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小妖魔饲养法则【养成】── 暧昧散尽

时间:2021-04-06 05:06:40  作者:暧昧散尽

  

  养娃、养狗,和养一只小邪神的区别好像不太大?
  终于养大之后发现和小时候区别也不大??
  小妖魔哭唧唧道:“我会很快长大,你跟我在一起。”
  魏风林冷漠发卡:“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
  哭包·撒娇狂魔·戏精·邪神攻x外冷内热设计师受
  关于前世今生的孽缘。
 
 
第1章 你来了
  临近午夜,黑着眼眶熬着夜的“设计狗”还在加班。
  魏风林喝空已经凉掉的咖啡,将烟蒂捻进纸杯,转了转发僵的脖颈,挪动鼠标光标,在他手机游戏失败的当口,电脑上正在跑的酒吧3D效果图已经渲染完成,他将文件拖到PS上修了下光影色调,将存好的图传到平板上,好跟明天约见的客户交差。
  微信弹出一条消息,他的男朋友宋关问他下班没有。
  魏风林回了个笑脸,“刚要回去,你明天不是有早课吗,怎么还不睡觉?”
  “在等你跟我说晚安。”宋关发了个气鼓鼓的小表情,“哥最近好忙,都不怎么理我。”
  两人交往半年了,宋关还在上大学,魏风林不比宋关大几岁,但因为进社会早,心思沉稳,两人思维与生活轨迹不在一条轴线上,磨合全靠魏风林一味的去迁就对方。
  魏风林不是个温善的脾气,但与伴侣相处时还算尽心,他的情路以坎坷二字写成,遇到个能稳定相处的已属不易,此时察觉到宋关的不悦,和声细气地发过去条语音,“因为要挣钱养我家宝贝啊——约好了周末带你出去玩,再有两天就能见面了,乖,快睡觉吧,晚安。”
  宋关这才满意,又黏糊了几句才和他道了别。
  设计这行熬夜是常态,他们公司又是本市数一数二的室内装修公司。魏风林出了单人办公室,公共办公区里还有三五同事在加班,个个像被晒干了水分的咸鱼似的,瘫在工位上。
  公司过亿的不仅有年产值,还有这些咸鱼掉落的头发。
  坐在走道边的一人留意到魏风林,以西南地域的称呼习惯招呼了声“魏师”。
  赵旋和魏风林说着话,眼睛却魔障了似的黏在正在布置的彩平图上,“一起吃个宵夜不?”
  设计这行看资历,更看能力,魏风林从业五年,是这家公司工装部最年轻的首席设计师,他没拼到掉头发,但也因为职业的高压性染上了烟瘾,心焦地想抽嘴角那根未点燃的烟,摆了摆手,驱车回家。
  往常拥堵的道路此时格外畅通,原本有些疲劳驾驶的魏风林被后方车辆的远光灯闪到,魏风林心中烦躁,压着限速与后方车辆拉开距离,左右高楼建筑在他身旁倒退着闪过,月从云中探头,今夜的月色异常明亮。
  车内电台主持人报了声时间,午夜十二点整。
  电台里忽然传来信号不良的滋滋声,魏风林想关掉这鬼哭般的声音,忽然间他的视野像被泼了白漆般,开始泛白。
  后车明明没再跟上来,月色亦没有这样灼眼。
  魏风林下意识地闭眼。
  眨眼间,世界失序,耳边有风声,有哭声,有哀嚎,有叹息,唯独眼前一片空寂。
  再睁眼,他以身处在他所见的白色空间中。
  不见天地,不见万物,他是此间唯一的色彩。
  因为太过奇异,魏风林环顾着恍如梦境的处境,所见,所听,都因为虚幻而合理,反倒表现得异常淡定。
  抑或他本能地不对现下的处境抱有危机感。
  梦境不足为惧——是这样吗?
  魏风林忽而感知到了什么,向前方走去。
  魏风林觉得自己原地踏步般走了很久,实际上只迈出了一步。
  前方的白色变得晦暗斑驳,黑色调由浅及深,像是日夜交替时的天际般浓郁地渐染开来,魏风林迈出的那步如慢放的影片,在落脚的瞬间与黑色的尽头光速拉近,他心下一悸,看清了暗部的源头。
  以猩红画就的法阵正中,坐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
  男人的周身涌动着不详的黑雾,被写满符咒的绑带从头禁锢到脚踝,不知因为年久脱落还是本就没能将其紧束住,脸上的绑带落下一角,显露出一只线条凌锐的眼。
  那是只金色的兽瞳,如蛇般冷敛地竖成一线,以捕获猎物般的目光,紧盯着魏风林。
  男人扯去脸上的绑带,嘴唇不动,低频调的声音却传到了魏风林的脑中,像是一段诡谲的声波,魏风林却毫无障碍地听懂了。
  “你来了。”
  或许不该称为男人,因为这个满身邪祟气息的家伙更像个非人类。
  过于妖异的五官,金色的眼瞳,淡开的水墨般野性偏黑的肤色,垂到腰际的银色长发,以及额头上一对峥嵘如刀的犄角。
  你来了。
  他嘴唇微勾,以那种奇怪的语言说出下句,“我的祭品。”
  这是什么中二的台词?
  魏风林思维像是凝固的沥青,有种无法思考般的滞涩,饶是如此,依然努力吐槽着眼前的场景。
  魏风林在反省,他或许不该那么拼命工作,将自己的脑子累出了毛病。
  眼见的似幻非幻更像是一个无法代入情感的梦,所以他感受不到眼前的人剧烈波动的情绪。
  遭到无视的中二男主身上的黑雾滚动地更加汹涌,“你敢忘记我?”
  大哥,你谁?我该认识你么?
  魏风林运转着满是浆糊的脑子,认真回忆对方是否是他看过的某部玄幻电影的主角。
  毕竟他眼前这张可以统一人类审美的建模脸,凭魏风林贫薄的想象力还捏造不出来。
  魏风林下意识反问:“你是谁?”魏风林在这一刻想要抽支烟冷静冷静,分心地想,这梦境未免太过细节,连烟瘾都纳入了幻象中。
  “我是桀。”
  杰——杰出?
  劫——劫难?
  “是劫难。”
  对方的声音再度直接传声到魏风林的脑海里,“但是是众生的劫难。”
  桀,意味凶暴。
  “世人不敢称呼我的名号,他们心虚,畏惧,怕招来灾厄,故而以桀这个字代称我。”
  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他果然不是个人。
  魏风林在对方的说辞下得到总结。
  “而信奉跪拜我的人,将我称为魇祟邪神。”
  魏风林:“……”
  他明明已经告别龙傲天小说好多年,为什么还能做出这么羞耻度拉满的梦!
  对方却忽然笑了,“你果然还是你,始终不曾惧怕过我。”
  魏风林说不上什么感受,他有意将眼前的一切当做幻觉,可潜意识里的清醒又在向他传达着真实的不同寻常。
  然而很莫名的是,他的确对眼下的离奇事态没有应有的惊慌。
  “你理应觉得这一切理所当然。”
  邪魔手指缱绻地在绑带上以血绘制的咒符上摩擦,“因为今日的相见是我们在千年前就约定好的。”
  捆束着他的绑带上面的咒符泛起灰暗的血光,邪魔松开拉扯着束带的手,绑带犹如富有生命般,再度缓缓缠覆回原位。
  千年之约的内容,正是让魏风林亲手解开这个以他的血为媒介,设立下的禁锢。
  邪魔露出的那只眼睛,眼角微弯,兽瞳里流转的却是滔天的怨念。
  一别千年,重逢后,桀没对魏风林说过半个想字,刨露出的心迹却满是蚀骨的思念。
  那声音带着血气一字一顿传进魏风林的耳中。
  “不破,我等了你好久。”
 
 
第2章 毁灭吧
  魏风林耳中一阵剑刃出鞘般倏忽的嗡鸣,他的愣怔不止因为眼前的非人生物对他的称呼,还有仰视着他的邪祟眼中源源不断流出的眼泪。
  他在难过,魏风林虽不能感触到对方的感情却能想象到他的哀恸。
  魏风林不由怀疑对方眼睛下松开的封禁完全是被他哭开的。
  “你跟我说马上就会回来。”那声音明明阴恻恻的,语调却凄苦到难以附加,“我等了你一千年。”
  他被困束在此地,在这令人抓狂的茫茫空寂中等待了千年吗?
  人生不过百年,千年,太过虚无缥缈的数字了。
  魏风林不自觉走到阵法的边缘,蹲身,直视着眼前的困兽。
  有什么深埋着的意念随着耳内的嗡鸣声向外挣动,魏风林在直面对方时将自己放在了低位的视角,仿佛他理应这般臣服。
  魏风林在此刻亦多出许多疑问。
  “你叫我不破?”
  “那是你前世的名字。”邪魔的目光紧锁在魏风林的身上,“你是信徒们献给我的祭品,从前是,以后都会是。”
  现在是法治社会,严禁人口贩卖,公民人身自由了解一下?
  魏风林和这名中二的邪神交流有些费力,“前世?”
  邪魔在魏风林出现后首度移开视线,从身上禁锢的咒文落眼下方猩红色的血阵,没回这句。
  “你犯了什么错被关在这里?”
  何为邪神——嗜血滥杀,恶贯满盈。
  眼底仍有泪痕的邪魔加深了眼尾的笑意,“我最大的错误,就是放任你离开我的身边。”
  魏风林心脏再度一悸。
  熬夜果然对身体不好,他决定这单定稿以后,佛系作息一段时间——他怕猝死。
  “那群卑贱的术士说你欺骗了我,我不信他们。”邪魔动身,想拉近与魏风林的距离,身上的血符与地面上阵法的光芒暴涨,将他压制回原地。
  “我等着你亲自向我解释,可你却全然忘记了。”
  脑海深处被触动的意念像锈死的盒子,魏风林记不起与此情景有关的一切,妖物善于蛊惑人心,魏风林近距离看着对方昳丽无俦的容貌,俗气地想到一眼万年这样的字眼,心道他们或许真的未曾见过,若与之对视过,又怎么舍得忘记呢?
  漫长的时光并未让妖魔得到开解,他仍执迷一个答案。
  “你不会背叛我的,对么?”
  难道自己上辈子竟是一个渣男?
  轮回一遭,千年已过,上辈子的事,不至于让这辈子的他负责吧。
  魏风林在对方希冀的目光下,有些心虚地低声,“我确实什么都不记得了……或许你认错人了。”
  “不,你与我魂体相融,我们互相吸引,我不会认错。”妖魔的情绪幅度与他的声线一起诡异地波动着,这会儿竟是喜悦的,“你能来到这里,就是最好的证明。”
  魏风林接不上对方神神叨叨的话,却也从对方的言辞里品出些许不对味。
  什么叫魂体相融,您给展开讲讲。
  “这个绑着我的东西烫得我好疼,我受了很重的伤,无法挣开这个。受伤也很疼——”妖魔生着尖锐指甲的手掌覆在心口,那上面的绑带更为陈旧,布满被抓挠过的痕迹,“但远没有这里疼。”思念无形,却撕心裂肺。
  妖魔眨动着被水汽浸湿的眼睫,示弱似地向魏风林伸出一只手,“不破,帮我解开。”
  魏风林被蛊惑般下意识地想去服从对方的话,烟瘾发作时的焦心感反倒给了他些许镇定,他咬了下舌尖,神思清明了些,却仍没从现状逃脱出来。
  妖魔看穿他的心声一般,解答他的困惑,“这里的确是由梦境幻化成的空间,但不是你的,而是我们的,你无法独自离开这个梦。”
  “不过没关系,比起重获自由,我更愿意永世和你待在这里。”
  若不是因为太过渴望被魏风林触碰,他甚至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与魏风林同驻梦境,惩罚将变成至高的恩赐。
  魏风林眼角跳了一下。
  开玩笑,他刚爆肝赶出来的效果图,还赶着跟客户定稿方案呢。
  “你说你是邪神?放你出来会怎样,毁灭世界吗?”
  邪魔缓缓摇头,以纵容的语气说道,“你跟我说过那样做不对,但如果你改变想法了,我可以依你所愿。”
  从魏风林被拉进这个虚幻的空间开始,他的思维就一直慢半拍,对于对方最后的这句话倒是信号接收良好。
  魏风林道:“你的意思是说,你会听我的话?”
  妖魔敛下锋锐的眉眼,“我愿与你立下禁制,听从你的差遣。契约的条件是你不可以再弃我而去。”
  故事里的妖物都是阴险狡诈,诡计多端的,魏风林觉得自己不该轻信对方。
  但他还有别的选项吗?
  魏风林环顾四方,叹声。
  魏风林忽然动身,进到法阵的区域内。
  烦了,毁灭吧。
  就在他踏步进去的一瞬间,那些汹涌的黑雾像是受到致命的吸引般,带着极寒的温度尽数扑缠在了魏风林的身上,立场瞬间扭转,他的惊愕冻僵在脸上,伸向受困者的手被妖魔反握住,魏风林仿佛听到了经络与血脉被冻结的碎冰声。
  黑雾是罪恶的凝结,是痛苦,是绝望,是众生凄苦的悲鸣,是实体化的咒怨,握住他的那只手带着比黑雾更甚的森寒气息,魏风林终于感应到了对方的情绪,却因过载的负面情绪的侵蚀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法阵解体,绑带失去术法的加持,颓薄如蝉翼般,寸寸剥落。与他相触的万恶之渊站起身,居高俯视着身前被黑暗浸透的人类,金色的兽瞳收成刀刃般的一线。
  空间里虚无的白茫被暴涨的黑暗尽数吞没,梦境扭曲塌缩。
  戾化的妖魔笑声狂妄嘶哑,愉悦的话语强行传声到魏风林因为濒死而屏蔽外界的脑海里。
  “抓到你了。”
 
 
第3章 纸老虎
  魏风林在后车炸耳的喇叭声中陡然回神。
  夜风从车窗的缝隙里灌入,将他满身的冷汗吹得更加冰寒,冷颤过后魏风林的瞳孔逐渐有了聚焦。
  他的车子停在人行道前,因为他的耽搁,后车只得与他一起再等一个红灯,再度暴躁地发出一串滴声。魏风林在后车远光灯的闪照下,至此彻底回神。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