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碰瓷大佬后我当红了【都市情缘】──芳菲袭予

时间:2021-04-07 16:22:03  作者:芳菲袭予

 

 
第1章  
  灯光透过枝叶的缝隙透下来,有些暗。淡淡的烟雾曲线走向,消失在含苞的玫瑰上方。
  “真不考虑我的提议?”雪茄放在烟灰缸上,黑西装男子往椅子里靠了靠,口气和姿态一样慵懒。
  “是暂不考虑。”对面的白衬衫男人笑笑,轻晃手里的酒杯,“影视行业我不了解,还是先观察吧。”说话间微微侧头,昏黄的灯光正好打在侧脸,勾勒出挺直的鼻梁和线条清晰的下巴。
  “你是嫌蛋糕小吧?”西装男子往上推推那副让他看去文雅不少的黑框眼镜,倒也没见不高兴,“鸣掣占据国内互联网行业半壁江山,你有现成的平台,门槛对你不存在,而且影视节目网播也是大势所趋,你没理由犹豫。就算是对院线没信心,那先小玩玩,弄个视频平台试试水,也不可么?”
  “光一个视频平台你需要拉我入伙?”金色液体入口,给味蕾恰到好处的刺激。浓密的剑眉轻扬,带出些许嚚猾味:“希象这两年算得上独霸小荧屏,又何必急于冲击院线?越想一口气吃成胖子,越容易得糖尿病。”骨节分明的两指叩着椅子扶手,“知足常乐,魏总。”
  端起酒杯,西装男夸张笑出声:“知足常乐?你陆鸣涧要真这么想,你那些同行的确可以长乐了。”杯子里的余酒悉数入口,起身:“好了,这事你再考虑考虑,别急否定。我还有事,今晚就到这儿吧。”
  “明天一早要飞,今晚还约人?”对面人轻嘲。
  “不是我约的,是哭着喊着自己贴来的。”叹口气,西装男一脸逼真的烦恼相把“衣冠禽兽”四字演绎得生动淋漓。一推眼镜,口气诚恳:“照片发来,人还能看。这次出来没替你安排,要不让给你,算个顺水人情?”
  杯中酒见底,陆鸣涧跟着站起,优雅迈步和一脸假笑的人擦身。“晚安!”话音落,人已跨出花园暖房的门,穿进酒吧去了。在吧台喝了两杯,把秘书发来的明天论坛上的演讲材料过了遍,又确认过明晚回国航班的时间,出酒吧上楼。
  夜深,电梯来得快,里面只有一个人。陆鸣涧随意一眼扫过,见同乘者是个二十上下的青年,亚洲面孔,衣着时尚,烫过的头发在刘海一侧染了少许绿,一只耳朵上闪亮的耳钉颇吸睛。
  电梯门合上,一股酒味随之入鼻。见怪不怪,陆鸣涧转身,见楼层键上“20”的数字已亮起,此刻被身后的动静拉回头,见青年好像站立不稳,已经退到轿厢后侧靠在扶手上,眼神涣散。
  皱皱眉,陆鸣涧用英文问了句“你还好吧”,对方茫然,他转中文又问一遍,对方才点头,顺势垂下目光,显然尴尬。
  这应该算个长相不错的男孩:皮肤白皙得出挑,脸型稍长但不突兀,配上那个挺直的鼻子及线条优美的下巴,倒也相得益彰;半藏在刘海下的眉毛精修过,衬出种干净气质;那双有些丹凤味道的眼睛相当耐看,但藏在半耷拉眼皮下的眸子低垂,不知道是想心事还是昏昏欲睡,给人一种颓靡感。
  二十楼到了。
  陆鸣涧按着开门键让对方先出,看他脚步有些飘,上了走廊左右观望,似乎难辨方向,看来喝得不少。这层都是套房,总共十间,自然不担心嗨过头的年轻人迷路,陆鸣涧也就没多话,绕过他回房。进门才接个电话,门铃响了。一种怪异的预感油然蹿升,通过猫眼向外看了眼,嘴角爬上丝不常见的苦笑。
  拉开门,第一眼落在那抹熟悉的亮绿上。
  不速之客也盯着他,显然忘记了敲开一扇陌生门后应有的举止。不过目光倒是相较刚才有神了些——透出本来想买个蛋饼最终却吃到花卷的困惑。
  陆鸣涧不急,也不催。
  青年眼里的迷光经了十多秒才散,一手撩过刘海,皱起那双好看的眉毛:“魏总,对不起,我迟到了。”口气礼貌,但道歉的诚意有待考量。“我不太舒服,能先坐一下么?”思维仍在酒精掌控下,青年对请求被接受似乎胸有成竹。
  陆鸣涧往侧让了步。青年跟着他的指示在客厅的沙发落座,陆鸣涧进去泡了壶红茶,顺便打个电话。
  片刻钟后。
  茶杯碰触茶几的声音让昏昏欲睡的青年抬头,陆鸣涧问得漫不经心:“你叫乔朗畅?”
  像是忽然被老师点名的学生,青年一下站起,两手放在身前毕恭毕敬点头,脸上的赧色扩张到耳侧,却没有出声。
  在单人沙发落座,陆鸣涧对他的表现见怪不怪,抬手一指浴室:“去洗洗吧。”
  愣了几秒,青年转身大步向里。
  啜口红茶,陆鸣涧想着刚才电话里魏津哲气急败坏的声音:“迟到、醉酒,连房间都走错,还谈什么业务能力?给我扔出去!”
  扔出去么?陆鸣涧叹口气按按太阳穴:现在说,有点晚了啊……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主受,但本章先出现的是攻!
 
 
第2章 
  悄寂的客厅里,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骤然打破静阒,两秒后,又来一声像是呻|吟的轻哼。
  “唰”一声,落地窗帘被拉开,耀眼的光线射进,让倚着沙发坐地的人受惊般回头,抬起一手挡光。
  “干什么?”下意识的一句抱怨,透着无理取闹的起床气。
  “醒了?”窗前的声音倒平和,“没摔伤的话,去洗把脸就自由活动吧。”
  “摔……”乔朗畅一怔,动动麻痛的肩膀,才庆幸地上还有层加厚的地毯。但……猛抬头:“我怎么会这样?”竟然——全身上下只有一条内裤!!扯过毯子裹在身上挪回沙发,乔朗畅用力揉揉脸,回想着昨晚,但记忆极其有限,不过有一点很确信。
  手指几乎抠进毯子里,目光指向已走到桌前倒咖啡的男人:“你,不是魏津哲!”
  慢悠悠倒完咖啡,男人端着杯子踱过来,一米九的身高给缩在沙发上的乔朗畅强烈的压迫感——忍不住想往毯子里再缩缩。不过幸好,男人在远端的单人沙发落座,只着白背心的上半身微微后仰,完好衬出胸腹肌肉的轮廓,结实但不张扬,是乔朗畅这样混迹娱乐圈的小鲜肉梦寐以求的身材。
  但他不是魏津哲——那个乔朗畅昨晚应该见到的、希象娱乐的老板。照片和传闻中的魏总,文质彬彬、身材匀称,但绝对没这么高,而且,对面那张脸——浓密的剑眉、挺直的鼻梁和线条分明、走势凌厉的下巴,哪一样都和照片里相对柔和的五官相去甚远!不过,乔朗畅总觉得这张脸,应该也在哪里见过。
  由他盯着,男人不急不缓啜着咖啡,一脸云淡风轻,好像视他为无物。
  莫名怒起,乔朗畅抬高声音:“魏总呢?我为什么会睡在这儿?”
  “魏津哲么?”把咖啡杯托在掌中,男人抬头望眼墙上的挂钟:“这时候应该在大西洋上吧。至于你……”收回目光:“昨晚的事,一点儿都不记得了?”
  昨晚……乔朗畅垂下眼帘努力回想,现在还能记得的,是进入这家酒店,按照“指示”在前台拿了访客卡,问到魏津哲的房间号,进电梯上楼,找到房间,进门——之后,就模糊了。至于为什么没见到魏津哲,又为什么几乎光着身子和这个陌生人同睡一间房,以及,有没有出什么难以描述的事,半点印象也没有。
  “你既然来找魏总,为什么喝成那样?醉酒状态去见一个对你事业举足轻重的人,是典型不敬业吧?”看他低头不吭,那人继续。
  “我……”乔朗畅哑然,无可辩驳。
  昨夜那场醉酒事实是个意外。原以为区区两瓶啤酒,不至于把他一个成年人怎么着,然而事实证明,他根本不了解自己的酒量!
  昨夜之前,乔朗畅根本没正儿八经喝过酒:他所在的经济公司对新人管理严格,为竖立阳光正面的形象,严禁他们私自抽烟喝酒。所以乔朗畅出道至今,只有在一些特殊场合才能象征性抿一两口度数不高的鸡尾酒或红酒,当然对酒精也就谈不上什么了解。
  所以错,的确是错了,但这,不是他任人宰割的理由。
  目光扫了圈,在沙发一头找到自己的T恤,迅速扯来穿上,瞬间像把尊严和气势也穿回,目光不再畏缩:“你还没回答,为什么你会在魏总的房间,而他约了我,为什么不露面?”
  喝下最后一口咖啡,男人站起指指书桌上的电脑:“客厅有监控,自己看吧。”话音落,人已进了卧室。
  乔朗畅迅速甩开毯子起身,迈了两步,目光一滞——沙发一侧的地上,赫然扔着他的长裤!眉心缩紧,望向那台二十四寸电脑屏幕的目光忽生惧意,一时怔立。
  “怎么了?高中没毕业,连电脑也不会用?”令人生理性厌憎的声音从一侧传来,挺认真的口气。跨出卧室的男人松开的领带挂在脖子上,两手有条不紊扣着衬衫扣子,向书桌走去。
  “等等!”知道他要去开电脑,乔朗畅额角一跳,跳着奔去拦在前,充血的眼睛像要喷火:“你竟然——录像?!”
  那双狡诈的眼睛眯了眯,男人还算能看的脸上跃上一重隐约的轻浮,“不可以么?以防你想重温而已。”话是这样,却没有再坚持,折回桌前给自己倒杯水一口喝干:“你还有其他问题么,没的话我要出门了。”
  吃干抹尽这就想走?忍无可忍,乔朗畅冲去揪住那衣冠禽兽的衣领——可惜矮了大半个头,再大的愤怒也无法升华成压倒性的气势,反而这种姿势,让他像被吊在水泥钢筋柱上晃荡的跳梁猴子一样,滑稽而可怜。
  “干什么?”人渣皱皱眉,口气乍冷。
  乔朗畅手一滑,下移几寸捉住那两根还散着垂在眼前的领带:真想拿这光鲜亮丽的东西在这人渣的脖子上绕几圈再一用力……但可惜,他没那勇气,更没那本事。
  “你明明知道……我是来找……找魏总……”语无伦次,每说一个字似乎都要靠整个肺腔的空气推动一样,而呼吸又那么艰难,“你还……还……”好不容易让目光聚焦,如愿迸发出慑人的厉光:“你特么上餐厅吃饭,明明知道送错的菜也照吃?”
  眉毛一抖,衣冠禽兽竟被他这话逗笑了。没费什么力气抽出那两根险被攥皱的领带,扣上最上一颗衬衫扣子,慢悠悠:“免费的为什么不吃?”
  “老子不是免费的!”乔朗畅凶戾的目光再次落在那两根光鲜亮丽的潜在杀人凶器上。
  “现在说可晚了。”衣冠禽兽耸耸肩,没有给他扩大罪念的机会,修长灵巧的手指不紧不慢在领带上绕弄:“法律上,送错是你的责任,吃不吃是我的自由,既成事实后,你再主张权益不仅无效,还有敲诈之嫌。”这回的口气,带了说教。
  “敲诈?”乔朗畅没反应过来。
  收拾妥当道貌岸然的人已经拿起外套拎起包向外走。开门的刹那,回头:“魏总已飞去美国,之后会直接回国。”
  门轻轻闭合,又开启。
  “走的时候别忘带上门。”
  不知道过去多久,房间静得连根针掉落都能听清。
  乔朗畅头晕脑胀,拖着绵软的双腿拉出椅子靠桌坐了,拎起咖啡壶给自己倒满一杯,喝干才发现,这个杯子,是用过的。手猛然向外拉开一个弧度,却又原路返回,轻轻放下——别说这杯子他未必赔得起,万一带出附加损失……
  回到沙发躺下,头一会儿重一会儿轻,思绪云里雾里,昨晚的一幕幕碎片般闪现。
  归根到底,一切都是酒精的锅!本来有照片参考,在电梯里就该看清这人渣不是魏津哲,但那时他昏昏沉沉,直到叩开这扇门,虽然强打精神,脑子却依旧空荡荡,当时的反应仅是“怎么这么巧!”……
  先入为主,认定蹲在池塘里四条腿的一定是青蛙,没想到偶尔也会有□□!
  乱绪纷杂,想象中的那一幕幕,越来越耸人听闻、不堪入目!猛然睁眼,打定主意般爬起向着那台静静卧在书桌上的二十四寸液晶电脑屏幕,跨出坚定一步……
  半个小时后。
  关掉电脑,乔朗畅默默穿上裤子,拿上外套。出门前,顺路到桌前又给自己倒杯咖啡,放壶回去的时候不小心碰落桌上一张信笺,捡起一眼扫过,似乎是张邀请函什么的,其他的他不认识,但那大写字母拼成的人名还能读:LU MING JIAN。
  默念了两遍,拿出手机打开搜索引擎,输入三个字,放大跳出来的照片凝视十来秒,眼里的疑光一点点消散……
  原地思考了两分钟,把倒出来的咖啡喝光,杯子和壶洗干净放回原处,再把沙发和茶几收拾了下,快步出门。
  语言障碍加上钱包已瘪,出行只能公交,事先查过路线,不需要问路什么的,省钱也省麻烦。这么想,多少安慰一把。
  中午十二点,乔朗畅抵达希斯罗机场。下午三点的飞机,时间绰绰有余。仔细清理了钱包里剩下的纸币加硬币,还好够买份简餐。
  啃着干巴巴的鸡肉汉堡,乔朗畅满脑子都是烤牛肉加芝士的酥香——如果昨晚那两瓶啤酒省下来,现在到也不必辛苦意|淫……
  去特么的酒精让人果敢!——出自一个被酒精扒掉裤子的折翼青年。
  汉堡吃完,主意也拿定,拿出手机给自己预定下明天下飞机后的第一份餐食——一个巨无霸加料火烤牛肉芝士汉堡!
  去办登机,行礼只有一个双肩包,但因为有液体瓶罐,只能托运。办登机的金发小伙挺活跃,语调轻松貌似和他开了个简短的玩笑,见乔朗畅没反应,耸耸肩,开始问些常规性问题。乔朗畅凭之前做过的功课半听半猜,估计问的应该是诸如“包里有没危险物品”之类的,自然一概答“NO”。但到第三个问题时,金发小伙忽然停顿,打手势问他能否开包看一下。
  乔朗畅不知道哪里出了差错,但眼下这种情况,想解释也说不清,而且他很清楚对方这种“征询”只是礼貌性的,要想少点麻烦,最好答应。
  一会儿来了两个安保人员,带他到行李检查室,打开背包把里面的东西一样样拿出来放桌上,一面以缓慢到乔朗畅能听懂的语速加手势询问是不是他的东西。当拿到一个手机时,乔朗畅微微迟疑了下,眼里一闪而过的微妙情绪却被对方即时捕获,加重语气又问了遍。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