟你的S哥相处得怎么样呢?——你的朋友小狐狸”
  阮凌一下子来了精神。
  小狐狸是他的一个笔友,是他在一个同志论坛的笔友活动中认识的。那时他初识自己的性向,心里有点彷徨,有点忐忑,于是忍不住到论坛寻找同类。
  小狐狸就是他那个时候认识的。
  两人没见过面,一直维持着淡淡的君子之交,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交流倾述,说着现实中不可能说出口的话。
  阮凌给他回道。
  “不太好,这段时间我几乎没见过他。我跟他的教室不是一栋楼的,他们班几乎没有课间,有也不会出来,我几乎不可能偶遇他。”
  “今天中午在食堂碰到他了,可是我朋友怕我跟他打架,把我给硬生生拉走了。下午我旁敲侧击问了一些同学,发现大家都觉得我跟S哥是死对头。天知道怎么会发展成这样的!”
  最后阮凌署名:你的朋友郁闷小猫。
 
 
第02章 
  是的,S哥就是时羿。
  在阮凌心里有一个秘密,那就是他喜欢时羿,偷偷喜欢了好久。
  他想成为时羿的对象。哪里想到世事难料,最后他成为了时羿的对头。
  真是令人操蛋的现实!
  小狐狸刚好在线,很快回了他一封邮件。
  “电视剧里主角都是有好多助攻的,怎么你身边的都是帮倒忙的小辣鸡!(ps:我没有贬低你朋友的意思!)我觉得你有必要改变大家心目中对你们的认知,不然他们阻拦你见S哥,你更没有机会偶遇他了。——你的朋友小狐狸。”
  “好的,小狐狸,我会斟酌地着跟我朋友解释的。对了,我今天听到一个消息,S哥暑假刷了十八本辅导书,超级厉害!连我们数学老师都在夸他呢,他这次月考肯定又能甩第二名好几十分!——你的朋友骄傲小猫。”
  毒舌的小狐狸很快回复:小猫,你的成绩有你S哥的零头吗?
  阮凌:……
  阮凌跟小狐狸聊着时羿,突然一下子心痒手痒,忍不住想要画画。
  阮凌是个美术生,从小学画画,如今心里有了喜欢的人,便把大半精力放在画喜欢的人身上。
  画他凌厉的眉峰,画他高挺的鼻梁,画他紧抿着的嘴唇,画他下颌的弧度。
  阮凌画了很多关于时羿的画像,他甚至恶作剧般细细勾勒过时羿底下的大宝贝,但至今仍不敢画他的眼睛。
  那双漂亮的眼睛,眼尾上扬,有好看的内双,看人的时候像是隔着雾,漫不经心的,还隔着远远的距离。那双眼睛看着他的时候,总是微微下瞥,带着点嘲弄的味道。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所以阮凌不敢画他的眼睛,怕画得不传神,那就不是他的S哥。他又怕画得太传神,看着让自己难受。
  阮凌从床上半跑到书桌前,从带锁的抽屉里拿出一本速写本,翻开,一页一页都是时羿。阮凌笑眯眯看着,最后翻到一页空白页,拿起铅笔开始勾勒时羿的身形。
  中午他看得不是很清楚,但仍记得他吃饭时背挺得直直的,窗外的阳光照进来,他坐的那桌大概也受到了影响,桌面大概有光的影子。
  不过这些不重要,那光影响不到他,他永远都是淡淡的样子,却不知不觉成为比光还要耀眼的存在。
  阮凌勾勒他侧脸的线条,细细画着他的五官。画的时候心思不太专注,于是他慢慢的脸红了。
  他想亲他的侧脸,想亲他的眼睛,他的鼻子,他的嘴唇。他想在他的身上每一处都留下自己的吻,想把心里满满的喜欢都透过亲吻的力量,印到他的心里。
  晚上的时候,阮凌毫不意外地梦到了时羿。
  那时,他看着他的眼神还是淡淡的,不带着嘲弄的味道。
  那是高一,他们同班,都坐在最后一排,一左一右,隔着一整个教室,很少有交集。
  阮凌坐在后面是因为不想听课,而时羿坐在后面是因为个子太高,坐在前面会挡住别人。
  所以不奇怪他们会没有交集。
  但是没有交集不意味着没有关注。
  阮凌每天都能听到时羿的名字,从老师的夸赞中,从同学的议论中。他的作业每次都是满分,老师出的题目他永远会做,每次黑板上最难的题,永远都是他上去解答。他能表情平静地在一个晚自习写完好几张试卷,也能默不作声坐稳全校第一的宝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