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打奶毒爽吗【情有独钟】──桑飞鱼

时间:2021-04-04 10:19:30  作者:桑飞鱼
 
  邵爵是一名回归不久的五毒玩家,一手毒经,十八手奶毒,常驻叽叽场。
  亲友:“爵爷,我团里缺个奶毒,来帮忙补个场呗。”
  邵爵:“不会打本。”
  亲友:“没事儿,我开团罩你,演就完事了!”
  这一演,演出事儿来了——
  *
  邵爵低头看着身上仙气飘飘的长裙,
  又抬眸四顾,发上步摇随之而动,
  他不禁陷入深深的沉思中……
  CP:邵爵X阙舟
  十八手奶毒攻X小倒霉蛋犀利刺客受
  注意事项:
  1、剑三奶毒穿越,全息网游主攻文!主攻文!主攻文!HE!
  2、攻游戏角色形象是女装,全球皆知,不存在欺骗感情!
  3、开坑日更,每天12点准时更新,如果没更肯定是咸鱼忘记设定更新时间! 
 
第1章 楔子(小修)
  “爵爷,这我情缘账号密码,你用她的号打。”
  邵爵看着聊天框里的两串数字字母组,眼皮跳了下,他道:“大款,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荻花年代后就没进过五人以上的本。”
  大款语气轻松:“没事儿,我开团罩你,演就完事了!”
  邵爵:“你自己团队招募写演员勿扰,带我个演员就不怕上818?”
  大款:“怕啥,大不了当老板,我把我工资补贴给她。”
  邵爵:“那你直接让我开号去躺不就成了,干嘛那么折腾?”说话间,他已输入账号密码,进入角色登录界面,三个角色全满,而且清一色的五毒,四体型一家只差正太。
  “她哪个号打?”他问。
  大款答:“毒姐,【一曲千蝶】。”
  邵爵选中毒姐号,进入游戏。
  大款又说:“记得切奶哈。”
  邵爵单手托腮,声音懒洋洋中又透着两分无奈:“我不会玩奶毒。”
  大款:“没事儿,奶毒简单,你只要种种菜,下下锅,没事醉舞拉个千蝶掐只蝴蝶完事。”
  邵爵:“……”
  如果竞技场里他的奶毒队友也能这么简简单单奶人,也不会总被打到头飞。
  “爵爷,看看我情缘号,有没有想狠狠欺负她。”大款说着,又猥琐的笑了两声,得亏他俩现在是在YY小房间,除他们外没别人 。
  邵爵玩游戏并不关注外观捏脸,建号七年,除去A的时间只正常点卡消费,不买外观不拓印,遮丑外观还是大款看不过去硬要送他的墨韵青髓,一个马尾白发,可惜重置版后双双翻车。
  【一曲千蝶】这号一身白色长裙,花纹精致,设计贴合,勾勒的成女体型凹凸有致,换成性向正常的男人,或许会挺馋。
  邵爵不为所动——性别不同,爱不起来。
  他操纵【一曲千蝶】走了几步并调整方位,手感略有些不适应。
  他游戏里的角色是萝莉,倒不是他有特殊爱好,而是萝莉体型操作起来手感轻盈,很适合打竞技场。
  “怎么样怎么样,爱上没?”大款闲不住又问。
  “外观挺好看。”邵爵没什么诚意说。
  大款立马得意起来:“那可不,富婆套能不好看?”
  “富婆套是什么?”邵爵随口问,切换心法。
  剑三(仙侠情缘网络版叁)十五个门派大部分是双心法门派,五毒便是其一。毒经心法是内功输出心法,补天诀则是治疗心法。
  比起治疗心法补天,邵爵自打建号便更专注于毒经输出,一直以来也都只玩毒经。之前忙工作A了几年,如今工作稳定才又被大款拉回来,却已是“物是人非”,就连曾经熟悉的毒经再看时已满是陌生感。故而回归后他就弄了矿车套,进竞技场重新熟悉技能和了解其他门派。
  “……我老婆刷了整整一年没刷出来,还是我小红手上周拿她号开团终于出了,可把她给开心坏了,说下周末过来看我。”大款还在絮絮叨叨,光听语气就能想象他的眉飞色舞。
  邵爵对他游戏里“老婆”“情缘”不感兴趣,反正据大款自述,他游戏里的“老婆”没一任是超过三个月的,他问:“副本门口在哪?”
  大款说了个地图,两秒后,又甩来一张圈起红圈的截图,红圈处正是他们这次要打的副本敖龙岛。
  邵爵神行到副本门口,大款又说:“进英雄敖龙岛……诶爵爷,我觉得这次出的金发还不错,小萝莉有根呆毛,我给你买个啊?”
  邵爵脑壳痛:“知道你是款爷,不过不用这么客气。”
  大款啧啧两声:“本款爷花钱也是分对象的好么,我老婆是一个,你是我最好的哥们,我就给你俩花钱,旁的人爱哪哪去。”
  邵爵这要不是知道大款性别男,爱好女,他都要怀疑这人是在泡自己。
  “我一会儿上你号给你去买了啊,你给我解个锁……要不再来个鹿角面挂?你喜欢黑色,我给你买个黑色,我老婆买的白色,不过我感觉白色没黑色酷。”大款说。
  邵爵看一眼角色号上遮住大半张脸面具,面无表情将视角拉远,道:“人齐了,还是先打本吧。”
  “噢,你不说我都没发现都上线了,我拉你上去,进本后检查下奇穴……算了,检不检查无所谓,随便奶奶就成。”
  “随便奶奶”的后果就是邵爵被团里另外一个奶毒疯狂点名diss高分低能,尤其他完全不了解boss机制,哪怕大款现场指挥,他机智,也总有点手忙脚乱的无措感。
  这种无措感在到第四号boss源思弦时上攀至顶峰,他建号时间长,早年也被关过烛龙殿和荻花圣殿,后来他再上游戏就不再进本,只用少数上线时间打打竞技场。如今再一进本,准确说,一打这boss,他体会到了六个字——夹缝中求生存。
  生存没求着,毫无疑问,他一躺再躺。
  第三次团灭后,奶毒直接开麦喷:“【一曲千蝶】你到底会不会打,不会打别来演,一个人演我们24个人好玩是吧?你演就罢了,你TM还菜,不读冰蚕,不拉千蝶,不种菜下锅……你奇穴锅都不点留着当摆设吗?只会无脑醉舞醉舞,你大橙武躺来的吧?当别人没脾气吗?惯的你!”
  邵爵:“……”大橙武是不是躺来的他不知道,他知道自己是来躺的。
  他也是真的尴尬,刚敲了句“对不起”上去,大款禁了她的麦,语气不善道:“他是我亲友,代开第一次进本,犯错罚款已经记录,接下来他躺尸当老板,还有异议吗?”
  奶毒开不了麦,只能在团队里bb。
  [团队][神级治疗]:呵呵,团长亲友了不起喔~
  大款直接回喷:“你厉害也去找个团长当亲友啊!”
  奶毒不说话了,也没退团……这是自然的,谁也不愿被黑CD。
  接着大款重新整顿准备开打,声音一直挺严肃冷漠,直到和邵爵说话时带了点温度:“爵爷,你就躺着吧,boss过了再拉你。”
  邵爵还能怎么呢?早让他开号躺尸不就行了?
  也怪他,完全没想到打个boss比打竞技场1VS5还难。
  纵是没了邵爵这位“演员”,剩余24人依然打的磕磕绊绊顺便还团灭了两次,待到第三次补了桌子和小吃小药后才将将打过。
  大款一个劲的给他刷密聊吐槽。
  [款款而谈]悄悄地说:我吐了
  [款款而谈]悄悄地说:NM今天这个团至少有六个演员!
  [款款而谈]悄悄地说:是我招募写的不够清楚还是眼瞎,一个个的全来演我!
  你悄悄地对[款款而谈]说:……
  你悄悄地对[款款而谈]说:认真说,我也是演员,十九线
  [款款而谈]悄悄地说:你不一样,你是我批准认证过的亲友演员,你演我不生气
  你悄悄地对[款款而谈]说:大款,你这么双标是会被打的吧?
  [款款而谈]悄悄地说:打就打,打不过你来捞我!
  你悄悄地对[款款而谈]说:……我俩阵营对立
  [款款而谈]悄悄地说:。。。。。。。。。
  [款款而谈]悄悄地说:那要不。。。我被挂悬赏喊你来领,然后我去贴吧招募杀-手?
  你悄悄地对[款款而谈]说:……
  你悄悄地对[款款而谈]说:五号boss在哪里,要怎么过去?
  大款没再密聊他,而是直接在开麦说:“爵爷,你点NPC领个buff,然后空格起跳,就能飞起来。”
  邵爵按照大款的指点领到buff,而后空格,【一曲千蝶】顿时腾空跃上天空。
  大款又说:“调整镜头一直往上……靠,谁跑那么快开剧情了?”
  邵爵听到大款前半句时刚调整好镜头,下一秒他屏幕一黑,屏幕外的他握着鼠标的手一抖……一阵强烈的晕眩毫无预兆袭来,甚至连反应的机会都没给他便一头磕向了电脑屏幕。
  意识抽离的一瞬,他脑中只闪过一个念头——鬼网三,完球。
 
 
第2章 被开除了
  “收拾行李,下午一点前离开俱乐部。”西装笔挺的男人盛气凌人丢下一句话,说完扭头离开,似是连多一眼都懒得施舍给室内的人。
  男人离开后,一个黄毛脑袋探进来,环顾一圈,发现房间里只有一人,便大大方方走进来。
  “邵哥,经理怎么说?”黄毛拉过一张椅子坐下,边问。
  邵爵眉眼低垂,不动,也不回应,安静的仿佛是一尊雕塑。
  黄毛对他这态度似乎也习以为常,再开口语气里却带上几分小心翼翼:“邵哥,角色数据紊乱,咱可以删号重建,你也别太难过。”
  邵爵依然没说话,整个人瞧着死气沉沉。
  黄毛挠挠头,不知该怎么安慰。
  “哟,这哪家的小可怜呐?”正这时,又一道声音传来,嗓音里满是笑意,只不过,这笑意充满了嘲讽。
  黄毛一秒拉长脸:“赵宁宇,你来干什么?”
  被称作赵宁宇的是个二十岁左右青年,长相偏阴柔,齐肩的头发染成亮银色,又挑染几缕紫,宛若二次元人物设定,与三次元格格不入。
  “来帮我们邵哥收拾行李啊。”赵宁宇走进房间,眼底闪烁着幸灾乐祸的光,嘴上虚伪道:“《魔武》运营十五年,迄今为止全球二十亿玩家,过去那些年也仅有五名玩家角色数据紊乱导致异常,没想到邵哥运气那么背竟然成为第六名,这眼看着第三届全球大赛再过两个月就要开始,邵哥……”他说着,还故意露出遗憾来。
  黄毛脸色不大好看,他冷声道:“邵哥可以删号重建。”
  赵宁宇“好心”提醒:“《魔武》删号重建可得过一个月,况且,你是不是忘了,删号重建,原角色和选手职业身份会被注销,想获得职业选手身份,得升至满级再打一次试炼塔,升级外加九十层的试炼塔,两个月一天二十四小时泡在游戏里也做不到。”
  此话一出,黄毛一张脸已经憋的铁青。
  赵宁宇话锋一转:“不过也有一点好……”
  黄毛下意识问:“什么?”
  赵宁宇嘴角挑起一抹不怀好意的弧度,他看一眼邵爵,又移向黄毛,意味深长道:“正式队员召唤师离队,费潭你这候补召唤师不就有机会了?”
  黄毛费潭心里一突,赶紧看向邵爵,并道:“你别胡说八道,邵哥怎么可能离队?”
  赵宁宇对他这言不由衷的话嗤笑一声,倒没揪着不放,反而又看向邵爵,不疾不徐道:“邵哥,经理让我帮你一块收拾行李顺便送你去车站。”
  “……什么意思?”费潭木愣愣问。
  赵宁宇没搭理他,目光也不曾从邵爵身上移开,眼底的幸灾乐祸几乎化为实质。
  房间里足足安静了五分钟,安静的仿佛连呼吸声都无法听见。
  终于,被赵宁宇和费潭关注的邵爵缓缓出声:“嗯。”
  一个“嗯”字,让人听不出一丝一毫情绪。
  “……邵哥?”费潭面上担忧,心脏却是扑通扑通跳的厉害,也挣扎的厉害。
  如赵宁宇所说,他是一名召唤师候补队员,正式队员不下场,永远没有他上场的份,邵爵只比他大一岁,技术好,甚至他的技术有一半都是邵爵所教。只要邵爵在,正式赛场上绝不会有他出场的机会。
  可以说,邵爵于他亦师亦友,同样的,也是竞争对手。他不想邵爵离开,又想顶替邵爵的位置,他也想出人头地,风光无限。
  费潭内心持续纠结时,邵爵再次开口。
  他说:“你们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邵哥,我……”
  “去吧。”邵爵截住费潭的话头,却也没看他。
  赵宁宇讥讽地勾勾唇角,“俱乐部轻易不得外出,尤其即将迎来全球大赛这紧要关头,经理只给我一个小时送人。”他说着又抬起手表看一眼,“半小时后我来接你,希望邵哥别让我耽误训练。”
  邵爵没理他,兀自走到柜子前打开拿出行李箱,端的明显是送客姿态。
  费潭还想说什么,赵宁宇阴阳怪气来了一句:“我看你还是让你邵哥再缅怀一下俱乐部的日子吧,毕竟今天之后,他可就不是我们‘霹雳’队员咯。”
  之前没太大的反应的邵爵听到这句忽然抬头朝赵宁宇望去,赵宁宇对上一双如星辰深邃的眸子,眸光清冷中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味道。
  赵宁宇以为自己触动他的痛处,皮笑肉不笑的补充:“当然,也许几年后的某一天,邵哥还能再次回来,我很期待邵哥未来的表现。”
  邵爵嘴唇翕动,但最后依然保持了沉默,转而继续收拾。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