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麦芽糖【CP完结】── 二奖

时间:2021-04-08 03:01:16  作者:二奖

  

  麦青田是个Omega,他被一个Alpha用一包麦芽糖给骗走了。
  可他甘之如饴。
  预警:
  1.ABO世界文
  2.伪民国背景
  3.受几乎全程女装,小美人(脸)设定
  4.年下
  5.短篇,字数并不是很多,结局到底是HE还是BE待定。
 
 
第1章 
  一百年前,在一次大海啸后,登州大陆版图的西南方,出现了一个红豆粒一样的岛屿。
  人们管那里叫做“死人国”。
  岛上的居民的眼睛像是死鱼一样,他们的毛发非常稀少,头发是营养不良的黄,无论男女和年纪,都只有稀稀疏疏的那几条。死人国的居民皮肤非常的苍白,牙齿也异常尖锐,平日里过得都是茹毛饮血的生活。
  他们畏惧火,却不畏惧光。
  在阳光升起时,他们会哭泣。
  而在太阳落下时,他们会从嗓子里发出野兽般的嘶吼。
  这个时候,如果正巧有渔民逗留在附近的话,就会就着海浪和风声,听到这些嘶吼声层层卷卷的向你吹来。
  他们是想吃人肉,喝人血了。
  没人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又是从哪里来的。
  有人说,他们是从海底里钻出来的怪物。
  死人国的人并没有否认这一点。
  当他们在和登州的百姓做交易时,这些人都会露出一个阴森的笑容来,那一排牙齿也就跟着露了出来,像是食人鱼一样。
  死人国的国王和登州的皇帝签订了条约,他们互不侵犯,永世修好。
  这些人穷,所以愿意跟百姓们做交易。他们似乎是吃腻了鱼,平日里拿黄金白银来换的,都是大群大群的猪牛羊。
  渐渐地,死人国的人,好像也不是那么的像是死人了。
  他们在看向你的时候,眼里露出了渴望的味道。
  六十年前,有一个在集市里做交易的死人国居民,咬了一口屠户家哇哇大哭的男孩。
  谁都没有想到帮助世人祛魅的,会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
  这个被咬了后像是忽然开了天眼般的男孩,被百姓们哄闹着送给了河神。
  “后来呢?”一位梳着麻花辫的同学举起了手,她看着讲桌前身着青色长衫的先生,好奇地问道,“他死了么?”
  “当然没有。”另一名戴上了眼镜的同学讥讽道,“我们登州第一个Alpha的故事,这你都没听过?”
  原来死人国的人民,和他们之间不仅流着不一样的血,还有着不一样的构造。
  他们有的,死人国的也有,可死人国有的,他们未必就会有。
  比如可以生孩子的男性。
  又或者是可以让女性怀孕的女性。
  起初,人们以为这是一场瘟疫。
  死人国的人终于露出了自己蛰伏已久的獠牙,将自己的瘟疫传给了他们。
  民众恐慌,皇帝震怒,派兵攻打死人国,可却被一群由Alpha掌控的海军给打败了。
  明明还是他们从自己这里学来的军事知识。
  这场仗一共打了十年。
  他们越来越虚弱,可死人国的人,像是吸干/了他们的精血一般,日益强大起来。
  他们就像是妖怪一样。
  “妖怪啊”,“打妖怪啊”,这是那时的人们喊得最多的口号。
  ·
  那个男孩被咬的时候只有两岁。
  十年后,这场“降妖除魔”之战正打得节节败退之际,男孩十二岁。
  某一天,他忽然睁开了眼睛,对他正在杀猪的父亲说:“爹,你知道,什么是科学么?”
  ·
  就在这个男孩的事情传遍全国,甚至是传到了死人国国王的耳朵里后,他们退兵了。
  这场持续了十年之久的战争,就在这一天晚上,如潮水般悄然退去了。
  人们本以为这噩梦般的十年可以就这么结束了,可没有想到,黎明前,才是真正的黑暗。
  那个男孩的死,只是瘟疫的开端。
  他们做法,请道士,请和尚,却都没有用处。
  更多的男孩女孩们,在他们十二或者十三岁的时候,被这场可怕的“瘟疫”给感染了。
  可死人国的国王却说:这是人类的进化。
  最终,这些觉醒了第二性特征的男孩女孩们长大了,他们融入了社会里,并且孕育出了更多的后代 。
  当这些人在社会中形成一股不可小觑,并且难以撼动的力量时,这个一直在以血腥镇压为手段的腐朽帝国, 轰然倒塌了。
  一名穿着军装的Alpha站在龙椅前,环视着大殿里跪伏在地上的太监宫女们,问道:你们之中,可有谁觉醒过?
  和可这些皇家宗室子弟一样的,这些宫人们,同样都没有二次觉醒过。
  上天好像给他们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在一开始,天家贵胄们嘲笑着那些被“感染”的平民。
  平民们羡慕着金枝玉叶,凤子龙孙们有上天庇佑,不受妖邪入侵。
  可到最后,当被“感染”的人民越来越多时,开始有人怀疑——为什么会这样?
  在这之前,有一名京城里的小王爷觉醒了。
  按照死人国和平民的说法,这该是个Omega。
  小王爷被处死了。
  人们没有说什么。
  再后来,又有一位小王爷觉醒了。
  他是Alpha。
  皇帝又喜又忧,可臣子们觉得这是不祥之兆。
  他也被处死了。
  ·
  他们不知道谁该死了。
  到最后Alpha们打了进来,死得就变成了他们。
  在死人国退兵后的五十年里,ABO的出现的事实,似乎已经被登州人民彻底接受了。
  五十年的动荡,造就了一个新的时代。
  Beta的人数越来越多,在前几年,更是因为女性Beta人数的直线上升而造成了一系列新的问题,比如人们对女性的观点有了一定的改变,她们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相夫教子的角色,一味的待在家里生孩子,而是顺应新时代的潮流,走出了家门。女性Beta们为这个新兴的,还在黑暗中摸索的社会带来了新的风向。一直在外抛头露面的男性们对此没有任何办法,他们虽然心有不满,可随着ABO社会的形成,人们的角色和分工确实需要重新定义了。
  人们对世界的认知就是这么被颠覆的。
  站在这里讲学的是一位男性Beta,他看着下面斗嘴的两位同学,微微摇了摇头。中学的学生们都已经过了第二次性觉醒的年纪很多年了,现在的他们正是登州大地上汩汩流淌着的新鲜血液。
  他所任职的学校,是津口市创办的第一所性别混合学校,不仅有人数最多的男女Beta,更有稀少的男性Alpha和极为珍贵的女性Omega。
  “可惜的是。”先生长叹一声,“这么多年来,还没有女性Alpha的出现。”
  底下的男男女女们“吁”了一声,有人是惋惜,而有人则是不认同。
  先生在课堂上大胆地表达着自己的想法,“第一个女性Beta的出现,就已经是传统思潮向新时代思潮开始过渡转型的标志了,孩子们,相信我,以后肯定会有女性Alpha的出现的。”
  “先生。”踊跃的麻花辫女生再次举手道,“那您是如何看待男性Omega 的呢?”
  这话一出,堂内众人接连色变。
  麦青田像是被人抽了一鞭子那样,整个人哆嗦了一下。
  “问得好,既然我们今天的课题是‘论祛魅’,那同学们也就都放开了说,不要担心侦察队的问题,这里没有人会管得到我们思想上的讨论碰撞。”先生撩了一下长衫,显然是对这个同学的问题提起了极大的兴趣。男性Omega一直是当今世界的一个高压区,即使以登州大陆为首的几个国家都陆续向着ABO时代在发展,可这种转变无异于是巨大的。
  ABO的出现,不仅打破了人们固有的对人体的观念,同时还带来了科学化,与近代化的呼喊声。
  如果说过去的神都住在天上,河里,山林间,那么现在的“神”,则那些男性Alpha们。
  第一批在十二岁自动觉醒的Alpha们,好像是被神仙拍了后脑门一般,突然萌发了“科学”的概念。
  “大家都知道,这些年来,男性Omega和女性Alpha一样,都被世人看作是异类。可这些人只不过是保守主义罢了,当然了,还有个别的走向了极端,他们把第一个性觉醒的男性Omega枪决了。这些人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侦察队。”先生今年五十多岁了,每次在学生面前,总是会忍不住反反复复地说上侦察队的问题,“Omega是多么珍贵的人群啊……唉,这些年来,这些侦察队的人抓捕和处决了不上二十多个觉醒成Omega的男性。为了什么呢,不就是觉得男人不能……”
  他可能是觉得后面的话在这一群十七八岁的学生面前说出来不太合适,于是在叹息了几声后,一甩袖子,便不再说了。
  即便是这样,麦青田也已经坐立难安了。
  他的异样很快就被旁边的男Alpha发现了,“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麦青田摇了摇头,小腿因为紧张开始剧烈的抽搐。
  “甜甜,你怎么啦?”麦青田后桌的女生伸出一根手指来,捅了捅他的后背,担忧地问。
  这几个学生的小动作一下子就引来了忧国忧民的先生的注意,他的目光变得严肃起来,略微圆润的下巴仿佛也有了轮廓般挺了挺。
  “麦甜。”先生沉着脸,拉长了声音点了麦青田现在的名字,“你起来说说自己的看法。”
  麦青田的脸霍然一下就白了。
  他的五官随了他的爹,隽秀却不阴柔,可肌肤却细腻白净,像是羊脂膏一样。他的嘴唇也是嫣红的,眉毛是被修过的模样,有个弯弯细细的形状, 像足了当年还是陵城名妓的娘。
  麦青田被迫留了长发,刚上初小的时候,他的头发只到耳朵那里。母亲左思右想之后,不顾他的反对,在他的右耳上别了一枚自己年轻时用过的珍珠发夹。
  那年他刚刚十二岁,改名成了麦甜。
  十四岁的时候,头发长长了许多,已经过了下巴,快要到肩膀了。
  麦青田拿着母亲非常宝贵的玻璃镜子,左看右看,然后伸手拿起了自己被逼迫绣花时用的剪刀,将好不容易长出来的长发又绞成了短发。
  那是他记忆里,母亲第一次大发雷霆。
  她是那么纤弱而又刚强的女子,当年带着他从陵城坐上了绿皮火车一路向北,到了津口。
  又为了保护自己和孩子,拿发钗划破了脸颊。
  麦青田跪在那里,一声不吭地任由母亲拿晾衣杆抽打自己的后背。
  母亲打着打着,忽然就哭了出来。
  他还记得母亲那天的眼泪,哭得似乎世界都昏暗了。
  母亲捧着他的脸,一遍遍地说,我的儿子,我的儿子……
  说完了以后,她又去打自己,母亲哭起来凄切婉转,颇有当年的动人之处。
  甜甜,甜甜,我的闺女,母亲一遍遍地唤着他的名字,你该是个女孩才对的。
  麦青田红了眼,第一次把他的心里话说了出来:不,我应该和父亲一样,是个Alpha。
  可是母亲的留下的泪和街口被处决的人们溅出的血,一遍遍地打败了年幼的麦青田。
  终于,他留了两条又粗又长的麻花辫。
 
 
第2章 
  在麦青田的印象里,十四岁的时候,他还需要母亲天天来编发。可时间久了后,他也会了。
  不是他想学,而是他需要去学会。
  高小的第三年,麦青田十五岁,那时的他已经隐约有些长开了,脸虽然还是稚嫩的,可鼻子却愈发的挺拔了起来。他长得很像自己的母亲,当然了还是有一些像他的父亲。
  每次对着镜子绑辫子的时候,麦青田看着那双和母亲一样的秋水眸,不由得露出了一个弧度很微小的苦笑来,他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自己的长相到底是随了母亲。
  现在再想想,那时候的麦青田已经被不少Beta和Alpha喜欢了。
  高小的最后一年,他十六岁。
  这一年他又长高了不少,虽然穿着裙子,可身量还是摆在那里,明显就比别的少女要挺拔了一头。可他没有长胸肉,所以当好同学素梅因为胸脯发育后开始有意地含胸时,麦青田便会把目光落在同龄的那些女同学身上,她们就像是花骨朵一样地含苞待放,而自己,好像什么都没有的样子。
  他想含着胸,却在不知不觉间,挺直了后背,这一点连他都不晓得是为了什么。
  或许是为了那点仅存的倔强。
  ·
  同学们觉得他是长得好,若是个女性Beta的话,以后也能去当个战地护士试试看了。
  麦青田的母亲还是有些担忧,这些年来她们家过得不算富裕,但日子也能过得去,至少还能让孩子上得起学。
  为了不让麦青田长得太高,母亲有意的减少了他的肉食,时不时地还会让他少吃一顿。
  这点还是有些成效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终究是个Omega 的缘故,即便是男性,麦青田长得也始终不如Beta和Alpha看起来要健壮。
  十六岁的麦青田扎着麻花辫,散下来的时候一头青丝尽显妩媚。他低着头的时候,看着眉眼总让人觉得秀美精致,可等到了这个岁数,正脸再看过去时,总让人觉得会有一股难以忽视的英气感,这点归咎了他的鼻梁。
  麦青田的母亲愈发的担忧了起来,便开始给他涂脂抹粉。
  因为强烈的反感,他干呕了。
  母亲任由其呕,一直呕到麦青田脱了水,她才拿着一碗糖水一点一点地喂进了麦青田的嘴里。
  小乖来张嘴,母亲说道。
  麦青田像是干枯的死鱼一样,张了嘴。
  镜子前,是一张愈发长开了的脸。
  母亲捧着他的脸看了又看,眉宇间是化不开的哀愁。
  她伸出手,一把剃刀晃在了眼前。
  麦青田闭上了眼睛,听着窸窸窣窣的声音,复又睁开了眼。
  他已经没有眉毛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