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综]今天的审神者也很任性呢》【穿越时空】──但守天荒

时间:2021-04-06 15:15:31  作者:但守天荒

 

 
 
第1章 失却的太阳女神(修)
  太阳是什么?
  如果你去问那高坐在高天原上的八百万神明,那么或许只会得到神明无妄的一瞥。
  太阳,对于处于这个世界的任何人或神来说,都只代表着一个意义,那就是那位高立于神明居住的高天原之巅的尊贵神明。
  高天原是日/本的圣地,神明的居所,高高在上的高天原的最中心,住着的正是那位高天原的统治者,伟大的太阳女神,也是日/本天皇的始祖,神道教的最高神——天照。
  然而在世界悄无声息繁衍着的一日中的某个时间,世界的法则因着一道瑰丽华光的到来而产生了扭曲,这方世界的最高神也因此遭遇了劫难。
  被尚还散发着滔天气势的火焰包裹住的某位存在冥冥中降临了高天原,分属同源却更高一层的力量将完全来不及做些什么的太阳女神吞噬同化,高天原上属于这位神明的宫殿中突然升起了金色的烈焰。
  极度灼热的高温和席卷而来的强大威压使得数位被这位神明允许停留在身侧的低位神明仅仅只来得及看了一眼宫殿就纷纷被焚成了灰尘,就此彻底消失在了世上。
  而其他侥幸未被这场灾难般的灼然烈焰波及的神明们纷纷惊恐的从各自的居所逃出,往日高高在上的尊贵神明们就如同他们治下的凡人们一般惶恐不安的远远观望着,带着担忧揣测着这位高天原上最尊贵的女神的用意。
  就在众神们在这片与那位神明的居所相隔较为遥远的地方不安的谈乱着的时候,有两尊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这里,那正是与他们所谈乱的天照大御同为三贵子的月夜见尊和素盏呜尊——也被世人称为月读和须佐之男的两位神明。
  月读命穿着一身白色和服,和服的边角绣着各种美丽的繁复纹路,女式的发髻微微挽起,由神器螺钿三日星作为点缀,美丽的柔和面容上带着一种淡淡的愁绪。
  须佐之男身着铠甲,手中握着那把著名的神剑天丛云剑,蓝色的长发被一根绳子简单的束起,他冷漠尖锐的眉眼中带着一种不耐。
  “……天照……太阳真火……小心”
  “担忧……世界……姐姐”
  两位神明对视着,他们几乎是无声无息的交流着,偶尔泄露出的只言片语也只能让其他的低位神明迷惑不解。
  片刻后,这两位神明似乎是交流出了什么结果,他们双双对视了一眼,目光中带着同样的意味,然后同时对着那片包裹在火焰中的宫殿出手。
  散发着各自所属神明气息的螺钿三日星和天从云剑同时击打在了属于天照大御的宫殿上,无声无息的力量波动着,瞬间将这座奢华至极的神之居所毁灭。
  而宫殿中的火焰却灼烧的越发热烈,火焰燃烧着,然后在某一个瞬间膨胀起来,将袭来的两件神器原样打了回去,使得月读命和须佐之男不由得接住各自的神器踉跄退后,显得颇为狼狈。
  这盛烈的火焰骄傲的凝成一只金色的神鸟的模样,它轻轻的振翅,便带着包裹在火焰中沉睡的尊贵神明失去了踪影。
  一身狼狈发髻散乱的两位高位神明面面相觑,月读命的白衣被火焰燎去了大半,露出他精致的身体轮廓,须佐之男的发尾同样被烧焦,长长的蓝色发丝被火焰烧焦了一半,他们颇为无奈的对视了一眼。
  “那个是……姐姐的八咫鸦?”月读命一边尽量动作优雅的收拾着自己破烂的白色和服一边抬头问道
  “不,不像,比八咫鸦更强……姐姐,天照,更强了啊”
  “姐姐大人是在修行吗?真可怕啊”
  “或许……”须佐之男想起刚刚的惊鸿一瞥不由得沉默下来,那个包裹在火焰中的身影,分明是男性。
  “什么?”月读有些狼狈的将破烂的白衣裹住身体,微微蹙眉看着欲言又止的须佐之男。
  “不,没什么”应该是错觉吧……毕竟,天照是太阳女神不是吗?更何况就算是天照变成男身又怎样。
  “我们还是尽快找寻天照的下落”须佐之男利落的用手中的神剑将烧焦的发尾斩掉,他眉眼锋利看着月读命。
  “高天原不能没有太阳女神,她必须在。”
  和高天原远远相隔的现世,时之政府控制下的某处本源位面。
  一道瑰丽的华光闪耀着极美的光华来到了这里,或许是来到了安全的地方,火焰渐渐消散,露出了安睡在其中的男人。
  他有着这个世上最为瑰丽的容颜,那是用言语所无法形容的极艳,雍容华美到了极致,也锋利高洁到了极致,那是世间盛不下的华美,人间仅见的颜色。
  然后,这位风华绝世的存在在睡梦中微微皱眉,似乎吞咽下去了点什么。
 
 
第2章 暗黑本丸(修)
  春季
  正是樱花盛开,草长莺飞的美妙时节,在这片原本隶属于时之政府的本丸中原本更该是欣欣向荣的美丽景色。毕竟基于审神者这个职业的特殊和稀有,每个本丸对于政府来说都是极为重要的,更何况是这座曾经属于第一代审神者的本源位面本丸,时之政府从不会在待遇方面对审神者苛责。
  然而这处本丸中却丝毫没有其他本丸所该有的美景,断壁残垣中早已腐烂多时的木头和铁块安静的被尘土掩埋。脏兮兮的破布在废墟中沤烂,变质的食物的味道令人作呕,庭院中的草木早已枯萎了多时,唯有本丸正中央原本属于审神者的住所因为残留的几许灵力还勉强保持着几分整洁,空气中弥漫着不详的气息。
  “飒……”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配合着刀剑出鞘的摩擦声、碰撞声和人类的低语声,将这处沉寂已久的本丸显得热闹了起来。
  然而这种热闹显然并不是生活在这所本丸中的生命所希望的,黑暗中,似乎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苏醒,在阴影里暗自观望着。
  “这就是那所本丸?”
  时之政府费尽心思挑选来的数位风评极佳的审神者在这座充满着不详气息的本丸门外停下了脚步,其中一位身穿黑色和服戴着御神纸的男性审神者扭头,对着正蹲在台阶上沉默不语的狐之助这样问道。
  “是的,审神者大人”
  脸上绘有鲜艳红色神纹的时之政府量产型狐狸式神——狐之助回答道,它微微的低下头颅,看上去十足的恭敬,属于这座本丸的狐之助看上去似乎一点也没有被这里的破败所影响,除了皮毛略微有些黯淡之外,它看上去似乎与其他的狐之助也没有什么不同。
  然而在面前这几位素来被政府所重视的强大新晋审神者,以及他们身后各自带着的刀剑付丧神所没有注意到的地方,这只狐之助的眼中似乎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光,它额头上的神纹也与其他正常的狐之助有所不同,那是更艳丽的血色的红。
  “看来我们是不受欢迎的客人呢”另一位身穿古式圭衣,容貌秀美的女性审神者用绣着大片雪轮纹章的宽大袖子掩口轻笑,她眼波流转,含笑示意作为自己近侍的一期一振上前敲门。
  一期一振恭敬的对着她行礼,然后脸色略带凝重的上前一步,他一只手按在身侧的刀柄上,另一只手轻轻的叩响了本丸颜色斑驳的木质大门。
  门开了,六位被时之政府精挑细选委以重任的审神者走了进去,他们没有看到蹲在台阶上的狐之助嘴角翘起的诡异弧度,那仿佛是对他们不自量力的嘲讽。
  ……
  公元2205年,目的是改变历史的「历史修正主义者」开始了对于过去的时间的攻击,而代表着时之政府的审神者们,为了歼灭试图改变历史的时间溯行军,纷纷被从现世召唤而来。
  审神者,作为审判神,聆听其神谕,也就是辨别神的真伪和种类,能听到神的启示的人。他们被赋予了使物品中存在的意识苏醒的能力,审神者们使用自己的灵力召唤并使用刀剑中的付丧神协助战斗,以消灭时间溯行军为目的不断征战。
  在不断的战斗中,漫长的时间里,多数正处于青春期的审神者们只能和一群容貌迤逦的刀剑男子单独待在被称为本丸的据点中。也许是人生而有之的劣根性,也许是欲望的驱使,不断的有审神者对那些视审神者为主,恭敬驯服的刀剑付丧神们下手。
  或是色相诱人驱使的性/爱,或是贪心不足的折磨,或是毫不在意的冷漠残酷,在这样的情形下,逐渐有一些刀剑付丧神们开始了反叛。
  ——弑主,神隐,暗堕……
  每当出现这样的本丸时,时之政府都会派遣强大的审神者们组成小队,对暗堕本丸进行讨伐,因为在清理了暗堕的付丧神之后,这些审神者可以在余下的正常付丧神中挑选出一些带走,所以这样的讨伐对于一些缺少某些稀有刀剑的审神者们来说是一种很有吸引力的福利。
  这座本丸就是一座被时之政府视为暗堕的本丸,然而与其他的暗堕本丸相比,它却更加的特殊一些。
  作为第一代审神者中最强的几位之一曾经的本丸,这座本丸在时之政府中的地位很高,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一个本源位面——即使是对时之政府来说,这样的本源位面本丸也仅仅只掌握着九个。
  然而这种特殊对于这座本丸的付丧神们来说可并不是什么好事。
  因为这座本丸的特殊,所以时之政府在一开始派遣到这里来的审神者就格外与众不同,第一任的那位审神者强大而幸运,仅仅只上任了三个月就集齐了大半的刀剑。
  然而那位审神者却并不属于这里,她极少与刀剑付丧神们见面,除了战斗命令外更是再无交谈,在确定了本丸的战力足够之后,这位审神者就在留下了足够让刀剑付丧神们生存的灵力后返回了现世,很久才会回来一次补充灵力。
  刀剑付丧神们是由审神者的灵力召唤而来,作为刀剑,他们天生就亲近于自己的审神者,甚至有些会无条件的臣服于主并且渴望着主人的爱。
  但是在很清楚审神者不属于这里之后,这座本丸的刀剑付丧神们纷纷独立了起来,他们比起其他本丸的付丧神们来说更加的独立和自我,一切都能很好的自主安排下去。
  这种因为第一任审神者的不作为而养成的习惯在第二任审神者到来之后成了双方矛盾的来源,第二任审神者的灵力同样十分强大,他是一个控制欲极强极为自我的人,这位审神者完全看不惯过于自主的付丧神们。
  他要求本丸所有人必须按照他的命令去做,不得有半点违逆,令行禁止,然而尚未习惯这种命令的付丧神们在短时间内没办法做到这一点,于是悲剧发生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今天份的更新,也许一会会有第二章 掉落,不过要很晚了
  那个算是明天的更新因为现在已经十一点了嘛ww
  说起来我这回是真的陷进刀男爬不出来了
  我和你们说,太郎是我的,其他的你们可以拉走但是太郎一定是朕的!!!
  看到昨天有人问婶婶的身份
  婶婶是我隔壁快穿的主角
  身带吞了希腊诸神的诸神黄昏debuff
  来到这里之前刚从洪荒出来,当了一把洪荒的太阳男神羲和
  至于更新,因为最近深爱这个所以暂时日更吧
  当然如果我更了隔壁的两篇那么这边肯定更不了了
  因为作者君从来不存稿都是现场写,精力有限啊
  等我没那么爱了或者爬墙了就周更了
  ——————————
  6.22修文
 
 
第3章 两只暗堕的小宝宝(修)
  随着时间的推移,刀剑们渐渐熟悉了这位审神者,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懂得了怎样在这样一位□□者的手下生存,甚至有一些天性忠诚的刀剑对其效忠。
  然而总有一些个性独特的付丧神并不愿意遵从这位新任的审神者,比如厌恶战争的江雪左文字,再比如不合群的大俱利伽罗。
  在某一日的出阵中,审神者命令身为稀有四花太刀的江雪左文字出战,然而这把极其厌恶战争的太刀却不愿意出阵,被惹怒的审神者因为其稀有刀的身份而强压怒火并没有对江雪左文字做出什么。
  然而紧随其后的大俱利伽罗在面对审神者的命令时,表现出来的无视和不屑让自觉被冒犯了的审神者大发雷霆,他完全不顾烛台切光忠的求情,而直接将不听命的大俱利伽罗投入了刀解池。
  随后的几日本丸内的气氛变得极为压抑,所有的刃都在审神者面前谨小慎微,他们强行压抑住对同伴逝去的悲伤和对于审神者的怒火与怨恨,小心翼翼的在审神者手下求存。
  然而这并没有改变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这座本丸的短刀们一向被保护的极好,尽管因为审神者的不见踪影而没有主人的宠爱,但是也同样没有经历过伤害。
  在兄长们保护下一向无忧无虑的短刀们对于新来的审神者极为惧怕,他们经常在角落里交流着彼此的心情以及对审神者的向往和恐惧。
  在一次交流中,小夜左文字因为兄长的担忧和不安诉说了对审神者的不喜,今剑和乱想起一期一振和岩融的不安对此附和,却被恰好路过的审神者听到。
  本身性格极度唯我独尊的审神者终于被付丧神们磨光了极少的一丁点耐心,他当场亲手折断了说着讨厌他的小夜左文字、今剑和乱藤四郎,并且将因为目睹着唯一的弟弟被折断而疯狂袭来的宗三左文字和发疯的岩融重伤。
  随后的审神者全然不顾一期一振跪在地上的苦苦哀求和江雪左文字憎恨的眼眸,他以昏迷中的宗三左文字为威胁,逼着江雪左文字全副武装带着没有任何刀装的短刀们出战。
  厌恶战争一向喜爱短刀们的江雪左文字在亲眼看着平日里活泼可爱的藤四郎们在他面前一个接一个的碎刀却无法伸手援救后绝望的暗堕,他和为了保护仅剩下的三个弟弟而拔刀的一期一振联手偷袭重创了审神者。
  其他的所有刃合力将这位自视极高的审神者囚禁,通过吸收被囚禁的审神者的灵力而暂时获得了短暂的平静。然而碎刀的付丧神无法回来,重伤的几位付丧神也因为没有审神者的手入而始终不能痊愈。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座本丸开始向着黑暗的一方倾斜。在审神者被囚禁后的某一天,第二任审神者意图逃跑,在没能成功后骄傲的他选择自杀了,不愿意再为背叛了他的付丧神们继续提供灵力。
  彻底失去了审神者的本丸黑暗的气息越来越浓,付丧神们一个接一个的消失、重伤、碎刀,在天真烂漫一心想在本丸开后宫的第三任审神者死在检非违使手中之后,这座本丸彻底陷入了濒临暗堕的深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