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最后的卡巴坎星人【强强】──阿幺是棵草

时间:2021-04-07 16:09:49  作者:阿幺是棵草

 

第1章 审判
  “咚咚咚!”
  法槌重重的落下,戴着金丝边眼镜的法官坐在高高的桌子后面,抬起眼皮朝底下扫了一圈。
  坐在原告席上那位金发碧眼的女性omega因为情绪过于激动,刚刚差点当场晕厥,听众席上顿时唏嘘不已。
  “请保持肃静!”法官正襟危坐,再次强调。
  “尊敬的法官大人,”原告的代理律师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综上所述,我恳请当庭判处被告死刑,并且立即执行!”
  转身朝着坐在墙角的两位女士微微颔首,他又说道:“而且我相信,陪审团跟我的意见也是一致的。”
  陪审团的两位女士低声商量了几句,然后递给法官大人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法官意会,一槌落下:“现在休庭,由陪审团对本案进行评议。”
  .
  理查德夫人走到窗前,对着跟过来的亚裔女助理点了点头:“请给我一杯咖啡,亲爱的!”
  “这可真是一件让人头痛的案子,”将金丝边眼镜摘下来放到桌子上,费德南窝进柔软的沙发里,打了个哈欠,“就算是在联邦军事法庭,我也从来没遇到过现在这种情况。”
  “你是指熬夜,还是别的?”理查德夫从口袋里摸出烟盒,想了想,又放了回去。
  “你知道的,”费德南揉了揉红肿的鼻梁,“无论是从道德的角度,还是法律的角度,他都必死无疑。”
  透过休息室中央巨大的全息投影,他们将密室里五花大绑、代号“死神”的囚犯看得一清二楚。
  墙上架着四挺轻机枪,此刻正严阵以待的对着他。而他戴着黑色的头套,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仿佛真的已经死了。
  “这不是你应该考虑的问题,”坐在桌子对面的胖妇人脖子上挂着璀璨的宝石项链,将一块奶油蛋糕塞到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你只需要照着联邦高层的意思做就行了。”
  “恕我直言,”费德南盯着胖妇人手中的蛋糕,“这种事情我从来没有做过。”
  “我知道这很棘手,”胖妇人放下蛋糕,拿起桌上的纸巾擦了擦嘴,“带指纹的凶器,目击者的指认,监控录像,还有杀人动机,看起来似乎所有的证据都对我们很不利。”
  可费德南关心的并不是这些,作为一个经验老道的法官,他觉察到了一些别的东西:“听众席上那几个人是什么情况?这种事情为什么还要大张旗鼓?”
  “必要的公关还是要做的,”胖妇人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尤其是现在这种局面。我知道这的确有一点小小的难度,不过费德南先生,我相信你有能力处理好这件事。”
  休息室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女助理踩着高跟鞋推门进来,将咖啡递到理查德夫人手里。
  随后费德南深吸了一口气,开门见山的摆明了自己的立场:“联邦既想替他开脱罪名,又想获得公众的信任和支持,这种名利双收的结果就目前的情况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
  听到名利双收这四个字,胖妇人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理查德夫人似乎也有些尴尬。
  重新戴上那副金丝边眼镜,费德南从公文包里取出一摞文件,翻到其中一页摊到桌上:“不过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胖妇人看着图片上那颗土黄色的星球,板着脸没有说话。
  费德南往后靠了靠,一只手惬意的搭在沙发扶手上:“就保住他的性命来说,其实还是很容易的。至于洗脱罪名,我觉得不能操之过急。当然,可能过程会比较麻烦,但是相对而言,这应该是目前最好,也是唯一的办法了。”
  “嗯,我大概明白了,”理查德夫人走了过来,定定的看着桌上的图片,“你是想顺水推舟先判他死刑,等安抚民心之后,再把他弄到这个地方去?”
  “不行,”胖妇人当即否决,“绝对不行!一旦事情败露,公众肯定会一致认为联邦姑息纵容暗渡陈仓,到时候不仅没办法替他洗脱罪名,就连现在还支持着联邦的阵营都很有可能集体倒戈,这对处在战争胶着状态的联邦来说,无疑是个致命的打击!”
  费德南似乎早有预料,不紧不慢的从公文包里取出另一摞文件放到桌上,然后清了清嗓子:“鉴于联邦还有别的考虑,以及某些不方便让我知道的内情,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我所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
  胖妇人怒意未消,有些不愿意正眼去瞧那摞文件,而且她总觉得这个费德南有些过于傲慢。
  不过她还是乜斜着眼瞟到了封面上的几个大字:《监护人计划拟订方案》。
  理查德夫人走过来放下咖啡杯,拿起那摞文件翻了几页,然后朝着她点了点头:“很详细。”
  费德南接着说道:“那里远在联邦边界,位置偏僻而又隐秘,并且目前还在德特里克军部的管控范围之内,估计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对外公开。”
  胖妇人不置可否,但是看她的神色,费德南知道她其实并不信任自己。
  虽然军政分离在一定程度上的确有利于民主共和,可实际上联邦高层向来都不怎么待见那群“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兵痞子”,更不用说听他们出谋划策。
  “最重要的是,”他直起身敲了敲桌子,“所有人都会以为他已经死了,这是众望所归,对联邦会非常有利。
  而且军部会派遣专人看守,以便在他企图逃跑的时候,能够迅速的做出反应,将有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
  “既然要派遣专人看守,可为什么只派一个?他可是个强大的alpha,仅仅是他的信息素,就足以让他身边的每个人闻风丧胆。”理查德夫人将文件合起来放回桌上,她的态度比胖妇人要客气很多。
  胖妇人面上的愠色退去了几分,可她仍旧默不作声的坐在沙发上,一边思索一边等着听他接下来会怎么说。
  费德南很理解理查德夫人的担忧:“我知道,联邦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抓住他。可这种事,参与的人还是越少越好。”
  “而且我保证,”紧接着他又补充到,“军部一定会选拔出最优秀的士兵,来执行这个监护人计划。”
  “需要多久,”胖妇人终于开始动摇,昂着脸问道,“军部选拔出这个最优秀的士兵需要多久?”
  “最多二十个小时。”费德南对自己这个答复非常满意。
  “看来你的确是有备而来,”胖妇人从沙发上站起来,“只是我希望这名非常优秀的士兵不会让联邦太失望。并且,我要的是负面影响为零,而不是最低,这一点请你务必牢记!”
  费德南知道她要走,也跟着站了起来,正要说什么却被她打断了:“时间不早了,就按照你说的办吧。如果还有别的事,我会联系埃米尔。”
  她伸出手,同费德南友好的握手道别,然后快步走到门边接过女助理递过来的厚外套,看了看腕表,又回过头来问到:“对了埃米尔,你跟你的继子关系怎么样了?听说学院马上就要放假了,他会回纳什维尔跟你一起住一段时间吗?”
  理查德夫人礼貌的笑了笑:“谢谢您的关心公主殿下,只是目前我还没有收到有关他的任何消息。”
  “好吧,”胖妇人也跟着笑了笑,“我先走了,预祝你新婚愉快!对了费德南将军,我会将你的优异表现如实上报联邦高层的。”
  看着那扇门被再次关上,费德南重重的坐了回去:“我可真要好好的感谢你一番,理查德夫人,谢谢你给我找来个这么好的差事!”
  “你别这样费德南,”理查德夫人在他对面坐下,就是刚刚公主殿下坐过那个位置,“联邦对你们军事法庭不感兴趣。”
  看了一眼全息投影,理查德夫人又说道:“那么,你打算怎么把那个卡巴坎星人弄到塞米亚斯?”
  作者有话要说:  开坑大吉双更奉上!
  cp:死神vs继子,下章攻露脸,受也会出现哦!
  点击就是支持留言就有红包,180度鞠躬,感谢!
 
 
第2章 死神
  纳什维尔联邦首都星,科尔威市西北面七百多公里的图夸沙漠里,早已被联邦特勤局废弃的秘密基地停机坪上,赫然悬停着一架墨绿色的军用飞行器。
  全副武装的特种兵长驱直入,厚重的军靴踩着泛白的水泥地,在空旷的走廊里发出沉闷的回响。
  昏黄的灯泡闪了两下,地上的影子若隐若现。
  “十分钟之前刚给他注射了一支信息素抑制剂,还有一支强效镇静剂,”身穿研究员制服的男性beta揉了揉鼻子,顺势撇了眼跟在身侧的alpha特种兵。
  虽然从来没有和军部打过交道,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些人很不好惹。
  左手紧紧的拽着口袋里的针管,他滑动了下喉咙,又说道:“也许我不应该多嘴,但是,请你们一定记住,不要跟他离得太近。最好是,能够跟他保持五十公分以上的距离,并且尽量避免肢体接触。”
  这是善意的提醒,从态度到语气都十分诚恳而严肃。
  可是很显然,他的话在那几个alpha特种兵看来,几乎没有任何分量。
  不要说搭理他,连看都没人看他一眼。
  排风系统呜啦啦的声响,空气里那股若有若无的消毒水的味道,以及这几个特种兵散发出来的强大的alpha信息素,都让他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扯了扯衣领让自己汗湿的脊背稍微透透气,他也觉得可能是自己多虑了。
  那个脑子混沌反应迟缓,还被锁住手脚五花大绑的囚犯能干什么?从十几个全副武装的特种兵眼皮子底下,拖着那个重达五百磅的钛合金椅子逃跑吗?
  路过值班室的时候他瞟了眼墙上的挂钟,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
  现在是凌晨四点一刻,距离审判结束不到二十分钟。
  虽然没有料到这些人会来的这么快,不过看着他们雷厉风行目不斜视的样子,想必是早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不过他还是觉得有点可惜。
  就这么处决了,太可惜了。
  瞟了眼他们手里那只黑漆漆的手提箱,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有点后悔,刚才不该刻意的去提醒他们。
  不过很快,他的这个想法就被空气里越来越厚重的消毒水的味道给冲淡了。
  老旧而逼仄的升降机摇摇晃晃往下降,当那颗小小的指示灯对着负十八的时候,终于哐当一声,落到了地上。
  底层的灯光似乎更加昏暗,将走廊深处那间密不透风的囚室彻底隐没。
  随着一阵长而尖锐的摩擦声,满是斑驳绿锈的防爆门被人朝外推开,训练有素的特种兵鱼贯而入。
  两名突击手迅速打开生物锁保险,将武器对准了囚犯的后脑勺。医疗兵从箱子里取出一只□□模样的精密器械,扯开他的领子,砰的一声,干净利落的完成了注射。
  清晰的痛感强烈的刺激着他的每一根神经,他努力的抬了抬眼皮,想要透过头套细密的纤维组织,从漆黑的夜幕里捕捉到一点点光亮。
  然而映入眼帘的仍旧是无尽的深渊,只有耳边被无限放大的、如洪水一般涌来的各种嘈杂的声音,是那么的鲜明而深刻。
  原本固定在水泥地上的钛合金座椅被整个端了起来,急促而又稳健的脚步声逐渐消失在走廊尽头。
  有力的拳头在锈迹斑斑的铁栅栏上重重的锤了三下,负重能力超过两千磅的升降机似乎有些吃不消,轻轻的晃动了一下,这才开始缓缓往上挪动。
  黑白光影交替错行,皮质束缚带深深的勒进粗砺的手腕,有些泛红的指尖一下一下轻轻的点在冷冰冰的扶手上,发出阵阵微不可查的声响。
  升降机持续上升,可就在离地面不到二十米的时候,突然喀哒一声,不知道是哪里被卡住了,笨拙的机身猛得沉了一下,头顶的大灯噗的灭了。
  突击手猝不及防,也跟着踉跄了一步。
  “发生了什么?!”
  通讯器里传来指挥官焦急的问询,而守在最底下原地待命的几个特种兵也迅速进入战备状态,手里的武器齐齐指着机井上方。
  这的确是个绝佳的逃跑机会。
  “不好意思,”短暂的沉默之后,小喇叭里传来一个沙哑的男声,带着明显的抱歉和极力掩饰的惊慌,“电力系统出了点小问题,我马上切换线路!”
  “注意警戒!”通讯器里传来指挥官低沉的嗓音。
  “收到!”负责押解的突击手冲着对方点了点头,随即全神贯注的盯着囚犯的一举一动。
  然而,他仍旧端端正正稳稳当当的坐在那里,似乎并没有半点想要逃跑的意思。
  铁栅栏上方的指示灯倏地灭了,过了大概两三秒钟,便又再次亮了起来。紧接着,头顶的大灯闪了闪,也跟着亮了。
  “安全,重复,安全!”
  听到升降机里队友的答复,守在铁栅栏门口接应的特种兵终于如释重负的吁出一口气。然而他们仍旧不敢掉以轻心。
  电力系统很快恢复正常,升降机轻微的抖动了一下,又开始缓缓往上升。
  “‘死神’即将抵达!重复,‘死神’即将抵达!”升降机里负责押解的两名突击手再次发出讯号。
  等在出口接应的特种兵迅速围了过来,叮的一声,升降机顺利抵达地面。
  站在最前面的特种兵一手端着武器,一手做了个“上”的手势,旁边的小个子即刻躬身上前,腾出右手哗啦一声拉开了那道铁栅栏,然后迅速后退,站到原来的位置,食指轻轻的搭在了板机上。
  四周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除了此起彼伏的呼吸和心跳,似乎什么声音也没有。
  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所有人的眉头都拧到了一处。
  片刻之后,迦德终于抬起头来,深邃的瞳孔在灯泡闪烁的光影里,迸发出火一样的光芒。
  “早上好,先生们!”他很有礼貌的说道。
  霎那间子弹如雨点一般噼里啪啦打在钛合金座椅的靠背上,火花飞溅的同时,黑色的人影已经翻身滚了出来,原本站在他身后的那两个特种兵也咚的栽到了地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