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你未婚妻又跟人跑了【穿越时空】──半月星

时间:2021-04-07 03:02:25  作者:半月星

   

  一朝穿成被毒死的国公府假少爷,穆汀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连忙收拾包袱男扮女装跑路了。
  然后更倒霉的事发生了,跑路途中被人打晕塞上花轿代替同样跑路的新娘嫁人。
  嫁的还是跑了三个未婚妻的倒霉蛋。
  新婚当夜,穆汀看新郎官的目光充满了同情,也秉着诚实做人的原则告诉了他实情。
  穆汀:“你未婚妻又跟人跑了。”
  穆汀:“我还是个男人。”
  穆汀:“如果不信你可以摸摸。”
  新郎官摸着穆汀平坦的胸部,有些恍惚。
  齐家一门三进士,齐集状榜探。
  偏偏就出了齐湛这么个文不成武不就的纨绔,整日只知吃喝玩乐,以至于连娶个媳妇儿都困难。
  好不容易有个进门的,是被打晕送上花轿的就算了,竟然还是个男扮女装的男人!
  起初,先将就着吧,总比没有好。
  后来,真香!
  媳妇做的菜也真香!
  美食文,主要就是为了吃吃吃,
  PS:作者逻辑废,文笔废,什么都废,会尽量努力写点。
  !
 
 
第1章 酸菜肉丝面
  近几个月的京城格外热闹,一件接一件的事给京城百姓茶余饭后的闲谈添了好些谈资。
  先是吏部左侍郎府三公子齐湛从小定的娃娃亲未婚妻与表哥有了肌肤之亲把他绿了,顺便还主动退了个婚,让齐三公子齐湛彻底沦为了京城笑柄。
  然后是穆国公府上养了十七年,即将要被册封为世子的嫡长子竟然是假的,真正的嫡子被掉包换到了乡下,给养成了一个只知吃喝玩赌的废物,于是穆国公府也沦为了京城的笑柄。
  再接着是,吏部左侍郎夫人费了足足两个月时间终于给齐三公子寻了一门合适的亲事,结果成亲当日,被人当街抢亲,新娘子跟抢亲的人跑了,齐三公子又一次沦为了笑柄。
  为了让儿子能娶到个媳妇回家,吏部左侍郎夫人还搞上了封建迷信,请大师给算了个天定姻缘,今儿便是齐三公子与那位天定姻缘成亲的日子。
  ……
  穆汀穿着喜服,顶着大红盖头坐在喜床上,默默的想,天定姻缘也跟人跑了。
  现在只有他这个被迫替嫁的男人……
  穆汀是前几日穿来的,睁眼时原主的尸体都凉了,还把旁边守着的小厮吓的一边喊诈尸一边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后来他有了原主残留的部分记忆,得知了原主的身份,大禹朝穆国公府的嫡长子,不过是假的,一出生就被人调换了身份。在即将被册封为世子时突然闹了一出真假嫡长子的好戏,真嫡长子回来了。原身这个假的本该从哪儿来回哪儿去,但由于一些连原身自己都不太清楚的原因,原身被留在了穆国公府。
  只是他这个前穆国公府嫡长子的身份着实碍人眼,在真嫡长子回来后就接二连三遭遇落水暗杀下毒等等事,即便原身有所防范,可还是没防过,最后因为一碗毒鸡汤而嗝屁。
  再然后穆汀就穿过来了,他自觉没本事在那种吃人的地方活下去,于是养了几天身体就火速收拾包袱跑路了,为避免一出门就被人给抓回来,他还很小心的弄了个男扮女装,连胸口都放了馒头!
  结果人倒霉,连跑路都要挨棍子,刚出穆国公府没多久他就被人敲了一闷棍,等醒来时人已经在花轿上了,从旁边那些路人口中,穆汀知道自己成了李家二小姐,要嫁给吏部左侍郎家的三公子齐湛。
  因为再跑估计也跑不掉,穆汀索性妥协,拜堂过后乖乖被送入了洞房,还因为太饿,把那两个用来装胸的馒头给啃了。
  穆汀也没想到自己会以这种方式跟那位比自己这个身体还倒霉的齐三公子产生交集,正胡乱想着解决事儿的法子,房门突然咯吱一声被推开了。
  喧闹声传入房中,新郎官被一群人拥簇着进门,全福人在一旁唱词,玉如意挑开他头上的盖头,穆汀与新郎官视线对上。
  这位传闻中的齐三公子是个不学无术,每日只知吃喝玩乐,斗鸡遛狗,引得京城人人憎恶的纨绔子弟。
  名声虽不好,但脸挺耐看,一眼看去剑眉朗目,清新俊逸,能让人多下两碗饭。
  就是眼中带了些不羁,看着不.太.安.分,对他这个‘新娘子’也没丝毫喜意,不过这种盲婚哑嫁的婚事也正常。
  穆汀朝他微微一笑,尽量娇羞,然后在全福人的安排下走流程,敷衍中带着些许配合,让来凑热闹的人看够了才散场。
  人一走,屋里就剩他们两了,穆汀重重松了一口气,从床上战起来活动了下脖子,还伸了个懒腰,“累死了。”
  明晃晃男人的声音,他一出声,齐湛脸上就露出了几分异样,穆汀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一回头就看出了齐湛的惊讶。
  穆汀笑了笑,有点不好意思,过去拉着齐湛在床边坐下,“那什么,虽然这样对你怪残忍的,但做人要诚实,我这人一向有原则,我告诉你实情吧。”
  穆汀:“你未婚妻又跟人跑了。”
  穆汀:“我还是个男人。”
  穆汀:“如果不信你可以摸摸。”
  一键三连,齐三公子目光逐渐呆滞,穆汀在他呆滞的目光中抓过了他的手,放在自己平坦的胸部,“感受下,是不是跟你的一样平?”
  好半响,齐湛才有反应,在穆汀胸部按了两下,“你的要更平点。”
  穆汀:“……好的吧。”
  目光相对,有那么点尴尬,穆汀咳了两声主动找话题,“咳咳……那什么,我不是故意破坏你姻缘的,这个事说来有点复杂。”
  穆汀主动介绍了自己前穆国公府嫡长子的身份,以及被敲晕送上花轿然后到现在跟他一起坐在床上解释这件事的全过程。
  “简而言之事已至此,要么就是把李家二小姐找回来再跟你成一次亲,要么就是阴差阳错让我以你媳妇儿的身份留在你们家,”刚穿来,穆汀还不想死的那么快,想再努力的苟会儿。
  但这个前提是能有一条活路给他。
  穆汀仔细想过了,反正他跟齐湛今晚要洞房,他这男人的身份肯定掩饰不了,还不如主动说,争取坦白从宽。
  如果齐湛好说话能答应他留下,他就给齐湛扮小媳妇,在齐家住一段时间躲躲,等穆国公府的人不再找他了,他再悄悄跑路。
  如果齐湛不好说话,那就只能陪齐湛再丢一次脸,把事给闹开了。
  可能是因为刚醒来,那凉透的身体让他印象太深,穆汀觉得任何一个地方都比穆国公府安全。
  穆汀期待的看着齐湛,等他说话。
  齐湛的脸色很难看,眉宇间还透着几分怒气,不过想想,一连三个未婚妻都跟人跑了,谁心情也好不起来。
  这会儿要他说话,穆汀觉得怪为难人的,于是又换了个话题,“你饿吗,要不我给你做点吃的,勉强弥补下你受伤的心灵。”
  也不等齐湛开口,穆汀边拖着人往外走,开了门,“你知道你家厨房在哪儿不?”
  月上中天,来吃喜宴的宾客早散了,忙了一整天的下人也全都回了房歇息,齐湛半推半就的把穆汀带到了厨房,一路上一个人都没碰着。
  进了厨房,齐三公子就没什么用处了,被穆汀安排在门口望风,他在厨房里转了一圈找食材。
  准备的食材应该都用在了喜宴上,只剩一小块里脊肉和一盆发好的面团。
  穆汀又在角落里看到了几个坛子,其中一个坛子里腌着酸菜,看到酸菜,穆汀便想好做什么了。
  酸菜肉丝面
  盆里发的面应该是明日用来做饼的,里面和了油,用来做拉面正合适。
  盆里的面团捏下一团,放在干净的案板上搓揉成长条,然后分股抻面,重复动作,没一会儿面团就在穆汀手中变成了细面。
  面放在一旁后,穆汀开始切肉备调料,里脊肉切成细丝,加上少许淀粉腌制。抓出来的酸菜切碎,葱姜蒜这些配料在厨房都能找到,三两下切碎,准备齐全后穆汀便去了灶台前。
  灶里的火还没完全熄灭,穆汀加了些引火的树叶子重新将火点燃,锅里倒油,油熟后下肉丝翻炒,香味瞬间飘散开来。
  在门口吹冷风反省自己为什么跑了三个未婚妻的齐三公子闻着味儿转身就抛弃了脑子里那点伤春悲秋,目光灼灼盯着在灶台前忙碌的穆汀。
  肉丝起锅,下姜蒜爆香,再将酸菜下锅,加水烧开,下入肉丝和面条,待煮熟,捞入碗中,撒点葱花便大功告成。
  因为之前才啃了两个馒头,穆汀自己只有小小的一碗,给齐湛的就是非常大一碗,穆汀琢磨这种正在上身体的少年人肯定很能吃。
  面摆在面前的时候齐湛脸上表情好看了很多,闻着香味似乎还有点享受,穆汀递给他一双筷子,“先吃,有什么话咱们吃完再说。”
  吃完还不成,那他就明天接着做。
  反正没什么事是一顿饭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多做几顿。
  香味直往鼻孔里钻,本就一天都没怎么吃饭的齐湛自然没抵挡住,等面条入了口,齐湛便再没停过筷子。
  酸味恰如其分,手拉出来的面很有嚼劲儿,肉丝不会过嫩也不老,吃着刚刚好,就连汤都带着鲜味儿。
  作为一个整天只知吃喝玩乐的纨绔,齐湛几乎吃遍了京城的酒楼饭馆,可从没有哪家煮出来的面有穆汀煮的这碗好吃,连汤都干了,齐湛还有些意犹未尽。
  话很少,但吃的多的齐三公子的反应让穆汀很满意。
  他做饭是祖传手艺,从小就练的童子功,并还有一种不知算不算金手指的能力,凡经他手做出来的食物都比其他人做的好吃。
  就像刚刚的这碗酸菜肉丝面便是如此。
  穆汀自己那一份也解决完了,然后开始跟齐湛谈条件,“三公子,只要你答应让我在你家躲一段时间,我就每天变着花样给你做好吃的,保证一天三顿不重样。”
  “你放心,等风头一过我就走,绝不耽误你以后娶妻生子!”
 
 
第2章 你睁开眼看看我男人的身体……
  齐湛是个挺有自知之明的纨绔,他文不成武不就,将来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出息。除了有个会做官的爹和两个文成武就人人称赞的哥哥外,他一无是处。
  所以齐湛觉得一般的大家闺秀看不上他是应该的,他也就配娶个小门小户的。
  因此,他一点都不怪他那个为了跟表哥在一起退了他婚的第一任未婚妻和当街就跟劫匪表哥跑了的第二任未婚妻,谁让她们都有个会做官的爹呢?
  但齐湛实在没想到,连小门小户的都看不上他!
  这李家姑娘,她爹就是个六品官,连上朝的资格都没有,她竟然敢逃婚还敢找人替嫁?
  齐湛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对面在等他答复的穆汀,齐湛一把抓住了穆汀的手,“你实话告诉我,当真是李家人把你打晕送上花轿的?”
  而不是因为你心悦我,主动男扮女装自己嫁过来的?
  虽然齐湛后面的话没明着说,但穆汀从他那充满暗示的表情中猜出来了。
  他微微沉默了会儿,然后低下头,“对不起,我不该为了避免麻烦在跑路的时候男扮女装,更不该扮的那么像,”让人一闷棍就给送上了花轿。
  齐湛叹口气,将穆汀的手一扔,“算了,你就先在家里住下给我当一段时间的媳妇儿吧。等后头找个机会再跟爹娘解释清楚。”
  齐湛选择了妥协,若这事再闹起来,让外面的人知道一个六品小官的女儿都看不上他堂堂齐三公子,他往后大概就只配娶大字不识的村姑了。
  如果是这般,他宁愿要面前这个男人,至少他长的好看,做饭还好吃。
  两人就继续当小媳妇这事达成一致,然后心宽的回屋子睡觉去了。
  ……
  翌日
  天刚蒙蒙亮穆汀就被吵醒了,门外一个中年妇人的声音一直在喊他跟齐湛起床,那语速跟嗓门颇有催魂的味道。
  按规矩,新娘子过门第二日要早起去给公婆敬茶。
  齐家还有个每日要去上朝的侍郎大人,不能耽误他去上朝,所以得新人自己起早点,毕竟新娘子头一天见婆家人,梳洗打扮就得费好一番功夫。
  门外的嬷嬷最清楚自家三公子是个懒散的,往日为了叫他起床上学,叫的嗓子都劈叉了他也不见得会应一声,偏三公子还定了规矩,没他准许,谁也不许随便进他房间。
  穆汀穿过来后其实都挺警醒,门外的人没喊两声他就醒了,捏着嗓子应了外面一声,然后代替门外的人给齐湛提供叫醒服务。
  齐三公子一点没自个儿是个已婚男人的自觉,穆汀推他,他嘟囔两声不去上学,然后一把将穆汀给抱在了怀里,不许穆汀扰他清梦。
  穆汀:“……”
  看来他只能出下策了。
  穆汀把自己里衣给拉开,露出平坦的胸肌,掰着齐湛的眼皮跟他打商量,“要不你睁开眼看看我,看完了再睡?”
  大清早,齐三公子半梦半醒间被迫看了一个男人的身子,下一刻,房间里响起一声惨叫,齐湛甚至差点跌下床。
  跟受了刺激的齐湛相比,穆汀就淡定多了,慢条斯理把衣服拉好,还回了门外的人一句没事,以防他们担心会直接冲进来。
  穆汀拍拍齐湛的脸,安抚他,“没关系,我们应该会同床共枕一段时间,你会习惯的。”
  只要齐湛能老实起床,他也会尽量少用这一招的,毕竟坦胸露那什么不太雅。
  接着穆汀面带微笑下了床,去给自己找衣服穿。
  他跑路时候也收拾了几件衣服,男装女装都有,女装还是临时去买的。
  李家给李小姐的陪嫁里倒是有衣服,不过两人有身高差距,穆汀穿不了她的。
  衣服换好,穆汀回头去看齐湛,见他还是有些个恍惚,脸上笑意又深了几分,穆汀摸着自己平坦的胸部同齐湛说,“三公子,你能先起来去外面帮我拿两个馒头来吗,这儿太平了。”
  齐湛听到了,也看到了穆汀的动作。
  齐湛:“……”
  就心情有些复杂。
  三公子起了个大早,只为去厨房拿两个还没蒸熟的馒头,齐府的下人都觉得他成亲成魔怔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