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罗喉计都【 仙侠修真】──枫眠车越

时间:2021-04-06 03:24:35  作者:枫眠车越
 
我以为中天神殿便是我们的终结。
未曾料到,原来,这才是我们缘分纠葛的真正开始。
是天意?是因果?亦或是天道垂怜?
【ps:本文是基于电视剧剧情的意难平续写。坚持贯彻‘绝不OOC’的底线,努力让大家可以看到最想看到的帝都圆满结局,谢谢大家的支持。】
 
 
  ☆、第 1 章
 
  神魂消弭于天地间,我的意识也随之抽离。如梦似幻间,我仿佛看到了柏麟静静的看着我,唇形微动,似是说了句什么。
  然,不等我读懂,意识终是沉于了混沌。
  ......
  我不曾想,世间竟有如此匪夷所思之事:我竟回到了一千多年前。
  睁开双眼时,眼前黑沉沉的一片,是修罗族的天空。
  我动了动身子,碰倒了几个酒坛,叮叮当当滚下石头。
  在修罗族独酌的时候太多,我并不能记得是哪一回。只不过,最好是还不曾认识柏麟的时候。
  许是碰倒酒坛的动静略大,很快便有一个小侍卫跑了过来。
  我记得他。
  准确说我记得他死前的样子。定坤只一剑便削了他的脖子,他的眼里还带着茫然,便已化为了黑烟。
  “计都将军,您殿中的那颗珠子亮了好一会儿了。您是否去查看一下?”
  珠......子......
  呵,原来已经是认识柏麟了。
  这颗珠子是昔日我同柏麟交好时,他赠与我,用来与我联络邀约的。
  而今再亮,莫非柏麟要见我?
  只可惜,我已再无复当初看见珠子亮起时的欢喜心情了。
  “不必理会,下去吧。”
  小侍卫老老实实的行了个礼,下去了。
  我翻了个身,拿起未喝完的酒,正欲饮时,忽而脑海里翻腾出一抹欣长的身影。沾上唇齿的酒液登时失去了醇香滋味。
  “不知道一千年前有没有浮玉岛的百花清露酒......”我自言自语。
  辗转了一会儿,竟鬼使神差的拂袖化为黑烟,飞入了寝宫。
  那颗珠子还在锲而不舍的亮着,上面隐隐浮动着一行字:新酿方启罢,待君共饮之。
  字的下方流转着一道临时通行符文,这是我和柏麟曾经的秘密,也是我来看它的原因。
  修罗界与天界隔了一重人界,彼时的人间与千年后并无不同。我特意绕去了浮玉岛,却终是空手而返。只在街边发现了青团,用夜明珠换了几个揣在袖子里,直奔天庭而去。
  有了柏麟的临时通行符文,我隐了身入天宫畅通无阻,片刻,便来到了天池。
  没错,我并未去若水之畔,而是来到了褚璇玑记忆里司凤常来的那个天池。
  绕着天池寻了一圈,终是在天池一角的花丛中发现了一团火红。
  彼时的司凤尚是绒毛未退的小鸟,蜷缩在翅膀里酣睡的模样煞是有趣。
  我不忍吵醒它,把袖中的青团放到它面前,便转身离去。
  才出天门不远,身后忽而传来一个声音:“计都兄何以来而却反?我可是备好了美酒正盼着计都兄呢。”
  我转身,眼前的柏麟一如记忆里那样举止端雅,温润淇奥,仿佛世间的恶都与他分毫不相干,若非重生一场,我无论如何也不会知晓,他柏麟才是这世间最卑鄙的恶人。
  见我看他,柏麟满眼诚挚的做了个邀请的姿态:“今日的酒可谓妙哉,计都兄可莫要错过。快快与我而来。”
  滞顿半晌,我笑了笑:“很好。”
  
 
  ☆、第 2 章
 
  若水之畔,白玉亭。
  一砖一瓦一花,皆如记忆里一般,丝毫不曾改变。
  这里曾是我最喜欢的地方,如今重游,却只觉可笑与可怖。
  “计都兄,请坐。”
  我不动神色的坐下,看着他儒雅有礼的同我寒暄,为我斟酒,听着那酒液滑入玉盏的清脆响声,只觉从骨子里泛起的恶寒和厌恶。
  许是我久未出声,柏麟面带诧异的询问:“计都兄可是有何心事?”
  心事?
  我嗤笑了一下,站起身,将玉盏随手倾入若水。这酒,我此生都不想再喝。
  身后有衣料摩擦声,似是柏麟起身走了过来。他一只手按在我的肩头,面露担忧的问我:“计都兄这是何意?莫非我有何不周之处得罪了计都兄?”
  我往后退一步,不留痕迹的挣开那只让我毛骨悚然的手,笑了一下道:“柏麟,我有话问你。”
  柏麟蹙着剑眉面色隐隐有些发白,眸中似是有些哀伤。他勉强道:“计都兄请讲。”
  “在你心中,妖魔族是否都该死?”我道。
  他似是没想到我会有此一问,半晌哑口无言。
  我也不去催,只是依旧带着一丝笑静静的看着他。
  又过了一会儿,他仿佛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略带喑哑道:“计都兄,你问这话......叫我如何回答......”
  我打断他的话,冷声道:“我会劝说修罗族退守魔域,只要天族不挑衅,妖魔界永不起战事。”
  空气一时间又安静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柏麟才面带一点喜色道:“此话当真?”
  我嗯了一声,拱了拱手,转身离去。
  柏麟从后面追上来,抓住我的手,刚刚浮起的喜色被我看不懂的一种情绪给压了下去。他似有慌乱的开口:“计都兄,你要去哪儿?”
  我道:“”回魔域。
  柏麟一张手,露出一盏新注满酒的玉盏,笑了一下道:“可是,我们的酒还未喝完......”
  他的笑,竟让我觉得有一丝可怜和讨好的感觉。但我并不想再喝他的酒。
  使巧劲儿挣开他,我淡淡道:“柏麟,你同我交好,不过就是为了天界与修罗族的战事,如今我如你所愿,以后便不必相见了,我烦的紧。”低头看了一眼他盏中微微荡漾着琥珀光的酒,又道:“其实,天界的酒太冷了,我早已喝怕了。”
  话毕,我毫不犹豫的转身而去。
  在他为我斟酒时,我通过酒味便知并不是他害我那次。但,重活一世,我再也不想看到他的那副嘴脸,还是尽早说开,尽早结束一切为好。
  从此,他为天界,我为魔域,从此永不相见,各自安好,足矣。
  出天门时,临时通行符已经失效。本以为至少要惊动几个天兵才能离开,孰料从他们眼前走过也未引起他们的注意。
  走到界边时,我顿住脚,望着眼前云海尽头的夕阳,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有扑棱棱的翅膀煽动声,一个熟悉的气息落到我的肩头。
  我笑:“为何要帮我?”
  肩头一轻,金红如太阳的金翅鸟落到我面前,化为我熟悉的欣长身影。他带着我记忆里不曾见过的开朗笑容,眨了下眼睛,反问道:“为何要送我点心?”
  我道:“味道如何?”
  他随手变出一个,咬了一口,砸吧了下滋味,摇摇头道:“虽说未吃过,但总觉,若我来做,定然比这个好吃。”
  我点点头。的确,司凤的手艺却为不凡。
  他又咬了一口,有些骄傲道:“我基本尝出了它的配方,日后可以做做看。”
  我饶有兴趣道:“既是我送你的点心,你也该投桃报李,做成之日,可否送我一份?”
  司凤咽下最后一口点心,潇洒的拍了拍手道:“除非你给我魔域的通行令,否则我可不敢去。”
  “好。”我毫不犹豫的答应。张手凌空一取,便把带着我魔息的通行符召唤了出来递给他。
  他大概没想我真的会把如此重要的东西随手给他,愣了须臾,朗然一笑,痛快的接过去:“难怪我第一眼就觉得你很不错,果然。你且等着,过几日我便去寻你。”
  
 
  ☆、第 3 章
 
  如我未曾记错的话,这几日便是修罗王与众妖魔族首领商量攻打天界的时间。
  之后才有了天魔大战,天界败退,而后柏麟使出了那下三滥之计那些事。
  果不其然,我刚回到魔域后没过几天,便有一侍卫过来同我禀报说修罗王请我去参加私宴。
  我犹记得,当时我苦恼于一方是对我恩重如山的修罗王,一方是我倾心相待的知己柏麟,为了逃避,便以修炼为由拒绝参加了他们商议讨伐天界的私宴。
  然而,本以为我此番苦心,柏麟能理解,孰料终究是错付了人。
  见我出神良久,小侍卫战战兢兢的出声提醒:“计都将军还是不愿参加吗?那末将......”
  “告诉吾王,我即刻便去。”
  修罗王的宫殿建在水泽之上,隔着一重水域,都能看到开阔的场地上热闹非凡。
  我看着这群觥筹交错志得意满的妖魔族人,耳畔仿佛还能听到他们死于定坤下时的哀嚎。如此,我更坚定了我要做的事情。
  我的到来,修罗王很高兴。他正在和众妖首领商讨着如何攻打天界。见我来了,连连招手让我过来同他们一起商讨。
  我只是摇摇头,动用法力,让在场所有妖魔都能听到我的声音:“吾王,我来劝您休战。”
  “休战?”
  “休战?”
  “计都将军失心疯了吗?我们明明胜券在握了,居然让我们休战?”
  “他不会是反水,变成天族走狗了吧?”
  叽叽喳喳,鼎沸不断。我能感觉到刺到我身上的都是或惊或怒的目光。
  我无所畏惧,直直的看着修罗王。我只要他的态度。
  修罗王目光晦暗不明的盯着我,声音听不出喜怒:“计都,给我你的理由。”
  我笑。和修罗王相识多年,我一直知晓他其实也不愿打仗,他也在找一个能平息众妖魔战意的法子。
  他这句话,便是在等我替他做这件事。
  我抬手一挥,将我记忆里最惨痛不愿回忆的那些景象一一展现在半空中。
  画面里,处处都是刀光剑影,妖魔族人的惨叫声此起彼伏,鲜血浸染了整个魔域,所有的魔息都被镇压到地下,永不见天日。
  回忆播放完毕,我留意到画面里出现的一些惨死的妖魔恰好正在宴会上。他们面色苍白,刚刚的意气风发已然荡然无存。
  我看着满目震惊的修罗王,一字一顿道:“若妖魔族宣战,这,便是我们所有人的结局。”
  “计都将军,你拿这些幻象来磨灭我们妖魔族的斗志到底是何居心?妖魔族宣战是众心所向,岂是你一句休战就能罢了的?吾王,您千万别听计都将军的,他怕是已经疯魔了。”
  我目不斜视,单听声音便知是元朗这厮。千年前千年后都是这幅假惺惺的阴损模样,我根本不屑于看他一眼。
  这时候,修罗王左边一个人懒洋洋伸了个懒腰,慢条斯理道:“我认为罗喉计都说的不错。咱闲着没事儿打什么仗,怪累的。跟天界说清楚:只要你们不招惹妖魔族,妖魔族就不打你们,三界一直和平安乐,大家有酒喝酒,有肉吃肉,乐乐哉哉的,不挺好吗?”
  一直没说话的修罗王,这时候终于开口了,他沉声道;‘’你给我们所看的景象,是从哪儿来的?”
  我摇摇头。这件事实在太过匪夷所思,怕是说了更加不容众人信服。我只笃定的回答:“若您信我罗喉计都,便把今日看到的景象记在心里。妖魔族从此休战,与天界互不相干。”
  修罗王思索良久,终是点了头。
  我舒了口气,自此,妖魔族总算可以逃过一劫了。
  宴后,修罗王亲修书信,递与我道:“我早知你同柏麟帝君交好,如此,这休战书便由你去送吧。”
  我本想拒绝,但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接了信,捏了个诀,直奔天宫而去。
  没有临时通行符,天宫门口的天兵立刻发现了我。将我团团围住。
  我道明是来送休战书,便有天兵急匆匆进去禀报。很快,便有命令下来,允我入天宫一见。
  天帝信奉无为而治,早些年便去了人界仙山隐居。天界一直是柏麟掌权,这道命令自是他下的。
  入了天门,一路向东,便是去往中天殿的方向。途径天池时,我特意留意了两眼,却未见到司凤。
  没过多久,中天殿便到了。柏麟似是等候了多时,见我来了,急急迎了上来。我躲开他欲执我双臂的手,一张手,将修罗王的休战书递给他。
  在他惊愕目光中,我冷冷的开口:“如你所愿,从此天魔再无战事,柏麟帝君可以高枕无忧了。”
  话毕,我拱了拱手,转身离去。
  有风声呼啸,柏麟移形换影,抢先一步拦住了我的去路,我险些撞进他的怀里。
  他攥着我的肩膀,表情是我不曾见过的失态。他直直的看着我,喑哑道:“计都兄何时与我如此生分。是......是我哪里做的不周全,让计都兄失望了吗?”
  
 
  ☆、第 4 章
 
  “放开。”我沉声道。
  他置若罔闻,依旧紧紧的攥着我的双肩。我能感觉到他指尖传递过来的微微颤意。
  他的眼神愈发哀伤,还夹杂了一些我未读懂的情绪在里面。
  我有些诧异,但更多的是烦闷厌恶。
  近在咫尺的这张脸,和记忆里那个可怖的暗室里的那张脸纹丝合缝的重叠在一起,我多看一眼,都会忍不住从心底里翻腾起恨意和厌恶。
  而恨意和厌恶的尽头,则是我永不愿提起的那一丝卑微的无人知晓的念想。
  我阖眼深吸一口气,再睁开眼时,目光却投向殿外的渺渺云海。
  我平静的说:“柏麟,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可如实回答我?”
  柏麟如蒙大赦,眸光登时亮了许多,他恳切道:“计都兄尽管问。”
  我叹了口气,目光终于转向了他:“在我递交休战书之前,你是否已经考虑过放弃我,成全你的大义?”
  柏麟面色一僵,哑口无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