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阴阳师][狗崽]义【完结】──夏南初木

时间:2021-04-03 04:39:25  作者:夏南初木
 
 
      你有你的大义,可我的义只有你。
 
 
  
  第1章 一个故事
  作者有话要说:  会有不少私设,糖有玻璃渣有,be还是he先不说嘿嘿嘿
  “作为那坛酒的回报,那我就给你讲个故事好了。”青行灯指尖动了动,那只落于她白皙指尖上的青色蝴蝶翩翩飞走,“这可是我珍藏的故事,便宜你了。”
  大天狗其实并不想听,但不用出战的下午实在清闲,干脆便懒懒散散地靠着院子中央的樱花树。
  权当午睡前的故事好了。
  青行灯看出他的漫不经心,缓缓划出一抹苦笑。
  “这个故事......大概也不算过于久远吧。”
  “您可听说过夜叉打理着的茶舍,顺水居?我曾经也是那里的常客。”
  顺水居曾经的老板,唤做妖狐,狐族向来容貌妖媚,妖狐的容貌倒是在艳丽上还多了几分书生气,显得温和些。妖狐向来懒散恣意,对什么事都不大在乎。
  茶舍里来来往往的客人身份各不相同,是个收集故事的好地方,我便常常去,一来二去,便也与妖狐熟络了起来。
  有次心血来潮给妖狐讲我刚收集来的故事,那是一个一只魅妖唯一一次诱惑人类失败结果被同类杀死的故事。
  她爱上了那个人类。
  折扇轻轻击着手心,妖狐依然挂着浅笑:“魅妖......是怎么爱上那个人类的?”
  我思索了一会儿:“也许是一见钟情吧,这种故事大多都是这样。”
  “嗤,”妖狐嗤笑一声,是我从没见过的嘲讽的表情,“愚蠢。”
  他是在说那只魅妖。
  妖狐不信一见钟情,可他自己就是栽在一见钟情上。
  那是一只大天狗,哦,别激动,野生的那种,算是半个官府的人,常帮官府处理些事情。
  有个大官和他的小妾死了,死样凄惨且离奇,上头怕是妖物作祟,大天狗便成了处理此事的最好人选。
  死者死前来过顺水居,他是来找妖狐了解情况的。
  我后来问妖狐到底怎么喜欢上他的。
  妖狐笑了:“大概......是他的眼睛太漂亮了吧。”
  一见钟情果然很没有道理。
  妖狐说那双眼睛蔚蓝、通透,至少当时是那双眼睛吸引到他的。
  实际上在我看来当时那大天狗的眼睛里如覆薄冰,除了脸着实好看,他太过冷淡又有些高高在上的样子,我觉得是不招人喜欢。
  没说你。
  “唔.......那天是来过啊,那个小姐姐可漂亮了!”妖狐弯着一双桃花眼,又忍不住犯了老毛病,“诶,这么好看的小姐姐怎么就跟了那个......”
  大天狗淡淡地看着妖狐打断他:“那天有观察到有人跟踪着他们什么的吗?”他挑起一个戏谑的笑,“汝既然这么关注那位美人。”
  妖狐靠着柜台,折扇抵在下巴上,状似认真的想着:“......没有......”
  大天狗没有意外,本来也没指望这里有线索,展了双翼便离开了。
  “我还以为你会找个借口问个人家住哪儿什么的呢。”我戳了戳妖狐。
  妖狐不满地看着我:“小生哪会那么不矜持,”他又嘿嘿笑了两声,“会来的会来的。”
  直觉告诉我最近一定得常来顺水居,妖狐绝对要搞大事情。
  说不定他就把平安京第一冷淡美男撩走了呢?
  大天狗的确又来了,据说验尸的医师说是中了毒,死者死前就在顺水居喝过茶,妖狐便成了头号嫌疑人。
  妖狐气得跳脚,一边恶狠狠地扇了两个风刃把几个在顺水居里吵起来的客人给轰了出去,一边就鼓着个腮帮子回头冲大天狗说:“大人您可不能随便诬陷人啊,我们顺水居什么时候出过这种事情啊!小生和他们又无冤无仇!大人也太不信任小生了吧!我就是个茶舍的老板!能干什么坏事!”
  大天狗刚想说什么,妖狐又继续叨叨下去:“不是小生说啊,谁知道是不是我们顺水居出的事啊,说不定是别的什么地方,还说不定是什么慢性毒呢?而且......”
  “吾没说不信汝。”大天狗好不容易找到空档说了句话。
  太蠢了,没这本事下毒。
  大天狗如是想着。
  妖狐被噎得没了声,良久才笑盈盈地给大天狗重沏上茶:“那大人接下去怎么办?要是不早点查出真凶,小生的客人们都要吓跑了。”
  大天狗放下团扇:“吾准备去地府看看。”
  妖狐皱眉:“最近阴界之门可不开啊,那小生岂不是要等很久?”
  大天狗冷冷地看着他,眼里明晃晃的一句“关我p事”
  妖狐装模作样地叹口气:“诶,为了小生的顺水居,小生还是帮大人一把吧。”
  大天狗喝下口茶,暗想着这狐狸话是多了点,茶倒是煮的不错。
  “哦?汝一小妖,能帮吾什么?”
  妖狐嘻嘻一笑:“开后门啊。”
  #可以,这很妖狐#
 
 
第2章 地府
  妖狐在人界混了这么久自然是知道这位妖中楷模大天狗的。
  虽说是官府的人,呃,妖,可好歹人家铲恶除凶,又多为百姓考虑,再加上长了张俊秀的脸(我一直觉得这句才是妖狐的重点)在百姓中威望很高,大概都能与那位身为白狐之子的阴阳师安倍晴明有的一拼。不得不说妖狐的眼光还是很不错的,至少我是觉得他花了这么大心思还陪人家去地府是不亏的。
  可是妖狐有点憋屈,这还真是他第一次含蓄而又内敛地追求一只妖怪。
  嗯,对,他感觉有点亏。
  心累。
  妖狐开后门的方式极其简单粗暴,对着阴界之门的结界就是一通猛砸,然后成功的把鬼使黑气得冲了出来。
  “我说你这个傻叉是要干嘛!!!一次不够怎么还有第二次啊!!!”鬼使黑当场就气急了。
  “诶,世界怎么会这么冷漠啊,真是让小生这样的人间瑰宝活不下去了嘤嘤嘤。”妖狐眼角微红,做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大天狗看着妖狐愣了愣神。
  鬼使黑碍于身为大妖的大天狗在一旁,也不再与妖狐互怼,把镰刀一竖,靠在上面:“说吧二突,又想干嘛。”
  妖狐眉毛微微一挑,看向大天狗。
  鬼使黑感觉自己瞬间脑补了一个冷淡大妖爱上人间少女,想来地府见真爱最后一面的狗血故事。
  “你tm在脑补些什么?!!”妖狐炸了。
  “吾是来寻个鬼魂的,是最近办的案子的一个死者。”大天狗不理会两人,淡淡道。
  “这个......”鬼使黑为难了。
  大天狗看向妖狐,眼神有些冰冷。
  被自己看上的妖嫌弃妖狐是觉得很悲伤的。
  妖狐一把扯过鬼使黑到一旁去耳语了几句,鬼使黑的表情一瞬变得复杂,最后还是拍拍妖狐的肩膀:“没问题,不过出了事自己去阎魔大人哪里解决知道没?”
  鬼使黑又转向大天狗:“大人要万分小心,我只能带你们进去,后头的事我就不管了。”
  妖狐想拿下大天狗的方式实在让我觉得这是假的妖狐。
  他选择缠着大天狗,一路烦他。
  “诶诶大天狗大人你之前办的那个案子小生很感兴趣,能不能讲讲啊?”
  大天狗不说话,连看都没有看妖狐一眼。
  “诶诶大天狗大人您以前有没有过阴界之门来过地府啊?”
  大天狗不说话。
  “诶诶大天狗大人你一直说的大义是什么啊有点好奇。”
  大天狗依旧不说话,可好歹看了眼妖狐。
  “诶诶大天狗大人您在妖界的时候是哪里的大妖啊?”
  妖狐完全没有一点放弃的迹象:“大天狗大人......”
  “我求你闭嘴吧二突!!!”鬼使黑一把捂住妖狐的嘴往前拖,偷偷耳语了几句:“不是我说啊二突,你以前不是一直嚷嚷着碰到喜欢的先上再说的嘛,呦呦呦,以前漂亮的小姐姐你就是撩完就跑,也没见你干脆利落上过,说说看,这次又是为什么怂,让兄弟我开心开心。”
  妖狐一击风刃甩出去:“你有本事先把你自家弟弟搞定了再来开心开心啊!!!”
  鬼使黑刚想抄起镰刀跟妖狐打一架,身后的脚步声停下了,回头一看果然是大天狗立定着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人。
  “汝等若是想打架等到地方了再打吧。”
  妖狐连连点头,推了把鬼使黑:“听到没听到没,先走先走,嚷嚷什么。”
  鬼使黑更想打死妖狐了。
  刚刚嚷嚷的tm是谁啊!
  不过......等等!刚刚大天狗大人是不是笑了一下???
  惊辣!
  鬼使黑下意识地看向妖狐,后者得意洋洋地看着他,完全没有注意大天狗。
  鬼使黑在心里叹了口气,二突别是个傻的吧?
  孟婆的汤店门前排着长长的队伍,鬼使黑适时的提醒了句:“三天前的死者还没到孟婆汤店这边,你们可以先去奈何桥头等着。”说罢就不见了鬼影。
  妖狐一脸乖巧的看着大天狗......的翅膀,那大妖一皱眉,态度不佳地拎起妖狐外衣的领子展翼向桥头飞。
  妖狐胡乱蹬了两下腿,又是一阵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人您不早说会飞这么高啊啊啊啊啊啊!!!”
  大天狗看都不看妖狐一眼:“再叫就把你扔下去。”那只小狐狸果然就乖乖缩成一团不再说话了,心虚地闭上眼不去看地上。
  大天狗飞的时候还不忘分心打量会儿这时候怂的要死的妖狐,不由轻笑了一声。
  大天狗不觉得有什么,妖狐吓出了一身冷汗。
  虽然大人声音好听......可是听一个不怎么笑的人的笑声很瘆人的啊!
  大天狗把妖狐放下的时候妖狐腿都吓软了。
  不行不行下次不能被拎着,一定要找机会躲怀里。
  大妖恢复了一贯的冷脸,离开妖狐几步远坐下,开始闭目养神。
  妖狐小心翼翼地凑过去打量着大天狗的脸。
  嗯很好,颜值永远在线,真不愧是小生看上的妖怪。
  “小心。”大妖突然睁眼,一把揽过妖狐往后退。
  退也没用。
  这个把大天狗突然惊醒的阵法的启动比他想象的快。
  妖狐本来还因为被大天狗抱过去陷入了一片粉红色泡泡里,也瞬间清醒过来,对地府,妖狐显然比大天狗知道的多些,他面色一变:“没用的。”
  正想着使用妖力强行破阵却发现这个阵法里无法使出妖力的大天狗攥紧了团扇。
  “没用的。”妖狐再次重复,“这个阵法是......”话未说完,两妖齐齐被阵法拽入了一片深渊之中。
  荒芜之地。
  大天狗只想起来这个地方。
  埋葬着许多妖怪与怨灵的死亡之地。
  =======
  鬼使黑幽怨地念叨着弟弟怎么还不回来,又想起妖狐的事情,还是不由叹气:“真是的......”
  “鬼使大人。”身后响起的声音十分熟悉,让鬼使黑顿了一下。
  “晴......晴明大人?”
  白发的年轻男子嘴角挂着浅笑。
  “晴明大人这是来?”鬼使黑不奇怪安倍晴明能进入地府,只是疑惑这位阴阳师的来意。
  “啊,实在是冒犯,事实上,我是想来和你聊聊一个人的。”
  “一个......人?”
  “啊错了,是妖。”
  晴明合了折扇:“关于妖狐。”
  作者有话要说:  私设很多嗯很多
 
 
第3章 小生是只欧洲狐
  鬼使黑选择保持沉默。
  晴明扬了扬嘴角:“其实,关于这次的命案,情况有点复杂。”
  鬼使黑瞪大了眼睛,明白了安倍晴明是知道了全部:“大人?”
  晴明有些不好意思:“比丘尼她......差不多把她占卜出来的全告诉我了.......事实上,这件事情他不能说有什么问题,他做的合乎逻辑。”
  “但是我觉得上头对这件事情的态度有些奇怪。”
  “有些......奇怪?”
  “怎么说呢,好像,有些重视的过了头。”
  晴明皱起了眉头:“我总觉得不对劲。”
  鬼使黑不知该说些什么,毕竟地府外的那些事情,多半就是人心难猜、妖心难猜。
  晴明重换了话题:“我过来的时候没看见妖狐和大天狗?他们不该正等着那鬼魂么?”
  鬼使黑支吾了几声,想到晴明都知道一切了,只好说了实话:“他们在荒芜之地。”
  晴明脸色霎变:“荒芜之地?妖狐不想与那鬼魂碰面就去了荒芜之地?”
  鬼使黑尴尬地咳了咳:“妖狐之前去荒芜之地找过他姨母,他知晓如何出来。”
  “妖狐的姨母?”晴明顿了顿,“也是你和鬼使白的养母?”
  “是。”
  ======
  “大天狗大人您还好么?”妖狐跪坐在大天狗身边,看着大天狗用妖力愈合着伤口。
  妖狐还真没想到大天狗居然会替他挡了那恶鬼的偷袭。
  嘿嘿嘿,有点小开心。
  不对不对,大天狗大人还受伤着呢小生在开心什么。
  “还好。”大天狗看着乖乖巧巧的妖狐,心情颇好,但还是疼得皱了皱眉。
  妖狐惊诧地看着大天狗手臂上的伤口不但没有再愈合反而开始扩散,不由开始慌起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