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和顶流营业后我红了》【都市情缘】──渥赭

时间:2021-04-05 13:10:34  作者:渥赭

 

 
 
第1章 初次见面
  “是真的吗?”
  赶往《姐姐恋爱吧》录制现场的车上,薛宁荔紧张地搓手,转头问旁边的经纪人,表情和语气一样忐忑小心。
  “确实是真的。”
  经纪人宋词冲她点头,和她一样初出茅庐,黑框眼镜和格子衬衫穿在身上仿佛是个程序员,青涩面孔上也盛了忐忑:“尤姐比咱们红,凡事多让让她。不过你也不要泄气,我们也是有红的机会的。”
  宋词口中的尤姐是尤清歌,时下最红的女团中的vocal位,和漂亮面孔一样远扬的是不近人情的冷淡性格,是《姐姐恋爱吧》中最高关注度的艺人,是她即将迎来的CP。
  薛宁荔一焦虑忍不住抬手要啃指甲:“尤清歌为什么要接这个节目啊?完全就是我在吸血诶……”
  心底压着一句话,我不配的,对方可是闪闪发光的大明星尤清歌啊!放眼望去,内娱偶像谁不知道尤清歌啊,在热搜买房的团里人气垫底但拎出来也是可以碾死一片的大人物。
  “我们不就是为了吸血才来的吗?不对不对,是为了引流!尤清歌既然上了这个节目,肯定是要组CP啊?既然有人要和她组CP,为什么不能是你薛宁荔呢?”
  “我不红啊。”
  车内忽然陷入一片尴尬的沉默。
  薛宁荔没说错,她只是一个十八线小演员,日常在各个网剧里面蹭镜头,最厉害的角色是有五句台词,是被男主角的盛世美颜吸引后前去搭讪后被女主愤然拒绝的路人小甲。苦心经营的微博账号有寥寥十数个粉丝,每一条微博评论都亲自翻牌回复,不过最后被宋词阻止了。
  “你知道节目组为什么请你吗?”
  宋词忽然郑重其事,语气凝重得让薛宁荔屏息凝神,却听到了如下的内容:“因为请完尤清歌之后没多少钱了,拉不到投资,退而求其次就找了我们公司的夏知了,知了说不想来,但把你推荐过来了。”
  “啊这——”
  也太退而求其次了。还有,夏知了果然是她的好姐妹嘤嘤嘤。
  “对了,我们是新人,要听话点,给的剧本就按照上面演,有了尤清歌被骂都是黑红黑红的,多少人都羡慕不来,知道吗?”
  “知道了。”
  薛宁荔点头,然后低头打开节目组发过来的剧本,认真地看了十秒钟,重新发问:“傻白甜?’”
  宋词望着窗外,深沉点头:“不错,编剧人很好,这个定位很适合你。”
  “不是,这里只有三个字——傻白甜。”
  薛宁荔委委屈屈地把剧本推过去,白纸上确实只有三个字,这下连宋词也懵逼了。
  这,编剧是怎么想的呢?
  宋词明白对方想要打造无剧本的真实明星恋爱真人秀的决心,但这样的剧本实在让人头疼,再对上艺人委屈巴巴的小脸,他只能硬着头皮瞎说:“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傻,就是单纯;白就是皮肤很白;甜,就是笑起来很甜。”
  “这样哦?”
  薛宁荔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但还是有被说服,点着头一脸“我明白了”的表情。
  “所以啊,节目中途休息补妆的时候记得把皮肤抹白一点,知道吗?”
  “知道了!”
  薛宁荔点头,高马尾被甩得一晃一晃,宋词急忙闪避:“记得凡事多让让尤清歌啊,咱们未来喝粥吃饭就看尤姐了。”
  “好的!”
  薛宁荔答得铿锵有力,裹着白色棉服下车后就一路小跑,接应的工作人员以及摄像师都不明所以地跟着跑了起来:“小薛你怎么跑起来了啊?”
  “激动啊。”
  薛宁荔答得真诚,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望过来时几乎要戳进人心底,工作人员被看得心漏跳几拍,还是抓住她的手停下来:“你期待甜甜的恋爱吗?”
  薛宁荔陷入沉思,她知道自己要立好傻白甜的人设,那么问题来了,傻白甜应不应该期待甜甜的恋爱呢?
  “期待!”
  知道对方只是十八线没有太多工作的小演员,生怕她被镜头怼成鹌鹑的工作人员才把麦给她别上,就听见对方大声回答,随即扬起唇角笑容明亮。
  “我超甜的!”
  年轻貌美的女孩子自成风景,扎着高马尾大棉袄裹得严严实实也一样漂亮,冲镜头笑得明亮露出八颗牙齿。
  十八线好可爱啊。工作人员搓手,继续下一个问题:“如果有机会和女孩子恋爱,你的理想型是什么样子的呢?”
  薛宁荔再度陷入沉思。她只知道尤清歌很红,微博热搜上几乎是买了房的流量爱豆,是清冷且生人勿近的性子。如果要组CP的话,应该要把话题往对方身上靠吧。
  “我喜欢漂亮的人,含蓄内敛的性格。”
  谈及“漂亮”,薛宁荔下意识舔一下嘴唇,在心里为自己证名,欣赏美人乃人之常情,并不代表她是lsp。
  “那你知道今天会和谁约会吗?”
  薛宁荔早早看过剧本,但还是一半期待一半紧张地开始搓手,瞪大眼睛:“我听说是,尤清歌前辈?”
  工作人员点头,一路上边问话边走路,薛宁荔已行至公寓门前,她转头看摄像机:“我一打开门,前辈就会站在里面吗?”
  工作人员摊手:“很遗憾,你的想法是错误的,不过你现在可以进去看看里面——以后三个月都要住在里面了。”
  薛宁荔推门而入,没沉浸于欣赏漂亮的大房子,在工作人员的指示下走上楼梯,寻找自己的房间。她一边走一边瞟门牌上的名字,越看越心惊肉跳,最后才在二楼走廊尽头的门前发现她的名字牌。
  好家伙,是真的好家伙!
  三组CP一共六人,除她和已知的尤清歌以外的剩下四人不是不温不火的二三线艺人,就是国民度很足的童星艺人,更显得她像是来打酱油的了。
  温周,二十有余,荧屏形象一般是温柔知性的职业女性,事业上不温不火,来参加节目应该是想再冲刺一把。
  徐云诺,二十出头,在大热网剧里面饰演傻白甜女主后一炮而红,不过真实性格大大咧咧不会和她撞人设。
  谢潼,和尤清歌一样是女团出身不过不是同一个团,以清纯少女人设出圈,漂亮得很含蓄温柔。薛宁荔曾经在朋友圈给她拉过票。
  黎瑄,solo出道的歌手,实力很好,常年居于音乐榜单上。艳光四射的烈焰红唇的出圈动图依然保存在薛宁荔手机里。
  这个节目是让她来组CP吗?是让她来公费追星吧!
  摄影师将她倒吸冷气的小表情捕捉,薛宁荔也没在意表情管理,对着摄像机叹气:“我好紧张。”
  无人回应。
  工作人员笑着将她的行李箱放置在门口,薛宁荔自己推着进去了。听见门被合上的响声,薛宁荔将行李箱一推,倒在床上吸气:“我好累……”
  语气疲惫无奈得让人以为她才是行程匆忙的大明星,事实上只是宅家久了走两步都体力不支的小废物罢了。
  薛宁荔在床上翻滚了几圈,最后停下来时仿佛想到什么,缓缓仰头——然后看见了在她正上方闪着红灯的摄像机。
  ?
  !
  开了多久了?薛宁荔捂住脸,半天后分开手指小心翼翼地观察摄像机,甚至上前挑逗:“你在拍吗?”
  薛宁荔仰脸去看,原本是特殊角度,漂亮面孔却依旧看起来毫无破绽,不断在摄像机面前放大。
  “看得见我吗?”
  薛宁荔玩心起来了,对着摄像机扬声,甚至伸出手挡住又撤开,像玩心大发的小朋友。不过几分钟又懈怠下来,开始认真收拾行李。
  收拾好了之后,薛宁荔重新裹着白色棉服下楼,也不觉得长到脚踝的棉袄不便于行动,正襟危坐地坐在沙发上等待着下一位嘉宾到来。
  “你好!”
  门一被推开,薛宁荔立刻从沙发上弹跳起来,几步过去替对方拉住行李,拎一下,还有点沉:“你好,我是薛宁荔,我帮你抬吧?”
  进门的正是嘉宾之一,爱豆出身上镜为了好看,大冬天只裹了黑色大衣,里面是单薄的纯白长裙,鲜亮的口红不知道是为了漂亮还是掩盖冻得发紫的唇色。
  谢潼原本还在回答节目组的问题,工作人员也没想到薛宁荔居然会整这一出,也乐得见嘉宾和睦,乖乖地把行李箱让给了薛宁荔。
  谢潼露出几分意外神色,也没阻拦,也冲薛宁荔笑了笑:“你好,我是北极星少女的谢潼。”
  “我知道你,我有看过那个节目,我很喜欢你。”
  薛宁荔点头,不好意思看对方表情,低头卖力地搬行李箱,上台阶上得微微有气喘,也忽略了谢潼对她稍带打量的目光。
  我还给你投过票呢。
  把行李箱搬至房间门口的那刻,薛宁荔忽然又听见门被推开的响声,她低下头,暗中保佑谁都可以,不要是尤清歌。
  毕竟毕竟,对方才是她的CP,可她此刻正帮别的漂亮妹妹抬着行李,怎么看怎么有戏剧性。
  尤清歌的粉丝会把她撕成碎片的,呜呜呜。
  大门很快被开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冷若冰霜的脸庞,眼睛细长,上挑眼尾带着红引人心头一电,高鼻红唇,妆容精致得像是刚从舞台上走下来,眼角处还有亮晶晶的水钻,映着光闪了一下。
  事实上,应该是真的刚刚从舞台上走下来。像谢潼一样裹了单薄的白色大衣,耳朵和脖颈上都有大而闪亮的宝石坠子,大衣敞开露出内里的黑色抹胸短裙,高跟鞋跟尖细得让她担心下一秒跟就要折断。
  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尤清歌,她的CP,来了。
  薛宁荔放下谢潼的行李箱,惴惴不安地往楼下小跑过去,尤清歌逆着光走来,光为其镀上金边,过分耀眼。
  “你好,我是薛宁荔。”
  明明是一模一样的开场白,再说一次就变得气势不足起来,薛宁荔不敢伸手去碰她的行李箱,只能试探地挥了挥爪以商量的口吻问:“需要我帮你拿行李吗?”
  “不用了。”
  尤清歌后退一步,警惕地护住自己的行李箱,眸光冷淡地从她身上掠过,落在才合上的谢潼的房门上,短暂停留几秒又移开:“你可以让开一下吗?”
 
 
第2章 貌合神离
  “哦,好的。”
  薛宁荔从楼梯下来,让出位置让尤清歌上去。看着对方头也不回地往上走的背影,她站在原地思索一下又跟了上去,也没好意思再搭话,默默溜进了自己的房间。
  刚才才把行李箱收拾好,东西摆放的位置有序,不难找到她摆放在柜子里用礼物盒精心包裹的礼物。
  摄像师嗅到精彩气息,敲门后抬着摄像机进来了,薛宁荔犹豫一秒,举着礼物向镜头展示:“这是我给尤清歌前辈准备的礼物。”
  她垂首,幻想了一下对方看见礼物的惊喜表情,忍不住露出傻笑,从一个看起来就乖巧天真得过分的漂亮妹妹变成了一个看起来智力有点问题的憨憨。
  “所以,现在我要去给尤清歌前辈送礼物了。”
  薛宁荔起身,快步走出房间门,长发掩住发红的脸颊也还是露出了红通通的耳朵,而这一切都被摄像机捕捉着。
  为了方便组CP,尤清歌的房间挨着她的房间,不过几步就到,可呼吸还是因为送礼的对象变得急促起来。
  薛宁荔轻叩房门。
  “尤清歌前辈,在吗?”
  又是一句蠢话,毕竟刚才她才亲眼看着对方走了进去。不过犯蠢多了也没什么。
  门很快开了。
  尤清歌并没有如摄影师所想那样热情地打开房门迎接她的CP,而是谨慎得像是在提防着什么,只将房门拉开一条缝,慢慢拉开最后露出一张冷若冰霜的美人面孔。
  或许是在房间里卸妆,想要更换成更加适合营业的妆面,尤清歌的眉眼比才进门时看起来温柔了不少,依然漂亮得惊心动魄。
  尤清歌确实很漂亮,五官精致皮肤细腻,让人很有伸手抚摸一下的欲望。即使走得这么近了,薛宁荔也没能挑出瑕疵。
  “我……我准备了一个礼物想送给前辈。”
  薛宁荔忽然连嘴巴都不自如起来,目光短暂相接后移开,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感受着脸上温度的不断上升。
  啊,如果想要煎鸡蛋的话,现在敲破外壳直接倒在薛宁荔的脸上就可以了。
  “什么礼物?”
  尤清歌依然脸色不变,是会让后期头疼如何加粉红浪漫泡泡营造气氛的冷酷脸,身高差让她垂眸看薛宁荔,居高临下,仿佛带了审视,给予了薛宁荔一种上课偷吃零食被老师抓住的感觉。
  薛宁荔也愣住,求救一般地朝举摄像机的大哥投去目光——这,我要说出来吗?
  摄像师没和尤清歌合作过,但多多少少有从同行那打探到一些对方的性格脾气,早有心理准备,只无奈摊手——说吧。
  薛宁荔转头看尤清歌,两人视线一旦对上,她又磕磕绊绊起来:“是,是那个,捕梦网。你知道吗?”
  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后面好像变得轻松起来了,也好像是因为尤清歌微微地笑了一下?
  事实上确实是,尤清歌的唇角微微勾起,目光落在她身上,两人就这样对视着。
  “你听过吗?只要把它挂在床头,美梦会穿过网降落在你的身上,它会庇佑你不被梦魇困扰,夜夜都有美梦相伴。”
  终于把背得滚瓜烂熟的话完整地说了出来,薛宁荔也发现了对方的笑容,用试探的语气询问着,也在同一时刻把礼物递了出去。
  “你会喜欢吗?”
  好像幻象一样美好且虚幻。薛宁荔眨了眨眼,尤清歌却依然是笑着的,甚至伸手把礼物接住,温柔地回话:“真是谢谢你了。”
  “不用谢。”
  “这次来得很匆忙,那我先欠着你一个礼物好不好?”
  尤清歌用试探性的语气这样问她,唇角扬起,仿佛真的在安抚因为得不到礼物而大发脾气的女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