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执鬼行间【灵异神怪】──孤笛行

时间:2021-04-06 04:10:01  作者:孤笛行
 
浮世悠悠,在这漫长岁月中,是否有一个人,能翻山越岭向你走来。
且听下面一桩旧事。
青玉掌门本是一位微不足道,如同尘埃的无名弟子,因一次除邪任务,邂逅了鬼界鬼王。
这鬼王生的一副好模样,不禁如此,他对这位青玉掌门更是关爱有加.....
料不倒,最后这鬼王却是死在了这青玉掌门的剑下,直到三年后。
他重新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第一回 旧情
 
  “掌门,不好了!那那那....”
  闻言,沈相沉把手中竹简放下,温声道:“什么事你不必紧张,慢说便是。”
  那名弟子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憋了好一会,才吞吞吐吐说道:“掌门...那鬼王又来了!我们也是拿他没办法。”
  “他点名道姓的说要见您,甚至,甚至扬言说您再不出来就拆了青玉坛!”
  “这........”
  沈相沉的脸色一刹间阴沉。
  “沈公子,沈公子?”
  “再不出来,我可真动手了,到时候传了出去,你这面子可挂不住啊。”
  青玉坛的弟子都离这男子于百步之外,对他避如蛇蝎,这男子却毫不在意,完全不担忧自己身处何等境地,只顾着大吵大闹要见沈相沉。
  定是掌门欠了他很多钱!
  青玉坛的弟子皆不言,却是心镜如明,掌门这些年做下的猥琐之事,细数来就不下于百起。
  伴随着一阵沉重的脚步声,沈相沉从内室走来,手上持着佩剑清心,身着青衣,腰间挂着块姣姣青玉,所系发带乃是青玉坛饰物,发带上锈的则是竹叶纹样。
  “啧啧,好绿。”那男子赞叹了两声,言语中带着几分嘲讽。
  “不知鬼王大人您是不是日理万机,眼睛不好,青和绿都分不清了。”沈相沉以笑脸相迎,说话的语气却和那男子相差无几。
  那男子摆摆手,道:“算我眼瞎,当初怎么就帮了你呢?嗯?沈掌门对此事.......有何见解”
  沈相沉略微一愣,一阵风吹起他的竹纹发带,顺势带到眼前,他目光凝聚在那片竹叶之上,只觉得此景,甚是熟悉。
  许久,他目光才重新回到那男子身上,语气十分低沉:
  “你现在回来又是想做什么呢?”
  “是想补上一剑,还是直接杀掉”
  那男子却不以为然的摇摇头,把头凑近了些,道:“做了就是做了,何必不承认呢,你和我的事,我不会说出去,沈掌门你不用碍于面子,不好意思。”
  沈相沉无奈的扯了扯衣袖。
  正欲转身,那男子猛的拉住他。
  “我们好好说句话,我...”
  “很久没见你了。”
  这男子之所以阴魂不散似的缠着他,还要从三年前说起,那时他并未主掌青玉坛,充其量也只是青玉坛一个无名小辈,更准确的说...是青玉坛一个打杂的。
  其中又怎是一言两语可以说清楚的。
  青玉坛家大业大就不必说了,要想从其脱颖而出,谈何容易,更何况还是沈相沉这样一个七窍不通的呆子。
  青玉坛定期会选几名弟子下山除邪,一来为了彰显其坛中弟子的本领,日后好用来当作炫耀的资本。二来是为了立威,青玉坛本来处地偏僻,鲜少人知,再不出出风头,只怕世人会渐渐淡忘这个地方。
  当初沈相沉求学时,也曾迷路数次,为此他还深深吐槽过青玉坛的处地,如今走多了,倒也就习惯了,他反而喜欢上了这里的清净。
  清净之地,远离喧嚣,世外高人,这就是他的梦想啊。
  只可惜。
  梦想终究只是梦,空想一场罢了。
  他从不妄自菲薄。
  从不居高临下。
  从不目中无人。
  ......
  因为他没资格,他的存在就像空气中的一粒尘埃,渺小而肮脏。
  这一切的一切他刚开始并不认同,可时间长了,他也将自己定义为那个没有用的废物。
  除邪选拔那天他就窝在家中,为的便是给自家竹子浇水,还是旁人硬把他连诓带扯送过去的。
  他“有幸”也被选中,原先这种事他是沾不上边的,不出去给自家丢人现眼就不错了,说起来此事还亏得他的“好师弟”帮忙。
  这名“好师弟”唤名苏殷卿,平时最爱兴风作浪,惹是生非,就他闯下的祸,哪次不是沈相沉跟在屁股后面收拾。帮忙跑腿,背黑锅,收拾他留下来的烂摊子,这些都是家常便饭。
  沈相沉庆幸:他没把天给掀下来就算对得起他了。因此沈相沉从来都是惯着他,只当他是年少轻狂,不懂事,谁知没过半年,他的性子被沈相沉惯的越来越娇气,别人说他不得,只有掌门说话他才听的下一两句。
  可他这位师弟却偏偏极有天赋,修为远高同龄人不说,青玉剑谱更是背的一字不漏。
  在师兄弟中出类拔萃,自然被选中。
  或许他就是被上天选中了的幸运孩子。沈相沉再羡慕,也只能干巴巴的望着,命运使人屈服,没有下句,命运确实让他屈服到无话可说。
  而此次除邪任务,苏殷卿在诸位长老面前提议要沉相沉一同下山历练,沈相沉拒绝的干脆,他也不是不想,是赤luoluo的不配,是自知自己没有资格的羞愧。
  身边一阵阵质疑的声音在他耳边环绕,他脑子快要裂成两半,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更想缩回家中不谙世事。
  “殷卿所言极是,相沉本分老实,又恰逢此等良机,让他历练历练岂不是绝好”
  说话的是掌门师兄,沈相沉对他,确实印象颇深,他比沈相沉大上个十来岁,曾经与他有一话之缘。
  沈相沉是个穷小子,“人穷志不穷”这句话成为他的人生信仰,因此在他年少时就励志要成为一个侠士,后来去青玉坛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刚来青玉坛的时候,他不免得要被人嘲笑是个穷小子、没有仙缘、呆头呆脑的傻大个,这时掌门师兄灵光乍现,大概这就是出场自带光环的大侠吧。沈相沉目光闪烁,从地上爬起来躲到他身后。掌门师兄三言两语便赶走了那群顽劣少年。
  随后将沈相沉拉到青玉坛的大殿,把他脸上的尘土擦干净,见他灰头土脸的样子,忍不住“噗嗤”一声,笑着告诉他:“做人不能一味的软弱,这样别人就会欺负你,看不起你,你记住了要努力修炼,千万不要觉得低人一等。”
  沈相沉用力的点了一下头。
  那时他觉得掌门师兄就是他的梦想,他一定也要成为这种人!然后鼓励那些像他一样的穷小子。
  可是,这种想法并没有持续多久。
  他还是以前那个软柿子。
  永远只能被人捏着玩的软柿子!
  尽管结局是这样,但于情于理,他都应该感谢掌门师兄的鼓励之恩,可是.......他说不出口。
  他盯着掌门师兄看,掌门师兄恰好与他四目相对,冲他微微一笑。
  沈相沉一怔,有那么一瞬,感觉他很像自己的爹。
  很像娘口中的阿爹。
  “相沉,那你就跟殷卿一起,千万别拖了各位师兄弟们的后腿。”坐在台上的掌门摸了摸自己的胡须,语气也很随便,仿佛在处理一件连芝麻粒都不如的小事。
  沈相沉看掌门师兄看的呆了,连掌门同他说话也浑然不知,苏殷卿别过身子用劲撞了他一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但这一撞,确实让他反应过来。
  反应是反应过来了。
  不过刚才掌门说了什么他完全没在意,自是不知该如何作答。
  “相沉你下山后遇到什么难事就找殷卿,若还是解决不了,可以告知于我,这个给你,好生保管。”
  又是掌门师兄,他又帮了自己!
  沈相沉突然觉得不好意思,毕竟.....自己辜负了他的期望啊。
  见沈相沉迟迟没有动作,掌门师兄只好自己动了身,快步到沈相沉面前,在他手心放上三张符箓,道:“出了事就把符箓放在额头,记住要专心用念力。”
  此符箓为掌门师兄独有,用来传达各种门派之间的机密之事,用起来倒并不繁琐,只要将符箓放于眉心,心无杂念,两人便可对话。
  据说这位掌门师兄不爱世事,也不愿透露自己的姓名,平日里很少来青玉坛,若是来了,那必是有急,今日却闲的很。
  沈相沉感激道:“是!谢掌门师兄!”
  他不明白为什么掌门师兄要对他这么好,或许是可怜他吧。
  在众人眼里就是:他一定用了些龌龊法子攀上了掌门师兄!
  掌门师兄先是拍了拍他的肩,随后又小声道:“下次便不要再发呆了,呆头呆脑的,总会教人笑话。”
  沈相沉惭愧低头,有这么一个信任自己的人,又感觉压力很大。
  其实有很多时候,他真的想做一个自甘堕落,无人过问的废物。
  晨曦,青玉弟子们启程下山,收拾行李,在山上大家都是个遵纪守律的乖弟子,各自带着行李,收拾的妥妥帖帖,可一到山脚,态度就截然不同了,苏殷卿带头把行李甩给沈相沉,其他人看了,知道他是个脓包废物,不敢反抗,就一齐把行李丢给他,蹦蹦跳跳的走了。
  大约走了三里路,沈相沉实在走不动了,找了块大石头歇脚,把行李丢在一边,擦了擦头上的汗珠。
  一名刚入山的小师弟拉了拉苏殷卿的衣袖,问道:“师兄,你说这次除邪任务会不会很难?”
  大约是靠关系户,成功混进来的,就像沈相沉一样。
  想着想着,前面的苏殷卿察觉到沈相沉没有跟上,毕竟他经常拿沈相沉打趣,喊了一声:“沈相沉!”
  无人应答。
  他四处张望了一遍,确认没有沈相沉后,问道:“你们谁看到沈相沉那个废物了?”
  大约是觉得不对劲,不该这么关心沈相沉,他又补上了一句:“老子我还想喝水呢!”
  “哎呀,师兄,你管他干嘛,估计一会就跟上来了,这个废物真是什么事都做不好!”
  “就是!他又不会失踪,走吧走吧。”
  对于沈相沉的踪迹,师兄弟们向来不放在心上,也没有理由放在心上。
  其中的两名弟子语气不善,这种语气沈相沉在青玉坛听的多了,早已经免疫,他已是无所谓,可不知为何,苏殷卿听完他们这番言论,眉间却有了些微不可察的怒气。
  他不耐烦道:“算了,你们先走,我去找找那个废物,真是,走个路还磨磨唧唧的!”
  众人只当他是去找沈相沉要水,嘀咕几句便先走了。
  苏殷卿掉头往回跑,一路上骂了沈相沉几百句,就差把他埋了,骂的最多的一句就是:“废物!真是废物!”
  终于在石头后面找到了他,沈相沉见是他,条件反射一般猛的抬起扔在旁边的行李,细心收拾了一遍,确认没有东西遗漏下后,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笑道:“师弟,你怎么来了我刚刚休息一会,这就走。”
  苏殷卿“哼”了声,甩头走人,没走几步,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一脚把沈相沉踹到地上,拿起他的行李急匆匆的走到前头。
  沈相沉只得从地上爬起来,叹了口气,他的师弟总是无缘无故欺负旁人,其中也包括他,次数多了,他也不想纠结于原因了,何必惹麻烦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还不跟上你个废物!”
  沈相沉赶忙一路小跑着追上他,避免他一路上嘴不消停。
  “就是这里了。”苏殷卿在地图上划了一个圈,解开行李,掏出来一堆各式各样的法器,让他们选适合自己用的。
  沈相沉一件没选,因为他根本就没有会使的,拿着也是浪费,他找了块僻静的地方蹲着画圈圈,画着画着,找到了乐趣,索性不管那边的事了。
  “这个适合废物!”苏殷卿激动的从法器堆里扒出来一把明如白玉,色泽清冽,异常修长的剑,可以说这剑是那堆法器中最美观的一个了。
  见沈相沉不在,他把剑放在地上,其中一名弟子拿起那剑,观摩了好一会,苏殷卿一把夺过来,抱在怀里 ,似乎对这剑视若珍宝,情有独钟。
  那弟子道:“你干嘛?你不是有法器了吗?”
  “我才不管,这个是我的,你别想抢!”
  苏殷卿又往怀里抱了抱,那弟子拿他没辙,又不敢惹怒他,碰上苏殷卿这类性格霸道之人,他也只能吃哑巴亏。
  “你们在干嘛?”沈相沉刚回来,就看到两个人争的面红耳赤,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
  “没事!”两个人异口同声,各自冲沈相沉翻了一个白眼,分开了。
  再观此地,外观处极为诡异,村口处有浓雾遮挡,可见度几乎为零,想知道是何种模样,恐怕只有进去才知道。
  勉强摸索,一行人总算进了村,意外的是,此村同其他村一样,毫无差距。
  炊烟袅袅,错落有致,俨然是一副美好景象,哪里像有邪物出没的样子
  除非,邪物不在这村内。
  苏殷卿作为一行人中修为最强,威望最高的人,拍拍手,将所有人都集中在一起,理直气壮似的发号施令:“这样,你们两人一队,分头去问这里的村民,最近有没有见到邪物,或有没有被邪物所困扰,巳时三刻在这里集合。”
  众人立马分成了两两一队,分散开来。苏殷卿见众弟子已散去,自己也准备去打探消息。
  ——总感觉背后有人在盯着他,蓦然回首,沈相沉正满脸不好意思,手掌摩挲。
  “师弟.....”
  苏殷卿早该想到:谁愿意和他这个废物待在一起?难道把他一个人扔在这?待会他被邪物杀了,掌门他们问起来,怪罪到自己头上?
  苏殷卿思索良久,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你...你跟我一起!”
  “我?”沈相沉不相信这是苏殷卿会说出的话。
  苏殷卿一边抱怨:“我怎么就倒了这个霉呢?”
  沈相沉知晓苏殷卿会如此,也是无奈之举,不好强求他,便道:“那个...师弟,其实你不用勉强的,我一个人也.... ”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