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这个影卫有点乖【宫廷侯爵】── 江晚舟

时间:2021-04-06 04:34:47  作者:江晚舟

   

  风里来雨里去的十几年,瑄王萧逸宸从不受宠的皇子到荣登九五,身边一直跟着个小影卫。
  小影卫他武功高强,沉默寡言,狠厉无情,却只臣服于萧逸宸一人,做他手中最锋利的刀,供他驱使,为他斩出一个天下来。
  后来,坊间传言,还是瑄王时期的大梁皇帝就有个心尖宠,放在身边养了十多年,却无人知晓那人是何模样,只道他容颜绝色。
  影·心尖宠·卫听闻后瞬间怒了,怎能这般造谣生事?主子一心谋求帝业,哪里来的什么心尖宠。
  萧逸宸却是一把将人按在怀里,挑眉说:“你不就是?”
  小影卫将头埋在他的颈间,轻轻蹭了蹭,红晕慢慢爬上脸庞,半晌后,他不好意思的嗯了一声。
  这一路百般艰难,千般辛苦,万般有你,便胜却人间无数。
  阴晴不定强势攻×冷漠狠厉忠犬受
  朝堂有,江湖也有
 
 
 
第1章 得胜归来
  崇德二十六年秋,瑄王率玄甲军大败匈奴右贤王部,右贤王乌衍亦战死沙场,匈奴余部退回草原,至此,大梁边患得以缓解,边境得以安定。
  同年九月,瑄王萧逸宸率军回京,瑄字旗帜迎风招展,数万大军整齐行进,百姓夹道欢迎,盛况空前。
  半月后,瑄王府。
  时值正午,空气中弥漫着热浪,地上影影倬倬,晃着些碎金。
  凉亭里坐着个白衣锦袍的男人,身子斜倚在软垫上,一手支着头,眼帘半阖,整个人显得慵懒至极。
  他侧手边站着个身着黑色劲装的青年,眉眼极为冷峻,周身散发着冷寒的气息,让人轻易不敢接近。
  “墨染——”斜躺着的男人唤了一声,语调低哑。
  “主子。”青年微微侧身,低下头应道。
  “取些梅子汤来。”
  九月的天气虽说比不得盛夏酷暑,但恰逢正午时候,日光甚是毒辣,让人不敢小瞧了去。
  “是。”墨染应下,转身出了凉亭,热浪扑面而来,他微微敛下眼睑,穿过回廊,正要去往厨房,王管家却是急匆匆的来了。
  王管家顾不得擦一擦额头上留下的汗水,便说:“宫里的福公公来了。”
  墨染面上疑惑,像是没听清,“谁?”
  王管家稍稍喘了口气,说:“福公公,皇帝身边跟着伺候的。”
  墨染神情冷淡,他淡淡的问:“来了多久了?”
  “没多久,刚来。”
  “说是陛下要王爷进宫呢。”
  墨染眉头微蹙,皇帝让主子进宫是又是在打什么主意呢?仍然对玄甲军的兵符念念不忘?半个月前的那场庆功宴,皇帝就想要那兵符,主子没给罢了。
  现下就又来了。
  思忖一瞬,墨染道:“你去拿了梅子汤给主子,他在青莲水榭。”
  “你呢?”王管家下意识问。
  墨染勾唇,“我去看看福公公。”
  福公公拢着袖子,他正坐在椅子上,等候着瑄王的到来。
  也不知瑄王是在忙些什么,这样久了,连方才那管家的身影也消失不见。他等的有些焦急了,还要回去给陛下复命呢。
  就在他快要坐不下去的时候,有人远远的往这边来了,他放下手中的茶杯,腾的站起来,迎了出去。
  待人走得近了,他才发现这不是瑄王。
  来人身量颀长,一袭黑衣挺拔俊秀,正是墨染。
  他隐去了脸上的失望之色,摆出了惯有的笑容。
  “福公公。”墨染一手背在身后,淡声道。
  福公公应了一声,他不死心的用余光瞥了瞥墨染的身后,依旧是没什么人。
  他不由出声道:“瑄王呢?”
  “王爷尚在忙,有什么事情,福公公告诉我就好,回头我转告王爷。”
  福公公思索着,瑄王也不知在忙些什么,左右他把意思传达到了就行,没必要一直耗在这里。
  想到此,他笑了笑,说:“那就有劳了。”
  “无碍。”
  “陛下要瑄王进宫,越早越好。”
  墨染点头,“陛下要王爷进宫,可是有什么要事?”
  福公公面上的神情没有丝毫变化,依旧是那副笑容,“那咱家就不清楚了。”
  墨染闻言,没再说什么,他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劳烦公公走这一趟了。”
  福公公跟着他,两人一道出了瑄王府的大门。瑄王府坐落在城西,不似金陵城中心那般热闹,此处人烟稀少,显得很是幽静。
  在福公公临走前,墨染从怀里掏了几两银子出来,递给了他。
  福公公面上推辞了两下,最后拿了银两,塞进了自己袖子。
  “谢过……公子。”福公公顿了一下,他抬头打量着墨染,这青年面容俊秀,只是有些过于冷漠了。
  瑄王也是个有本事的,远赴边疆四年,便打造出一支在战场上令敌人闻风丧胆的玄甲军,如今又有这样的男人跟在身边伺候着,也怪不得陛下这样警惕瑄王,深怕他对自己的皇位有什么威胁。
  福公公心下不由叹气,天家的父子情也就是这样了。
  “福公公客气了,慢走。”
  墨染低沉的声音,将福公公拉回了神,他点点头,说:“望瑄王早些来宫里,陛下等着呢。”
  墨染未做应答,目送着福公公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他嗤笑一声,转身走了进去。
  桌上放着的白瓷碗内又添满了梅子汤,红艳艳的,底下是些晶亮亮的碎冰,冒着凉气。
  墨染在萧逸宸旁边站定,带来些许热气,萧逸宸睁眼,他懒洋洋道:“走了?”
  “是,走了。”
  “说什么了?”
  萧逸宸略微一抬手,墨染便倾下身,把桌上的那碗梅子汤递给了他。
  “皇帝让主子您进宫。”
  萧逸宸捏着汤匙,随意搅了两下,梅子混着碎冰,他笑了笑。
  “主子,您要去吗?”
  汤匙与碎冰碰在一起,发出清清亮亮的响声。
  “去啊,为什么不去。”
  墨染向后靠在柱子上,他抱着手臂,“主子,还是小心些为好,皇帝可一直在想着那兵符。”
  萧逸宸不置可否,皇帝这心思起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从他回来金陵到现在,只要那兵符在他手里一天,皇帝的心里便不得安宁。
  想及此,萧逸宸轻笑出声,他放下碗,颇有些无所谓的起身道:“走吧,去宫里看看。”
  一黑一白的两道身影很快消失不见,桌上摆着的那碗梅子汤凉气不再,碎冰化作水,浮着艳艳的红。
 
 
第2章 拒婚
  大梁建国至今百年有余,从梁太/祖戎马半生,铁血手腕,结束战乱一统大梁,到历经文、仁二帝休息养民,励精图治,朝野稳定。传至当今圣上,大梁已是四国中较为强盛者,最近一次与匈奴的交手也取得了较小的胜利。
  “老五此次立下战功,在你的几个兄弟当中,已经算是走在了前面。老四性子纨绔,不堪大用。老九年岁尚小,不足为虑。宁儿你虽贵为太子,却也不能掉以轻心,要多多注意老五才是。”
  坤宁宫内,皇后孙氏倚着软塌,对儿子语重心长的说着,深怕他对此不上心。立在身侧的心腹宫女采荷眼观鼻,鼻观心,尽职尽责的摇着扇子,驱散几分秋日热气。
  萧北宁点头,“母后说的是,儿臣会注意,不过老五近些时日倒是安分,回金陵后也一直待在王府,没什么动作。”
  皇后不以为然的笑了笑,纤柔白净的手拿着茶盖,一下一下的拂去茶叶,到底是多年的养尊处优,年过不惑,却依然显得年轻。
  “谁让老五不得你父皇喜欢呢,不然此番战功,却该是放在朝中好生历练着,”皇后说着,目光却有着恍惚,像是回忆着什么。
  “母后”萧北宁见她这幅模样,有些疑问,不由出口问道。
  皇后回过神来,“无事,就是想起从前的事罢了。”见萧北宁仍疑惑着,便解释道:“想起来他那母妃了,也是风华绝代,惊才艳艳,就是可惜了,宫女出身,注定走不远,得了你父皇垂爱没多久,便失了宠,在冷宫郁郁终生,抱病而终。”
  “在这宫里,能力固然重要,但也要讨得你父皇欢心,明白吗?”
  “儿臣明白。”
  萧北宁自然懂得,前朝也好,后宫也罢,帝王的宠爱,就是最大的底牌。
  人心自古就是偏的,更遑论天家父子。
  “对了,母后,听说今日父皇是想给老五赐婚。”萧北宁说起了今日来这里的主要目的。
  皇后点头,嗤笑道:“是啊,吏部尚书之女呢。”
  赐婚?墨染有些意外,皇帝不想要兵权了么?随后他又不免胡思乱想,这皇帝又在打什么主意呢?
  “吏部尚书之女,天资聪颖,艳若桃李,与瑄王乃天作之合,”皇帝端坐在案前,眉宇间充斥着森凉,他目光凉淡的看向萧逸宸,“老五意下如何?”
  萧逸宸向后靠着椅背,闻言抬起眼,有些肆意的直视着帝王,蓦的,他不禁觉得有些嘲讽。十六岁那年,他远赴边疆,这几年虽然不常待在京城中,却也听闻吏部尚书之女自幼痴傻,又哪里担得起天资聪颖四个字。
  他敛下眉眼,“陛下,臣尚未有娶妻之心。”
  皇帝可不管他有没有娶妻的心,只管能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瑄王正值弱冠,当娶妻生子才是。”
  萧逸宸也懒得说话了,冷笑置之。
  吏部尚书董谦默默的坐在一旁,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他眼睁睁的看着两人你来我往,却也无甚办法。
  毕竟,皇帝和瑄王,不论是谁,他都得罪不起,他一个吏部尚书只能干坐着,等两人交锋下的最后结果。
  就是可怜了他的女儿,小时候受了风寒,发热烧坏了脑子,痴痴傻傻至今。本想着寻户普通人家,能待她好些就行,门当户对的估摸着也看不上他的女儿,这一辈子,也就这样过了。可如今,由不得他了啊。
  “瑄王是想抗旨不遵吗?”皇帝被他面上的嘲讽之色给气到了,赫然而怒,旁边伺侯着的福公公连大气都不敢出。
  萧逸宸不慌不忙的起身,拱手道:“不敢。”虽然嘴上说着不敢,可他的神情,却没有半分不敢的模样。
  皇帝冷笑着,咬牙切齿道:“我看你敢的很。”
  萧逸宸没再说什么,只是无意义的重复道:“不敢。”
  吏部尚书却是再也坐不下去了,他顶着皇帝的怒视,站起身跪下请罪,“陛下息怒,臣……”
  吏部尚书还未说完,皇帝便不耐烦的挥手打断了,“瑄王萧逸宸顶撞圣上,滚出去跪着,什么时候知道错了什么时候再起来。”
  吏部尚书被彻底吓住了,瘫坐在地上。临华殿内一时间有些安静,针落可闻。
  萧逸宸站直身体,身姿很是挺拔,他看着皇帝,久久不语。
  “愣着干什么,聋了是吗?”皇帝一甩衣袖,双眼紧紧盯着萧逸宸,满是威压。
  福公公拢着袖子上前,做了个请的手势。
  “走吧,瑄王殿下。”
  萧逸宸无所谓的笑了下,转身走了出去,墨染沉默的跟在萧逸宸身后。
  午后,天空湛蓝,骄阳似火,浓稠的空气,一丝风也无。
  走至院落中央,萧逸宸一撩衣袍,跪了下去,云纹雪锦逶迤在地。
  墨染在他斜后方,撩了衣袍,刚准备跪下,就听到一道凉凉的声音。
  “起来。”
  墨染没听到似的,跪了下去。
  萧逸宸皱眉道:“起来,别让我再说下一次。”
  墨染只道:“主子跪着,属下没理由站着。”
  萧逸宸余光瞥了他一眼,看他神色淡漠,直愣愣的跪着,不由好笑。
  真是个木头。
 
 
第3章 大雨磅礴
  是夜,雷声轰鸣,豆大的雨点落下,庭院中的花花草草都蔫成了一团。太监宫女早已躲进了廊檐下,一片朦胧中,偌大的庭院中只有孤零零的两道身影跪着,两人衣裳都湿透了,皱巴巴的贴在身上。
  雨水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往下滚落,噼里啪啦的,砸在脸上生疼。墨染跪在地上,膝盖下已经积累了不少雨水,阴冷潮湿,周身满满的都是寒气。他的睫毛轻轻颤动,雨水落入了眼睛,世界一片模糊,唯有前方的那片白是真实的。
  “主子,您没事吧?”墨染出声询问,他跪惯了,自然没什么事,可主子身份尊贵,虽不受宠,却也没这般跪过什么。
  墨染的声音掩在偌大的雨声中,萧逸宸还是听清了。
  “没事。”
  雨势越发的大,没有丝毫停歇的意思,雨滴阵阵敲击在窗户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临华殿内,烛火摇曳,映着昏黄的暖光。福公公立在皇帝身侧,轻而慢的磨着墨,他估摸着快到了子时,“陛下可要歇息?”
  皇帝看着桌上的折子,手下的笔没停,“什么时辰了?”
  “快子时了。”
  皇帝嗯了声,就没了下文。
  福公公看了眼窗外,有些犹豫的说道:“陛下,这,这……瑄王,瑄王殿下还跪着呢。”福公公一闭眼,索性咬牙一口说了,“这样大的雨,别跪出个好歹来了。”
  皇帝闻言,抬头看了这个跟在自己身边多年的福公公一眼,“要不你出去陪着跪会?”
  声音不凉不淡的,听着没什么感情,福公公立刻跪了下去,诚惶诚恐道:“陛下息怒,是老奴逾矩了。”
  皇帝冷哼一声,也没说让福公公起来,就接着低下头看折子去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