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陈情令同人)[陈情令]江澄被穿了【 仙侠修真】──琵琶游

时间:2021-04-06 03:29:09  作者:琵琶游

 

 
  观音庙里,瑶妹曾说,但凡江澄对魏无羡的态度好一点,显得二人的联盟坚不可摧,让别人无从挑拨,事情也就不会变成后来的样子。
  如果,“江澄”做到了这点,事情会变成什么样?
  (娱乐之作,以剧为本)
  
 
  ☆、令愿(1)
 
  莲花坞一间昏暗的地窖里,江澄无力的趴在地上,满身血痕、气息微弱,剌耸的眼中神光全无。
  ——爹娘死了,莲花坞毁了,他也被温晁抓住,化了金丹,成了一个不上不下的废人。
  没有了金丹,根本不可能对付温氏,他永远都不能为爹娘报仇了,只能看着仇人得意,任人践踏侮辱,苟且偷生。
  与其这样,
  ——还不如死了!
  江澄闭着眼,任由伤势发作,静等死亡来临。
  『不想活了?那就给我废物利用吧。』浑浑噩噩中,江澄的脑中忽然响起一个声音。
  “谁?什么人?”江澄费力的睁开眼,眼前一片昏暗,除了斑驳潮湿的石壁,根本没有人。
  『看中你身体的人。』脑中的声音似远似近,音色缥缈,难辨男女。
  “你想夺舍?你究竟是谁?想拿我的身体干什么?”江澄心中警惕,这声音来得诡异,难道是什么邪灵恶鬼。
  他确实是不想活了,但也不想被邪灵夺舍。
  『愿,我的名字。』脑中的声音带着一丝丝蛊惑,『我可以帮你报仇,帮你灭了温氏,你不想吗?』
  江澄拳头紧握。
  他当然想,迫切的想报仇,只要能灭了温氏,他不在乎生死。
  可,这个突然出现在他身体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怨?
  果真是个怨灵?
  “你真的会帮我?怎么保证你不会出尔反尔?”江澄问。
  『难道要我给你发誓?如果你信那东西,我给你发一个也无妨。』愿道。
  江澄想到魏无羡经常乱发誓,他会信那东西才有鬼。
  不过,他现在没有金丹,修为溃散,如果对方强行夺舍,他根本不能拿这个怨灵如何。倒是这个怨灵,明知他的状况,竟然没有强行夺舍,应该不是个极坏的,也许可以一信,况且,不信又能如何?他已是案板鱼肉,逃不掉,既然如此,倒不如争取一些条件。
  “不能伤害我阿姐。”江澄提出第一个条件。
  『好。』愿爽快应下。
  “也不能伤害魏无羡。”江澄又提第二个。
  『可以。』
  “帮我夺回莲花坞。”
  『没问题。』
  “若你敢骗我,哪怕我死了,也绝不会放过你!”江澄放狠话。
  『呵!』一声意味不明的笑。
  江澄尚未听出这声笑的含义,眩晕就猛地袭来,瞬间失去了意识。
  江澄的肉身也跟着陷入昏迷。
  ……
  夷陵监察寮。
  温情看着沉默着站在月下的魏无羡,想着屋中躺在床上,失了金丹昏迷不醒的江澄,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
  温晁血洗了莲花坞,她身为温氏一脉,本该和这两人划清界限。可几个月前,魏无羡在大梵山救了她一族,弟弟阿宁更是对魏无羡十分亲近,还亲自跑去莲花坞将人带来这里,她已经无法脱身,更不能装作不知、袖手旁观。
  如今,温晁丢了人,很快就会查到阿宁头上,追来这里,她自己尚且顾不了,又怎么去管别人。
  温情苦叹一声,终是什么也没有说,转身去药房给江澄配药。
  药房里,温情刚抓了两副药,魏无羡突然走了进来:“我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忙?”温情转身看着面容消瘦,精神状态明显不太好的魏无羡,应得有些迟疑,她担心魏无羡是要去找温晁报仇,把江澄托给她照顾。
  “我要医书,所有的医书古籍,能找到的,我都要。”魏无羡道。
  温情微微松了口气,但还是不太赞同:“魏无羡,你需要休息。”
  “我要医书!”魏无羡强调,看向温情的眼神隐隐带着恳求。
  温情定定的看着魏无羡,并不想答应,可魏无羡神色坚定,站在原地看着温情。
  两人在药房里僵持着。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医书给我。”
  魏无羡和温情闻声转头,就看到江澄脸色苍白的站在门口,江厌离在一旁扶着。
  魏无羡见江澄终于醒了,快步走过去,佯作轻松的转移话题:“江澄,你醒了啊,要不要吃点东西?我先扶你回去。”
  愿操控的“江澄”推开魏无羡,看着屋里的温情:“医书给我,全部都给我。”
  温情的眉头皱得更深:“你的伤还没好。”
  “我要医书。”愿执拗的重复。
  温情看向魏无羡和江厌离。
  江厌离悲戚的转过头,显然在来之前已经被说动了。
  “江澄……”魏无羡想劝。
  “医书!”愿打断魏无羡的话,也不看旁边两人,只是盯着温情。
  魏无羡看着这样的江澄,突然就失了声,努力佯装的轻松也消失了。
  江厌离转开的头微微仰起,藏起眼中的泪。
  温情看着脸色苍白却执拗的江澄,知道没法再劝,叹道:“随我来吧。”
  几人行至书房,温情将自家传承下来的所有医书古籍都搬了出来。
  愿跪坐在案几后,拿起一卷竹简就开始翻看。
  魏无羡看着这样强撑的江澄,强笑着去拿江澄手中的竹简:“江澄,还是我来吧,你重伤未愈,这样长久坐着不好。”
  愿抓着竹简不放,恼怒的瞪着魏无羡:“你来什么来?你的金丹又没事,坐在这里做什么?还不抓紧时间去修炼,如果我……就只有你能为我阿爹阿娘报仇了。”
  愿扯过竹简,埋着头一目十行的快速翻看。
  旁边的江厌离也蹲下来,轻声劝道:“阿澄乖,我们先养伤,等伤好了再来看,一定能找到修复金丹的办法。”
  “阿姐,你也去修炼吧。”对于江厌离,愿的语气放软了许多,但态度依然没变。
  “阿澄……”江厌离还想再劝说。
  “阿姐,不要再说了,如果你不让我做点什么,我会疯的。”愿依旧没有抬头,但握着竹简的手却在颤抖,指节也用力得发白。
  江厌离喉间一哽,飞快隐去眼中的雾气:“我……我去给你做些吃的。”
  江厌离站起身,看着同样黯然悲伤的魏无羡:“阿羡,你几天几夜没睡了,先去休息吧,休息好了再修炼,这里……就交给阿澄吧。”
  “师姐,我不累。”魏无羡努力扯着嘴笑了笑,又看了看江澄,转身出去了。
  江厌离无力的闭了闭眼,对旁边的温情道:“温姑娘,可否借厨房一用。”
  “可以,我带你去。”温情点头,和江厌离一起出去了。
  等所有人都走了,一直趴在案几上的愿这才抬起头。
  苍白的脸上,眉头舒展,眼神明朗,哪有半分悲痛愤恨之色。
  失血的双唇轻吁出一口气,总算走了,再不走,它就只能大哭大吼,变身“咆哮帝”了。
  『你居然认得我阿姐和魏无羡,你到底是谁?』这时,江澄本人的声音在脑中忽然响起,『还有,我为什么没有离体?你把禁锢在身体里想做什么?』
  『安静。』愿以意念与江澄沟通。
  『你……』江澄的灵识并没有被封锁,虽然不能掌控身体,但能看到自己身体的眼睛看到的一切,此时,他所见全是古籍医书,联想到刚才的那一番对话,他很快明白这个愿想做什么,『你想修复金丹?没用的,被化丹手化去了金丹,这辈子都不可能再结丹,死心吧。』
  愿没有再理会脑袋里要死不活的声音。
  它并不是要找修复金丹的办法,而是要找到那卷记录移丹的竹简,毁了。
  它非人非魂,只是陈情女孩意难平的强烈意愿所化,它的到来,是为让意难平可平。
  只是,陈情令里有太多意难平,令牌们对陈情世界的人有太多心疼惋惜,比如晓星尘之死、比如云深不知处被烧、比如江枫眠夫妇身死……
  可,不是所有的心疼和意难平都能衍生出它,必须是极为强烈浓烈的祈求祈祷才能化生出它。
  身陨不夜天,谁信年少无虚言,为义之诺,也曾削笛舍剑。
  这句歌词正是万千令牌最大的心疼。
  所以,它来到了魏婴发现移丹之术前夕。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太子不走剧情》
  东曜太子死了,死得太惨太恨太不甘,召唤了一个异世魂附身为他报仇。
  这个异世魂太凶残,跃过空间时,时间也被带着逆转。
  于是,一切从头开始。
  东曜太子出生、修炼、被定下娃娃亲,未婚妻被测出无法修炼,遭家族冷遇。
  然后,东曜太子出面将人护下……
  原东曜太子:???
  错了,是把那个废材杀了,这个废材受欺负,死后会招来杀魂附身,就是那个杀魂杀他,灭他的国?
  新·东曜太子:护好她,杀魂能被招来?
  原东曜太子:……
  剧情:……
  要遭,渣男不渣了,如何保住它的废材女逆袭打脸剧情?
  …………………
  东曜太子出生自带雷霆,修为高深,冷峻、妖孽、强大、不近女色,只有废材未婚妻可以近其身。
  是以,世人皆传,东曜太子独爱其废材未婚妻,全国上下无不扼腕。
  后来,东曜太子的婚约突然解除了……
白凤薇,一个现代杀手,穿越到浮黎大陆一个同名的不能修炼的相府嫡小姐身上,有个堪称天人的太子未婚夫。
  原本,她以为自己穿进了某个逆袭打脸剧本,这个太子未婚夫就是剧情里那种害死自己未婚妻的炮灰渣男,是她要打的第一个脸。
  结果,未婚夫护她极好,更像是温柔男二。
  退婚后,她又觉得太子可能是男主。
  再后来,她才知道,这其实是一个boss。
  早已哭崩溃的剧情:求来个人把这boss推倒!
重点:本文坚持以身体是男、灵魂是女的东曜太子为唯一主角。
东曜太子的大佬身份不可撼动。
太子殿下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如果沾到了,那就是宿命相逢。
不要问这个宿命是男是女,这重要吗?
这,不重要。
因为太子殿下身体是男,灵魂是女,你说殿下是男是女?
不过,太子殿下坚持以自己元神性别为准,所以文中太子殿下均已“她”自代。
 
  ☆、令愿(2)
 
  温情一族世代行医,传承下来的医书古籍经年累积早已难以计数,若是只论医书之数,怕是比云深不知处还多。
  愿坐在一堆堆犹如小山般的竹简中间,这些竹简笨重又占地,几乎占了大半间屋子,另一半还放着一摞摞的纸质医书。
  所以,电视拍摄还是美化了魏婴彻夜找书这一幕,毕竟拍摄需要架设机器以及拍摄轨道,不可能真的堆满一屋子书。
  不过,不管有多少书,它都必须把那本移丹古籍找出来,悄无声息的毁掉。
  温情搬完书籍,就帮忙一起查找。
  愿想阻止却没有理由,只能把纸质书籍分给温情,自己坐到笨重的竹简堆里。
  剧中,魏婴正是在一卷竹简古籍上发现的移丹之术。
  它不担心记错,或者剧情改变,以逻辑来论,移丹这样危险高深且闻所未闻的禁术般的存在,只能在千百年前的古籍里才有可能记载。
  “江公子,休息会儿,吃点东西吧。”温情不知何时出去了,端着一碗吃食走进来。
  愿抬起头,这才发现屋里已经燃起蜡烛,竟是好几个时辰过去了。
  温情已经走到案几前,将盛着吃食的碗放在案几上:“这汤江姑娘炖了一下午,你喝一点吧,喝完再看也不迟。”
  愿看着面前碗里的排骨莲藕,脸上不显情绪,沉默着端起碗,拿起筷子,快速往嘴里塞。
  这莲藕排骨汤在剧中出现次数不少,能得江澄、魏婴一致好评,确实十分美味。只是,它得操人设,不能细品,三两口把碗里东西解决干净,就放下碗筷继续看竹简。
  “江姑娘担心江公子没有食欲,已做好了温汤的准备,没想到,江公子比我们想象得要坚强。”温情将空碗收起,放到盘托上。
  愿道:“不吃不喝并不能解决问题,我还要找到修复金丹的办法,重新修炼,为爹娘报仇,绝不能现在倒下。”
  “江公子能这么想就好。”温情点点头,端着空碗走了。
  愿微微皱眉,温情刚才的话像是在试探什么,她在试探什么?难道是担心它翻看她家的藏书别有居心?
  愿只疑惑了一下,就将精力继续放在竹简上,飞速查看。
  此时,日头已经完全落下,温情出去后并没有再回来,估计是去忙自己的事了,毕竟温情还担任着夷陵监察寮寮主,有自己的事。
  愿一个人在房中,看竹简的速度更快了,几乎是过目就丢,只找记有移丹之术的简画,速度极快。
  终于,在夜深之前,它找到了那卷记录着移丹之法的陈旧竹简。
  『这是……』脑海里,江澄也看到了竹简的内容,惊得忍不住出声,这世上竟还有这样的禁术。
  愿没有理会江澄,抓紧时间毁卷。
  这具身体已经没什么灵力,没办法用灵力瞬间摧毁,也不能焚烧,气味容易惊动外面,只能用最普通的办法。
  墨汁毁字。
  愿在案几上找出埋在一堆竹简下的石砚,倒上茶水,飞快研磨,磨出墨汁后,拿起砚就要泼洒。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