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海贼王]雷德.佛斯号的白狼【完结+番外】──柚目有兮

时间:2021-04-03 11:25:37  作者:柚目有兮
  文案
  罗杰海贼团的见习水手香克斯从海里捞上来一只狼崽子,秉承着他捞起来就要他负责的态度,红发香克斯把这只狼崽子拐到了自己八字还没一撇的未来海贼船上。
  至于为什么后来还能拐到床上去嘛……嗯,这是红发能干出的事情!
 
第1章 
  黑色笼罩了平静大海上的一切,月色朦胧,风儿轻轻的带着咸湿的味道吹向这艘停泊在无际大海上的大船。
  静谧的深夜,仰头看着天空的弯月,心情豁然开郎。香克斯和巴基躺在船舱顶部,夜已深了,明月当空,繁星点点,晚风吹拂着人的面颊,感到阵阵清凉。
  不远处还是海贼们宴会的喧闹声,今天他们的船长罗杰还是如愿的邀请到了他们以后的厨师――卡罗琳,加入海贼团之后被折磨的胃今天第一次吃上了美味的食物,香克斯和巴基难免吃撑了。
  对于两个船上的未成年新手,因为有着雷利的监督,其他海贼不能明目张胆的喂他们过多的酒,于是吃撑了的两人一反常态的见面互怼,难得安静的躺在一起,享受着吃饱了就躺下的美好生活。
  “巴基――”香克斯没有看向巴基,但是却突然叫了他一声。
  巴基难得不想和香克斯刚上,懒懒的睁开刚想睡觉的眼睛,慢吞吞的应了一句,“干嘛……没事别打扰我睡觉。”
  “巴基,你说今天的晚上会不会过分的亮了一点啊!”香克斯抬起手,指着确实过分亮的夜空。
  现在已是深夜,若是换作以前的夜空,早已是繁星满天,而今天,星星只是寥寥几个 ,这还是香克斯努力找到的。
  “就是亮一点嘛,真烦人……香克斯你真是……大惊……小怪……”巴基的声音越发微小,显然是再一次睡着了。
  香克斯歪头看了巴基一眼,对于这个和他从小长到大的同伴他向来比较无语。
  天空确实是亮的啊,而且是……越来越亮?!!!
  香克斯快速的起身,睁大眼睛看着突然出现在天空中的金色漩涡,正是它的出现才使得天空越来越亮。
  在船中喝酒的众人也同时发现了异状,副船长雷利看着喝醉酒就睡觉,没有丝毫反应的船长甚是无奈,“全员戒备!”
  雷利大手一挥,船员们瞬间清醒,各司其职的到了自己的岗位上。
  香克斯拖着巴基,下了屋顶和他们一起准备作战。
  本来在睡梦中的罗杰睁开一只眼睛,嘴角上扬,再次睡了过去,甚至打起了大声的呼噜。
  雷利握紧了拳头,头上出现了无数个红色的井字,但现在大敌当前,还不知道什么情况,他不能自乱阵脚。
  ――――
  “黄金轮盘被盗!快、快启动结界!”
  “是亚卡莱斯!那个肮脏的兽人!”
  “快通知大祭司!”
  以往辉煌肃静的神殿此刻乱作一团,穿着白袍手拿法杖的祭祀们慌张的跑来跑去,一张巨大的泛着金色光芒的结界缓缓从神殿四周的地面上浮现,最后在神殿的正中心合拢。
  这注定是个无法安眠的夜晚,早已踏出结界的被称为亚卡莱斯的兽人伸手扯了扯破破烂烂的兜帽,将一头显眼的白发和那双在黑夜里尤为冰冷的竖瞳藏了起来。
  他脚上是一双皮质的短靴,快速的在树丛中穿行着,偶尔一瞬穿过月光,能看到已经干涸的暗红色血迹,亚卡莱斯压下口腔里翻涌着浓浓的血腥气,能在层层祭祀的守卫中把神殿的至宝黄金轮盘盗出来而这么晚才被发现,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已经在神殿里呆了好几天了。
  当然,是在神殿地下的监狱里,受过几天酷刑,祭祀们自然会降低警惕。
  进到森林的最深处,亚卡莱斯停下脚步,“出来。”他声音冰冷,丝毫没有颤抖的痕迹,尽管现在身上的伤口还在淋淋的向外流淌着鲜血,那群道貌岸然的祭祀们自然不会对兽人手下留情,尤其是他这样的杂种。
  “黄金轮盘,我需要先看一眼。”不知从何传出的声音,干涩沙哑,带着莫名的疯狂。
  亚卡莱斯头顶的兜帽微动,一直藏在长袍下的手拿了出来,手心里是一个巴掌大小的圆盘,兀自发着光,将亚卡莱斯满是伤痕的手照的清晰,从他这个角度,可以看出这块圆盘上画满了精致细密的线条,一个复杂的上古魔法阵,圆盘四周还有一排形状大小都相同的元素石。
  这就是他拼了半条命才盗回来的东西。
  “你确实厉害......”那人有些满意,阴暗的角落里,倏地出现了一个黑袍人,一瓶蓝色的药剂被抛了过来。
  亚卡莱斯接住,用鼻子嗅了嗅味道,很淡的水元素的味道,他不会制药,自然也分辨不出这药的真假,用鼻子闻只是种族天性和确认里面是否有毒药——他确定所有的毒药自己都可以嗅到并且分辨出来。
  “如果成功,我会给你。”亚卡莱斯说完,没有丝毫犹豫的将药剂喝了下去,入口微凉,他眼里闪过一丝错愕,一瞬间自他脚下向外便震开一道由水汽组成的气浪,森林里的植物和土层渐渐晃动起来,无数的水从其中涌了出来。
  亚卡莱斯跪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不可能的......他闻过了,药剂里根本没有毒。
  “当然不是药剂有毒。”黑袍人踏步走了过来,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黄金轮盘,那双干枯的手像是随地可见的干枯树枝,“是这片地方,本身就是我的魔法阵。”
  他话音一落,金色乍现,和黄金轮盘上一模一样的繁复花纹快速的布满这处地方,一瞬间就连夜空都映上了金黄。
  “骗子......”亚卡莱斯挣扎着要站起来,黑袍人伸脚踩在他的后腰上,那正好是他的尾巴位置,本来就在监狱里受过伤,而今更是剧烈的疼痛,他强忍着咬住自己的嘴唇,冰蓝色的竖瞳带着浓浓的怒火。
  “要怪就怪你是个杂种吧。”黑袍人桀桀的笑道,“还妄想改变自己的血脉,老夫告诉你,孤狼就是孤狼,杂种就是杂种,血脉是改不了的!”
  “我杀了你——”亚卡莱斯最讨厌别人喊他杂种,盛怒之下他的手渐渐变得尖利,口中尖牙变长,脸颊两侧出现了白色的狼毛,是的,亚卡莱斯是一匹白狼,一匹人类和兽人结合的杂种。
  “强弩之末,还能做什么?”那人继续笑,随后他将手中的黄金轮盘抛到了魔法阵的正中心,“去相信别人,这就是你的过错,亚卡莱斯,和这个世界说再见吧!”
  黑袍人的身影消失,只剩下在魔法阵中挣扎的亚卡莱斯和那个神殿的至宝。
  这不是普通的召唤魔法,这是召唤神的魔法阵,大陆敬畏自然神,风、火、水、土、雷......自然的神灵统治世界,而亚卡莱斯便是一个祭品。
  作为混血,他继承了来自父亲的狼族基因,又有来自母亲的水系魔法,大陆的兽人是没有元素亲和力的,所以亚卡莱斯作为其中的异类,是最好的祭品。
  一整片森林被瞬间抽干了水分,不仅是植物,就连土层深处的水都被抽了出来,滚滚的水流争先恐后的涌入魔法阵中,金色的光芒无尽变大,最后毫无声息的消失不见。
  “不......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没有?我的魔法阵,不可能会失败的!不可能——”
  此刻的亚卡莱斯,最开始的愤怒和不甘全部化作了在虚空中压迫的疼痛。他咬紧牙关,始终没有发出一声惨叫,他要是能活下去,绝对要杀了他......绝对!
  虚空之中他好像听到了一声叹息,随后的感觉就是他好像掉进了一片海里,然后便是模糊之间的一片红色……
  作者有话要说:  香克斯!!!!帅
 
 
第2章 
  此时,罗杰海贼团的海贼们拿着武器的手因长时间的肌肉紧绷都微微麻木。
  巴基因为睡觉被打断早就有了火气,此刻看着天上的金色漩涡没有丝毫动静,他不免说道:“这说不定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自然现象,应该没什么危险。”
  巴基放回手中的武器,转身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回去船舱休息了。
  雷利看着长久没有动静的漩涡,皱了皱眉,对海贼们说:“行了,回去睡觉吧,守夜的留下守夜,其他人提高点警惕就行。”
  “是!”海贼们转眼间恢复到了吊儿郎当的状态,相互推搡着打着哈欠回去休息,只剩下一个人在看着天上的漩涡发呆。
  “香克斯,臭小子回去睡觉了!”雷利的大掌拍上香克斯的红毛,使劲揉了揉,啧,手感一点都不好。
  “雷利前辈,今晚上我守夜吧!”香克斯兴奋的说道。
  他和巴基也是刚上船不久,职位是见习船员,干的是打扫卫生的活,偶尔遇到对手上去打两下,他早就应该锻炼了。
  “香克斯,你要守夜啊!雷利你就让他干嘛,正好锻炼一下喽。”原本今夜守船的海贼艾克听见香克斯的话,麻溜的从瞭望台下来,笑的一脸灿烂。
  雷利叼着烟,吸了一口,吐出来的烟雾朦胧了他精明的双眼。
  香克斯,一个潜力巨大的新时代海贼,也是时候锻炼一下了。
  “行吧,那今晚上的守夜就交给香克斯了!”雷利话锋一转,“艾克,你的守夜换到明天!”
  “哎?是……”艾克不情不愿应下,打了声招呼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雷利用烟指着香克斯的红脑袋,“臭小子,要是明天我看见这船有一丝损耗,我就扒了你的皮!”
  “是,雷利前辈。”香克斯赶忙应下,他知道雷利这番话只是为了让他提高警惕,并不是真的威胁。
  雷利看着麻溜爬上瞭望台的红毛小子,笑了一声,转身返回了船舱。
  香克斯抬眼再次看着漩涡,瞭望台的高度让他更加的直观观察。
  海风吹拂,诺大的海贼船上只有香克斯一人的身影。
  这个金色的漩涡真的是越看越诡异,甚至还有越来越大的趋势,香克斯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等等……越来越大?
  香克斯猛地直起身子,刚想从身后抽出武器,便看见从金色漩涡快速的变得细长,最后形成了一个金色的圆环,从那里面忽的喷涌下一大团的水,他们的大船都被冲的晃了晃。
  香克斯扒住瞭望台的木沿才让自己不至于摔倒在里面,只是一大团水?会不会有什么东西?好奇心像是猫爪一样挠在他心里,他本就是个靠着好奇心驱动的人,下去看看,反正自己水性好!
  香克斯一咬牙,脱掉上身衣服便跳入海中。
  在海水中凭借着优秀的水性,香克斯立刻就看到了正在海中飘荡的那个黑色的影子,被水流包裹着,神奇的没有沉入海底。
  待香克斯游近,便更为清楚的看到了影子到底是什么,一个人,全身裹在破破烂烂的斗篷里,鲜血染红了附近的海水。
  香克斯抱着他,从海里出现,呼吸了几下然后费力的爬上船。
  他头疼的看着昏迷不醒的人,得先包扎一下伤口,去把船医和雷利前辈喊过来吧......虽然他们才刚刚睡下,这让香克斯有些小小的犹豫,但是看着捞到甲板上的人四周又流出血来,他还是快速的把船医库洛卡斯和雷利喊了过来。
  库洛卡斯打着哈欠,跟着香克斯过来的途中一直抱怨着,“要是捞回来的人伤势不重,老子就把你丢到海里喂鱼!以后就再没有船医来治你的伤了!”
  “香克斯,你说他是从那个漩涡里掉下来的?”雷利倒是更关心这个。
  “是啊是啊!”香克斯有些兴奋的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却被雷利一个暴栗打在脑袋上,“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就敢下海捞,我看你也是活的不耐烦了啊!”
  “嘿嘿,下次不敢了,雷利前辈!”香克斯灿烂的笑着,显然是下次还敢的意思。
  海贼嘛,好奇心这种东西,是绝对改不了的。
  库洛卡斯蹲到那个被粗鲁放置在甲板上的人旁边,伸手把裹着的斗篷扒了下来。
  “耳朵?尾巴?”香克斯的关注点总是和其他人不太一样,当库洛卡斯为这个家伙身上的伤势倒吸一口凉气的时候,香克斯的视线已经在特别明显的白色尾巴和耳朵上转了好几个弯了。
  “皮毛族?”雷利眯了眯眼,第一反应就是佐乌之国的皮毛族,但是细究下来好像并不像,这个家伙只有耳朵和尾巴和皮毛族相似,其他地方全部都是人类的模样,应该不是皮毛族,而且还是从天空中的一个漩涡出来的。
  “皮毛族?”香克斯好奇问道。
  “一个生活在佐乌之国的古老种族。”雷利简单解释了一下,“以后肯定会看到的。”
  “他是皮毛族吗?”香克斯伸手小心翼翼的摸了摸甲板上的尾巴,湿哒哒的,手感其实并不好。
  “应该不是,不过还要等他醒过来在确认一下。”雷利道,“库洛卡斯,他怎么样?”
  “很重的伤,包括三处致命伤和不计其数的小伤,多处地方骨折,还能有气简直是个奇迹。”库洛卡斯唏嘘不已,作为一艘海贼船的船医,他自认为什么严重的伤他都见到过,可是这个人的伤却还是让他惊讶。
  要是换作随便一个人,就算是这艘船上实力不错的,不出几秒也要死,哪能像这样还坚持着留一口气。
  伤势太重不宜搬动,于是香克斯就把库洛卡斯的整个药箱都搬了过来。
  为了不被赶走,他很听话的当起了船医的副手。
  小心的剪开被血粘在伤口处的衣服,香克斯皱着眉,倒是有些不忍心再看下去。
  “全靠着意志力强撑着,”库洛卡斯抬眼看向雷利,“不超过十五六岁,耳朵和尾巴都是天生的,要是能在三天内醒过来,就挺过去了,醒不过来……直接扔到海里喂海王类吧。”
  他们船上虽然都不是穷凶极恶的人,但也是不养不明来路的将死之人的。
  一番紧急治疗后,库洛卡斯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行了,要把他放在哪?”
  “有个闲着的杂物间,放在那吧。”雷利拍了拍香克斯的肩膀,意思是你捞上来的人你自己管。
  库洛卡斯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明天我绝对要晚点起床啊雷利!”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