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天师问鼎[娱乐圈]》【灵异神怪】──吃货东篱下

时间:2021-04-06 15:13:09  作者:吃货东篱下
 
第1章 
  闲云村,一个位于黑土山腰的偏僻小山村。
  黑土山是个比较落后的地方,闲云村林林总总也就二十户人家,目前居住人口尚且不过百。那些有志向的年轻人早已离开了这个垂垂老矣的村庄去追逐外头的花花世界去了,留在村子里的大多是老人与年幼的孩童。
  且村子内部交通不便,就连主干道是原始的黄土路,整体还保留着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状态,只有几户条件好的人家安装了空调这种现代常见的家用电器。
  年过花甲的老人们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此时或是在田地里耕作,或是侍弄菜地里的作物,与邻里的日常闲谈是最主要的娱乐方式,不时能见到两三个小孩儿在村子里四处跑,带来一片欢声笑语。
  由此可见,村子虽然落后了些,但至少氛围古朴又静谧,适合养老。
  在闲云村的尽头,一座背靠山坟而居的水泥小楼内,一个穿着褪色白T恤的青年端正地跪在一块木碑前,双手合十,神色诚恳道:
  “阿爸,今日正值七月十四,实乃出行的大好时节。儿子算过了,今日子时正南方靠水生槐的地方便是机缘所在,想来出村后再回来就没那么容易了,阿爸请原谅儿子不能时时回来看您。”
  青年容貌俊朗,棱角分明,眉如利剑,目似朗星,看上去英姿飒爽。
  他的肤色为健康的小麦色,身材高大强健,肌肉线条呈利落的流线型,宽肩窄腰大长腿一应俱全,纵然是老旧的衣着也硬是被穿出一种时尚感。
  就外形上来看,很难让人将其与闲云村联系在一起。
  前者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自然而然地流露出爆发的冲劲;后者则淳朴端庄,如同慈祥的老者,归隐山林,鲜少过问世事。
  如若仅是具备了锋芒毕露的盛气,那么青年断然不会像现在这么看上去与众不同。
  他的身上那一股天然的气质,冲淡了外在形象带来的攻击性,两种矛盾的特质让他本人倍显亲和,还增添了一股难以言明的魅力。
  在真诚地拜了三拜后,他将三柱线香立在内部盛放大米的铁罐上。
  线香的烟雾很快便蔓延至狭窄阴凉的房间,让这间毗邻古旧墓堆的屋舍愈加凄清,如同一座尘封已久的墓室。
  注视了黑白相片上慈祥的老者许久,青年转而进了侧面的房间,开始收拾起自己的行李。
  房间总共不过几平大小,内部家具只有一张钢丝床、一个小衣柜,以及一套比较新的桌椅,桌上还整齐地放着一摞课本及参考书。
  总的来说,该收拾的东西,其实不多。
  青年名为洛十方,今年刚过十九生日,而他的养父名为洛九州,不久前以百龄高寿在睡梦中安详地故去。
  洛十方随养父姓洛,生父不详,他是洛九州在黑云山脚下捡来的弃婴。
  想来如果当年洛九州没有恰巧经过山脚,他早就成了山中猛禽野兽的一顿美味。
  不过,洛十方对于自己的身世倒没什么特殊看法,与洛九州亦父亦师,关系亲近融洽,也从未怨过抛弃了他的亲生父母。
  毕竟,他是天煞孤星命格,虽说于自己安危无碍,却对身边亲友呈极恶之势。
  若非养父洛九州消耗生命力,以玄门秘术将这一命煞压制,否则他连去镇上读书都读不了,所有接近他与他结下因果的人,运势都会受到负面影响,甚至落得凄惨下场。
  洛九州也为此遭受了一些代价,否则以其修为,再无病无灾地活个几十年也不成问题。
  是的,洛九州是一位天师,师从已经陨落的占星观一系,擅长卜卦和收复鬼神之术,听闻年轻时还在国内小有名气,只是后来年纪大了,过往又遭遇了一些事情,便选择退隐江湖,云游四海,最终定居在黑土山这么个旮旯角落。
  洛十方资质不错,便得了自家养父的传承。
  由于天赋的问题,他尽得体术真传,论及体术,甚至早在孩童时期便超过了巅峰时期的长辈,成年后更是被洛九州亲口鉴定为“鬼才”。
  然而另一方面,关乎玄术和法术资质,他就显得比较平庸了。
  当然,在江湖骗子横行霸道的今日,洛十方绝绝对对是个有真本事的人。
  此时,他将不多的衣裤整齐地折到半新不旧的行李箱中,而一些重要的证件则被他小心地放在了大容量黑色双肩包内。
  “身份证、户口本、天师证、银行卡、法器……嗯,齐全了。”
  洛十方清点一番后,取出一个随身携带的迷你笔记本,用圆珠笔在“长途旅行必备清单”列出的每件物品旁边打了个小勾。
  但有的东西是没有列在清单上的。
  比如……食物。
  洛十方不禁有些苦恼。
  他家有个地窖,地窖里本来塞满了土豆、白菜、萝卜之类的蔬菜,可因为他打算外出的缘故,为了避免造成食物浪费,这些天忍不住胡吃海喝,将地窖给清空了。
  此刻,竟是连路上要带的干粮也拿不出来。
  好在此时,外面传来了几道蹒跚的脚步声,洛十方走出房间一看,就见是村中的几个老太太老爷子提着大大小小的竹篮过来了。
  为首的老太太道:“十方小子,早就听说你今天打算出门,我们也没有什么好东西送你,这里有一些水煮鸡子、水煮土豆、开花馒头什么的你拿着,也好在路上吃,这些……够一天的量么?”
  这些食物可不掺水,是实打实的干粮,管饱得很,至少有十斤。
  “多谢爷爷奶奶们了,一顿就能吃完,不会放太久的。”
  洛十方咧嘴一笑,并没有客气,掏出只装了一点小东西的皮包,将几斤食物全都塞在里头,直到大容量双肩包刚好满到再也装不下其他东西为止。
  闲云村也就那么点儿大,这些老人们是看着洛十方从小婴儿长成大人的。
  再加上后者心善,经常四处帮人做农活,老人们早已将他当做了自己的大孙子。
  只是,老人们即便非常疼爱洛十方,此刻也忍不住腹诽:
  好小子,这么多东西足够一家三口人吃上一周的,搁他身上就一顿?
  “十方小子啊,天色就要暗了,你确定这个时候走?”一个老爷子面色担忧地问道。
  洛十方点了点头:“是啊,趁着大好夜色,也不用太晒,这年头,外面天气热得很,唯独今天天气最好,凉快。”
  纵然老人们知道洛十方的本事,也不禁面面相觑:今天凉快?哦!今日是七月十四,一年中最特别的日子之一,能不凉快么!
  几位老人又关切地询问了几句,同时不想对方太晚出发,便纷纷从屋内退了出去。
  洛十方将屋门落锁,背着个大包、挎着个行李箱便向村外走去。
  一路上,老老小小全村人都在为他送行。
  “你这样的年纪,的确应该出去闯闯。外头好是好,有时间得空回来看看也不错啊,闲云村永远是你家!”
  在一片细细的关切声中,嗓门最大的当属闲云村村长——林大爷。
  洛十方:“村长爷爷,您放心吧,得空了就回来,赶明儿赚了钱给村里修修路修修屋子。”
  这一番玩笑话让老人们笑得合不拢嘴。
  林大爷瓮声道:“你先赚够自己的伙食费再说吧!”
  除了那一幢老屋子,洛九州平素两袖清风,除了积攒的三千块现金外,没有给自家养子留下什么财产。
  “那是一定要的,咱今儿个出村不就是为了谋生么,不然就得饿死渴死了。不过爷爷奶奶们也别当十方今日是在说笑,小子一定会做到的啊,您们都等着瞧嘞。”
  洛十方回应的,自然是要给村子修路修屋的事情。
  眼看着黄昏将近,在一众人不舍的催促声中,洛十方的身影消失在了林间小道内。
  不久后,当时拿着竹篮的老人们将竹篮捎回去一看,就在本该空空如也的竹篮内发现了几个红包,红包金额数目不大,也就一张五块或者几个凑成了五块的硬币,每户都有一个。
  五块在现在这个社会看来买不了什么东西,但其中的情谊却是沉甸甸的。
  “那小子……”老人们目露慈祥之色。
  想来,洛十方也不会跟那些出了村子便再不回门的子孙那样不肖。
  老人们要的从来不多,仅仅是晚辈们能够得空回来多看看他们而已。
  ……
  当黄昏展露头角,夜幕便会接踵而来。
  天色很快就暗得不见一颗星辰,如同浓郁的墨色晕染了一整张画纸,深邃且压抑。
  一股股阴冷的气流在林中穿梭,洛十方灵活地在石子路上前行,目不斜视。
  他身法如箭,周身环绕着无形的环状气劲,正是这股气劲所在,让那些在暗中窥伺,意图寻找替死鬼的邪祟只能阴森地瞪视着他,看他什么时候能够放下戒备,或是……遭遇什么意外。
  很快,洛十方的视野内便不时出现细微的幻境,比如树木的位置发生了变化,再比如小路多了几条分叉等等……
  他挑了挑眉,神色不变,镇定自若。
  鬼魅的幻境在他坚定的意志面前,着实算不上什么。
  这些邪祟纵然合“同伴”全力,也无法动摇到洛十方的步伐。
  在意识到自己的手段失败后,它们便只能含恨收招,不再浪费力气。
  时间很快便达至七月十四的子夜,也是此间阴气最为浓重的时候。
  七月十四为中元,此时鬼门大开,除了某些不信邪、不敬鬼神的人会寻求刺激疯狂作死外,寻常人都会顾忌一二,并不在晚上轻易外出,否则会发生什么还真不好说。
  不过洛十方并不属于作死的人。
  恰恰相反,他是追寻机缘而来。
  浓密的林木不知不觉间便被他甩在身后。
  不多时,随着视野逐渐开阔,在一棵生长在河畔的槐树旁,洛十方看到了一个瘦小的青年正浑浑噩噩地向着水中走去。
  “五行缺火,而命火又被死水扑灭,本该以辛金发自水源,以甲木疏土,一朝甲木换作鬼木,便成就绝杀……的确就是他了。”
  洛十方当初卜卦,卜的是自身事业如何迈出第一步,根据卦象所显示的“靠水生槐”提示,他接下来应当出手救下面前被邪祟之物蛊惑的青年。
  但有一说一,能够成为天煞孤星命格之人的有缘人,至少在外人看来,那人可真是倒霉透顶了。
 
 
第2章 
  浅白的槐花化作一张白色的帘幕,在夜幕中飘然起舞,意图遮掩此间的一切危险。
  而在南河内,一只泡至肿胀的白手探出了河面中心,殷切地挥动着,招呼着已经一只脚迈向河内的瘦小青年快点送死。
  “住手!”
  洛十方暴喝一声,霎时间便有一股无形声浪迭荡开来。
  那肥大的白手像是受到了惊吓,骤然僵住。
  再看洛十方一个箭步,左手成爪,撕裂了槐花帘幕;再一个箭步,右手便搭在了瘦小青年的肩上,将人往后一甩。
  “砰”的一声,瘦小青年一屁股栽倒在地,双目依旧充斥着迷茫之色,显然还未能从邪祟缔造的幻境中缓过神来。
  那水鬼眼看着即将到手的猎物被劫走,在第一时间勃然大怒,整只鬼浮现在河面中心。
  它的体型是常人的几倍,被水浸泡得臃肿不堪,半腐烂的苍白皮肤下不断淌出青黑的秽物,光是外形上的冲击性与真实性,就绝非恐怖片的鬼魂能够相提并论。
  一股酸腐的恶臭霎时席卷四面八方,如同一双恶毒的爪子不断地抓挠在他人的嗅觉神经上,刺激着胃部。
  “呕——!”
  瘦小青年狼狈地吐出一地酸水,面露惊惧之色。
  洛十方下意识屏住呼吸,眉头紧蹙,显得无比肃穆。
  这水鬼……修为不弱啊。
  今日今时,这地方更成了一处聚阴之地,本就不弱的水鬼功力大涨。
  水鬼眯成一条缝的眼睛爆发凶光,“臭道士,该死!坏我好事,我等了整整六十五年,才终于找到了一个替死鬼……不过也好,你身具修为,我便拿你的命来填!道士的命,想来比庸才的命更值。”
  河面霎时长出片片水草,交错成一张巨网,向洛十方和瘦小青年吞噬而去。
  那瘦小青年有生之年何曾见过这般阵仗,双腿如同灌了水泥般扎在地上,动弹不得。
  “我不是道士。”洛十方认真地反驳道,“不过上天有好生之德,我现在就助你解脱。”
  那水鬼似是被这一句话给戳中了笑点,轰然大笑。
  “哪来的臭屁小道士,大言不惭!也敢送爷爷我解脱!不如你直接迈进水里,替那个庸才当了我的替死鬼吧!”
  它的嘴角不断开裂直至耳根,皮肉与骨骼噼里啪啦地掉到了水里,很快他的脑袋便去了一半,外形更加惊悚。
  瘦小青年在一旁看着,眼泪鼻涕唰得一下就喷射而出,好不狼狈。
  而洛十方自始至终都没有理会对面的冷嘲热讽,就见他右拳捏得更紧,道道气劲随血液流入拳中,扭曲了周围的空气。
  然后,一拳当空划出。
  “轰隆——”
  伴随着犹如雷鸣的破空声,细弱的银光一闪而过,正正地击在水鬼天灵盖上。
  那水鬼猖狂的神色骤然僵硬。
  少顷,自它的额心出现了一丝龟裂的痕迹,短短数秒的功夫,这痕迹便蔓延其全身,令它变成一个掉漆的木偶。
  在灰飞烟灭之前,水鬼的眼内终于流露出惊惧之色,并发出一声怨恨的嘶吼。
  “胡扯!这根本不是解脱……”
  失去了凝聚的阴气作为支撑,水鬼的皮肉迅速化作灰烬。
  几秒后,一具维持着站立姿势的骸骨四分五裂地融入了水面。
  有了这出“杀鸡儆猴”的戏码,原本围绕在洛十方和瘦小青年周围的那些心怀不轨的邪祟,逃也似的离开了。
  后者只觉一直缠绕在周身的阴冷之气飞速褪去,温度回暖至夏季夜晚的正常水准。
  要说瘦小青年本来就不是个非常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在亲身经历了眼前这一段玄幻灵异的剧情后,看向洛十方的眼神立刻变得无比崇敬,整个人都因为激动在打着哆嗦。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