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斯德哥尔摩社畜综合征【完结】──w从菁

时间:2021-04-07 10:22:51  作者:w从菁

 

第1章 
  社畜的工作本能让他根本没心思去想自己怎么会穿到这里,刚穿过来时他就被迫上阵解决了一个商业上的小纷争,忙得只能在公司休息,都没机会回原主的家。
  秘书在他忙得昏头昏脑的时候,居然还爬到了办公桌下伸手去扯他的腰带要给他口/交。
  社畜气得一文件夹拍在了秘书脸上:“能不能让我专心工作?做不完我今晚又得在公司睡觉了!”
  总之小秘书委屈巴巴地被他骂走了。
  他在视察员工时发现有人的桌位上摆了份香喷喷热乎乎的小熊面包。
  包装特可爱,据说是冬季限定款,要排队才能买到。
  社畜默默地记在心里,想着哪天工作完了就自己去买。
  在听公司的月度报告会时,他收到了某几位小情人给他发来的短信,语言极具挑/逗性地约他出去玩。
  但他累死了。
  工作都忙不过来哪有时间搞情人。
  于是他把给他发短信的诸位小情人一股脑地全拉黑了。
  终于忙完工作,社畜心力交瘁地按着原主的记忆回家。
  结果发现原来总裁家里还有个老婆(男)。
  Surprise!
  社畜站在鞋柜旁,和面前陌生的帅哥老婆对视了会,感觉更加疲惫了。
  帅哥穿着白衬衫,袖子微微捋起,头发打理得十分整齐清爽,鼻梁上挂着副很斯文的金边眼镜。社畜回想了一下,这应该就是黄文里写的美人老婆。
  确实算美人,但这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谁能想到回家了还要搞社交?
  社畜憋了半天,就憋出了句:“Hello?”
  这位帅哥老婆非常凶,上来就怀疑他在外面搞情人,一下就把他裤兜里的手机摸走了。
  对方很熟悉他手机的解锁密码。
  社畜用成年人疲惫的目光看着老婆把他的聊天窗口翻了个遍。
  老婆抬头看他:“你居然真的是在聊工作!”
  社畜说:“是啊。”
  误会解开后,老婆脸色缓和下来,对社畜说:“你挺久没回家了,洗个澡后我们就来一发吧,我在卧室等你。”
  社畜沉默了会,换上拖鞋,说:“别做/爱了,咱俩一起搞工作吧。”
  老婆皱起眉头,不太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东西:“?”
  老婆开始怀疑总裁是不是那方面出了问题,但他没有强求着对方做下去。
  社畜的目光里充满了四大皆空的意味。
  那是一种仿佛已经失去世俗欲/望的表情。
  虽然这事有点离谱,但老婆同意和社畜一起工作了。
  工作了一段时间,他们俩坐同辆车回家,老婆是司机。
  在车库时,老婆把车钥匙插进去转了两圈后,忽然伸手捏住了社畜裤子里的东西。
  社畜扭头看向老婆。
  社畜友好地提醒对方:“手刹在旁边。”
  他们俩面面相觑了一会,以不太和谐的氛围结束了这场对话交流。
  没有被理解良苦用心的老婆心里气死了,立即下单给社畜买了壮阳药。
  社畜没有防备地吃了药。
  当晚他就支棱了起来!
  他振作了!
  这个晚上,他把之前压着没看的文件全搞完了。
  药效十分拔群。
 
 
第2章 
  要说养胃,其实社畜也不是养胃。
  就是每回上完班后他总是心情平和,连着他的大屌也非常平和。
  有点超脱,还有点虚弱。
  这玩意要是可拆卸,他肯定马上拆下来送给老婆,对方爱咋整咋整,只要不耽误他睡觉就行。
  老婆和蔼可亲地笑着跟他说:“你个崽种再这么说话老子马上拿菜刀过来把它剁得稀碎。”
  社畜妥协说:“行吧,我不说了。”
  他心里是这么想的:要真被剁了,不还得请假去医院包扎……这不得落下好多工作?想想就头疼。
 
 
第3章 
  社畜已经是总裁了,理论上并不用干那么多活,但他控制不住。
  他办公室里配置的那位腰细臀圆的美貌秘书最擅长的事大概是口/交。上回他让秘书去打印一份资料,但后边对方交到他手里的他妈的是份色/情写真。
  是的,这位敬业的同事不仅没有把他要的表格打出来,还利用工作时间出去拍了一套自个的写真。
  当小秘书羞赧地抬头看向他时,他不仅没心动,还有点心肌梗塞。
  他严厉地批评了对方一顿。
  秘书被他骂得眼泪涟涟。
  社畜叹了口气,说:“算了。你下回好好干就是了。”
  他穿书之前是那种埋头工作帮人背锅的老大哥社畜,这会儿看人小年轻哭成这样,也没狠心再骂下去了。
  秘书呜呜点头,说老板我会回去好好练口活的。
  社畜:“?”
  社畜:“你有那功夫怎么不去学用python做数据分析?整什么口活?”
 
 
第4章 
  成为总裁的社畜习惯性去员工厕所带薪蹲坑,听到隔壁俩坑位兄弟在聊八卦。
  他们正在激情讨论为什么秘书会被总裁骂哭。
  声音粗点的哥们说:“那肯定是那小子口之前用了薄荷漱口水……”
  社畜手肘撑在膝盖上,低头悲痛地想:这个公司里的员工脑子里都只有这种事吗?为什么大家不能再多考虑考虑公司的业绩呢?
  万一公司被对手吞并了怎么办!
 
 
第5章 
  在签合同后他跟隔壁公司的西装男礼貌性地握了下手。
  西装男打量了他一会,在拐角堵住了他,抱着手臂朝他笑了笑,低声说:“今晚九点xx酒店,xx号房。”
  社畜严肃拒绝:“抱歉,我今晚不加班。”
  他今天要去买小熊面包,今天是七夕买一送一,这么好的机会他必不能错过。
  拒绝完,社畜就大步地离开了。
 
 
第6章 
  社畜面色疲惫地坐在沙发上时,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跟老婆复述了一遍那两位哥们关于漱口水的讨论。
  老婆面带笑容地说:“我可以往手上涂满风油精帮你撸管,要试试吗?”
  社畜:“下线了,886。”
 
 
第7章 
  老婆是那种戴金边眼镜、看着非常俊秀儒雅的男人。按这篇黄文设定,总裁对老婆强制爱,两人走的是先婚后爱的路子。
  社畜就想知道总裁到底是怎么在各种会议和工作中养那么多小情人的,这能力用来搞工作不是早就让公司冲进世界五百强了?
  “幹,”他老婆叼着没点的烟,皱着眉头说,“你他妈格局怎么变这么小了?”
  社畜:“?”
  老婆说:“屌也变小了。”
  社畜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裤衩,说:“你量过?”
  老婆拿下嘴里的烟,别开头沉默了会。
  老婆说:“你睡觉的时候稍微量了一下。”
 
 
第8章 
  社畜接受能力很好。
  比如他很自然地接受了自己有个男老婆这个事情。
  家里请了煮饭阿姨,打扫也是钟点工干的,老婆之前一直处于被闲置在家的花瓶状态。
  不过到了逢年过节的时候,老婆会让阿姨回家,自己下厨搞个烛光晚餐。
  按文章设定,每个情人节渣攻总裁都会随机抽取一个小情人陪着自己出去瞎浪,留着家里老婆守着冷掉的饭菜。
  按理来讲也该有情人来找社畜的,毕竟这个男人出手非常阔绰。
  但社畜已经拉黑了所有情人,并且把他们的手机号都标成了诈骗电话。
  没有人能从他银行卡里讹走一分钱。
  老婆抱着手臂靠在椅子上,盯着对面被蜡烛照得仿佛笼罩了一层佛光的社畜,心里默默地草了一声。
  他在想是出轨比较过分还是杨伟比较过分。
  社畜低头看了会碗里的焦炭,问老婆说:“这个牛排是几分熟的?”
  “是炭烤,我加了一点炭烤的技巧。”老婆说,“你不想吃吗?”
  社畜:“。”
  他突然明白书里的总裁为什么总是等到老婆把饭菜倒掉的第二天才回家了。
 
 
第9章 
  因为不好拒绝,社畜尝试地咬了一口。
  他差点被老婆做的牛排超度了。
  为了明天不去医院挂号,社畜下厨去给他们俩煮了个泡面。
  老婆盯着他动作熟稔地围上围裙,手法精湛地把鸡蛋敲进锅里。
  “你居然会做饭?”老婆说。
  社畜谦虚说:“煮面专家罢了。”
  老婆说:“下面给我吃吗?”
  社畜扭过头看了老婆一眼,手里第二个蛋啪地打碎在了地上。
  老婆说:“算了。”
  虽然老婆嘴上说算了,但社畜从对方脸上读到的表情是“操/你妈的”。
 
 
第10章 
  老婆不能理解总裁为什么要自己排队买烘焙小熊面包,公司那么多能跑腿的,随便抓一个过去不就好了?
  “呃……”社畜靠在床头想了会,说,“因为浪漫?”
  老婆冷呵了声,嘲讽说:“养胃还给你陶冶出情操了?排队都能觉得浪漫?”
  不会是借排队的理由去见面包店里打工的小情人吧?
  “排队本身不浪漫,”社畜坐直起来,揉了揉劳损的脖子,叹了口气,说,“浪漫的是等待。”
  浪漫是初冬的雪落下来,面包店旁的路灯亮起来,随着队伍往前走时,鼻尖嗅到的热乎乎的面包香越来越清晰。他在排队时能放空脑袋,看着橱窗里摆着的毛绒小熊离自己越来越近。
  那是他社畜生活中能把幸福具象化的难得时刻。
  社畜说着说着,又叹了口气,说:“虽然现在比之前有钱很多,但我觉得我的灵魂上还有无产阶级的烙印。”
  老婆盯着身旁这张本来应该凌厉又英俊的颓丧脸看了会,一时间没有再说什么。
  他想到社畜穿着大风衣,带着碎雪花和寒风残留的冷气走进屋里,把手里的袋子递给他,里面装着还冒着热气的面包和一小束假的红玫瑰。
  鬼使神差的,他过去握住了对方冰冷的手掌,低头在那凝着白霜的玫瑰上亲了一下。社畜脸色有些疲惫,但还是朝他露出了笑容。
  正常来讲他应该说两句话呛呛这个抠门鬼,但那一瞬间,他只是安静地张开手臂,给了社畜一个拥抱。
  他回想完,抬眼看了看社畜,抬手推了推眼镜,说:“下次我跟你一起去排吧。”
  社畜被他这句话振作起来了,感动地握住了他的手,说:“好同志,我代表布尔什维克谢谢你!”
 
 
第11章 
  这句道谢把老婆结结实实地弄萎了。
  他有点怀疑社畜是故意的,自己萎就算了,这他妈还要跟他玉石俱焚是不是?
 
 
第12章 
  该来的总会来的。
  被拉黑的某位小情人终于找上门了。
  是个穿着黑卫衣的眉清目秀的艺术生。
  说实话,因为设定里小情人不止一个,社畜也不认得这位弟弟是谁。
  黑卫衣等在公司楼下,瘪着嘴,委屈巴拉地盯着他。
  社畜目不斜视地继续往大门走,黑卫衣看他不理自己,立即像牛皮糖一样快步黏了上来,还要伸手来抓社畜的屁股。
  社畜:“?”
  谁打招呼是直接抓人屁股的啊?
  社畜本能地侧身一闪,躲过了黑卫衣的手。
  然后咔嚓一声把近来没好好活动过的腰给扭了。
  明明闪的是他的腰,黑卫衣却叫得比他还大声,居然还当场哭出来了。
 
 
第13章 
  是这样,黑卫衣并不是心疼他,而是心疼他的腰。
  一般来讲黄文里活好的渣攻,都得有贼好的腰和漂亮的腹肌。
  而从穿书以来就没有搞过床上运动锻炼身材的社畜,不仅得了点腰肌劳损的毛病,还有了点小肚子。
  黑卫衣盯着总裁腰的神情好悲痛。
  社畜说:“要听更悲痛的事吗?”
  黑卫衣犹豫了会,慢慢地点了点头。
  社畜语气平静地说:“我杨伟了。”
  为了能够尽快把原先这群费钱的小情人解决掉,社畜决定用直接放大招。
  但他没想到这句话一说完,黑卫衣的眼泪就呲地射了出来,露出了一副如丧考妣的表情扑过来抱住了他的大腿。
  黑卫衣悲痛地抽噎道:“不要死……你不要死……”
  社畜说:“等等,我其实还活得很好。”
  黑卫衣吸了吸鼻子,哽咽说:“我在跟你的几把说话,不要打断我好吗?”
  社畜:“?”
 
 
第14章 
  因为闪了腰,社畜今天提前下班了。
  他捂着腰上了老婆的车,精神还有点恍惚。
  他不知道为什么黑卫衣能跟他的几把说那么久的话,就很离谱。
  老婆戴着墨镜坐在驾驶座上,扭头回来看他,冷笑了声,说:“乱搞总是要遭报应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