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被最A的Omega逼婚【强强】-──太紫重玄

时间:2021-04-07 02:25:15  作者:太紫重玄

   

  星际联盟时代,温氏家族管控C星交通运输业,这一代的当家Alpha温言年轻漂亮矜贵斯文,学识精湛决策果断,浩瀚星际繁星闪烁,他是其中最璀璨的一颗。
  城市空轨改造,霸道Alpha总裁陆杉带着项目方案前往温言办公室,过最后一道审核,明亮的落地窗前,一身复古西装的温言轻轻抬起金丝边镜框,双眼笑弯。
  没人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只隐约闻到密闭的办公室里似乎流出了一点信息素的味道。
  不久后,温言正在热恋并即将结婚的消息冲上星网头条,人们震惊地猜测着那个幸运至极的Omega究竟是谁,与此同时,温言在家被陆杉扣住手腕,二人的无名指上,同款戒指轻轻碰撞。
  “温总,究竟谁才是Omega?麻烦解释一下。”陆杉危险地发问。
  “假结婚而已,陆总何必较真?”温言微笑应答。
  “是吗?”陆杉逼近,强大而危险的信息素汹涌挑衅,“那就现在来把它变成真的吧。”
  千层套路温柔腹黑诱受&吃软不吃硬隐藏大佬攻,受O装A,有私设
 
 
 
第1章 第一次
  温言第一次见到陆杉的时候,唯一的念头,就是要想方设法地把他留下,因为他是有史以来最与众不同的那个。
  春日午后的办公室里,温言坐在椅上,一臂倚着扶手,长腿交叠。温暖的自然光透过整面巨大的落地窗,洒上他那身质地考究的西装。
  他抬手推了下鼻梁上的金丝框眼镜,垂在锁骨上的眼镜链轻轻晃动。他那平静而深邃的目光从冷光镜片后投出,看向办公桌对面
  年轻的男性Alpha身材高大,气质挺拔,穿一身质感高级的深棕色西装,衣扣全扣,领口还别着领针。
  领针之上,Alpha漂亮的喉结来回滚动,通过那里,讲解着C星首府央城空轨优化项目的竞标设计方案。
  语调平稳,表达流畅,逻辑清晰;态度严谨,为人低调,全程堪称完美。
  这,就是陆杉。
  讲解完毕,陆杉挥手收起悬在空中的虚拟投屏,接着站直身体,对温言微微一躬。
  温言像平时一样弯起双眼微笑,抬手请道:“辛苦陆总,来坐。”
  温言的长相本就精致斯文,这么一笑,更是亲和温暖得令人如沐春风。
  陆杉脸上严肃的表情便随之舒缓了一些,拉开温言对面的椅子坐下,说:“请温总指教。”
  一阵淡淡的森林清香扑鼻而来,那是陆杉身上古龙水的味道。
  更有隐隐约约的热烈气息隐藏在森林清香之下,那是Alpha天生自带的力量。
  温言闻着这些对旁人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气息,含笑说道:“陆总年纪轻轻,独自从P星前来C星,仅仅半年,一手创立的公司路腾就在业内打出了不小的名望,还一举进入了政务项目的终审,可见陆总非常厉害,有机会的话,我倒要先向陆总请教。”
  “温总太客气了。”陆杉终于也露出一点笑意,胸有成竹道,“那就希望我们都能实现请教对方的愿望。”
  “希望如此。”
  温言笑意转浓,起身向陆杉伸手,“三天后,我会亲自打电话回复终审结果。”
  “谢谢温总。”陆杉也站起来,躬身与温言一握手便分开,“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就先告辞了。”
  “陆总请便。”
  温言绕过办公桌相送,快走到门口的时候,陆杉的脚步突然一顿,表情变得凝重,接着他垂下头,向后仓皇地退了两步。
  “陆总?”温言并没有太过惊慌,手臂挡在陆杉身后做了个保护的姿势。
  陆杉明显有点站不稳了,他用力握拳,然后抬手按住额头,闭上眼睛,像是在忍耐什么。
  他的呼吸开始急促,竭力调整亦是无济于事,最终他放弃了挣扎,低声问道:“温总,你这里……有抑制剂吗?”
  “抑制剂”这三个字的声音低得几不可闻,好在温言就站在他的身边,不仅听到了,更将他所有的变化看得清楚分明。
  不会错,是易感期突然降临了。
  可以说,这是一名alpha最为脆弱的时候。
  因为Alpha的易感期并不像Omega的发情期那样稳定,而是具有相当的随机性,并且在个体之间还存在着很大的差异。
  譬如有的Alpha易感期相对频繁,有的Alpha则一辈子都不会遇到易感期;有的Alpha的易感期就像一场无足轻重的小感冒,但有的Alpha则动辄闹到天翻地覆。
  没有任何一个Alpha会在处于易感期的时候处理重要的工作,也没有任何一个Alpha会在明知自己的易感期极不稳定的情况下还不随身携带抑制剂。
  由此可见,这一定是陆杉的第一次。
  温言从冷光镜片后平静地观察着陆杉,说:“不好意思,没有准备。”顿了顿,他问:“需要帮你联系你的Omega吗?”
  “没有……我没有Omega。”陆杉难耐地摇了摇头,接着快步走向前,一臂枕着额头趴在墙上,指节用力扣紧。
  “陆总你还好吗?”
  温言跟上来,话音未落,手腕便倏然被攥住,跟着身体一转后背一摔,便被陆杉瞬间压在了自己与墙面之间。
  耳边的呼吸声很沉重,Alpha的身体源源不断地释放着压迫感,主调为冷杉的森林清香浓郁得充满了整间办公室。
  手腕的疼痛时重时轻。
  温言感觉得到,陆杉正在理智的边缘顽强地抗争着。
  “温总,麻烦帮我……”
  陆杉按着温言,额角挂汗,双肩颤抖。
  他想说的是麻烦帮我买抑制剂,温言心中明白,但却并没有让他把话说完就平静地回了句“好”。
  紧接着,温言做了一个动作,这个动作简单至极,却令陆杉至今所有的努力和抗争在顷刻间尽数化为了乌有。
  “放心,我的办公室是单面玻璃,从外面看里面什么都看不到,隔音效果也非常好。而且我的助理正在出差,现在又快下班了,绝对不会有人过来打扰的。”
  温言双眼笑弯,轻轻地牵起了嘴角。
  他了解过,有些东西,哪怕再强大的Alpha也抗拒不了。
  ……
  办公室外。
  星源联盟,C星,交管政务系统大楼顶层,公共区域里,打工人们各自忙碌着。
  时而有人摸鱼,疑惑地小声说:“我好像闻到了一点Alpha的信息素?好像是木香?是……从温总办公室里飘出来的。”
  “有吗?”另一人拧着鼻子使劲儿嗅了嗅,“我怎么没闻到。”
  “说起来温总好像从来没有释放过信息素诶。”两人开始交头接耳聊八卦。
  “因为温总优雅精致超级绅士呀,和那些嚣张跋扈动不动就信息素大战的Alpha完全不同好不好!不过就是有点遗憾,我们至今仍未知道温总的信息素究竟是什么味道的。”
  “今天的终审审了好久啊,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没结束,看来温总又要加班了,不愧是工作狂Alpha!”
  ……
  八卦人的前方正是温言办公室的墙,一墙之隔的里面,高浓度的冷杉香气充满热情,夕阳投下两道紧贴的人影,旁边的地上落着一条深棕色西装裤与一段定制的牛皮皮带。
  夜里十一点多,办公大楼一片黑暗,唯独温言的办公室还亮着灯,仿佛深夜海上的一座孤岛。
  寂静之中,陆杉垂头坐在地上,肩上搭着西装外套,白衬衫凌乱地垂下,西裤也是皱巴巴的
  易感期突如其来又排山倒海,唯一的好处大约是恢复得还算快。
  此时此刻,他终于平息,跟着便进入了漫长的尴尬与自责。
  对面,温言倚着办公桌站着,看着陆杉的目光十分平静。
  他一身的衣服很是齐整,唯独衬衫领口的扣子掉了两颗,露出的皮肤上有些许痕迹。
  可怕的沉默中,温言调整了一下站姿,双手抬起,左手开始抻右手的指节。
  陆杉的余光精准地捕捉到了这个动作,顿时面红如猪肝,将头垂得更低,深深地咽下了社会性死亡过程中的最后一口气。
  温言反应过来,连忙停下,说:“抱歉,我无意识的。”
  无、意、识、的……
  这四个字在陆杉的大脑里疯狂旋转变大,如泰山压顶:他到底是有多厉害,竟然能让人手酸到这个地步?!
  陆杉双拳攥紧,又过了许久,终于艰难地说:“对不起温总,是我冒犯了你。”他撑着墙站起来,浑身疲惫而颓唐,“今天太晚了,我不能再打扰你了,我先离开,以后……温总可以随时找我,无论什么后果都行。”
  这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意思。
  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意料之外,温言并没有多说别的,只道:“我一向公私分明,这点你尽管放心。我的行为也只是在意外之时的人道主义精神关怀,何况我们……都是Alpha,这原本也没什么。”
  “嗯,好。”陆杉明显是想逃了,无可无不可地应了一声便转身向外走去。
  挂着外套的颓然背影消失在黑暗中,温言站在原地推了下眼镜,低声自语道:“抱歉,我骗了你,我其实……不是Alpha,这件事或许……也并非是你的错。”
  温言略有茫然地摊开右手看向掌心:陆杉突发易感期的根源大概就是那个握手吧。
  万万没想到,仅仅一触即离居然就有这么大的威力。
  空气里还残留着属于陆杉的一点森林清香,温言闭上眼睛,眼皮之后微微湿润了。
  这,是有记忆以来他所能闻到的唯一气息。
  “既然如此,我等着你。”
  “一定还有下一次。”
  温言注视着陆杉离开的方向,轻而认真地说道。
 
 
第2章 上钩了
  浴室里,温言闭着眼睛带着痕迹站在花洒下,任由水流浸透一头柔软的黑发,再顺着面颊流过脖颈、锁骨和胸膛。
  沐浴在一片白蒙蒙的热气里,他有点懒得动,便就只是站着,思绪随意飘忽。
  星源联盟时代,大大小小的星球们以字母、数字及组合方式编号,散落在广阔浩瀚的星际宇宙之中。
  各星球的最高管理者称总执行官,由星源联盟总部直接任命,总执行官以下,具体政务则由星球内部的世家大族分管,各家族会定期选拔执行人,作为代表本家进行政务决策的门面。
  比如在C星,温家掌管整个交通运输系统,同时兼管一部分军火,今年年仅二十五岁的温言便是这一代的执行人,亦是温家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执行人。
  温言学识渊博,专业精湛,担任执行人至今不过一年,就已经果断地推行了许多务实的举措;同时,他的气质斯文,样貌与身段极佳,性格还很温和,就连一根头发丝儿都释放着优雅迷人的气息。
  大家都说他是温家史上最为出类拔萃的Alpha,就算找遍整个星源的星星,也绝不会有比他更加闪亮的一颗。
  然而可惜众人夸赞纷纷,却不知道,他们眼中的温言其实都是伪装出来的。
  因为他根本不是alpha,而是omega。
  他自打出生时起就骗过了几乎所有人。
  想到这里,站在花洒下的温言自嘲地笑了。
  在温家,Omega因为身体的缘故,天生不被看好,即便再有才华也躲不过被扼制的命运。
  譬如温言的父亲温宁,只因为是Omega,他早早地失去了竞争执行人的资格,继而失去了理想与斗志,失去了自己期待中的人生,收获的却是一场惨败的婚姻,以及一个Omega男孩温言。
  他几乎是疯狂地将最后一点希望全部压在了温言身上。
  怀孕的时候,他背着众人确认了胎儿的性别,接着便找来私人医生,采取了一种隐秘的手段,强行改变了胎儿性别的表象。
  这个过程非常漫长,它从温宁的孕期一直延续到温言的现在;这个过程也极其痛苦,为此,温宁怀孕生产期间以及产后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温言也是一样。
  温言的Omega腺体被药物逼迫进入沉睡,他无法释放信息素,也感觉不到别人的信息素。
  又因为药物的副作用,他失去了嗅觉和味觉,经常性的身体虚弱不适。
  十六岁时,首次也是至今唯一的一次发情期突然间提前到来,Omega的生理本能与凶猛的药物疯狂厮杀,令他的身体几近崩溃,甚至差点儿因此丧命。
  总而言之,从小到大,他不断地经历着痛苦和折磨,不断地丧失掉每个人本该都有的东西,不断地变得与众不同。
  有时候,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被称为一个“人”。
  他也曾在黑暗的深渊边缘徘徊,但最终仍是用坚韧的个性与强大的意志接受了。
  痛苦不堪也好、生死攸关也罢,他不曾有过半句怨言。
  至少看上去,他平和而淡然,总是习惯性地眯起双眼微笑,将所有的时间花在学业、事业和观察世界上,并非因为与父亲一样有所执着,甚至也不全是想让父亲安心高兴,而是因为……
  短暂的人生里,总需要做些什么。
  想也知道,这样一具残破的躯体,总归不会支撑太久。
  转机、变化、希望这些词汇从来不曾存在于温言的字典当中。
  直到他遇上了陆杉。
  原来上帝在为你关上了一扇门的时候,真地还会再留出一扇特别的窗。
  他就这样突如其来地闻到了,在距离足够近的范围里,只属于陆杉身上的味道。
  仿佛失明的人在汪洋花海前骤然看到,濒死的人在无垠的沙漠中发现了绿洲。
  医生曾说,因为他到底还是Omega,即便再拼命抑制,经年累月下来,依旧会有Omega信息素附着在他的身体表面,好在那个剂量极其微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基本不会对其他Alpha产生影响。
  但温言还是担心,所以他一直结交甚少,并刻意与所有人保持距离。
  今天是第一次,他动了想要试一试的念头。
  于是,在闻到了陆杉身上的气息之后,他主动与他握手,紧接着,陆杉便破天荒地遭遇了易感期。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