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山海纪年史之灵枢【灵异神怪】──带猫散步的老鼠

时间:2021-04-07 13:44:59  作者:带猫散步的老鼠

 

  第一章  妖丹被剖
 
  九重天,清虚宫内,小天奴跪在地上,他的眼睛已经没了,留下两个血淋淋的空洞,一身素白袍子更加显得人瘦弱不堪。
  “二皇子,我的眼睛您已经拿去了,还有什么吩咐呢?”
  “青云,我一定会对你好的,我会向父君奏明情况,让他允我娶你为侍妾,只要你把丹给我,寸心的病便能好了。”
  玉树临风,风华绝代的清冷仙长对他说了这番话,柳青云只是笑笑,看着很是凄惨。
  “二皇子,我的命都是您给的,谈什么愿不愿意呢?”话虽至此,他却也能想到。
  这个男人心里,是当真没有自己半分位置的。
  蛇妖结丹,极为不易,若是被剖了丹,那便成了废人,终身不得再修炼。
  罢了,罢了,我还你一双眼睛,还你一颗内丹,也就还了你的恩情了,浮黎,我们俩,缘尽了。
  听见这话,浮黎没有半分犹豫,他手起刀落,凝神聚气在柳青云的背后,指尖成爪,活生生从他体内取出一颗金灿灿,鸡蛋大小的内丹来。
  柳青云痛的大叫一声,却再也不肯再吐半个字,他趴伏在冰冷的地上,感受这九重天的无情。
  得了内丹,天族二皇子浮黎也不似往日那般清冷,他望着手中那颗金灿灿,刚取出来的蛇妖内丹,微笑着道谢。
  “这次还要多亏了你,青云,我会娶你的,我会是你的依靠。”
  柳青云眼中覆上白绫,他空张着双眼,口中讷讷,“浮黎,二皇子殿下,我不敢要求什么,只求您以后,待我好些,莫要让我,被旁人欺辱了去”。
  他双眼看不见,耳边只听得二皇子浮黎清冷的声音惯如往常一般动听。
  “那是自然,青云,以后,你就是我发妻,我浮黎此生,定不负你”。
  他二人相拥而眠,只是柳青云并不知道,二皇子浮黎始终淡笑着,望着他空洞洞的眼眶嘴角充满讽刺。
  那以后几日,柳青云都被养在这清虚宫内,他住的地方极为偏僻,又因为是下界上不得台面的小蛇妖,并没什么人同他交好。
  这九重天上的神仙们,大都不喜他不做表面功夫,不讨好旁人的清高神态。
  其实西海公主敖寸心早就知晓,清虚宫里养着的这只小天奴只是不喜人言,懦弱无能而已。
  很是好拿捏,只消的他做些手段,二皇子宫里的正位娘娘,便是她的了。
  所以自从得了这小天奴的内丹和眼睛后,她愈加放肆,今日特地邀人前来柳青云的住处羞辱。
  “你的这双眼睛,还有这颗丹,我用着甚好。”
  “浮黎他啊,就是喜欢我呢,特地奏请了天君让我嫁进这清虚宫内”。
  “你这种野妖怪内,还是回你该回的地方吧,看见了吗?从诛仙台跳下去,你就能回到凡间,这里不是你这个妖怪该待的地方”。
  这些刺痛人心的话一点一点传进柳青云心里,他默不作声听着西海公主敖寸心对他的欺辱,心里一片冰冷,想着这些话,或许就是浮黎近日不常来此的原因了吧。
  他自病榻中起身,朝着那衣饰华贵的西海公主行了个大礼。
  依旧是抬起那双没了眼珠的眼眶,尽管面上覆着白绫,敖寸心看不清这小天奴的神情,却能听到他毕恭毕敬的话语,响在这大殿内。
  “公主,我已经是个废人了,您何苦对我纠缠不休呢?”
  “你倒是挺有自知自明,不错,若是你识趣点,自我了断,那我倒是可以让你有个好去处,若你不识相,有的是苦头吃”。
  柳青云自嘲的笑了笑,“好啊,我向来是个很识趣的人,此番便随了公主的意,自去诛仙台求个了断。”
  他拜扶于地,冰凉的石板磕在额头,这只自从被剖丹后就一直体弱的蛇妖,终是,认了命,不再倔强对抗这些想要他死的人。
  诛仙台下仙气缭绕,戾气充盈,煞是骇人,不过这些,柳青云已然看不到了。
  没了内丹,他现在连蛇妖都不算,只是个废人而已,数千年的修为都被打回原点,能勉力维持人型都是拜浮黎所赐。
  那天,二皇子浮黎在剖了他的内丹后,好心的给他渡了口仙气,也正是靠着这口仙气撑着,他才不至于被打回原形。
  “浮黎,你是天族二皇子,生来尊贵,我只是被你偶然带上九重天的小蛇妖,我们之间,本就不可能,是我贪求了”。
  “也罢,那我就回我该回的地方,你做你的皇子,我做我的蛇妖,我们,再无关系。”
  “浮黎,我走了”。
  没有告诉任何人,柳青云在给浮黎留下这几行字后决然朝着诛仙台一跃而下。
  九重天再也没了小天奴柳青云,二皇子仍旧是二皇子,西海公主敖寸心也并未嫁进清虚宫,一切好似如往常一般,没什么变化。
  只是。
  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名为思念的情愫在二皇子浮黎心里疯狂滋长,仿佛要吞噬掉这个清冷绝情的仙长。
  不知道怎么了,他近来很是喜欢发脾气,每个踏入清虚宫的门人都会被痛斥一番,或是发配为奴,或是被扔进狱司。
  柳青云的内丹他并未交给敖寸心,尽管那个女人百般渴求这个东西来证明他对他的爱,他也没答应。
  只是每日对着这颗金灿灿的蛇丹发怔,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敖寸心公主前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天族二皇子浮黎,向来以清冷绝情著称的仙长,她的心上人竟然暗自思念那个低贱的妖孽。
  不能忍受。
  “浮黎,你在想什么?这颗内丹,不是特意为我讨的吗?”
  二皇子把视线从内丹上收回,冷冷的看着西海公主。
  “你怎么来了?没我的命令,怎敢擅闯我清虚宫,天奴都干什么去了?该罚,该罚。”
  “一群不懂礼法的东西,忘恩负义的小畜生,一个两个都反了天了,我的命令也不听,要造反吗?”
  “敖寸心,你去见司命神君,把这些天奴全部发配到北海。”
  敖寸心公主有些震惊,这可真不像素来清冷绝情的二皇子,看来那个天奴的事,对他刺激很大。
  她也不敢多加造次,唯唯诺诺的道了声好,就退下了。
  方才大怒,那颗金灿灿的蛇丹已经被二皇子握的生了裂痕。
  浮黎有些诧异,又想起那个胆大包天的蛇妖,心中已然气急,一挥衣袖扫落桌上物件,寻了个模样清秀的天奴来泻火。
  北冥海,若水河畔。
  一身素衣的柳青云安然昏倒在海水里,顺着水流漂泊不定,衣衫都被浸湿,他还是没有醒来。
  远处飞来两位神君,仙风道骨,看似寻常人家青年模样,细细的说起了这桩往事。
  一位说,“九凤你这老凤凰,没事就爱打听是非,那天族二皇子岂是普通修士?怎么会为了挡天劫专门豢养天奴用来剖丹呢?”
  另一位摇着这扇,轻笑,“随你信不信,我反正也是道听途说,你那弟弟找到没有”。
  这位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没有,灵枢那孩子自从被父君母君不慎遗失,就一直没有下落,北冥海向来是男子主事,这位子也就一直搁置了下来”。
  名叫九凤的神君仍旧笑了笑,“可有什么印记?我好替你打听打听?”
  叹气的神君想了想,“我那弟弟爱玩调皮,小时只听阿娘说,他手腕处有一抹桃花胎记,容貌出色,生来便是仙胎,其他我就不太记得了,毕竟许久未见了”。
  九凤神君了然于胸,便道“这好办,我替你卜上一卦便知分晓”。
  未几,那神君便焦急地问道,“怎么样了,你算到了没有。”
  “灵渊,你有这份心,不如去前方海水里,瞧瞧那人是不是你失散多年的弟弟”。
  灵渊神君愣了会儿,他容貌出色,本就生的十分好看,这下更是显得风华绝代。
  他急忙拉住九凤的手,朝着那处海水里奔去。
  只见那男子右手手腕处一个桃花胎记栩栩如生,灵渊欣喜若狂。
  “九凤,他真是我妹妹,你瞧,这满身的灵气未散,还有这胎记,活生生就是我家小七”。
  九凤神君默不作声,只是捉起他手腕处细细的把脉,也是叹了口气,“我见他,情伤很重啊,修为只数千年,丹还被人家剖了去,实在不似你们北冥海灵蛇一族”。
  北海三太子敖玄寝殿。
  黑发玄衣的北海三皇子默不作声看着他这位向来娇惯的表妹。
  “怎么,你不在清虚宫呆着,讨二皇子欢心,来我寝殿作甚?”
  “哥哥,那贱人已经被我作法弄死了,可浮黎他,他宁愿找个天奴都不找我,你可要帮我想个办法啊!”
  敖玄表情依旧淡漠,倏尔扯嘴一笑,嘲弄道,“寸心啊,你哥哥我可劝不动那位任性的殿下,爱上他,你自求多福。”。
  “哥哥!你不能见死不救啊,我总不能赖在清虚宫!”
  敖玄还是那副嘴脸,他看着这个跟他一同长大的表妹,“敖寸心,自己惹出来的事,自己想办法,尽管你是我妹妹,本君帮不了你。”
  敖寸心公主跺跺脚,夺门而去,末了,扔下一句,“哥哥,就你这副样子,莫说寻常男子,就是天女见了,也会嫌你不近人情的,你既不愿帮我,那我就自己想办法,反正浮黎,一定是我的”。
  黑发玄衣的北海三皇子又一次对着敖寸心,无不嘲讽地说道。
  “那位殿下我倒是略有耳闻,莫说我们北海,就是天族,也有不少人想嫁与他,敖寸心,你可要给西海争气啊,让你的父皇母君受这份荣宠”。
  敖寸心公主听见这话,头也没回,咬牙关了敖玄寝殿的门,走了。
 
  第二章 飞升仙君
 
  诛仙台的戾气将他伤的体无完肤,脑子里还萦绕着那人清冷的神情,以及笑着哄他的样子。
  “青云,这次历劫,你可一定要帮我,没有你,我必是过不去天君考核的。”
  “青云,我心悦于你。
  “青云,青云,青云……”
  柳青云脑海中,满是二皇子浮黎。
  他忽的醒转,大喊一声大汗淋漓的自床榻上起身,却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不比往常,这是处石洞,里面床榻、卧具一应俱全。
  刚想发声,却发现自己嗓子沙哑,什么话都说不出。
  “小七,你醒了,来,先喝点水,”白衣俊秀的神君笑着轻哄他。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
  脸上满是笑意,那人看起来甚是开心。
  “你是我弟弟,我叫灵渊,你叫灵枢,这里是北冥,你我同属上古灵蛇一族。”
  “父君早早地袭了北冥的领地,所以我们族一直在这里。数年前,你被父君母君遗失在凡间,许久不曾找回,前几日,我同九凤出门游玩,这才在海水附近发现了你。”
  “可我,我不是一个小蛇妖吗?怎么就是灵枢了?你怎么认得我就是你们北冥的?”
  灵渊又是一阵笑。
  “小七,你这话可千万别被父君母君听见,不然,他们定要说你学艺不精了,你瞧自己的右手腕,是不是有处桃花胎记,那就是了,这四海八荒九州十八城,谁不知道只有我们北冥才有你这么一位神君?”
  “那这么说,我现在,是神君了?”
  灵渊依旧是那副轻笑的样子,“现在啊,还不算,因为你还没继承父君的职位,也就还不是北冥神君,我们灵蛇一族是上古神族,向来由族内男子继承父君母君的神职,你呢,上面有六个哥哥,我是你五哥,所以,这北冥神君,肯定非你莫属。”
  似懂非懂,柳青云似乎还不能接受自己就是灵枢的事实。
  “那等我继承父君母君的位子,他们去哪里?”
  “这个不用你操心,他们自有去处,你可别忘了,四海之内,八荒之中,北冥与各海龙王都有交情,父君母君等你继位后,便要去往天都复命了。”
  柳青云,不,现在应该叫灵枢了。
  似是想清楚了,喝下灵渊递过来的水,他缓了会儿,又问道。
  “可我内丹没了,怎么做神君?”
  灵渊叹了口气,“小七,你的命也太坎坷了,我是没办法了,不过九凤肯定有办法再让你结一次丹,你这修为倒是普普通通,不过我们灵蛇族的男子不用修行,生来便是神君,你又历了情劫,不如你拜九凤为师,让他帮你飞升,等你飞升后,便去北冥这里的洞府中做个仙君,岂不逍遥快活?”
  “这样,好吗?”
  折扇轻摇,灵渊笑着说,“那有什么不好的,反正九凤那只老凤凰也闲的没事干。”
  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等灵枢见到灵渊口中的九凤之时,狠狠震惊了一把,这个骚包风流的老凤凰,就是他未来的师傅?就是灵渊口中,四海八荒唯一的老凤凰,远古仙君?
  没等他恍神,九凤便从灵渊手中夺走折扇,呆呆打了灵枢一下。
  “小孩子,你再走神,我这个师父可要生气了?”
  灵枢心中思索,“五哥,我内丹被人剜了去,双眼也失了精华,如何再飞升仙君?”
  没等灵渊开口,白衣羽然,仙风道骨的九凤就已经了然于胸。
  “我且问你,你的内丹是怎么没的?可还记得?”
  灵枢闭口不言,面上一片苦楚。
  看的灵渊心疼不已,“你这只老凤凰,存心欺负我家小七是不是?说好不提这件事的。”
  灵枢按住灵渊想要替他讨回公道的手,对着九凤凄楚一笑。
  “是我遇人不淑,错信了他,才落得今日的下场”。
  九凤神君点头,“你能有此番觉悟,已是不错,我是有办法让你再结一次丹,不过很是伤情难捱,你可愿意?”
  “哪有什么愿不愿意,我现在也没得选,自己学艺不精,丢了眼睛,失了内丹,还有什么好说的。”
  这话听的九凤神君落下一声叹息,“小七,不能妄自菲薄,你要记得,你是北冥海灵蛇一族的神君,未来是要继任北冥神君的,这样的重担落在你身上,万不能轻看了自己。”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