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异类【年下】──飞个球球

时间:2021-04-05 02:31:25  作者:飞个球球

 

  韦云川在还是人类15岁时异能爆发,成为洛嘉异世界的异类。
  韦云川在多次想要逃离洛嘉世界后,成功引起了洛时的注意。
  “从这逃出去的‘天使’,只有死路一条。”洛时说。
  “我才不要当什么‘天使’,我要回家!”韦云川梗着脖子应。
  洛时瞬间移动到韦云川面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说:“你没有资格谈条件,你只能服从。”
  “你要么现在杀了我,否则我总有一天会将你踩在脚下。”韦云川恶狠狠地回。
  “哦?一个连法杖都召唤不出的黑发人类,我倒是很期待。”
  10年后,韦云川一战成名,又成功引起了洛时的注意。
  韦云川处处挑战洛嘉世界的底线,让异世界的长老们感到头疼。
  韦云川的叛逆,却让洛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这种异类的存在,像是给了洛时巨大的光明与希望。
  “你要不要成为我的‘骑士’?”韦云川微微抬着他的下巴问。
  洛时倪着双眼,透着慵懒,还从没有人敢这么问过他。
  “我如果说不呢?”洛时回。
  “我不会让你说不,你没有‘不’这个选项。”韦云川在一瞬间召唤出法杖,光芒四射,他一头银发在风暴中飞舞,法杖的光亮照着人眼睛生疼,洛时却扯了扯他的嘴角。
  “真是让人头疼。”洛时宠溺的说道。
 
 
 
第1章 
  “殿下。”沉宁站在殿外,低声喊。
  这个时间段是洛时的午休时间,通常没有急事,沉宁是不敢来打扰的。
  “何事?”洛时低沉的声音从室内流出来,透着点不耐烦。
  “启禀殿下,那个人类世界来的男孩,又.......跑了。”沉宁简单报告道。
  “啧。”洛时发出了轻砸舌头的声音,沉宁站在屋外浑身一颤。
  洛时作为校长,对任何一个进入校园的“天使”都有看护责任。不管他是自愿入园,还是被迫入园。至于这个人类男孩是如何一次次从层层包围的学校逃出去,洛时连想都都不愿多想。
  “这是第几次了?”洛时带着压力的声音从殿内响起。
  “第.....第五次了。”沉宁回。
  洛时捏了捏自己的鼻山根,有些不耐烦。他随手招来一件衣服,披在身上。
  沉宁还站在屋外,有点摸不清洛时的想法。正打算开口的时候,门打开了。
  “殿下。”沉宁向洛时行了一个礼。
  “在哪儿?”洛时刚睡醒,还没有束发,一头银发洋洋洒洒披在身后,洛时半倚着门框,高大的身材,笼下一片阴影,无形中给人一种压迫感。
  洛时英俊的外貌让人不敢直视。
  “在西边边界。”沉宁低着头如实汇报。
  “呵,走吧,去看看这个人类小子。”洛时拢了拢披在身上的衣服,还是一贯的清冷。
  “是”。沉宁低着头,跟在他身后。
  不多时,洛时就到了西边边界。
  人类男孩已经被众多卫兵围着。那男孩留着一头的黑色短发,满脸的戾气,脸上已经有多处擦伤,脚上还有身上都有多处被利器划伤的痕迹。手无寸铁的他,正用尽全力在和卫兵们拼搏。身上的衣服被卫兵手里的长/枪划地褴褛。他看上去孤立无援,毫无胜算,却还是咬着牙在坚持。
  洛时慵懒的站在一旁观战,并没有上前的意思。
  沉宁立在一旁,他向来摸不清洛时的想法,不知道洛时是怎么考虑的。按照学校的规定,无故逃离天使园的天使都可以立即击毙。更何况眼前这个男孩都逃离五次了。
  沉宁时不时看一眼洛时。希望他能给卫兵们一个明确的指示。
  沉宁也属于绝大部分里不同意收这么一个异类来洛嘉世界的骑士之一。至于长老们为什么要收这么一个异类来洛嘉世界,他到现在也一直想不透。
  洛嘉世界的“天使”,绝大部分是洛嘉世界的天使与骑士所生。就算是人类世界来的天使,绝大部分也是一出生就出现异能,洛嘉世界的长老们会通过制造婴幼儿假性死亡的现象,再将婴儿抱到洛嘉世界。
  那些婴儿会从一出生就在洛嘉世界被抚养,接受洛嘉世界的教育。成为洛嘉世界真正的天使。
  而像眼前这个男孩这样-----到了15岁才出现异能的情况,近百年来都不曾出现过。绝大部分的长老对这种情况,都是持不赞同意见的。
  因为这样的孩子对原有的人类世界已经有了主观意识,在人类世界也有了牵绊,对于未来的“天使教育”也是异常的困难。
  然而就在投票当天,因为其中一个长老的一句话,却让之前一边倒的趋势,变成了所有的长老都投了同意票。
  “他叫什么名字?”洛时在看了一会儿后,才开口问道。
  “回殿下,他叫韦云川。这是他在人类世界的名字。灵长老想给他改名字,但是他拒绝了。”沉宁回道。
  “有意思。”洛时忍不住扯了扯嘴角。朝韦云川走去。洛时突然用了瞬移,将还在与卫兵厮打的韦云川一把抄起,单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韦云川前一秒还在与卫兵们厮打,没注意到突然闪现在眼前的这个人。眼前这个人满头银发,虽然他才刚来十几天,但是他也知道,灵力越高的天使或者骑士,头发的颜色越接近银色。看来这个正单臂掐着他脖子的人,灵力接近满级。
  他一点点被抬离了地面,韦云川愤恨地盯着洛时看。
  会死!
  韦云川因呼吸不上,满脸通红。耳朵渐渐传来了耳鸣声。意识在渐渐淡去。
  会死吗?死吧,反正再也见不到妈妈,再也见不到林琳了。
  就在韦云川觉得自己要被洛时掐死的时候,洛时突然松开了手,将他摔在地上。韦云川在落地的那一刻剧烈咳嗽起来。
  “从这逃出去的‘天使’,只有死路一条。”洛时说。
  洛时的语气淡淡的,说不上狠辣。但是他说出来的话却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他披在身上的外套已经掉落在地上,雪白色的里衣上沾了点韦云川身上的血渍,洛时低头看了眼里衣上的那点血渍,皱了皱眉头。轻啧了一声。
  “我才不要当什么‘天使’,我要回家!”韦云川梗着脖子应。
  韦云川眼神狠厉,像是想要用眼神将眼前这个人生吞活剥了一般,但是洛时却完全不受他的挑衅。
  洛时倪了他一眼,垂下眸子,好似在看一个低等生物一般看着他。
  “‘家’?呵呵呵,你哪来的家?你别告诉我,你没见过自己背后长出来的翅膀。”洛时对着韦云川用嗤之以鼻的语气说道。
  “等你回家以后,你猜猜你妈妈看到你背后长出的这对翅膀,会怎么想?”
  “她还会觉得你是她的儿子吗?呵,别傻了。”
  “你听着,你除了这里,别无去处。”
  “你想死也只能死在这里。”
  “你没有资格谈条件,你只能服从。”
  洛时全程都用十分平静的语气对着韦云川说,韦云川像是被说道了痛处一般,眼眶红了又红,堪堪没让眼泪决堤。
  他全程都隐忍着不想让翅膀长出来。不需要洛时提醒,他也知道,他现在是长出一对翅膀的‘怪物’。
  他像是隐忍到了极限,情绪决堤,再也无法分神去控制翅膀的生长,随着骨头断裂开一般的声音和一声闷哼声,一对雪白的翅膀迅速从韦云川肩胛骨处长出。
  许是韦云川还不擅长让翅膀自由收缩,肩胛骨处像是撕裂般,淌着血。
  那对翅膀,那是一对羽翼丰厚,雪白无暇的翅膀,别说是洛时了,就连站在一旁的卫兵都看呆了。可惜那对翅膀上,沾了许多韦云川的血渍。让这一对翅膀沾染了污秽。
  洛嘉世界已经很多年没出现过这么雪白的翅膀了。
  洛时像是嘲讽般,突然发出冷笑出声。他掩面笑了许久。
  韦云川不明缘由。他还难以承受翅膀长出一瞬间带来的痛苦,这对翅膀还不是很大,像是新生儿的手脚一般,脆弱不堪。他虽有了翅膀,但是他还不懂使用翅膀。他趁着大家不注意的空档,想要从边界中逃出来。
  他跌跌撞撞地站了起来。刚要撞出边界线,
  洛时使用瞬间移动晃到了韦云川面前,他一把掐住韦云川的脖子,将韦云川高高抬起,
  韦云川惊吓的看着身下望不到底的万丈深渊。
  “我当是什么原因呢,原来是有一对白翅膀。”洛时用他慵懒的声线,在韦云川的耳边说道。
  韦云川瞪着洛时,毫不示弱,“你要么现在杀了我,否则我总有一天会将你踩在脚下。”
  韦云川恶狠狠地回道。
  洛时将韦云川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缓缓低下身,看着眼前这个大言不惭的男孩儿,在他耳边说道:“哦?一个连法杖都召唤不出的黑发人类,我倒是很期待。”
  “我总有一天,会让你跪在我脚下。”
  洛时像是没听到韦云川的挑衅一般,缓缓站起身,拂了拂身上,那点沾了韦云川的血渍就不见了。他伸手在空中随手招了招,原先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便披在了他的身上。
  他朝着卫兵招了招手,卫兵们便上前,将韦云川架起,扣上了枷锁。
  “押去禁闭室吧。”洛时摸了摸自己的手腕,淡淡的说道。
  沉宁赶忙上前,站在洛时的身边。
  就在韦云川被架起时,洛时背对着韦云川突然幽幽开口说道:
  “你已经不是人类了,人类是不会有翅膀的。”
  他虽然看不到,但是他感受到了韦云川的气息弱了下去,韦云川的那点希望就这么被他狠狠地剥夺了,韦云川低着头,由着卫兵将他拉走。
  在韦云川走远后,卫兵的头领才站定在洛时的一旁,行了个礼,说道:
  “惊扰殿下了,这一切都是属下的失误。”
  洛时站在一旁,连余光都懒得给那个卫兵的头领。冷哼了一声。
  “连一个半点灵力都使不出来的天使都管不住,要你有何用?”
  卫兵的头领惊起一身冷汗,立马跪在洛时的身边,
  “望殿下再给属下一次机会。”
  洛时这才微微睁开了那双总是睡不醒的双眼,用眼角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卫兵头领。漫不经心地开口说道:
  “他既然是因为放不下他作为人类时的那点羁绊,才三番五次地想要逃出去........”
  洛时讲到这里,就没有往下说了,只是冷冷地看着跪在他脚边的卫兵头领。
  “属下明白。殿下放心。”那人擦了一把冷汗,说道。
  “我说了什么吗?记住,你明白的,都是你自己揣测的。”洛时说完这句话,就拂袖而去。
  卫兵头领朝着洛时的方向跪拜。
  沉宁一个箭步上前,躬着身子,用只要两个人的声音问道:
  “殿下,那韦云川既然拥有这样的资质,不打算纳为己用吗?”
  洛时闻言,发出淡淡的笑声。
  “狮子就应该让他在野外长大,被驯服长大的,就不是狮子,而是小猫。”
  “那殿下为何?”沉宁想问洛时为何要示意卫兵头领去做那些事。
  “我用不了的时候,我也不希望她用。”洛时说完,用了个瞬移回到了自己的宫殿。
  沉宁则朝着洛时离去的方向行了个礼。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观看。
  欢迎交流~
 
 
第2章 
  韦云川被拉到禁闭室的时候,整个人还很恍惚。像是没了灵魂的□□一般,眼里无神。他靠在这个禁闭室的墙上。开始回忆刚刚卫兵头领给他看的画面。
  ------------那是他的家,他看到了他日思夜想的妈妈,妈妈没有半点变化,没有半点憔悴。他还来不及欣喜,下一帧,他就看到了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出现在画面里。他一眼就看出了那个“人”根本不是人,他只是顶着他脸皮的傀儡。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傀儡。可是他妈妈像是完全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一样,对着那个傀儡又疼又夸的。
  他在心里不住地咆哮:不是的,不是的,他不是我!他不是我!!!!!
  可是他的妈妈听不到。他妈妈还是一脸慈爱地抚摸那个傀儡的脸庞。
  卫兵头领看到韦云川的脸色如白纸一般,就知道目的达到了。
  “看到了没有,你的位置已经有‘人’替你坐了,你回到人类世界,也是个异类。还不如在这边安心学习。好好做个天使。”
  韦云川难得的没有任何反驳。好似他才是那是那个傀儡一样,被推进了禁闭室。
  谁允许你代替我的位置!?
  谁允许你过我的人生!?
  谁允许你享受我妈妈的母爱!?
  谁允许你.......?!
  他将自己缩在了角落里。开始回想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他觉得一切都太荒唐了,荒唐地让他觉得这一切只是他的一场梦。
  但是肩胛骨撕裂的疼痛却在提醒他,梦里是不会痛的。
  半个月前,他还是一个刚入学的高中生,他努力了那么久,终于如愿与青梅竹马的林琳考上了市重点高中。两个人还计划着考同一个大学.....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狠狠地把自己的头往墙上砸了砸。
  “韦云川,你别犯傻!”门口的守卫突然开口警告道。
  韦云川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开始低低的笑起来,而后像是魔怔了一般,越笑越大声。
  “疯子。”门口的守卫闷声骂道。
  韦云川想起自己第一次感到自己的不对的那天,他何其狼狈。
  那是他上体育课的时候,他正在班上女生的注视下投篮。就在他跳起,人悬在半空中准备投篮的时候,肩胛骨就如同断裂开般疼痛。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