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你想摸一下我的鱼尾巴吗【幻想空间】──系辞上

时间:2021-04-07 10:13:03  作者:系辞上

  

第1章 被砸坏脑袋了
  湛白的房间里,空气里充斥着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
  “嘟嘟动了,动了。”
  “呜呜呜,嘟嘟,嘟嘟,你怎么样了?”
  耳朵好吵。
  宋怀半梦半醒间,觉得意识昏沉,脑袋也很疼。
  过了好一会儿,宋怀睁开眼,看见围在四周的父母以及七大姑八大姨们,清一色脸色紧张,满含担忧。
  宋怀脑子一抽,脚下意识蹬了蹬,这架势是要给他出殡呢。
  宋怀的视线一路游移,最后落在一张面容英俊,神色看似温和,但眼底却稍显冷淡的男人身上。
  宋怀的小眼睛唰地亮了一下,一句:“承泽哥哥。”脱口而出。
  他想起来了。
  有人告状和他说昨天傍晚看见黎子清和陆承泽一起在图书馆,作为陆承泽的多年舔狗,宋怀哪里能受这个气。今天上体育课的时候,本来带着顾阳几个想去篮球场找黎子清的茬。结果茬没找上,被人一篮球给砸趴下了。
  不过昏倒之前,宋怀看见陆承泽扒开人群向他跑来,他作势抓住人的手,幸福地晕了过去。直到被送进医院,他还死乞白赖地牵着人手占便宜。
  陆承泽是谁?宋怀隔壁的邻家大哥哥,宋怀仰慕的白月光。长得腰细腿长不用说,脸也挑不出什么毛病,宋怀作为一个标准颜狗,自以为就是被陆承泽这张脸给养刁了。陆承泽这人不仅长得好,成绩也好,从小奖状没少拿,实打实的别人家的孩子。陆承泽比宋怀大上两岁,自打宋怀记事起,就一直跟在陆承泽屁股后面跑。
  宋家夫妇看了,相视一笑,调侃道:“嘟嘟真偏心,醒来都看不到爸爸妈妈,只喊小陆呢。”
  宋怀心里正美得冒泡,突然脑袋撕裂一般的疼痛。
  眼前一道白光闪过,脑子里有什么东西一股脑的灌了进来。
  原来宋怀生活的世界是一本书,很可惜,书里的主角不是他。而他仰慕的邻家哥哥陆承泽正好是这本书里的主角攻,而他,则是对主角攻痴心妄想死缠烂打的炮灰男配。
  书里的主角受黎子清,是隐藏在学院里的帝国三皇子。主角攻受也从最开始的互相看不对眼,发展到如痴如狂的爱恋。
  正所谓每一段恋情里必定有男配来作妖,宋怀正好就是里面不识相的炮灰男配。书里,宋怀不仅因为主角攻处处和主角受作对,还趁着发情期恬不知耻地想要和主角攻上床,结果阴差阳错爬错了床。最后事情败露,美人鱼的身份被人揭穿,他被人强行带走研究最后死在手术台上。而宋家也遭他连累,最后被主角光环整的家破人亡。
  大脑突然接收到大量信息的宋怀愣了很久。
  这画面看在外人眼里就变了样子。
  生的白净可爱的少年脸上还有未褪的婴儿肥,亚麻色的头发带了些自然卷,脑袋上还有根呆毛翘着。一双水汪汪湿漉漉的大眼睛一瞬不是地盯着陆承泽看,纤细白嫩的手指也还紧紧地抓着他,像是在抓什么稀世的宝物。
  陆承泽的目光微动,上一秒,男孩还顶着这样一张可爱的脸,声音软软地喊他“承泽哥哥”。
  宋家的七大姑八大姨看了,纷纷对了个眼色退了出去。
  只留下宋家父母和陆承泽,宋妈妈说:“小陆,嘟嘟还这么粘你呢,可真麻烦你了。”
  “没事儿叔叔阿姨,嘟嘟是我看着长大的,我把他当弟弟疼都来不及。”
  嘟嘟是宋怀的小名,因为觉得可爱,宋家人从小叫到大,陆承泽在私下的时候偶尔也这么喊他。
  听到这句“当弟弟疼”,宋家父母的神色都有些微妙。
  而这时候,接收完剧情的宋怀一个哆嗦,猛地惊醒。
  他看着眼前陆承泽英俊的脸,再想到刚刚他看到的剧情画面。他满身血污原形毕露趴在手术台上,陆承泽身披白大褂,白手套把每根漂亮的手指贴合包裹,他手里拿着带血的手术刀,居高临下地俯瞰着宋怀,撕去平日里温和的伪装,只剩下不加掩饰的阴鸷与嫌弃。
  宋怀怔怔的把目光挪到他拉着人的手上,魂都差点吓飞了。赶忙手一甩,把陆承泽的手给甩了出去。
  动静太大,陆承泽疑惑回头,看着他:“嘟嘟,怎么了?”
  陆承泽性格温和,知书达理,在长辈面前很受欢迎。但已经提前看过剧情的宋怀却已经知道了眼前这个人的真面目。
  陆承泽哪里是什么平易近人温柔耐心的白月光,其实根本就是一朵黑心莲啊!
  宋怀猛地把脑袋缩进被子里,浑身都快抖成筛子了:“走开!”
  这一举动让在场人都怔了一下。
  陆承泽微笑着问:“嘟嘟,是哥哥做错什么了吗?”
  宋怀在被子里喘了好几口气,想到剧情里陆承泽那睚眦必报的糟糕性格,心里暗叹一句完蛋。过了一会儿,他才露出一双葡萄一样黝黑的小眼珠,用又甜又软的嗓音说着:“对不起承泽哥哥,我有点累了。”
  宋家父母面露尴尬:“那个小陆啊,今天就麻烦你了,嘟嘟刚醒,我们让他休息一会儿吧。”
  陆承泽哪里听不出来他们话里的意思:“不客气的叔叔阿姨。”
  宋家父母把陆承泽送到门口,偌大的病房里只剩下宋怀一个人。
  他蜷缩在被窝里,因为紧张而紧紧攥着拳头。脸上的神色有些惊诧与迷茫。
  宋怀知道,这本书八成是真的。因为书里面清楚地写明了他其实是一条美人鱼。而这件事情,除了宋家人之外,根本就没人知道。
  美人鱼如果嫁给人类,那么在其生下孩子后鱼尾就会退化,最后完全变成人。也正是因为这样,世界上的美人鱼越来越少。在如今的帝国里,美人鱼只是存在于传说的生物。
  宋怀的妈妈刚好就是一条人鱼,生下宋怀后,宋妈妈完全变成了人类。而宋怀长得这么大,从没有见过其他的人鱼。爸爸妈妈一直告诫他要保护好自己的人鱼身份,人鱼在成年时会有一段发情期,很容易被人趁虚而入。宋怀也一直谨记着,就连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最好的朋友顾阳也没有告诉。
  宋怀窝在被子里,在脑袋里又捋了一遍剧情。
  陆家和宋家之间渊源匪浅,在爷爷在一辈,两家还定下了一桩婚约。可惜宋怀的婚约对象并不是陆承泽,而是陆承泽的叔叔陆缅。
  原书里,宋怀为了陆承泽退了婚约,一时之间,两家的关系变得很难看。这也是后来陆承泽可以毫无负担地对付宋家的原因。
  门外。
  陆承泽和宋家夫妇道别后,走出医院的一刹那,陆承泽脸上的表情完全冷下来。
  他从兜里摸出一张手帕,将被宋怀抓过的手指一根根仔细擦过。
  对这一切毫无所知的宋家夫妇还在门口讨论着。
  “我看嘟嘟这么喜欢小陆,老公,实在不行就退婚吧。让嘟嘟和小陆在一起,反正都是陆家人,陆老爷又那么喜欢嘟嘟——”
  宋爸爸说:“那也得问问嘟嘟的意见。嘟嘟长大了,我们得尊重他的想法。”
  宋怀蹑手蹑脚爬下床,把耳朵趴在门上,听父母在门外说的话。
  门“啪嗒”一声被推开,宋怀偷听的动作暴露无遗。
  他的演技拙劣,胜在糊弄学修炼的不错,正要开始打马虎眼。
  宋妈妈看到他光着脚丫子踩在冰冷的地板上,还没来得及给他展示特长的机会,就已经心疼坏了:“嘟嘟,你怎么不穿鞋就下床了!”
  宋怀被打断了即兴的表演,表情有些恹恹,他干脆直接切入主题:“爸妈,你们刚是在说婚约的事情吗?”
  宋爸爸宋妈妈对视一眼,以为宋怀终于忍不住了。
  宋爸爸表情严肃,问:“你怎么想的?”
  他们夫妻俩都已经做好了自家傻儿子呼天抢地,撒泼打滚说非陆承泽不可的撒娇戏码了。
  陆宋两家方圆十里,谁不知道宋怀就是陆承泽的忠实跟屁虫。
  没想到宋怀一反常态,整个人显得淡定无比。
  过了片刻后,宋家夫妇竟然在宋怀脸上读出了一个“我不如地狱谁入地狱”的壮烈表情。
  宋怀一个深呼吸,口吻庄严又肃穆:“爸妈,我决定了。我要和他见个面!”
 
 
第2章 拒绝舔狗人设
  见父母没有回复,宋怀又重复了一遍:“我想见见陆缅。”
  没想到他爸妈不是没听见。
  宋妈妈上前一步,忧心忡忡用手捂住宋怀的额头,没探出个所以然来,脸色更着急了:“老公,孩子是不是脑袋撞傻了啊。”
  “妈,我好着呢。我想见陆缅。”
  “老公,你快叫医生过来,是不是刚刚做ct没检查出来啊。”
  宋怀:……
  没过一会儿,宋怀被一个医生三个护士,以及他爸他妈夹在中间。医生给他测了体温,做了检查后说:“大概有些轻微脑震荡,但是没什么大碍,不用太操心。”
  医生护士一走,刚刚板着一张无可奈何死鱼脸的宋怀又重复了一句:“爸妈,我没病,我要见陆缅。”
  宋妈妈:“呜呜呜老公,孩子傻的只会复读了。”
  幸好宋爸爸脑袋清醒:“嘟嘟,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不是喜欢小陆吗?怎么又想见陆上将了。”
  陆上将,听听,连他爸都喊上将!多牛逼!
  如果能嫁给这么牛逼的男人!
  八字还没一撇,宋怀已经开始想入非非了。他夹了夹腿,显得有些羞涩:“我就想见见我未来结婚对象,不行吗?”
  整个帝国,无人不知陆缅这个名字。帝国上将,地位仅次于如今的帝国皇帝,是当之无愧的帝国荣耀。
  十五年前,其他星域的人不断来犯。年仅十七岁的陆缅以一敌百,成功取得敌方指挥官的首级,从此一战成名。从那个时候开始,陆缅这个名字就与所向披靡的帝国绑定在了一起。距离上一场科塔沃战争已经过去了五年时间,这五年里,帝国是整个星系最太平的地方。而这一切,全都归功于陆缅。
  而所向披靡的上将大人,传闻中冷酷无情,嗜血如命,性情更是阴晴不定。网上关于他的传言数不数胜,而且个顶个的恐怖。
  宋怀思忖着,陆缅他惹不起。而造成宋家悲剧的源头就是因为这场婚约。宋怀左思右想,只想出来和陆缅结婚这个办法。
  宋怀等了半天没动静,抬头一看,他妈已经被他的话吓得快精神昏厥了。
  宋家人钱多人闲,最大特点就是嘴碎。一个屁大点的消息能在一天之内传到其他星域的远房亲戚那里去。
  宋怀前脚刚说想和陆缅见面,后脚,刚离开医院没多久的七大姑八大姨又凑热闹似的赶来了。顺带捎上了三表哥六表姐。一群人对着宋怀一顿轰炸,而且每个进门的人都会用一脸见鬼的表情,去摸他的脑袋。
  “没发烧,没撞坏,意识清醒,身体倍儿棒。”
  宋怀机械性地重复了这句话无数遍。
  他六表姐刘小梦一脸惊诧:“哎哟,还真是千年老铁树开花,舔狗也能开窍啊。”
  宋怀默默翻了个白眼。
  其他人议论纷纷的时候,就他二表哥一个正经人坐了下来:“嘟嘟,你知不知道陆上将是什么样的人?”
  “不知道啊,所以要见见。”
  薛问被噎了一下。
  好有道理,无法反驳。
  刘小梦一脸八卦:“上将哪是你说见就见的,你这一见面可不就定下来了。”
  宋怀稍显羞涩:“定下来就定下来呗。”
  瞅见自家表弟这羞涩样,刘小梦也被噎了一下。
  六表姐和二表哥相视一噎。
  短短两天内,隔壁星域的远房亲戚来宋家造访了个遍。破天荒的,宋怀不厌其烦,态度坚定。
  宋爸宋妈见他决心已定,无奈叹气。
  “是不是和小陆闹矛盾了?要不要问问小陆。”
  宋爸说:“还有什么好问的,那天医院小陆的态度你也不是没看见。”
  其实做父母的,什么都能看清楚。
  宋怀没脸没皮给陆承泽做舔狗这么多年,陆承泽还说把他当弟弟,这能是什么意思!
  之前宋爸是看儿子实在是喜欢,陆承泽也是他们看着长大的,人品好相貌佳,挑不出什么大错。既然这会儿宋怀醒悟了,懂事了,他们还能说什么。
  宋爸叹口气:“算了算了,就这样吧。刚好下个月上将要从艾斯坦星回来了,到时候想办法安排嘟嘟和人家见个面吧。”
  话音刚落。
  房门啪地从里面推开,宋怀一脸激动:“陆上将要回来了!”
  宋怀后知后觉,自己表现的太夸张、太激动了些。他是一条娇软可爱易推倒的小人鱼,要时时刻刻牢记自己的人设。于是赶忙把脸上的笑收了收,双腿并拢,单脚点地,一对手指富有节奏地点着,模样乖的不得了:“我、我就随便问一问。”
  宋爸宋妈早就习以为常:“消息可靠,不出意外下个月月初就能回来,你先准备准备。”
  ·
  从医院回到家,宋怀赶紧去浴缸给自己放了一盆水。
  他脱光衣服,躺在浴缸里,没过一会儿,一双长腿就变成了光滑靓丽的鱼尾。
  宋怀今年十七,还有几个月就要成年了。
  成年意味着发情期的到来。
  虽然还有些日子,但是最近他的尾巴已经开始会发热了。长时间不碰水,腿还会有些烧。
  宋怀一边打理着自己漂亮的尾巴,一边想着。
  他爸要他准备准备。
  和婚约对象需要准备什么。
  宋怀可耻的脸红了。
  ·
  因为撞到了脑袋,虽然没有大碍,但是宋怀惯来受宠,宋爷爷勒令宋怀在家休息半个月。
  虽然不能去学校和小伙伴愉快玩耍,但是宋怀特别会自己给自己找事儿。俗称自娱自乐。
  凑巧陆缅马上要回首都星了,宋怀也想好好做个准备,在未婚夫面前留下个好印象。
  他上网搜索了一下有关陆缅的相关内容,满星网的彩虹屁吹的人直犯晕。但也有些负面新闻,比如说陆缅曾经在军营里进入狂暴状态,手下的士兵损失了十几人。宋怀在网上查了三天三夜和陆缅相关的新闻,有些很早之前的新闻都被翻出来了。其中,宋怀注意到了这么一个帖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